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总能看见奇怪的文字 作者:路人辛(上)

字体:[ ]

 
《我总能看见奇怪的文字》作者:路人辛
 
文案 
重生一回,季泽安还没有来得及制定逆袭方案就被这世界惊呆了。
他发现自己桌上还没有开动的泡面上不知被谁写上了“我已经过期,垃圾桶才是我的归宿,想把我吃进肚子里就要慎重考虑哦,少年!”
凉台上正晒着的T恤上也写着“傻帽,给我洗个澡都做不好,右下角还有那么大一个污渍,你是不是考虑配副眼镜?赶紧把我送到洗衣机里让我游泳!”
前世背叛自己的渣男上门来了,他左脸写着我是渣男,右脸写着被骗傻逼,额头上横批早已脱C!
季泽安果断关上门,他需要好好的冷静冷静。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泽安、俞弈 ┃ 配角: ┃ 其它:
 
编辑评价:
季泽安重生回到高中时代,一睁眼所有的物品都被赋予了能够运用文字“开口说话”的能力。沙发、桌子、小茶杯……一切物品都时髦的玩起了颜文字。大门会每天跟他“说欢迎回来”,看电视少不了弹幕当辅助剂……它们虽无声,胜有声,让季泽安感受到了“家”,也让他借助它们的帮助看清楚这个世界。让他不再被坏人坑骗、获得先机,给他一世安稳。
本文剧情轻松,全文走傻白甜的温馨风。文中的家具们卖得一手好萌,各种颜文字的出现让它们更加鲜活,这种拟人的手法让整篇文的基调变得欢脱轻快。故事围绕着季泽安重生以后发生,让这个原本寂寞又可悲的人获得新生、改变命运。友情、爱情、亲情以及事业在上辈子错过的这辈子全部收获,给他重生之后的生活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第001章
  “砰”的一声被关在门外,站在门外的严锦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向温和体贴的季泽安居然有一天会把他拒之门外,这件事情于他而说太过惊奇,以至于他站在门外看着门呆愣了许久。直到反应过来之后,他才再次敲起门来。
  “安安,我是严锦啊,开门。”严锦边敲着门边喊着。
  季泽安这时正端着桌上还没有开动的泡面研究,看着上面写着那一排“我已经过期,垃圾桶才是我的归宿,想把我吃进肚子里就要慎重考虑哦,少年!”深深的纠结。想着可能是别人的恶作剧,季泽安率先拿过纸去擦擦,硬是一点儿都去不掉的时候,他又端着泡面去洗手间试着洗一洗,水冲了三分钟,洗衣液也用上了,那排字依旧一点儿没掉。
  “咚咚咚”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季泽安完全不打算搭理的意思。
  严锦这个渣男坑了他一辈子还想再坑他一辈子?做梦!他不仅不会因为重生而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当做那些事情不存在过,他反而记得更加清清楚楚,历历在目!他会一笔一笔的跟他算清楚,然后一笔一笔的报复回去。还想他像上辈子那么傻把自己的房子卖掉供他读书供他找三,没门!看他没有自己给他钱要怎么解决他现在遇到的问题。
  季泽安突然想泡面上的字是不是写在里面的纸盒子上了呢?于是立马三下五除二的把外面的这层保护膜撕下来,用手指试着能不能擦掉那字。才搓了两下,上面的字就在他眼睁睁看着的时候变了,上面写着“虽然我不能吃了但是你也不能虐待我!”
  季泽安看着这非科学的字一惊,立马把手里的泡面丢到很远。
  就在泡面落地的一瞬间,他看见泡面盒子上的字又变了,变成两个巨大的“哎呦”,季泽安看得清清楚楚。
  盘腿坐在沙发上冷静了一下,刚准备起身去把泡面捡回来的时候,右边的沙发上也浮现了一句白色醒目的文字——安安,我年纪大了,可能陪不了你多久了。
  季泽安看着那串白字有晃神,他的手掌不经意的在木沙发上的横方摸着。他开始回想这沙发是什么时候就摆在了这里的了。追溯到了很远很远,他才恍惚的响起这沙发是妈妈还在的时候就有了的,年纪比他还要大,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现在连妈妈的脸长成什么样子的都忘记的差不多了。
  季泽安忍不住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起身捡起那被他丢开的泡面,确认了一下过期时间之后,就把泡面丢到了垃圾桶里。
  看着垃圾桶上突然浮现一排“我快饱了,等会下楼的时候帮我清清肠胃。”,季泽安也就没有那么惊讶了。
  敲门声此时已经停了,季泽安觉得脑子还有些晕乎,他找到自家的日历看了一下日期,确定自己回到什么时候以后,就摇摇摆摆的走到了床上,一下子倒了过去。有些摇晃的老床,洗得发白的床单,还有瘪瘪的枕头,周围的一切景色都在提醒季泽安重生了。重生在高二暑假那年,当时他病了三天都没有被人发现,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三天靠着身体自我修复的机能慢慢恢复,也是在这第三天已经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严锦来看了他,当时的他过于感动了,渐渐地和严锦的关系好了起来,最后落得被人骗钱还丢命的下场。母亲早死,父不详,在亲戚之间被踢来踢去,好不容易十六岁的那年住进了妈妈留下的房子才喘了一口气,当时尚年幼的他太缺乏温暖了,所以以至于严锦给予的一点点温暖都让他迷失了眼。
