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师父,记得给徒儿烧纸 作者:林默momo

字体:[ ]

 
 
书名:师父,记得给徒儿烧纸
作者:林默momo
 
游戏设计者一朝穿入游戏“前传”,自己挖坑自己跳,满眼泪TOT,
升级、神功、传说、隐秘……更有贴心师尊一只,欢迎投食……
这是一个简单温暖欢快的纯爱故事
这是一个师父拉扯蠢徒弟的心酸史
一句话文案:论我家徒儿的100种死法,好心塞!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待定 ┃ 配角:待定 ┃ 其它: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欢快暖文 1V1 结局he 请放心包养~~
雁过留痕,人过留声,看过留评~~~么么哒                        
  “这游戏到底还让不让人玩了,这是BOSS吗?这是BUG吧!”
  “TMD,老子都冲了1000块钱砸装备了,竟然还是不能把这个任务过了!”
  “投诉!我要投诉游戏公司,这条隐藏任务的BOSS太难打了,根本就没准备让人过嘛!”
  “就是就是,这BOSS到底能复活几次啊!太逆天了!”
  “我决定找个黑客黑进他们游戏里,把这个该死的人物抹杀!”
  秦湛看着论坛里面玩家们或愤慨或无奈的哭诉,哼着歌调出游戏界面。他是这款名为《妖颂》游戏的开发团队成员,偶尔无聊时也会将游戏中的boss改为手动操作来上一局对战,这是公司团队成员常有的娱乐活动,而他的这个人物难度极高,如果不能将人物各项参数点满,就不可能通过,所以成了这款游戏里不死不灭的愁人“BOSS”。
  秦湛正准备上线再虐一虐玩家,忽然电脑一片黑屏,进入了读条状态,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电脑被人黑了,那些被他整惨的玩家不是扬言要这样做吗?
  读条到了99.9……%,最有一个点闪啊闪,闪啊闪,他就在这闪烁中陷入了恍惚,迷迷糊糊在闭眼的一瞬间似乎有一道刺目的白光将他吞没。
  “喂!臭小子,快起来!别想偷懒!”
  秦湛迷迷糊糊忽然就感到身上一阵剧痛,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一样,每一节骨头都在细细碎碎的疼,后背还有一只脚在不停的踢着他,腹中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中移了位置。
  “谁他妈的……”秦湛怒火中烧,光天化日的谁这么欺负老子!然而一声怒吼才出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跟猫叫似的,嗓子沙哑的像是砂纸摩擦的声音,每说一个字更是火辣辣的疼。
  不过这些身体上的疼痛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秦湛看着刚刚对他施暴的人,整个人已经完全傻掉了,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面前这个身穿皮甲、留着长发的汉子到底是人是鬼,那脸上狰狞的刀疤吓死个人!
  “愣什么愣!还不快去干活!今天你们这群臭虫要是不给老子把接仙台建好,老子就把你们全都扔进噬魂山的妖井去!”那狰狞的汉子见秦湛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便狠狠的又踹上了一脚。
  接仙台?噬魂山?妖井?
  一道天雷霹得秦湛外焦里嫩,这些地名他可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全都是他们游戏《妖颂》的场景,而这个狰狞的大汉!秦湛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了,为毛他会钻进游戏里?钻就钻吧!凭什么一睁眼被新手城的凶狠NPC奴役!
  修建接仙台?秦湛脑子里又是一道天雷,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原因无他,因为面前这个凶狠的NPC情节设定时曾经干过很多人神共愤的恶事,其中一条就是抓了一整个村子的人修建接仙台,城主给这些工匠许下了丰厚的报酬,然而最后没有一两银子发下来,全都被这个城主的小舅子独吞了。
  而可怜的工匠村民……
  全都被扔进了噬魂山的妖井,化作恶灵,成为新手练手的小怪……
  所以说,他秦湛这个游戏开发者,不死BOSS,穿进游戏就直接要化作游戏背景框架中的一只小怪了?
  秦湛一口老血喷出,眼前一黑就直接晕了过去,死了吧!死了好!赶快把他从这场滑稽可怕的噩梦中解救出来吧!
  等到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秦湛仰躺在臭烘烘的草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接受这次莫名其妙的游戏之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来,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到现实,如果按照游戏设定的情节继续发展下去,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要赶快想出生存发法子。
  游戏中接仙台是新手诞生的地方,每个玩家在选定好人物名称、性别和种族之后都会出现在接仙台,在等级达到10级以后重回接仙台选择继续修炼的门派,那么这里的接仙台是不是也同样有这种作用?选择门派?
  “狗蛋?你终于醒了!”秦湛刚刚起身走出这个类似马棚的“宿舍”,就被一个佝偻着腰老头喊住,他不禁一头黑线,自己居然叫狗蛋?这名字还能再乡土一些吗?
  
