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师 作者:来自远方(上)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帝师
  作者:来自远方
  【文案】
  教师是份高尚的职业,帝师则是高危职业。
  尤其当学生是某个爱玩的皇帝,陪读是锦衣卫指挥使,端茶倒水的是东、西两厂厂公,另有内阁三学士、六部尚书轮班旁听,一众御史言官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撸袖子“以礼服人”,压力当真是非同一般。
  站在文华殿的讲台上,杨瓒无语望天,目光明媚而忧伤。
  苍天在上,真心穿错了,求重穿!
  内容标签:强强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瓒 ┃ 配角:顾卿,闫璟 ┃ 其它:帝师
 
    晋江金牌推荐:教师是份高尚的职业,帝师则是高危职业。尤其当学生是某个爱玩的皇帝,陪读是锦衣卫指挥使,端茶倒水的是东、西两厂厂公,另有内阁三学士、六部尚书轮班旁听,一众御史言官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撸袖子“以礼服人”,压力当真是非同一般,站在文华殿的讲台上,杨瓒觉得自己这次真心穿错了。
  作者文笔老练娴熟,叙述如同行云流水,开篇将读者引入入人才辈出的大明王朝。随着情节发展,主角身份的不断深入,各色人物轮番登场,体现出人物刻画的巧妙和生动。细细读来,既能体会字里行间的历史气息,也能感受到作者的独具匠心。
  ==================
  