  不过这辈子不会了,他不再是那个年轻好骗的十七岁的季泽安了。
  只要不在意这个人了,他季泽安哪还会为了严锦做出那么多傻事,他只是太需要别人给予的那一点温暖了。不过他也确定了自己的性向,他倒是不觉得喜欢男人有多么的可耻。这辈子也没法喜欢上女孩子了,这性向只怕是扭不回来了,他不会去害别人姑娘家,至于男人只怕他很难相信了,顺其自然吧,大不了就一辈子光棍,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他不是那个年轻又害怕寂寞的季泽安了。
  ***
  第二天,季泽安觉得身体好了许多,在床上赖床了一下子,随即又眯着眼睛坐了起来。他还没有忘记虽然学费能够用母亲留下的微薄遗产付出,但是一加上生活费,即使他考上了大学也只能辍学了。暑假,就必须出去打工赚钱,上辈子他也是这样逼着还没有好透的自己出去找工作赚钱,最后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回想起来过去的日子,季泽安都替自己不值。
  睁开眼睛,眨巴了几下,等视线清楚以后,季泽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随处可见的各种大小不一的文字已经让他不再那么惊讶了,比起重生这件事情,能看到这些奇怪的文字似乎也算不上了。想起昨天在严锦脸上看到的字,他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辈子即使他再眼瞎也不会识人不清了,也许是上天可怜他上辈子因为看不清人的真心假意,特意给了他这个金手指吧……
  从床上爬下来之后,季泽安跑到厨房,把茶壶里放了三天的水倒了,然后烧了一壶开水。然后把堆得乱七八糟的餐具和杯子仔仔细细来来回回洗了三遍,直到所有盘子上写着“亮晶晶,我亮晶晶”之后他才歇气。紧接着,开始对所有写着各种文字的物品进行大处理,忙了一个早上,直到大部分的文字都变得顺眼了之后,他才从茶壶中倒出尚好温温的水到玻璃杯中,喝了一大杯。
  好好出了一身汗的季泽安,准备去洗澡换身衣服,去阳台上取衣服的时候,看见那件他常穿的白色T恤上“傻帽,给我洗个澡都做不好,右下角还有那么大一个污渍,你是不是考虑配副眼镜?赶紧把我送到洗衣机里让我游泳!”,还是没有忍住,抽了抽嘴角,然后把它取下来,放在脸盆里把那块污渍搓干净之后,再顺着这T恤的意思,把它丢到了洗衣机里,当然,季泽安可不会为了只是洗一件T恤就动用耗水的洗衣机,跟着塞进去的还有他的床单和被套。
  看着今天太阳不错,季泽安又抱着被子和垫被在放在阳台晒晒,在它们接触到阳光的一瞬间,文字瞬间变成“︿( ̄︶ ̄)︿”之后,季泽安也忍不住跟笑了起来。
  一个上午的时间,他就把这些文字当做了它们表达出的无声的心声。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是因为是自己家里的东西的原因,这些文字虽然语气各种不同,有好有坏,但都从各个角度表达了对他的关心,所以他才会如此热衷对这些文字做出相应的反应。
  看着温暖又有些刺眼的太阳,季泽安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脸上挂起柔和的笑容,他相信自己这辈子会过得很好。报仇是必须的,但是不是第一,他最最最重要的,也是放着首要的就是一定要过得好,对得起自己就好!想明白的季泽安回到房间左忙忙,又忙忙,最后剩下的就只有给垃圾桶清清肠胃了。他拿起被他擦得亮晶晶的钥匙放在口袋里,提着好几袋垃圾,依旧他买的那一箱已经过期的泡面出了门,丢到了专门的垃圾处理点。
  要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为了省钱不顾健康就把那些过期的一箱方便面全部吃光了,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学会做饭,几乎天天都是吃着各种方便面,直到后来他只要一闻到方便面就有些生理上的反胃。其实精打细算下来,买菜做饭也并没有比每天吃方便面要更加奢侈,以前的季泽安主要是不会做饭,而重生回来的他可以说是做饭好手,这还是以前为了讨好严锦渣男学的,不过这辈子这手艺就主要用来讨好自己了。
  倒完垃圾的季泽安也没有着急的回家,他掏出自己的钱包数了数,看着里面为数不多的钱也没有叹气。找了一家最近的理发店换了一个清爽的发型,把长长又挡住眼睛的留海简短,把他小小的瓜子脸露了出来。他的皮肤很白,是天生的那种白,而且很难晒黑,即使黑了一点儿也会很快恢复过来,就因为这个在未来他还被严锦嫉妒过。不过现在因为营养不良,有些发黄,还需要调养。不过乍看之下也是个萌萌的高中生了,一点都没有之前那样死气沉沉的模样了。当然,最让季泽安高兴的还是镜子里的各种批判词终于变了,刚刚在家里照镜子的时候被各种文字批判,像刀子一样一把一把往他身上扎。理发店的镜子给了他一个八十分,想必回家之后镜子里的吐槽应该少了不少。
  季泽安满意的笑笑,对这位大叔的手艺很满意,痛快的掏出钱给了他之后,打算为了庆祝自己的重生去下馆子。
  
