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么帅怎么可能是炮灰 作者:龙骨天蛇

字体:[ ]

 
  
    文案
    庄向晨原本应该进入自己写的天雷狗血玛丽苏里,摆正剧情,促进男女主可持续发展。
    然而穿越中途出了点小问题,他被扔进了另一本男主修真......耽美文。
    带着一个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垃圾系统,封印了智商,他开始了换着身份养孩子的苦逼之路。
    【男主对你的好感度达到100,向你求婚,请问是否答应?宿主。】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
 
    直男·其实也并不很直·庄大神:“说好的小弱受呢!”
    家务小能手·成长过程略变异·男主:“哪儿?你眼花了吧。”
 
    ~﹡~﹡~﹡~﹡~﹡~﹡~﹡~〖.啃食指南.〗~﹡~﹡~﹡~﹡~﹡~﹡~﹡~
 
    ①主受,1vs1,HE
    ②日更!有存稿就是这么任性!
    ③不要跟作者讲智商,作者并没有什么智商!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甜文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向晨,孟煊鸿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作者你有本事雷劫成神
 
    庄向晨是个网络写手,笔名“庄周梦蝶”,写天雷狗血玛丽苏的那种,代表作例如《邪魅王爷冷酷妃》,《龙帝的小妖后》以及《霸道总裁娇柔妻》。日码一万,三年成神,生平信条——“只有坑掉的文才能让人铭记在心”。
    被他雷过的人不计其数,被他坑过的人也不计其数,于是他的黑米分也不计其数。每当他开新文的时候,讨论区必然一片腥风血雨血雨腥风,破口大骂的有,冷嘲热讽的有,米分转黑的有,哭喊着求旧文不坑的也有。只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庄向晨依旧我行我素,反正他更新快,吸金也快,至于评论……whocare?
    终于有一天,庄向晨在熬夜码字的时候突发脑梗塞,一头栽倒在键盘上挂了。
    当他出现在地府的那一瞬间,地底原本千百年如一日灰暗的“天空”突然间涌动起来,天雷滚滚,久不停歇。阴阳道的入口闪了闪,随即溃散,他身边其余的新死鬼们被无形的力量推开,一道道九霄劫雷劈在庄向晨的头上,将他米分碎,而后重组,再米分碎,再重组,再米分碎再重组再米分碎再重组再米分碎再重组……最后他彻底摆脱了如周围的鬼魂们那样浑浑噩噩的状态,恢复了自己的神智,消失变成云雾状的腿也重新长了出来,和生前几乎一般无二。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应该是身体轻盈了很多,举手投足间都有种快要飘起来的感觉。
    哦对,还有他现在是个半透明的。
    庄向晨新奇地看着自己80%透明度的身体,觉得赤。身。裸。体还把内脏露给人看似乎略有些羞涩,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准备先去找件不透明的衣服再说。
    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一众地府工作人员正神色复杂地凝视着他。
    一个头上顶着高冠,“身体”透明度大概在60%左右的鬼差拿着单子从鬼群中跨了出来:“庄向晨,男,26岁,1989年生于天。朝h省z市,2015年4月1日于出租房中突发脑梗塞,因长时间无人发现,医治不及而死,是不是你?”
    庄向晨:“是。”
    鬼差放下单子,一挥右手:“拿下。”
    庄向晨还没来得及反应,三四个没戴高冠的鬼差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一鬼捏着一张金色大网的角,呼啦一声将他盖在了里面。
    “等等,好歹先告诉一声为什么啊!”庄向晨飘起来扒在网子上往外瞅,“我犯啥罪了这是?”
    几个鬼差一句话也不说继续拖着他往前走。原本滞留在周围的新死鬼们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重新缓缓飘荡着前进,从重新开启的阴阳道入口,直到奈何石桥的尽头。鬼差们在不远处就转上了另一条空荡荡的路,庄向晨隔着无数透明度30%的阿飘,只能隐约看到对面有烟雾缓缓升腾。
    “那是孟婆汤的热气吗?”庄向晨不死心地继续试图跟鬼差搭话,但还是失败了。除了一开始那两句,这会儿他们就像是变成了哑巴,任他怎么聒噪也还是一言不发。转过第二个转弯,身边一下子多了许多来来去去的鬼差,绝大部分和拖着他的几个差不多,很少有带着高冠的,明显比不戴的更接近实体,脸上的神色似乎也要生动些。庄向晨一直被拖到一幢阴森的大殿里,金色大网散开,他从里面废了很大劲才钻出来,站起身的时候看到殿堂上似乎坐了一个人,只是看不太清楚。
    大殿里太黑了,那鬼长得也实在是太黑,一咧嘴就只能看到半空中漂浮的两排亮闪闪的大白牙。
    “庄向晨,男,26岁,1989年生于天。朝h省z市,2015年4月1日于出租房中突发脑梗塞,因长时间无人发现,医治不及而死,是不是你?”黑鬼开口,声音很低沉,轰隆隆的就像是闷雷。
    “……”这货就是传说中的阎罗王?我他妈到底该回答是还是不是?要是说“是”会不会又被捆起来拖一路?
    “庄向晨,男,26岁,1989年生于天。朝h省z市,2015年4月1日于出租房中突发脑梗塞,因长时间无人发现,医治不及而死,是不是你?”闷雷般的声音又重复了一次。
    “是。”庄向晨垂头丧气地回答,“打个商量,问话之前能先给我件衣服穿么?您看这样影响多不好。”
    “不能。”阎罗王很干脆地说。
    人干事!明明鬼差们都有的!丧心病狂!变态!死基佬!
    “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事。”他接着说,“你是雷劫成神,因此除非成神时绑定的天才地宝,否则一切衣物在碰到你的同时都会化为飞灰。”
    雷劫成神……庄向晨整个鬼都不好了,然而不能穿衣服的神谁特么要做啊!
    “我能申请回炉重造么?”
    “也不可能。”阎罗王很诚恳地跟他解释,“就在刚刚你度雷劫的时候,天庭众仙就已经发现并将你登记在册了。现在天。朝的人们都没有了信仰,还要打击封建迷信,仙界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再能够成仙成神,人口急缺,一旦出现是绝不可能放过的。”
    更别说“雷神”这种存在整个仙界都没有几个,珍稀物种,更要好好保护。
    感情这神都还是抓壮丁来的……庄向晨觉得自己像是一脚踏进了贼窝,更加欲哭无泪了。
    “不过一般来说天道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所以在正常情况下,雷劫成神者渡劫成功后都会出现一个可用于遮身的天才地宝,比如蛮荒皮裙啊雷劫天衣啊什么的。”阎罗王最后说,“一定是有哪里不对劲,但我们看不出来。建议你可以去问问那边奈何桥上卖汤的孟婆,她身为仙界第一美人,追求者遍布整个九天,见多识广一定会知道点什么的。”
    。……等等孟婆不是个老婆婆来着的吗?仙界第一美人又是什么鬼?!
 