  “爷爷,我好啦,接仙台修得怎么样了?我这就去帮忙。”秦湛强忍着浑身得伤痛以及高烧的晕眩感向外走去,他要多熟悉熟悉周遭的环境,了解一下这接仙台到底是为何而建。
  “嘿,虎子醒了!”一个看起来很朴实的汉子对秦湛裂开嘴,他光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以及鞭子抽打的痕迹。
  “哥,我帮你。”秦湛也咧嘴笑了笑,沙哑着嗓子如此说道。
  “成!免得赵大人说你偷懒,再打骂一顿,来帮我涂金粉吧!这个简单省力。”壮汉弯腰将秦湛一个用力拉上台,他现在只是十二三岁的少年摸样,骨瘦如柴,站在壮汉面前跟发育不良的小鸡崽似的。
  秦湛拎着装满了金粉木桶,一边一层层往玉栏上刷,一边状似愤慨的感叹:“这么多金子要是给咱们不知能买多少良田,现在却要刷石头,那些当官的挥金如土,还不都是我们勒紧裤腰交上去的银子!可恨!”
  “嘘,可别这么说!”壮汉一只手连忙堵上秦湛的嘴,压低声音警告,“千万别再惹事了!咱们这是在修建迎接仙人的仙台,不这样抱怨要是被仙人指道会被天谴的!”
  壮汉的手太大,秦湛的口鼻一时全部被堵得严严实实,没有被那个赵大人打死,却差点被同乡憋死,他涨红了脸连忙乖巧的点头,才终于得以恢复自由,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半晌才断断续续的道:“我这,不是没有见过仙人嘛!指不定都是那些狗官瞎编的。”
  “你还是没见过世面,这仙人啊每十年就会到咱们这里一次,挑选有修炼资质的小孩徒弟。”壮汉一脸的神往。
  秦湛眼睛转了转,也装着向往的模样兴奋的搓搓手:“不知道我又没有机会参加,要是能被仙人选中,岂不是也可以成仙长生不老?”
  壮汉笑了笑,继续干活去了,据他所知近百年来也他们这里也不曾有一个孩子被仙人选中过。
  他们一直忙到深夜,连晚饭都不给吃,终于将接仙台修建完成。赵恶霸打着灯笼将整座台子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才终于放他们离开,说是已经备了好酒好菜慰劳他们。
  众位村民工匠各个欢呼,觉得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今晚吃酒,明早拿钱,这几个月赚下的工钱能顶他们往日两三年的收入,好啊!幸福美好的日子似乎已经就在眼前闪闪发光了!
  秦湛表面也跟着高兴,心里面却越发不安,这赵恶人怎么会好心给他们喝酒吃肉?怕是死前的最后一顿晚餐吧!想到游戏设定里,在仙人降临后赵恶人就会把他们全都扔进噬魂山,秦湛就无论如何也吃不下面前的饭食。
  他躺在臭烘烘的马棚等着天亮,思索着是不是可以趁机去接仙台碰碰运气,既然把他弄进了游戏里,应该不会什么灵根都不给他吧!难道让他来就是为了体验一把平常劳苦大众的心酸?如果他没有灵根又能做什么?种地?经商?
  望着天上的一轮圆月,秦湛出了一会儿神,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静!太安静了!周遭上百号人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糟糕!秦湛爬起来推了推身边在他身边躺着的壮汉,有拍了拍其他人,可是无论怎么喊,怎么拍,那些村民却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明显是被人下了药,那些所谓的好酒好菜果真是催命符啊!
  秦湛心跳得“咚咚咚”飞快,直觉要赶快离开这个危险之地,果然,他刚刚出了大院就听到一串脚步声从西边传来,是赵恶人和他的狗腿子们!秦湛猫下腰轻手轻脚的向东边躲,他白天时就观察好了,东边有两排一共十数个大水缸,正好可以供他暂时藏身之用。
  钻进中间的水缸,秦湛还可以清晰的听到院子里的声音,赵恶人正吩咐手下把这些人扔到牛车上:“快,趁着天黑运出城,等到他们葬身妖井,那三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可就都是咱们弟兄的啦!”
