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女是个男儿身 作者:猫鱼饭

字体:[ ]

 
 
文案
 
神女?我是纯爷们!请把你的爪子拿开!
 
被穿越本身就让人火大,还差点变成别人的禁胬。
 
明明顶着一个高大上的头衔,偏偏享受不到同等待遇!
 
还有,为毛满世界人都认为我是女的?!摔!爷是男的好伐!!!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重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子熙 ┃ 配角:墨澈,凌虓,等等 ┃ 其它:契约,玄幻,幻兽,BL,耽美,HE,微虐,穿越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猫鱼要开新坑了~暂名《媳妇你别跑》现在正在努力存稿中。先只放一个契子,后面的正文估计得等上一段时间才会填坑,如果小伙伴们喜欢的话请先收藏吧~?
猫鱼的文是绝对不会弃坑的,请小伙伴们放心食用和收藏~绝对良心制造~?
求收藏哦~?
  痛,好痛,无以名状的痛……
  各种嘈杂的声音充斥四周进入大脑,女人孩子的哭叫声,男人的怒吼叫骂声,还有有种yín邪的大笑声?额……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呱啦的说些什么……吵得头疼,老妈又在看哪一国的神剧么??喉咙干的在冒烟。
  ……妈,递杯水给我。
  “唔……”沐子熙发现说不出来话来,本能的想要支起身,才发现四肢无法动弹,悠悠的睁开眼,一只虫沙沙沙的从他眼皮底下爬过,擦了擦脚钻进了一个箱底。
  “唔唔唔唔!!”虫虫虫虫!!他翻腾的想要爬起,又重重跌下去。灰尘扬起。咳唔咳唔……
  沐子熙半眯着眼睛,扑腾起的灰尘迷得他的双眸泛红还有点流泪。他微眯开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看似自己像是在一个不大的帐篷里,堆满了各式的柜子箱子,杂七杂八的布匹兽皮之类的凌乱的堆砌在四周,散发出阵阵难闻的异味。厚重的帘子掩盖住了唯一的出口,也让帐篷内的光线变得昏暗。
  而帐外的吵闹声却毫无遮拦的直入了他的耳朵,嘈杂、喧闹。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他确定没有一句听得懂,他在哪???
  动了动手脚,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双手被反绑在了身后,身体被貌似毯子的东西裹得像条虫,只露了个脑袋出来,嘴也被草绳勒住,无法言语。什么情况???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谁他么的玩笑开过了啊!魂淡!放开我!!沐子熙像条大虫一样在地上翻滚扑腾……
  此时,一束强光照射进来,沐子熙本能的闭上眼睛,一个人掀帘猫腰钻了进来。
  放开我!!“唔唔唔!!!”
  “嘿嘿~老八他醒了!!”来人对着外面扯着嗓门大喊着。复又转头猥琐的看着这沐子熙虫,从上到下,眼神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听不懂这人说的话,沐子熙感觉被视奸了800遍。
  唔唔唔的表示抗议!!!放开我放开我!!!
  来人逆光蹲下,又黑又粗糙的手掌在沐子熙脸上摩挲着,感受他如瓷光滑的肌肤。他从来没有摸过这么滑嫩的皮肤,就算是他以前睡过的女人,也没一个的皮肤有眼前这个光滑舒服。黑手男人单手摸着被绑成虫的沐子熙,呼吸明显的浑浊,带着浓重情/欲的喉音,另一只手伸下了自己的腿间。好想吃了这娃!!!
  沐子熙看不清这人的相貌,被他抚摸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再看见他的另一只手的去向,大爷的!!!你个死变态!!!
  见着他明显的反抗,顿时刺激着这人的神经。粗重的喘息,大脸慢慢的靠近少年裸/露在外的肌肤,终于,舌头像狗一样如饥似渴的舔上了少年的脸。
