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总能看见奇怪的文字 作者:路人辛(下)

字体:[ ]

 
  就是今年过年的时候,季泽安也是和俞弈两个人一起度过的,那个时候他们都不曾想起他会一个人在妈妈留的小屋一个人过着冷清的年,连平常的大鱼大|肉都吃不上。刚刚搬出来的那年他们似乎叫他过去一起吃过饭过,不过那时候他嘴硬拒绝了,至那之后也就再也没有收到过邀请了。是否真心的邀请就通过那么一次就看出来了……
  “二舅是有什么事情吗?”事出反常必有妖,季泽安虽然不想把妈妈这边的亲戚想的有多么多么不好,可他就是觉得不正常,这些人放着他一个人过了三年,这会子突然叫他去了他怎么都怀疑里面有什么问题。可季泽安不觉得他们会惦记自己什么,自己有巨款的事情他们可以一点都不知情。
  “唉,就是亲戚一起吃顿饭啊,还能有什么?”季邱元听出季泽安不想过来就有些急,“那就今天晚上吧,就这么说定了,我叫你舅妈做几个好菜等着你,我还有事就先挂了,晚上见哈。”
  嘟……嘟……嘟……
  季泽安心里烦躁的不行,抓着话筒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放下电话挂断。
  (*^︹^*)安安不想去就不去,那些人太没诚意了!!!
  摆在电话机旁边的花瓶看见季泽安现在的模样可心疼了、它在这个家里待得时间特别长,那还是季泽安妈妈在的时候就在了,对这个家的情况可以说是很是了解。花瓶现在见季泽安那一副茫然的模样立马就在一旁发言了,特意把文字刷的特别大,感叹号都忍不住画了三个。
  俞弈也断断续续听到了季泽安和他二舅的对话,更是早就从他面相中看出了他今日会有此一遭,但他没有选择改变什么,有些东西小孩是需要自己面对的,他插不了手。他希望小孩不会再轻易的被那些亲戚影响心情,真正的放下了,真正的把他们当做所谓的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要我陪你去吗?”俞弈从身后揽过季泽安的腰,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他的头上,但并没施力。
  季泽安愣了楞,很快就明白他说的是去二舅家吃晚餐的事情。
  他在俞弈的怀中转过身子,抬起头,看着他。
  俞弈:“不想一个人我就陪你去。”
  “我还是自己去吧……”季泽安并不想和他们多在俞弈的身上说事,他也不想让俞弈在那里和他一起不高兴。
  “我送你去,在外面等你,不陪你进去。”俞弈又提议道。
  “好……”季泽安答应了。其实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去,可他听说二舅曾经来这边找过他就想到如若这次没去,下次他们就还会找上门,反正还是要见上一面的,现在见了也好。
  季泽安自打接了电话就有些心不在焉,他实在想不出他们找到自己有什么事情。为他以后的出路做打算?他十八岁之前他们就没怎么管他,十八岁之后再来管还有意义?别的什么的,季泽安真心想不到了。
  房间里的物品们也很是沉默,没有谁不识相的催促季泽安快点帮他们清洁。
  俞弈看了一眼拿着抹布再次走神的季泽安,自己手下的动作更快了起来。
  ***
  (⊙_⊙)啊,这个讨厌的人过来了,小圈圈等会又不高兴了。
  季泽安看见二舅家门上的字,敲门的手就僵硬了一下。
  小圈圈是他二舅季邱行的肚子季楷泉,小时候他在这边住过一段时间,跟他也很是不对付。季楷泉、季楷信和季楷诚就是一挂的,三个人合起来一起排斥他。季泽安以前看不见这些文字,竟然不知道连这些人家里的物品们对他都是讨厌的。一个人家里的家具一般都喜欢主人喜欢的,讨厌主人讨厌的,整体氛围就是如此。
  回忆了一下,季泽安还是敲响了门。
  开门的人开的很快,不过不是二舅也不是二舅妈,而是小舅妈。一进去,季泽安这才知道,三个舅舅一家子全部来齐了,他一道客厅就收到了季楷诚敌视的视线,季楷泉和季楷信也很快学样做样,唯一没有那么明显的就是三舅舅的独女季莎莎。
  总之,他在这里是很不受欢迎的存在,季泽安早就知道了,如今也是借着各色的文字加深这个想法罢了。
  “小安来了,开饭吧!”