 
第002章
  所谓的下馆子也不过是去粉店吃一碗三块五大洋的米粉,这时候物价还没有那么高,料也很足,季泽安吃的很满足。曾经更多的时候他都是路过这家粉店,然后回家去啃他的一两块一包的方便面。家里那一箱一桶一桶的方便面,想必是因为保质期的问题才会被十七岁的他买回去的,当时的他一定是想着自己年轻命硬,不怕那几桶方便面。不过事实也是如此,他记忆里确实没有因为吃了一箱过期的方便面进过医院。
  把粉捞干净了,季泽安放下筷子,然后喝了一口汤。这家粉店的老板很厚道,底汤是用筒子骨煮的高汤,光是喝汤也很想。季泽安喝着汤,两只黑黑的大眼睛忍不住幸福的眯了起来。虽然只是一碗粉,但是这对他来说是年轻的味道,在未来粉店依旧多,但是这样的粉店老板确是难得碰到了,大家总是想着节约成本,只要味道不差,总是会有许多人光临的。
  季泽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里面暖乎乎的,这时候重生的味道尤为鲜明。对他来说更多的象征的是他有了重新获得幸福的机会,不再被别人蒙蔽,不再傻乎乎的追求那点不真实的温暖,不早早弄坏自己的身体,即使辛苦的贫穷他也能过得好好的。
  “老板,结账。”这时候这种小饭店还不是付了钱拿一张小票坐在位置上等的那种,要更加的随意,只要吃完了,出门的时候付给把面摊摆在门口挂着一个腰包的老板就好。
  “好嘞,小伙子。”老板笑眯眯的收了季泽安五块钱,然后从口袋里翻出一块五找给他。
  老板一边在腰包中拿钱的时候,一边跟季泽安说:“小伙子也住在里面的那个院子吧,我总看见你路过我家店子。”
  季泽安朝老板笑了笑,也不否认。
  “小伙子啊,每次都看见你提着很多泡面,那东西吃的味道虽然不差,但是没有营养,你还年轻,总是吃那些东西不好。”递过钱,中年模样的男老板忍不住对看着有着瘦不经风身体的季泽安说道。
  “嗯,以后不吃了,谢谢老板关心。”季泽安看着老板脸上写着“担忧、担忧、担忧”三个词,脸上的笑容灿烂了不少,虽然只是一个陌生人的善意,但这善意远比严锦那渣男曾经带给他的要温馨的多。季泽安把钱放进裤兜里,跟老板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他想着,若是以后有点小钱了,也许可以吃常常光顾这老板的生意。老板的人和粉都很好,待在这家小小的粉店他觉得很舒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