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争命 作者:络蛊(上)

字体:[ ]

 
  文案:
  写书者改变了故事走向,于是原幸年重生了。结果他以为的白莲花主角竟然是个内心腹黑的主,而且他还打不过……
  注意事项 1:本文主攻,1V1无互攻反攻
  2:修真背景,架空类
  3:CP:原幸年X君政
  4:有榜更新。
  某个逗比说看不懂修真等级,于是我默默的找了一个放上来修真等级:炼气 筑基 凝脉 金丹 元婴 化神 大乘 飞升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幸年,君政 ┃ 配角:宫案仇,华敛,费桦多,伊堪酒,赵盼,纸人(什筱) ┃ 其它:修真重生,美强,弱攻
 
  第1章 楔子
  
  他被叫住的时候,笔下的少年正死于一剑当下。抬眸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他原本波澜无惊的双眼颤了颤,最终将纸笔塞进了抽屉里,慢慢穿过桌椅和同学,走出了教室。
  年轻的教师欲言又止,随后无奈的开了口,“班主任叫你。”
  许是这次月考成绩出来,他的定是又不理想吧。他淡淡的想,点了头之后往楼道走去。
  敲门进去办公室的时候,素来严肃的班主任看到他不着痕迹的皱起了眉。
  “你这次成绩,”班主任顿了顿,看向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不知怎么想到他班级学生之间那些闲话,心里生出细细的同情,“数学成绩提高的很快,看来有认真复习。”
  原来不是批评他。
  “还有……”班主任犹豫半晌,继续说道,“你同桌,说想要换座位。”
  他依旧面无表情,苍白的脸上仿佛带上一层面具,将所有情绪都掩藏起来。
  “你不想说什么吗?”班主任问他。
  他不由想到厚厚的笔记本上开始描绘的故事,那个少年犹如枯叶又像是展翅飞翔的蝴蝶,可最终都是长眠于深土之下。而这一切,都是他所构造的,少年也不过是浩瀚世界一粒沙,是走不进主角内心的路人。
  “随便。”
  预料之中的答案,班主任弯弯嘴角,“你调到最后一桌,看得到吗?”
  “嗯。”
  后面,更适合他,无人打扰,被人遗忘。挺好的,他心里这样总结。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他礼貌的掩了门,步子轻,就像是个幽灵一般。
  回到教室,他将自己的桌椅推到最后一排,期间与曾经的同桌目光不期而遇,对方仓皇转过脸让他觉得可笑。
  他知道别人对他的评价,阴沉,可怕,孤僻,冷淡,整天不知道在写什么。
  他将抽屉里的笔记本拿出来的时候,不由想到那次无意中听到他们在谈论他,说他的本子里写的都是恶毒的咒人的话,他们班级的人都被他盯上了。偏偏所有人都信了,以讹传讹,仿佛那笔记真可以咒人死亡一样。谣言果然可怕的很。他漫不经心的想着,又划掉了之前写的一段。
  娟秀端正的字迹,上面写着:少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那双眼睛在死亡长眠前亮的可怕,璀璨的光芒却又很快消逝。他似是想要抬起手来,却最终只能触摸到他胸口,流落下来的血迹……那血,滴滴答答,在沉默蔓延的四人面前,被放大成死亡的乐章。少年想要开口,想要问问他们,就如此轻而易举的杀死了他吗……