  饭菜早就准备好,人已经到齐了,二舅妈催着季泽安去洗了个手,然后一大家子就围着一张大圆桌开餐了。
  “小安真是好久不跟我们一起吃饭了,过年的时候叫你过来都不过来,你这孩子就喜欢自己硬撑着,舅舅舅妈关心你也是应该的,怎么就连饭都不愿因跟我们一起吃了呢。”季泽安刚一动筷子,二舅妈巧小秋就带着一点埋怨的说道,看似很是亲昵的模样。
  季泽安手一顿,筷子又收了回来。
  这话他也就是听了,任何意见都不想发表,若是说了什么在他们眼中也就是叛逆。
  “唉,你这孩子就是不爱说话。”巧小秋说完,就夹了一筷子鸡肉放在季泽安碗里,“多吃点,一个人住肯定难得吃好东西把,你怎么就这么犟呢。”
  鸡肉:(╬▔皿▔)别给脸不要脸!
  “吃啊!你这孩子,这可是舅妈老家那边养的土鸡,可营养了,味道也不是城里那些饲料鸡能比得上的。”巧小秋见季泽安不动筷子便又催促道。
  可季泽安看见碗里那块不小的鸡肉,看着上面的字,怎么都下不了筷子,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讨厌他的食物,或许是因为这食物不是自己家的原因的?可是超市里买来的也不是这样啊……
  这时候,季泽安的三舅舅季邱仁插口了,“小安啊,高考考了多少分啊,你大舅舅家的小诚考了530,上一本线了呢!”
  季泽安抿直着嘴唇没有很快回答。
  “他能考个什么好成绩啊,当时只不过是运气好才考上重点高中,别以为在重点高中读书就能考个好大学了!哼!指不定三本线都没有上!”季楷诚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季泽安看着他,看着他的嘴脸,依旧没有发言,只是看着他。
  “看我做什么啊!被你看着我饭都吃不下了!你懂不懂礼貌啊!有妈生没爹养的!”
  季楷诚这话一说,大舅舅季邱元这才怒斥他:“说什么呢你!赶紧给小安道歉!”
  “我不!我偏不!爸你忘记了,他不知道在哪找了一个爸,还在那么多人面前羞辱我们!我说他几句怎么了,他会少一块肉吗!”季楷诚这个年纪不是父母说什么就是说什么的,反而有那种反心,就喜欢跟他们对着干!
  季邱元一拍桌子,“你道不道歉!”
  “偏不!”
  “邱元……”贺淮姗还是护着自己大儿子的,她看向季泽安,“舅妈替小诚跟你道个歉,他被我们宠坏了,小安你不要介意。”
  季泽安的脸色早就在季楷诚的那句话下冷了下来,看着他们一家子很是阴郁。
  在季泽安对面坐着的季邱行看见了,连忙打圆场,“吃饭,别说了,小安,吃快鸡肉。”
  于是,季泽安碗里又多了一块讨厌的鸡肉。
  “二舅,你今天叫我过来到底什么事?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季泽安是真的做不下去了,不想坐在这里看这群人明里暗里的鄙视,他不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别别别,小诚只是心情有点不好,二舅也替他跟你道个歉,我们难得吃个饭,你别急着走啊……”季邱行连忙留人。
  此时,季泽安已经站了起来。
  “小安,舅舅们已经替小诚跟你道歉了。”在季泽安的三舅季邱仁看来,季泽安此举就不识相了。
  季泽安实在回不到好脸色了,语气也压制着怒火,“大舅、二舅、三舅,我想我们的关系也不是适合通来往的,大舅舅是我监护人,他退休之后我会每月给他打生活费,至于其他的,我希望我们互不干扰,这顿饭就是我们之间最后一顿饭了,以后我也不会过来。”
  说完,季泽安就要走人。
  季邱仁是个急脾气,一听他这么说就跳了起来。
  “你这个兔崽子说什么呢!懂不懂尊敬长辈!你|妈妈就是这样教你的!我妹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季邱仁原本是想过来问他那个父亲的事情,最近工作上受了打压,找了好多人才知道自己上面得罪了人,结果和两个哥哥一商量,发现几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这才怀疑到他那个父亲上来,今天就是叫人过来打听一下情况,没想到!
