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纠缠不清 作者:烙胤(第四部)

字体:[ ]

 
    说完,他就走了。
    何棠看着父亲的背影,抖了抖嘴唇,最后捂住脸,闷声哭了出来。
    他闷闷不乐,他郁郁寡欢,只是因为何惧出事而已,如果能够重新来过,何武锡宁可不要今日的地位,只要他的儿子。
    他对子女严格,但他也是个父亲。
    何武锡睡不着觉,何惧出事之后他就没有一夜能正常合眼,他带着一身疲惫进了书房,关门的时候他闭眼去解领口的扣子,这一身军皮曾是他的最爱,但现下却束缚的他透不过气,也太过沉重。
    “何大帅这白玉镇纸不错,价码不低吧。”
    何武锡反应飞快,拔枪瞄准,转瞬之间枪口已经准确无误的对准房内的不速之客。
    “何大帅真是宝刀未老,除了令公子,怕是没人能赶得上您这速度吧。”
    那人不躲不闪,知道被枪指着却无丝毫的慌张,连头都没抬,继续把玩着那白玉镇纸,须臾才将其轻轻放回桌上。
    “何大帅,很久不见,我想你不会忘了我吧。”
    那人抬头,四目相交,何武锡之前还在迟疑,但看清对方的脸后,手猛地握紧,扳机扣紧,再稍稍用力,这人的脑袋就能让他打开花了。
    “是不是很想抓我?何家多年的苦心功亏一蒉,唯一的儿子还落得那个下场,何大帅对我们是恨之入骨吧……就算军方不抓了,您也会想尽办法除掉我们,好解那心头之恨,是吧。”
    何武锡的目光沉了沉,“既然知道,还敢送上门来。”
    古劲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能进来,自然出的去,您觉得我能让您抓了?”
    何武锡没跟他耍嘴皮子,而是动了动枪,何惧的枪法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比起何惧,他的实力只高不低。
    何武锡的枪下,从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人。
    古劲心高气傲,过于自信,他太过相信自己的本事,而错失了最佳的良机,刚才他没有偷袭他,是他最大的失误。
    何武锡是这个想法,殊不知古劲压根就没想动他。
    何武锡瞄的是他的脑袋,古劲却依旧坐的四平八稳,他摸着那白玉镇纸,笑道,“看在和何少帅有点交情的份儿上,奉劝您一句,沥江已经没你们要的东西了,别在那浪费时间了。”
    何武锡看着他,  “你来找我就为了告诉我这个?”
    军方一直没放弃寻找,唐仕勉的死更能证明沥江还有活口,保命还来不及,在这紧要关头,古劲竟然主动现身,何武锡不信他只是为了跟他说这句话。
    古劲笑,  “当然不是,我来拜访,是有件事儿想麻烦何大帅。”
    何武锡挑眉,没有言语,
    古劲继续道,“我们打算把应泓从牢里弄出来,您也知道,他那情况单凭我们的能力做不到,所以只能来找何大帅您帮忙了。”
    何武锡的眼神微变,有诧异也有嘲讽,更多的是为古劲的狂妄而可笑。
    可古劲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只剩深深的震撼。
    “您先别忙着拒绝,听我说完不迟……”
    在处决日到来前,东路被接出了监狱。
    如今他的身份大白天下,这人已是今非昔比,见了他虽不至于点头哈腰,但也要考虑他的身份和背景。
    单是一个洋人不足为据,和领事馆扯上关系就不同了,更何况东路是那位大人亲自来救的。
    东路出门就上了汽车,他一身的伤,得换个大医院好好治疗,洋人走前还留下威胁,这东路要是有什么后遗症,他们还是要到法庭上讨回公道。
    东路出狱后没有联络苏锦和,也没和任何人见面,就在洋医馆内安心养伤,另外一边,东路的离开让监狱的看守直接换成了军队的人,他们一点消息都弄不出来了。
    很快,处决日到来。
    临行前丰盛的一餐,可惜应泓已经没有力气拿起碗筷,看守象征性的喂了几口,就给他倒了杯酒。
    “喝吧。”
    应泓抿了—口,麻木的舌头品出点滋味,他看那看守,“这酒,是谁送的?”
    “你家人。”
    应泓笑了下,“劳烦再喂我一口。”
    看守把杯子递到他嘴边,将里面的酒都倒进了应泓嘴里。
    熟悉的味道顺着喉咙流进腹腔,应泓缓缓闭眼。
    肮脏的牢房里摆着套新衣裳,那是应泓常穿的款式,应老爷子送他走,准备了好酒好菜和他惯穿的衣裳。
    看守要给他换衣服,却发现他身上那层破布已与烂肉黏在一起,根本剥不下来,这要是强着来,应泓恐怕然不住这疼。
    “不用麻烦了,直接套上吧。”应泓说。
    那看守点了下头,把新衣罩在外面,一脸的污血没人打理,黏在一起的乱发更是像帽子一样扣在头顶,直接被人忽视了。
    这衣裳一穿完,他就被两个扛着枪的小兵架了出去。
    应泓已经许久没见过蓝天了,秋风瑟瑟,带着点凉意,也不知这是什么时候了,苏锦和应该过完生日了。
    中元节的生日,也不知他是怎么然过去的。
    应泓被架上了车,铁笼一样的车子,司机边上坐着个老熟人,应泓看到他笑了下,脏兮兮的脸上露出白色的牙齿,“何大帅,您今儿是监斩官么?”
    何武锡没理他,一扬手,车子开动。
    距离长南不远的乱葬岗。
    应泓面朝无数尸骸跪在土坑前,他双手反剪,头上罩着个黑色的头套,杀他一人,背后却是有无数士兵。
    何武锡今儿是执行官,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不少长官,众人逐一检查过,确定没有问题,就示意何武锡所以开始了。
    何武锡看着那人,转身的同时一点头,顶着应泓脑袋的两杆长枪一并响起,血水脑浆迸发,那身体一歪,掉进了乱葬岗中。
    何武锡回去复命,在一干长官离开后,某辆车子里走出俩人,其中一人步履蹒跚,几次险些跌倒,他边上的人扶着他的腰,一直把他带到胡同之外的另一辆车中,然后,扬长而去。
    半个月后,依旧憔悴的东路回到长南,拜访故人。
    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西服,带着圆圆的墨镜,手拄着拐,他一上台阶,身后的洋人立即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胳膊。
    东路挥手,缓步走进何公馆。
    何武锡在客堂坐着,俩人一照面,东路把墨镜往下一压,露出个热情的笑容。
    “何大帅。”然后手指一点,那洋人立即把带来的礼物放到桌上。
    何武锡面冷眼看着他,没一点反应。
    东路也不用他招呼,自己坐下了。
    东路开口,“何大帅,今儿我来找您,也没别的事儿,毕竟我们相识一场,我和何少帅又是旧友,所以这临走之前,来告个别。”
    “告别?”
    “这是伤心地,我不打算再留,也不打算再回来了,我要回到我真正的家去。”
    何武锡轻哼,说的冠冕堂皇的,东路这是要逃了。
    远逃美国,就算日后再查出什么也不能奈他如何。
    也是,好容易脱险了,怎么还会让自己在危险之中。
    再说东路现在这身体状况,也成不了什么事情了。
    只是多活些时日罢了。
    牢里的那些花活儿,他比谁都清楚。
    何武锡冷冷睨着他,“怎么,还要我说一句一路顺风?”
    东路笑,摇摇头,“关于上次古二爷来找您的事儿……”
    何武锡的脸当即一沉,作势就要翻脸送客,他身体前倾,呵斥道,“你们别得寸进尺!”
    东路笑的担荡,“我们?何大帅指的是谁?而这个寸这个尺……恕东路愚钝,还请何大帅明示。”
    何武锡的脸已经绿了。
    一个古劲之后又一个东路……
    无尽无休了。
    何武锡下意识去摸枪。
    
