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争命 作者:络蛊(下)

字体:[ ]

 
 
  第83章 秘境·小剑冢(一)
  
  瑶池秘境的事暂且被搁置了下来,毕竟整个辛岩域都找不到一个大乘大能来破坏那道门。谁也没见到,一个元婴修士看守着的竟是一座上古秘境。同样他们也预想不到上古秘境竟然在一口井里面,可想而知消息泄露会有多少修士试图进入那道门。
  原幸年想得到,宗主又怎么会不懂,可偏偏他放话让宗门其他弟子都不要过去,谁违反了就自行离开天门宗。原幸年无法,他本来打算下井里面看看瑶池旁边的那座秘境,只是现在只得将这个想法打消掉。
  十天后所有筑基的修士都等在了大堂前面,原幸年粗略数了下大概有一百多人。除了赵盼萧壹谦和邵倚帘,他其他的弟子都不认识。倒是显而易见的他们都是君政,看着大部分都围着师兄就知道了。
  宗主出来,让一个修士给弟子们各分发了十瓶下品回灵丹。这次他们进去要试炼半个月,谁杀死的妖兽越多拿到的牌子第一,奖励就是金丹法宝。至于第二第三则是奖励一瓶上品聚灵丹和三瓶上品回灵丹。随即,则有金丹修士送他们前去小剑冢。
  没想到那金丹修士竟是薛石,他那双眼睛死死盯着原幸年,就算他再后知后觉也有所感应,何况那种猥亵的目光。可奈何他是金丹修士,原幸年根本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离他比较远的邵倚帘大步走过来挡在原幸年身前,眼神阴冷的瞪了眼薛石。
  薛石似乎吃过那冰山美人的亏,虽然不怕他,也悻悻的移开了目光。
  “你怎么会被那样的变态看上。”邵倚帘不客气的问道。
  原幸年颇为无辜的眨眨眼,“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师叔。”
  “以后小心点。”邵倚帘冷冰冰的警告道。
  萧壹谦也赶了过来,他之前被萧楚行拉着听了一堆话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怎么了吗?”萧壹谦问完看到了不远处薛石在弟子堆中正握着一个长相不错的少年的手就一阵犯恶,“那个薛石又来找你麻烦?”
  他是对着邵倚帘说的,原幸年觉得他还是离开这双道侣好了,省的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
  “没有,是原幸年。”邵倚帘面对萧壹谦才面色缓和起来,温柔的说道。
  萧壹谦似乎才注意到原幸年也在,尴尬的打了个招呼:“师弟,你没事吧?”
  原幸年勾勾嘴角,连忙说道:“没事。”
  三人随意聊了会,时辰快到了之后薛石祭起了他的飞行法宝,是一艘金光闪闪的大船,绚丽的很。只是原幸年完全没办法欣赏起来,谁让这法宝主人依旧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他就不明白薛石看中了他什么。待到他上船的时候,船身突然一阵颠簸,原幸年还未弄稳身形,两只手就被一直守候在旁边的薛石捉住了。
  “幸年啊,可得小心。不过你放心,我法宝里那张大床可牢固了,怎么折腾都不会颠簸的。”薛石说到后面,面上越来越露骨,抓着原幸年的手就差要将他抱走。
  原幸年简直是怕极了,他哪里顾得对方是金丹修士,急急忙忙就要将手抽离开。可这次薛石早有所应对,就是紧紧捉着不放手。
  其他弟子都不敢说话,有的幸灾乐祸更甚者还有羡慕的,毕竟薛石可是金丹修士,被他看上肯定能获得一点好处。君政还在大堂前被宗主嘱咐,根本抽不出手来解救他。
  就在这个时候,原幸年身后的人淡淡出声:“师叔,你们要打情骂俏可以挪个地方吗?”