  秦湛听得心惊,更是一阵后怕,多亏了他之前没有动过那些饭菜一口,否则别说修仙了,他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着!
  临仙城因曾经降临过九天真仙而得名,据说那是一位有着通天彻地大神通的真仙,小时候只是这城南破庙里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却因缘际会踏上了修仙大道,从此福泽整个临仙城。
  秦湛躲在里八层外九层的人群中,看着高台之上统一服饰的“仙人”,心中有些忐忑和兴奋,没想到来招收徒弟的竟然是忘仙宗!这忘仙宗好啊!虽然明面上不是数一数二的天下第一大宗派,可是身为游戏开发者的他却知道忘仙宗才是整个《妖颂》游戏故事的核心,那里是一代妖皇成长的地方,充满了游戏中最大最多的机缘,而他这个曾经的不死BOSS便是忘仙宗的一个太太太上长老。
  “这个好,进了这个宗门以后那些游戏里的隐藏任务和大机缘就都是我的啦!”秦湛忍不住笑了起来,自从来到这游戏,他终于碰上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了!
  高台正前方此时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所有怀着成仙美梦的凡人都兴奋的等待着灵根检测,不少嘴里都神神叨叨的碎碎念,祈祷老天能够给他们一个好灵根,秦湛也双手合十祷告着,只不过他祈求的对象不是太上老君,也不是大罗金仙,而是他们游戏开发团队的小BOSS,公司的大BOSS还有世界几个大型游戏公司。
  “小雨姐啊,看在我当初开发游戏时加班加点,兢兢业业,最后为了游戏被女朋友甩了的份上,保佑我有个逆天资质吧!”
  “齐大BOSS啊,你是这世界上最亲民的老板,看在我工作五年从没有一次迟到早退的份上,就赏赐我一个逆天灵根当年终奖吧!”
  “林少啊!您的公司可是世界三大游戏巨头之一,看在我曾经在您公司实习过,却没有留下来祸害公司美眉的份上,请把最强大的气运赐予我吧!”
  ……?
 
☆、第2章
 
?  一路忐忑的等待,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轮到了秦湛,他抬脚刚要上台,却听旁边一道熟悉的声音怒吼道:“居然是你!你个臭小子居然在这里!”
  赵恶人瞪着秦湛,目光凶狠,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秦湛明知道在仙人面前,这个赵恶人不敢造次,可是想到之前那上百村民都被他活活害死,心里就有些发毛,也顾不得在仙人面前留个好印象,连滚带爬的上了台。
  台上当头的白衣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眼全身破破烂烂的秦湛,他身上的臭味连台下的人都能够闻到,嫌弃的捂着鼻子,可是台上众人却面色如常,仿佛没闻到似的,只例行公事的指了指香案中央的圆盘。
  “将手指放到圆盘中央的尖刺上,留下一滴血即可。”那人声音平淡无波。
  秦湛点点头,将手指郑重的伸了出去,心中还是有些忐忑,面前这个圆盘看着陌生的很,根本不是他们游戏里存在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工作原理。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屏住呼吸期待着有什么神迹发生,来个单灵根吧!他默默对着面前的圆盘喊着,都说单灵根是最牛的存在,千百年难遇一人。然而他盯了半晌却一点动静也无,圆盘上一片混沌,像是有乌云翻滚似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