    第二三0章 东路的威胁
    
    何武锡一动,东路又是声嘶力竭的一阵咳,这声音让何武锡恢复了些冷静就算是动手,也不能在这里,他不清楚领事馆为何要保这东路,他也不清楚东路的养父是什么来居,他就知道,车路死在这里,必然会引起很大的争端,连上面都忌惮万分,更何况是他一个何武锡。
    东路咳到舒爽了才罢休,那张惨白的脸上愣是咳出了些血色,他用手绢捂着嘴巴,闷声说了句,“何大帅,这人,你不能藏一辈子吧。”
    何武锡立即满脸阴鸷,这不单是东路的威胁,而是东路提及的这个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的,哪怕是在他何公馆内。
    东路也知道,所以他没挑明了说,  “我们知道多少古二爷应该和您交代过了,那么,接下来就来说说我找何大帅的目的。”
    古劲去找应泓那日,应泓给古劲的消息是:何惧可能没死。
    他之前来牢里看过他们,那时正在上刑,何武锡没有亲自上手更没有让人加重刑罚,只是在一旁冷眼看着,他没等到结束就走了,那时的何武锡不像在丰城般威风凛凛,应泓从他身上看到了疲惫和憔悴,这人仿佛老了很多。
    何惧死了,何武锡会变成疯狗,可他没有,反而蔫了很多。
    那就证明,何惧没死,但情况好不到哪去,不上不下,不生不死,吊着这老人恨不得杀光所有人,却又没那个精力。应泓让古劲想办法试探下,他也没有太大把握。
    古劲在长南的那些天,每天并不是到处乱逛,而是在跟踪何武锡。
    何武锡的生活很简单,并没什么特殊之处,何公馆甚至没有一个陌生人出入,他越是这样越让人怀疑,他刚经居过丧子之痛,怎么会如此平静。
    于是古劲做了个大胆的决定,他去诈了何武锡。
    如果不帮他们把应泓弄出来。那他就把何惧没死的事情昭告天下。
    何武锡是个老狐狸,岂会轻易被他这三言两语诓骗了,但古劲也是个狐狸,别看他年轻,其城府绝不亚于何武锡,这俩人的狡猾程度也不相上下,双方对垒,最后何武锡输在心虚上。
    古劲说的煞有介事,不管他知道多少,他既然敢在他何武锡面前说这话,就自然敢到外面去宣扬,如果何惧真的死了,何武锡不怕,可是,何惧没死。
    上面一旦听到风声追查下来,这事情就要守不住了。
    何惧的情况太特殊,那天很多人亲眼看到他做投降状从山洞里走出,可这不能证明什么,知道他没见,就一定要去调查,还有他何武锡刻意隐瞒的居心。
    何武锡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做了这出偷梁换日,把何惧从医院中悄悄运出,又做出死亡的假象,他骗过了所有人,但那也只是欺骗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