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把外挂修好了+番外 作者:我想吃肉(上)

字体:[ ]

 
    书名:我把外挂修好了
    作者:我想吃肉
    【文案】
    我最想送给你的礼物,是一个可以和你在阳光下携手行走的国度。
    蠢作者以学渣的资质挑战塑造一个学神主角,必须点赞[i]
    我说受君苏破天际,你们信么?
    严肃脸表示:文名是蠢作者对受君的忏悔
    最后,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这不是一篇系统文这不是一篇系统文这不是一篇系统文我准备苏的我准备苏的我准备苏的
    慢热慢热慢热
    说明:本文半架空,人物全是我编的,事件也是我编的~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宁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越宁辛辛苦苦挣扎出一片天地,恩怨两清,正要大展身手的时候,咔嚓一声变回了十二岁  。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一切只不过是重头再来,重活一世的越宁打算好好上学、离开不友好的环境、创业,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作者文笔老练,故事情节流畅自然。本文是一个带着回档的系统补偿,重新开始重新升级  打怪的故事。这是一个两世赢家的重生之旅,没有被害死而重生的惨痛,不与低层次的恩  怨纠缠,一切只为奔向美好的新生活。
    ==================
    
    第1章 逃离(一)
    
    “突突突突——”载着饲料的拖拉机在盘山公路上千回百转,颠得坐在上面的人五脏六腑跟着乱颤。越宁盘膝坐在装饲料的编织袋上,一张脸绷得紧紧的,看不出一丁点儿开心的样子来。
    打从今天早上起床,他就是这个样子了。
    眼睛一闭一睁,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二岁。辛辛苦苦十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开心得起来才怪!
    1992年,十二岁,对他来说就是个“解放前”的苦大仇深的环境。周遭围着一圈恨不得立时掐死的“亲戚”,学校里搁着一个害他残疾的仇人,都得从头再收拾一遍。如果是什么能人也就罢了,算是斗智斗勇,跟一群脑残再周旋一回,根本是浪费生命!
    至于好处么……上挑的眼角微微一跳,右手五指曲了曲,这就是唯一的好处了。他残疾了十二年的右臂,现在还是完好健康的。
    很好,就冲这一条好处,他愿意暂忍片刻。
    ————————————————————————————————
    张桂兰坐在旁边,担忧地打量着儿子苍白的脸,伸手去摸越宁的额头。干燥粗糙的指尖将将触及额角,越宁像是天了天眼一般将头一歪,躲了过去。张桂兰担忧地问:“你这是晕车么?”
    越宁含糊地“唔”了一声,眼睛都没睁,心里烦得狠。张桂兰这会儿待他还是极好的,越宁却不想对她虚与委蛇,甚至不愿意看她那张脸。照现在的情形,他该尊称张桂兰一声“妈”。事实上,越宁知道,她不过是自己的“买主”而已。张桂兰不能生育,花了一千八百块买了个男婴充作自己的儿子,这个男婴就是越宁。
    对此越宁并没有太多的针对她的负面情绪。买来的媳妇儿,全是拐卖的,孩子则不然。就他所知,村里还有个比他长两岁的男孩儿,纯是亲爹妈生来卖的。他并不排除这种可能,甚至想过,只要确定了他不是被拐卖的,生恩总是不及养恩的。况且,越宁的生活舒适程度,在村里也是属于上等的。
    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的胳膊被嫉妒的同学打折之后,听说治疗要花费很大的一笔钱,从92年末拖延到94年,他的手彻底废了,同学家的私了钱也付了。“父亲”李建设没多犹豫,就与张桂兰离婚,“母子俩”被扫地出门。十几万的私了钱,在“舅妈”的逼迫下,李建设也只给了一万五,余下的十万块一半被李建设拿去重娶新妇,另一半被“大伯”李建国拿走。
    1994年的十一万五千块,他的一条胳膊,十年蹉跎。1981年,李建设买他做儿子的时候花了一千八百块。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张桂兰更妙,将他的上衣扒了个精光,将他领到闹市里,展示着残疾的胳膊,让他做乞讨的道具。理由是“讨够了钱娶个媳妇好过日子”。学,是不给上的了,敢提就是一巴掌。他忍无可忍,终于逃了出去。
    由她摆布,一辈子就毁了,做孤儿也比留下来强。
    此后他历尽艰难,终于混出了点模样出来,咔嚓,一下子被从2004年又给踹到了1992年。
    真是日了狗了!
    ————————————————————————————————
    张桂兰又担忧地看了越宁一眼,见他没有更难受的表示,才略略放下了心来。越宁是她下半辈子的指望,自然是不能出一丁点儿纰漏的。
    她不是一开始就不能生,一切都要怪她婆家眼瞎,给她小叔子买了个老婆。一生了孩子,家里人以为她定下心来要过日子的时候,一把火,把家给烧了。
    张桂兰当时怀着身孕,受命看管这“弟妹”,第一个遭了殃。孩子没了,身子也伤了,从此不能再生孩子。从此恨这“小婊子”入骨,想起来就咒,买来的媳妇也没名字,种种难听的代称就往这“弟妹”身上扣。
    也是因为有这么个原因,张桂兰的娘家嫂子才有道理纠结族亲闹到了亲家门上,逼得张桂兰的婆婆答应给买个儿子。
    说来也怪,打从买了这么个孩子过来,张桂兰的婆家李家,就没再生出个男孩儿出来。张桂兰手握李家唯一的根苗,没少作夭,从大伯子和大、小姑子那里占了不少便宜。直到近来她那个一直生不出儿子的大嫂突然生了个儿子!那可是老李家的亲孙子,真根苗!
    张桂兰的天,快要塌了!
    越宁也从“大侄子”变成了大伯子两口子嘴里的“野种”,张桂兰在老李家的地位岌岌可危。
    这可不行!她得想个办法,婆家没人帮着她,儿子又还小,她能想到的靠山,自然就只有娘家人儿了。头一个就是娘家嫂子杨秀芳。这不,借口越宁“要开学了,以后都没时间,所以趁开学前带着孩子去走舅舅”,急匆匆搭车回娘家,要向杨秀芳讨个主意。
    拖拉机“突突”了半天,终于从三家村到了张桂兰的娘家沟头村。开拖拉机的也姓李,照辈份儿算是张桂兰丈夫的叔叔辈儿,年纪却与张桂兰差不多大。停下拖拉机,嘱咐一句:“饲料送完了,后半晌走,走的时候我到你哥家喊你,别走远了。”
    张桂兰慌忙答应一声,扯着儿子下了拖拉机,理理衣裳,给越宁拍拍裤子,拖着一盒子麦乳精,拉着儿子就往娘家走去。
    