  突然一只手大力的撞到了他的书本,连带着他的肩膀也被别的划到了另一边。
  笔记上是长长的一道黑色痕迹。
  高大的少年冷淡的勾起嘴角,毫无诚意的道歉,“真是抱歉啊。”
  他看了一眼少年,只是沉默的将书本捡起来,又抹掉上面的灰层重新放好,接着撕掉了那一页。从最初那一眼之后,他再也没正眼看过少年一眼。
  班级里同学厌他,怕他,疏远他,自然也有人欺负他。只不过对此,他从来都不做回应,就跟不会动的沙包一样。
  “啧。孬种。”高个冷笑,颇为无趣的坐到了自己位置。
  他们之间,相隔一个无形的空位。
  所有人大概都认为他没有感情,跟个人偶一样。
  他曾经也这么认为。
  直到俗套的被救了,直到发现少年和他同班,他心里的波澜越来越大,然而他的性格却是一步步将两人的距离拉远。他们有一点说对了,他阴沉自私,恨不得将少年囚禁起来让他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少年,是他的光。
  笔下的主角是救他的少年,一见钟情的少年是他。结果却是个再明显不过的悲剧。
  他,从来都没期望过。
  也许有天他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双眼暗沉的看着少年和一个女生亲密撑伞的模样,他被雨淋湿的脸色更加苍白起来。就在他静静站着的时候,前面的少年却似是有所察觉的转过了身,看到淋着雨的他脸上难掩惊讶。
  “你没伞吗?”少年想也没想的走过去,抓住了他单薄的手臂。
  他一愣,缓慢摇头。
  “真是的,会感冒的。”少年将校服外套脱下来,盖在了他的头上,“我家在附近,先去我家避避雨吧。”
  “我……可以吗?”他忐忑,心脏跳得剧烈。
  “哈哈是不是还在生气下午我说你孬种的事?”少年笑的爽朗,“好吧,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生气,结果你反应也太无趣了。”
  他双眼直直看向少年的笑容,觉得他的笑可以抹除他心里所有的阴暗。
  “走啦。”少年一把拉住他,然后和女生打了个招呼就带着他跑了起来。
  雨还在下,然而似乎,天要晴了。
  这之后,他们关系突然好了起来,他也会给少年看他写的小说,少年也会认真看然后问东问西,似乎对小说中喜欢主角的都是男的没有任何反感。他那颗本来不抱任何期望的心又慢慢复苏起来,原本冷淡的脸上也会露出浅淡的笑容。他本来长得就不错,一笑顿时明亮了许多。甚至,他也接收到过情书。
  多么不可思议。他想,多亏了少年。
  他想重新给小说中的少年一个好的结局,就如他,有了自己的光。
  只不过这一切,被少年亲自打破了。原来是幸福的假象,他在门外,听着少年嘲讽着自己自以为是以为他是真心想当他朋友还给他看那种恶心的同性恋小说他简直都要吐了。他麻木的站着,过了片刻,竟是勾起了嘴角,又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走进了教室。只是这一刻,他觉得大概他从来都没有未来这种东西吧。
  他的告白,终究被他自己遏制住。
  最后一夜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上从窗外倾泻进来的霓虹灯光,极致的温柔也是一场梦罢了。
  既然他得不到自己的好结局,那就给书中的少年一个ding吧。
  死了,那就重生吧,然后得到一个新的开始。
  