  ……!!!
  你!!大!!爷!!!
  沐子熙被这男人舔得恶心直想吐,恨不得杀了正在舔他的男人一万遍。碰!!!一声巨响,狗舔的男人突然像个球一样滚到了一边。
  “奶奶的!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打这货的主意!!!”从外面又来了一个人一脚把猥琐男踢到角落。猥琐男蜷缩在角落,疼得吭吭唧唧的说不出来话来。
  来人壮硕的身形俯视着沐子熙,他惊恐的眼睛盯着这男人。男人蹲下身子把沐子熙重新用毯子裹好,嘴角扯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直接把他扛在肩上掀帘而出。沐子熙顿时感到腹部一阵难受,男人的肩膀抵住了他的肚子。
  眼睛从黑暗的地方重新进入光明,沐子熙慢慢适应了光线,当他睁开眼睛的一霎那,这是哪?
  无边的黄沙,毒辣的太阳,一群裹着麻布的人?抬眼四处观察,附近还有类似的帐篷和木台,各个年龄层的男男女女或跪或绑在台上,哭泣、不甘、唯一相同的就是那双颓废认命的眼睛。这是某个电视台搞的恶作剧生存游戏?沐子熙还没想明白,突的一个惯力整个人被甩到了一个木台上。台下的人发出阵阵惊呼。
  骚动,贪婪的眼神,台下的人簇拥着伸手去摸他的脸蛋。
  好滑,好嫩!!!
  我用5只羊跟你换!!!
  5只羊外加1石盐!!
  我用5匹骆驼跟你换!!
  ……
  沐子熙无力的看着这群亢奋的人,他们在嚷什么?看见他怎么突然就打鸡血的狂叫?太阳好刺眼,口好渴,头好晕,好吵……
  一瓢冷水浇在他的脸上,并不清凉还有泥沙的水顺着草绳流入沐子熙的口中,虽然味道古怪难喝,至少现在沐子熙甘之如饴,舌头与嘴拼命的舔吸着,不想放掉任何一滴。
  大脑稍微恢复运转的少年,微微睁开眼,正好对上看台下的一群人。
  ……这都是些什么表情??每个人痴痴的盯着他,听见了不少吞咽的咕哝声……沐子熙眼角抽了抽。
  扛着沐子熙出来的男人也傻愣了一瞬,伸手提起把少年裹成春卷的毯子,抓着边角一抖,咕噜噜的沐子熙整个人就暴露在了阳光下。他被反绑着双手在木板上滚了几圈,只感觉天旋地转,头,胳膊撞的生疼。虽然烈日当头,风刮的也是凉悠悠的。台下的人又发出了阵阵惊呼。
  一片阴影挡住了头顶刺目的阳光,他这才看清来人,刚刚扛着沐子熙扔在木台上的男人。怎么形容,一个大光头,络腮胡遮住了大半张脸,眼睛深凹,鼻子突出,嘴角不怀好意的上挑着。皮肤黝黑四肢健壮,伸手从颈脖抓住了勒住沐子熙的草绳往上提,他整个人被拎起来了,好痛!!被草绳勒住的嘴角隐隐出血。
  “这可是好货!看到没,这毛发,这脸蛋,这皮肤,”糙手游移在了沐子熙的身体,来回抚摸着”比你们家的婆娘还白嫩,在大都都不一定见的到的货色,你们运气好,要不是我最近手头紧,我还舍不得把这么好的货色在这卖!”
  “只卖不换,1000个都币起,哪位爷出价最高,就归哪位爷!”台下一片喧哗。
  “你这价也太高了,1000都币都可以买50头羊了,不过是个样子稍微好点的奴隶而已,不值这个价!”台下的人应声附和着。
  “嘿嘿,值不值得那就看各位爷的眼光,好货不多,而这个可是极品,老八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货色!”老八用力把沐子熙转了个圈,照着小腿哐当一脚,沐子熙膝盖重重的跪在木台上。
  “唔!!!”痛!
  老八糙手扶上沐子熙的臀瓣揉捏着说道”关键还是个雏~!”
  ——!!!沐子熙一惊!
  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这种强烈的屈辱感,讨价还价的感觉,他现在正在被当做牲口卖???当老八搓揉他的臀部时,或许被卖的连牲口都不如!!!而且粗糙的触感,他的头被老八固定着无法动弹,只能用眼角瞥见自己连一块遮羞布都没有的全/裸出镜!!!我的衣服呢?!!
  沐子熙被迫反抗着,手脚都被束缚住了,嘴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呜咽声,全身紧绷,想要挣脱却是在做无用功。
  台下的人听着就有人不受控的起了反应,想象着这少年在自己身下求饶哭泣的样子。
  