  薛石不以为意的想要拉着原幸年往旁边挪动,身后人一把拉住了原幸年的袖子。
  “好像我晕船,阿年啊扶我一把。”原来身后的人是赵盼,他说着就整个人倚靠在原幸年身上,连带着差点将薛石都要撞到了。
  薛石正要发作,瞧见那顶撞自己的是赵盼,又想到无双婆婆最为护短,顿时气焰萎了大半,心想着反正还有机会不差现在就悻悻离开了。赵盼冷笑了一声,不再看原幸年一眼就背着他那把残光剑离开了。
  待君政也上来,发现原幸年一个人站在船头,其他弟子都聚在其他地方,三三两两的唯独没有和他说话。至于萧壹谦和邵倚帘,他们俩腻腻歪歪的也没注意他们这边。君政眼看着薛石又要走过来,顿时满面笑容的挡在了原幸年面前。
  “师叔,是否该前去小剑冢了?”君政声音不高不低,恰巧其他不远处的弟子也能够听见。
  薛石心里不爽的啧了声,面无表情的点头:“这就出发。”
  薛石要控制法宝飞行,想来这一路上原幸年也不必遭受他的占便宜和调戏。君政转过身来,颇为头痛的笑了笑,又是亲昵的替原幸年整理了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原幸年似乎听到了极轻的抽气声,想来那些弟子也是头一次看到他们的师兄竟然会对不受欢迎的原幸年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甚至有个女修双眼含泪,伤心的跑到了角落去了。
  “师兄?”原幸年呐呐开口。
  君政捏了下原幸年的脸蛋,调侃道:“你这张脸实在是太招人,真不想你出来。”
  自从君政再次提出双修来,他就似乎更加肆意的昭示着他对原幸年的所有权,也不介意其他人怎么不可置信的目光。原幸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结结巴巴的愣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口,毕竟他们这是头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亲密。
  有几个有眼色的自然明白了,可有的显然看不爽,嘴里嘀咕了几句,无疑是说原幸年是靠身体诱惑了师兄之类,要不然怎么可能得到君政的青睐。
  原幸年怎么可能听不到,那人明显也没有有意小声说,他微微拧起眉,只觉得心里不舒服。君政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挽着原幸年的手笑意盈盈的往那些弟子聚集的地方走去。已经有人主动凑上前,喊了声大师兄。其他人也三三两两开口,唯独没有和原幸年打招呼。
  “你们在小剑冢多注意点安全,遇到别的宗门弟子不要轻易出手。当然他们主动攻击就另当别算。”君政徇徇告诫后又说道,“师兄我还得替天门宗拿下这第一,所以就没办法帮你们了。”
  原幸年在他身边,一堆饱含深意恶意的目光盯着他让他浑身不自在,可随后君政巧妙的挡在他面前,又说了一下话之后就牵着他离开了。
  那些弟子中颇有不满的,不过也只敢在背后出言讽刺。
  大概半个时辰后,他们到达了小剑冢秘境门口,那里已经站了不少其他宗门的弟子。原幸年环顾一圈,发现他们那些宗门非常好认。巾女宗全都是身穿红衣的面容娇俏的女修,她们大多是剑修。炼心宗则各个穿着黑衣,左腰位置绘了一条金色的细龙,他们大多高大健壮,他们都是体修。至于乐情宗,他们全都穿着白衣,腰间别着的是面身为琴的小香囊,为首的果然是华敛,他注意到原幸年,面露微笑。而他们不远处还站着三个人,与那些穿白衣不同的是他们袖子上绣着黑边,白袍延至小腿的位置上则是红色的琴。
  原幸年并没有看到宫案仇,至于传说中的攻四五六他也没见过,所以也不知道这些人当中有没有那些人在。
  薛石率先下来,巾女宗前面那名修士马上迎了过去,脸上面露着不满之色,讥诮道:“天门宗的做派就是最后姗姗来迟让大家好等吗?”