    第2章 作者你有本事查明真相
 
    最后这条他没好意思问,阎罗王招招手又唤来一个带高帽子的鬼,吩咐它带着庄雷神去奈何桥头找孟婆。
    庄向晨很警惕地看着飘过来的鬼使。
    阎罗王赶紧解释:“鬼使通常情况下出动,都是去抓捕那些穷凶极恶的怨鬼的。刚才是我没有吩咐好,所以它们也用抓怨鬼的网子把你给逮来了。放心吧,这次就不会再出现那样的问题了。”
    鬼使飘上前来,真的没有再拿出它的大金网子,只是垂首恭敬地站在庄向晨身边。
    庄向晨疑惑:“它们都没有神智的吗?”
    “当然没有。”阎罗王道,“它们其实原本就是怨鬼,因为作孽太大无法投入轮回,关起来又占地方,也不安全,于是洗去神智做了鬼使。”
    感情地府也有废物利用。庄向晨伸出手去想要摸一下鬼使会不会是凉凉的,却发现在他靠近对方的同时,淡蓝色的细小电弧凭空出现在指尖,直接就将对方那一小块灵魂给灼没了。
    “哎你别乱碰啊,鬼使可贵了,会弄没的。”
    庄向晨:“……”所以我说我一点儿都不想做这什么鬼雷神啊!摸个鬼都摸不到!简直见鬼!活的!
    鬼使没有神智,也感觉不到疼痛和情绪的变化,它就像是没有看到自己肩膀上那个坑似的,只等庄向晨一声令下,飘飘悠悠地晃出大门,沿路向来时的方向去了。
    奈何桥一共三座,和阳间常见的那些古老石桥似乎没什么两样,只是很窄,一次仅容一鬼通过,石板上甚至还残留着岁月磨损的痕迹。在这里新死鬼们自动分成三组分别上行,黄泉水蜿蜒流淌,没有日游神夜游神,也没有什么铜蛇铁狗,庄向晨愣愣地站在那儿,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走哪一边。
    传说中这三座桥是不能乱走的,善良者走最上面一座,有善有恶者走中间,为恶的走最下面。这三座桥上的待遇也不一样,虽然他在岸边看着好像没什么动静,可跨上去恐怕就不一样了。
    ……问题是最上面一座到底在哪儿啊!完全没有方向感的庄向晨略无语,他有了神智却失了本能,无法分辨出这三座桥的区别,只能暴躁地在原地转圈圈。
    要不走中间试试?
    正犹豫着,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左面。”
    庄向晨抬脚正准备走呢,一哆嗦险些栽进水里。
    他左右转了两圈,没人。又等了一会儿,那个声音也没再出现了。
    千里传音?庄向晨胡思乱想,那声音莫非就是号称“仙界第一美人”的孟婆?可听上去也就是个普通老太太啊。
    照着对方所说的走上左边的那座桥,刹那间凭空出现的大雾遮住了他的视线,甚至看不清前面鬼魂的背影。庄向晨低下头,黄泉已经变成了血河池,暗红色的池水翻滚激荡,里头有虫蛇随着波涛若隐若现。旁边两座桥上不断传来惨叫和撕咬的声音,冰冷的煞气从身后传来,他看到金光闪烁的人形很快路过他远去了。
    这才是奈何桥真正的模样。
    庄向晨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所幸“上桥”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最终出来的时候,“下桥”的人几乎只剩下原本进去的一半还少。
    “让开些。”又是那个老人的声音,一只长柄石勺擦着他的耳朵过去,将里面的黄汤灌进他身后那只阿飘的嘴里。庄向晨很失望地发现,这汤居然没从它的身体里漏出去。
    更失望的是,孟婆居然真的就像是神话故事中所说的那样,是个鹤发鸡皮的佝偻老太太。
    说好的仙界第一美人呢骗子!仙界的审美观就是这样变态的吗!这老太太甚至还没庄大神的腰高呢!
    鬼和鬼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庄向晨蹲在地上愤恨地想。
    “你就是阎罗王说的那个新雷神?”鹤发鸡皮的佝偻老太太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