 
  ☆、第 2 章
 
  
  “我出1000个都币!”一个头发谢顶矮胖男人第一个出了声。有人开始出价,就会有人开始跟价了。
  “1100!”
  “1200!”
  “1500!”
  “ ……!"
  台下有人抢红了眼,大多数人也是望价生畏,摸摸兜里的都币,也只能看看热闹了。最后1900个都币,他的命运就被一干巴男人接手了。这干巴男人双手颤抖的摸着沐子熙的肌肤,流着哈喇子在他的背膀处舔了又舔。他要回家把他好好藏起来,慢慢品尝。
  这群变态,畜生,野蛮人!!!沐子熙强忍着屈辱,浑身发抖,攥成拳头的手指掐得泛白。突然脖颈一痛,晕了过去。
  沐子熙再次转醒时,置身于幽暗的空间没有一丝光线,嘴上草绳已经解开,全身酸痛的好像骨头被拆过几百遍,想要翻一个身,一阵哗啷声入耳,沐子熙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苦笑不已,却牵动了嘴角的勒伤。
  屋子太黑看不见四周,索性就闭上了眼睛,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靠在墙角,手摸索着四壁,墙壁冰凉坑洼不平,并不是水泥,感觉像是泥巴,还有一股子泥腥味儿,可能这个房间是在地下?
  现在他得仔细想想,之前他是在哪?怎么被人抓的,好多疑问充斥着大脑,因为之前的情况让他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现在,呵呵,好像已经被人卖掉了,他这下得好好回忆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
  沐子熙天生有一头好看的浅亚麻色头发,光滑柔顺,不知道是隔了几辈儿的遗传基因,在一群黑压压的高中生中,显得特别扎眼。再加上长翘的睫毛,不亚于女生的柔嫩肌肤,而且还没有开始蹿个儿,进校的第一天就成了全校的谈资。每天笑眯眯的,功课又好,整个人感觉呆萌呆萌的。
  怎么看都是一温顺小白兔的形象。
  外表只是迷惑人的手段,他可不仅仅只是外表看起来的样子。
  最近一段时间每到傍晚回家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不近不远,回头又看不见人影。尾随他的人没做什么过激举动,他也就懒得过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他周末有爬山的习惯,随身背着背包,带上了少许干粮和水还有一把匕首就出发了。一路走来倒也没觉得异样,到了半山腰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冷风,随即在他四周起了一圈薄雾,滚动着越来越厚。周围的景色开始模糊,旁边偶尔走过的三两个人像是根本看不见发生的事。
  如果是个人还能用拳脚反击自卫,这雾……该怎么打。他不动声色的往后迈了一步,转身飞快的想要冲出黑雾,想着这黑雾最多也不会超过几米,一头扎进去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了。非但没有冲出去,反而陷入了一个黑色的无底洞,怎么跑也跑不到边,沐子熙悚然,有点惊慌了。
  一阵铜铃声响起,由远及近,由缓而急,穿入耳膜回旋在大脑,即便他捂耳也挡不住。头好痛!!
  如同千针穿刺一般,沐子熙疼的狂叫出声,咻的黑烟突然消失,好像从来就没出现过一样,身子一软,脚下无力一脚踏空,从半山腰直滚下去,看着快速移动的草木,闭上了眼,终于安静了。
  谁也没有发现沐子熙的坠崖,一切发生的安安静静。
  他现在是还在国内?还是被卖到国外去了?那些烟雾又是怎么回事?他摔下山崖昏迷后过了多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衣服都没了?问题太多,想的头疼,又找不到答案。这种想破头都想不出来的问题,他就不去钻这牛角尖了,想不明白的事他也懒得去费精神了。
  沐子熙双手摸了摸自己,你大爷!怎么还不给老子衣服!双手和脚都有镣铐拴着,脖子上有个金属项圈,连接着一根粗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