  “那你就后悔当时没有掐死我!”季泽安也是气疯了,突然怒吼了一句,狠狠的瞪着季邱仁,龇目欲裂。
  他一向是忍着忍着,从未对这些人发过脾气,他总想着这些人对他再不好也养过他,可是他现在是真的受不了,那种感觉太难受了,他忍不住就抒发了出来,和平常的他完全不是一个人。
  季泽安根本没想到他会有这样一天,放在以前他完全不能想象自己会和他们就这样撕破脸,他以为就会像上辈子那样一直形同陌路下去……
  大门:(#`皿′)赶紧滚!这个家不欢迎你!
  夺门而出的季泽安直奔俞弈的停车位,一钻上副驾驶,就催促俞弈快点开车。
  俞弈没有问季泽安为什么出来的那么快,只是闻言迅速发动了车子……
  ***
  窝在俞弈怀里睡了一晚上的季泽安情绪稳定了很多,只是情绪还是有些恹恹的,毕竟有些事情不是想忘记就能忘记的,越是讨厌的事情就越是难以忘记。
  他把头往这人宽阔的胸膛埋过去,手抱着他的精瘦的腰部,不想起床。
  俞弈顺着摸了摸|他的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不想起就再睡一会。”
  “阿弈。”
  闷闷的声音从胸膛发出,俞弈捏着季泽安的后颈,应道:“嗯。”
  “阿弈,我饿了。”季泽安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就没有吃东西,即使俞弈准备了,他还是气的吃不下。因为要去他二舅的原因,也跟杨利侄子那边说明了情况,当天晚上就不过去给他补课了,所以一回来季泽安就倒头大睡。
  俞弈也陪着他,两个人一起挤在了他卧室的那张小床上,贴的可近可近了。
  (· ̄?? ̄?·)??°终于等到安安带着小情人睡到我身上的这么一天了!
  显然,季泽安躺着的这张小床很是高兴自己能够承受两个人的重量,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老腰要被他们压倒了。床上的床单和被子也是老旧的,不过季泽安洗得很干净,也经常拿出去晒,俞弈也没有嫌弃。
  ヽ(*??????‵*)?两个娃娃都香香的。
  也是,季泽安妈妈那个时候买的床单和被套,在它的眼里,即使是俞弈也是个孩子。不过实际上他也没有大俞弈几岁,季泽安的妈妈到今年也不到四十岁,她更是永远停在了二十几岁的时候。
  “我起床给你做早餐,你再睡一会。”俞弈在季泽安说完之后就准备起床。
  不过季泽安虽然嘴巴是那么说,双手却是抱着他不愿意让他起来,“我又想你陪着我。”
  俞弈动作立马就慢了下来,抱着他的小孩,拍了拍他的背部安慰他。
  ……
  磨磨蹭蹭好一会儿,季泽安还是被岑恩书打来的一个电话叫起了床。
  “小安,你和俞弈去哪玩了?大清早的就不在家?”站在俞弈家门外的岑恩书和宁闻彦扑了个空,他们从未想过会见不到人,因为之前次次都赶得正好。
  “我回我妈妈留的房子这边住了,俞弈也在,有什么事情?”
  岑恩书这才想到自己没有去那边看过,而宁闻彦去过一回,立马就起了心思,“那我们马上就过来,等着,我给你带好吃的糕点!”
  挂了电话,岑恩书就拉着宁闻彦这个车夫往季泽安的老房子这边敢。
  等两个人到来的时候,季泽安已经刷完牙洗完脸,俞弈做好的早餐也下了肚子了,正抱着一杯牛奶满足的喝着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