  其他修士有好奇看过去的,也有不关世事的。原幸年下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他本来就面容俊美,此刻细眉微蹙惹人怜爱的模样更是夺目光彩。已经有胆大的修士往原幸年走过去,想要博得美人一眼注视。
  薛石对外倒是显得风度翩翩,朝那女修歉意一笑,又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借口,搪塞了一番。那女修也不是真要为难他,毕竟人家可是天门宗的人,何况还是比她修为高有潜力破元婴的修士,她依附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自找麻烦。
  辛岩域能排的上名的宗门都派了弟子前来,只不过他们都没有天门宗来的人多,后面陆陆续续也有几个散修过来,还有一些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宗门,相对那些大门大宗就显得薄弱很多。
  华敛来和原幸年他们打过一声招呼,身后跟了几个羞答答的女修,都是眉目含情的觊觎着原幸年。
  原幸年朝那些女修礼貌一笑,又意思一下询问了下华敛的近况。
  他们在等前来开启小剑冢秘境的前辈,听华敛说那前辈生性懒散,虽说守着秘境但常年都不老实呆着,又喜欢喝酒,整天都是醉醺醺的。结果,他们等了一刻钟,那修士才姗姗来迟,手里面还抓着个酒葫芦。那修士打了个哈欠才不紧不慢的给他们开启了秘境,又含糊的交代他们十五天之内必须得出来,否则他就直接关闭秘境了,说完就全身懒散的靠在一颗大石头上继续喝他的酒去了。
  炼心宗的率先进去了,他们总共六十三名体修,最高修为是筑基后期极尽突破状态。原幸年想,那些人当中应该没有后面出现的攻,不过他也不确定,只是默默盯着那些修士高大的身影看,他注意到其中有个修士一直在对他身边的人说话,在他们就要进去的时候那个修士忍无可忍的拍了下不停开口的体修脑袋一下。原幸年噗呲一声笑出声来,结果不知道是不是那修士听觉敏锐,猛地就转过了头看向了他,他面容还算英俊,只是笑容傻里傻气的,还对着原幸年摇晃了下手,随即被他身边的修士一把拽进了秘境里面。
  随后进去的是乐情宗,总共七十六名修士,由华敛带头,所以他先和原幸年他们告辞,领着一群衣袂翩翩犹如谪仙的修士进入了秘境里面,那三个被排外的修士也慢吞吞的进去了里面。在之后就是总共五十一名巾女宗和最多一百多人的天门宗,其他散修则是在外面犹豫了下还是进去了。毕竟其他时候他们根本没办法进入这小剑冢,唯有等到这种全宗门试炼才有可能进入里面。
  小剑冢是随机将修士们传送到不同的地方,有可能你降落到一个荒无人烟甚至连妖兽都没有的地方,也有不幸的你就掉进了妖兽嘴里。所以,君政在他们进去之前就特地交代了原幸年进去不要盲目跑,当他们靠近一定距离的时候连心符就会起作用,最首先的应该是和他汇合。如果他们双修的话,不需要连心符就可以感知到对方在哪里。原幸年觉得师兄这话太过明显,颇为不好意思的没应答。
  等他们走进秘境之后,原幸年就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在半空中,而很明显的他根本就没学会如何御剑飞行,顿时惨叫声连连。
  纸人不忍直视的别过脸,顺便还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情急之中,原幸年连忙祭出纸伞,借由着它缓缓降落在地上,还没等他舒了一口气,一只强壮有力的拳头就砸在了他耳边……的妖兽脸上。原幸年慢慢转过脸来,就看到一张脸都被揍扁的妖兽。妖兽轰然倒地,他才平复下心情看向那只拳头的主人,正是之前那个叨叨不停地体修。
  勉强英俊帅气的体修又露出了那傻气的笑容,开口说道:“你没事吧?幸好我赶过来了啊,刚才我看到那妖兽就要张口吃了你,还没来得及提醒你呢。幸好师父给了我加速的法宝,我这才能够赶上来。要不是这样,你早就被吞吃入肚啦。还不快感谢我,诶其实你也不用感谢我啦,我只是举手之劳。师父说我做好事不留名,大恩不言谢。那啥,要不然我们一起组队杀妖兽?别看我才刚筑基前期,我可是很厉害的哦。就连我师父都要用尽全力才能打败我哦。”
  原幸年起初还微笑着表示谢意的脸顿时僵住了,他觉得好像有蚊子在自己耳边嗡嗡嗡个不停,等到那体修一口气说完话,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那修士似乎不满原幸年傻愣愣的样子,又张嘴说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虽然说大恩不言谢,可连一句道谢都……”
  “真是非常感激你!”原幸年吓得连忙大喊道,就怕修士又是一长串的话冒出口。
  “这不就得了嘛,真是的。”那修士笑道,露出一口白牙,“我叫费桦多,你呢,我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名字一定也很好听吧。毕竟名字美才能配得上这张脸啊。”
  原幸年又晕乎乎的,那修士目光清澈纯粹是真诚的赞美,反倒让他不好意思起来。
  “哦!还来了个人!”名叫费桦多的修士调转了脑袋看向了远远走过来的身影。
  费桦多拥有非常敏锐的五感,就是原幸年也没有感觉到其他人的接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