  第一章 不一样的穿越
  
  明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二月,辛巳五更刚过,天尚未亮,神京城内已开始响起人声。
  更夫匆匆返家,路过城西福来楼前,踏过一夜残雪,留下两排清晰的脚印。
  店中伙计拉起门板,被冷风吹得哆嗦。接连打了两个喷嚏,伙计心中抱怨,嘴里却不敢吐出一个字。
  逢三年春闱,客栈住的多是读书人,甭管白发苍苍还是风华正茂,都是文曲星下凡的举人老爷,说不准楼上哪位会鱼跃龙门,上了殿试金榜。
  掌柜几番叮嘱,管好一张嘴两只眼,不留神得罪了哪个,谁也保不得。
  放好门板,挂上幌子,伙计搓搓通红的双手,没空偷闲,赶着往后厨帮忙烧水。
  今天是放榜日,众人必会早早赶往城东。掌柜的吩咐过,谁也不许出差错,否则扣半月工钱。
  “别说我吝刻,等到报喜的官差,多说几句吉祥话,还愁没有赏钱?三年前,咱们这出了一位二甲进士,赏钱足足发了这个数!”
  想起掌柜的话,伙计心头火热,脚步不觉轻快许多。
  二楼西侧,一排五间上等客房。
  四间房门已开,穿着短衣棉裤、梳着总角的书童不叫店内伙计,亲自端着铜盆青盐,迎面遇上了,也顾不得打招呼,只迈过门槛,伺候四位举人更衣洗漱,用过早点,赶往放榜处。
  唯有余下一间客房,始终静悄悄,没传出半点声响。
  房门紧闭,半点烛光也无。
  四位举人先后走出房门,看着仍没有半点响动的客房,思及昨夜宴饮,屋内举子一场大醉,不觉心中思量:难不成,这位是心知登科无望,不打算去看榜?
  “杨贤弟?”
  有好心的上前敲敲门,担心里面那位想不开,吊了脖子或是吞了银块,事情可就大大不妙。
  三年会试,多少踌躇满志的举子铩羽而归。纵是才名远扬的唐寅,也倒在舞弊案前,终身不得再考。
  想到这里,敲门的举子更加担忧,面上现出几分焦急。
  两人是同乡,在京时日相处不错,这份担忧便多了几分真切。
  “杨贤弟,可醒了?”
  连敲数下,引来众人侧目,耳边终传来吱呀声响。
  “李兄。”
  房门打开,见到熟悉的澜衫方巾,敲门的举子舒了口气,如释重负。
  门内站着的举子姓杨,单名瓒,因年不及弱冠,尚未取表字。又因家中排行第四,相熟之人多唤其“四郎”。
  此刻,杨四郎一身蓝色儒衫,戴同色方巾,长身玉立,俊颜修容,嘴角微勾,眼中亦有三分笑意,予人亲近之感。
  上下打量两眼,李举人忽然皱眉。
  他与杨瓒同行至京,相处一月有余,不说摸透对方的性子,也能了解几分。
  垂髫童生,舞勺秀才,束发举人。
  杨瓒年少得志,虽不至骄傲肆意,却也有几分傲然。言谈中,多予人锋锐之感。
  今日当面,则锋利全无,如经过岁月打磨的一方润玉,莹莹之光,似冷实暖,令人不觉亲近。
  不过一夜,竟有如此大的变化?
  “李兄见谅,小弟惦记放榜,一夜未能睡好,起得迟了些。”杨瓒似没有注意到李举人的异样,手指点点眼底青痕,道,“幸得李兄在,否则,怕要睡到日上三竿。”
  说话时,脸上闪过几许尴尬,伴着眼底淡淡青色,着实有几分忐忑。
  见状,李举人纵有疑惑,也只能压入心底,好生劝慰两句,吩咐书童打来热水,又叮嘱杨瓒莫要错过放榜时辰,才匆匆下楼。
  待李举人的背影消失在木梯拐角,杨瓒关上房门,靠在门板上,深深吸一口气,几步行至铜盆前,望着水中模糊的倒影,不由苦笑。
  一枕黄粱,物是人非。
  如此荒谬的事,竟发生在自己身上!
  浸湿布巾,轻轻覆在脸上,水汽浸润面颊,额际仍是一阵疼似一阵,仿佛有千百铙钹同时响起,让他不得安宁。
  “四郎?”
  “我无事。”
  杨瓒放下布巾,转向候在一旁的书童。
  十二三的年纪,后世还在读书,现今却跟随此身跨过几地,从宣府一路行至京师,途中更是照顾妥帖,事事精细,实是难得。
  “四郎可要用些茶点?”
  书童虽也觉得奇怪,却时刻谨记身份,不该出口之事,半个字也不会吐出。
  四郎平日里如何,为何一夕产生变化,不是他该过问。况且,进京日久,四郎早不复往昔目空尖锐,行事沉稳许多。若能考中贡士,他日殿试面君,这般变化许还是好事。
  “也好。”
  见杨瓒点头,书童当即推开房门,下楼寻伙计要茶水点心。
  四郎已是起得迟了,需得快些,才不至落于人后。
  离家时,爹娘再三叮嘱,务必要伺候好四郎,方不负杨家活命之恩。书童谨记在心,时刻不敢忘,平日里做事都是小心再小心。
  见其行事,同间客栈的举人多有夸赞,连带的,对杨家的底蕴也高看几分。
  一宗一族,一家一姓。
  家风底蕴,从仆妇家人的言行便可探出几分。