  第2章 重生(一)
  
  北息森林边缘。
  四周一片寂静,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清风拂过,带动树叶沙沙作响。
  原幸年醒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森林里,就被一阵巨大的吼声给惊吓到。要是以往以他筑基期一层,哪里会怕这一只寻常野兽,可他刚醒来习惯性运用身体灵力,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灵力都没有!更让人不可置信的是他看着自己的短手短脚,分明是小孩子的身体。
  不知怎么他想到以前,据母亲后来跟他说,十一岁那年他跟邻家的哥哥去玩结果遇到了野兽,幸而被路过的猎人从兽口中解救出来。
  那次险象环生,他们又遇到第二只野兽,原幸年还和猎人走散,直到半夜竟然自己回了家,浑浑噩噩发了三天烧才好了。只是不记得之前的事情。
  莫非他这是回到了童年时期?
  耳边野兽的声音越来越大,沉重的步伐让整个土地都为之颤抖了一下。虽然他已经十七岁了,可现在的身体还是个十一岁的幼童,哪里比得过高他好几个身形的野兽。
  连忙找了一颗高大的树爬上去,灵活的爬到树梢末端,他一眼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村庄。他眼尖的看到不远处一个背着弓箭的男人,旁边还跟着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小男孩。
  原幸年不敢高声呼喊,只希望他们听到野兽的叫声能够注意到这边。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他的邻家哥哥吓怕了一直催着猎人赶快离开这里。他咬着自己的指甲,稚嫩的脸上露出焦虑不安的表情,要是他们走了,难道他真的要丧命于野兽之口吗?
  就在两人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野兽突然僵硬的转过身朝猎人他们跑去。原幸年疑惑的瞧着离他越来越远的野兽,不明白为什么近在咫尺看起来更加轻而易举的他不吃。不过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考虑,轻手轻脚的下了树之后就往另一边跑去。
  北息森林边缘只有一些没有任何灵力的野兽,凡是修炼到炼气三层的都可以轻易杀死他们,所以这里也是很多门宗带新进的弟子突发到炼气三层的地方。
  原幸年刚刚一瞥就看到一行人,带头的穿着白衣,后面的大概十几个穿着灰衣。所有人都是一根金色腰带,腰间别着一块牌子。素来对新进弟子也这么大方的就只有天门宗,说起来那好像是……原幸年顿了顿,他觉得有必要梳理下他重生之前发生的事了。不过这次避免被野兽追赶,也不知自己究竟在森林里遇见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次之后他修炼的速度比有天赋的人都快许多,师父也说过虽然给他的功法能够快速修炼,但还是因为他自己的天赋比别人好才能够早早筑基。也许自己有必要再找个机会去查看一下是不是因为这次机遇所以才能有如此修炼速度。
  绕过那群人又是一路小跑着,他终于赶到了村子的路口,没想到那里竟然有人等着他。
  是隔壁的小哥哥,看来他们解决了那头野兽,还比他更快赶回来。
  “阿年,你去哪了这是,我好担心。”
  原幸年抹了一把汗,不知道怎么跟隔壁的小哥哥说。
  赵盼看原幸年就只盯着他不说话,依旧是温柔的语气,“抱歉,我真的没想到竟然会有野兽。阿年你逃出来就好。我之前还找了王叔叔一起去找你呢。”
  原幸年涩涩一笑,脸上露出惶恐害怕的神情,“盼哥哥,我刚才好怕,要不是一群会飞天御剑的人救了我,我都要被野兽吃了。”
  赵盼最讨厌别人喊他的名字叫成胖哥哥,偏偏原幸年在见到他的时候就因为年幼话语也说不清总是喜欢叫他胖哥哥。不过现在听他喊对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丝恍然。他想到离北息森林最近的就是他们国家赫赫有名的大宗派——天门宗。而今日确实是他们宗带着新弟子来修炼的。
  一想到这,赵盼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是天门宗的吧?幸而你没事就好了。”
  原幸年点头,满是后怕的神情,“嗯嗯,盼哥哥他们好厉害啊,一剑就解决了他们。”
  赵盼爽朗的大笑,摸了摸原幸年的小脑袋,“那是自然。”他又看了看天色说道,“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不要让你爹娘担心了。”
  原幸年直到看不到赵盼之后才转身,他并没有马上回去。因为记得村庄有一处天然避暑的山洞,此刻是春末,基本上不会有人去那里。干脆迈着小短腿往那里走去,一路上避过认识他的村人,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到了村子正北的山洞。怀里揣着那本薄薄的书,那是他醒来就搁在他里的,只是一直没机会拿出来看。而且脖子上带的项链也让他在意,他从记事起就不记得有这玩意,父母也从未送过他。
  走进山洞里面,这个山洞长年燃烧着蜡烛,灯火通红,原幸年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拿出了那本书。一看到那书名,他就没有兴趣翻开第一页。
  《霸道修真者爱上我》……原幸年默默将书扔在一边,这种书难道不是人类世界流传的意yín文吗?难道他小时候就是看了这种书才决定修真?总有种童年都毁了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