  须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仗势欺人者,必不得日久。
  谦逊不怯者,方可长远。
  杨瓒一朝穿越,由私企白领变成大明举子,纵有原主的记忆留存,仍如雾里看花,仿佛在旁观他人之事,很难代入自身。对名为杨土的书童,亦如陌生人一般。
  能稳住心神,做到如今地步,已殊为不易。想要滴水不漏,实是难上加难。
  该庆幸,他是在京中穿越,身边只有一个书童。若是在宣府家中,必定是分秒露馅,不被当成妖怪烧死,也会被和尚道士念上几天几夜的经文。
  装失忆?
  试问世间父母,可会认不出自己的孩子?
  抚育十七载,爱重非凡,但凡有一点不对,都会引起怀疑。引来的后果,绝不是杨瓒乐见。
  坐到桌旁,杨瓒有些迷茫。
  昨夜醒来,大脑混沌不清,加上原身宿醉,眼前一片朦胧,杨瓒坐在床上,愣了许久,腿掐得乌青,才确定不是做梦。
  杨小举人饮酒过量,八成是酒精中毒,一命呜呼。
  杨大白领莫名穿越,取而代之。
  为什么是他?
  因为同名同姓?
  假设种种可能,最终确认,不遇天打雷劈、鸿云灌顶,十成十是回不去了。
  再醉一次?
  风险太大。
  万一真的醉死,重活一次的机会无限趋近于零。
  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作为“杨瓒”,好歹有个不错的出身,若是穿到匪徒罪犯身上,在牢房等着秋后问斩,才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思量间,书童端来一壶热茶,一笼包子。
  笼盖掀开,雾状热气扑面,白胖的三个大包子挤在一起,面香裹着肉香,引得人食欲大动。
  “四郎将就用些,实是用饭的举子太多,店家忙不过来。待看过榜单,再请店家置办几盘好菜。”
  杨瓒点头,知道书童没有虚言。自己确实是起得晚了些,怪不得旁人。
  再者言,纯天然不带转基因的谷物,没有瘦肉精各种精的猪肉,后世想吃都未必吃得到。如此还要抱怨,当真是没天理。
  脑中忽然闪过几个画面,杨瓒眉头一动,举筷挟起一个包子,递到书童面前。
  “你也用些。”
  书童接过包子,疑惑顿时全消。
  四郎仍是四郎,先时的担忧纯属多余。
  捧着包子,书童吃得心满意足,满脸喜色。
  两个包子下肚,杨瓒端起热茶,却是心中打鼓。
  之前只顾着梳理记忆,注意言行,完全忽略了当下最紧急的一件事:会试放榜!
  原主十六岁中举,虽在榜末,运气成分不小,然横向纵向对比,都实属罕见。怀揣志向,春闱下场之时,更是笔走游龙,写得酣畅淋漓。
  对原主来讲,若能以贡士晋身,只要不是同进士,哪怕二甲吊车尾,也是夙愿得偿。换成现下的杨瓒,只有头疼。
  凡对科举有所了解,都会知道,会试过后不算完,尚有一场殿试需要面对。
  想想看,坐在殿中,考官是皇帝和一干大臣,想不头疼也难。
  两相比较,会试的小“号房”倒更显得“亲民”。
  当做就职招聘,临场发挥,浑水摸鱼?
  开玩笑,想都不要想!
  应聘不合格,至多没工作,回家吃自己。殿试出错,被扣上一个御前失仪的帽子,可会危及身家性命。就算不砍头,拉下去打几板子也要命。
  期望不中?
  杨瓒抱头,更不可行。
  此身不及弱冠,以其家人的厚望,今番不登榜,三年后必要再来。
  三年复三年,定是考无止境,烤熟为止。
  想到八股文,杨瓒哀叹一声,头抱得更紧。
  脑子里有原身的记忆,不代表能运用自如。通晓经义典故,未必能写出锦绣文章。
  登科难,不登科亦难。
  穿越不到十二个时辰,杨瓒抱头枯坐,彻底陷入困境。
  
  第二章 放榜
  
  常言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事到如今,枯坐室内装鸵鸟毫无用处。
  透过门缝,已有熙攘之声传来,多为客栈举子高谈,夹杂各地口音,委实听不太真切。
  杨瓒立起身,掸掸衣袖,正欲推门而出,门扇却先一步打开,书童杨土立在门外,难掩激动,道:“四郎,报喜的差官来了!”
  报喜差官?
  静默两秒,杨瓒无声叹息,果然是躲藏无用。
  明代会试放榜,不只在贡院门外张贴榜单,亦有差人至城内各处送捷,其后更会抄送各府州县,公告天下。
  古有宵禁,放榜当日,贡院开门之前,不许闲杂人等长久驻足,差人捷报便成了第一手消息。
  “难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