    第2章 逃离(二)
    
    越宁百无聊赖地跟在张桂兰身后,作晕车未醒状,走得并不快。张桂兰再急,也不想让越宁出事儿,只得放慢了脚步。
    然后他就后悔了。
    沟头村的人都知道张桂兰养了个必有大出息的好儿子,见着了总要说两句话。一路拖拖拉拉,打招呼的人不断,越宁心里更觉得烦了。
    好容易看到了张桂兰娘家的墙头,越宁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一路舅舅舅妈从头叫到尾了。沟头村全村姓张,跟张桂兰平辈儿的男丁都算他舅,一把攥过去,能攥到他八个舅舅。全是长辈,越宁并不想尊敬的“长辈”。
    这里面他最厌恶的,无过于正坐在门口的那一位“亲舅妈”——杨秀芳。
    看到杨秀芳,越宁心里透着一股诡异之感:04年的他,将杨秀芳送去吃牢饭了。现在再看到杨秀芳本人,咳咳,很想再送她去吃一回牢饭!
    杨秀芳不知道越宁心中所想,仍旧热情地打招呼:“外甥来啦?”她早早接到了张桂兰的口信,已经知道了张桂兰所为何来。胸有成竹地等在门口。
    杨秀芳是个能干的人,算得上是有头脑,这是越宁也不否认的。甚至,如果当初不是张桂兰的亲娘生病住院,杨秀芳需得去伺候,她不会由着张桂兰带着越宁去乞讨。然而这一切都不能掩盖一个事实:这位能干人儿,兼职做着买卖人口的掮客。虽然,她并不明码标价的抽成,只是“帮忙互通有无做好事”。
    就是这个能人,给张桂兰出的主意:“买个孩子吧,别要周围人家生下来送人的,不养亲生儿子的人家,爹妈一定有毛病,生下来的孩子不是残就是傻。等你养大了,再过来争儿子,掰扯不清!买个远点地方的,宁愿多花些钱。以后长大了,也找不着亲生父母,你们养得仔细点,生恩不如养恩。”
    而后冲在前线,给小姑子牵线搭桥、威逼亲家、买下男婴——就是越宁,奠定了张桂兰在夫家顺风顺水十来年的基础。
    好能干的人!
    垂下了眼睛,越宁没有主动开口叫人。张桂兰却是见到了亲人,手里的麦乳精往侄女张珍珍手里一塞,扑到杨秀芳身上就叫:“嫂子!我可见着你了!他们老李家这是要作践死我呀!”
    SB!越宁心里撇嘴,头压得更低了。
    蠢货!杨秀芳恨不能剪了她的舌头!大门口嚎的什么丧?家丑不可外扬!还有孩子在呢?这么嚎出来,是要让外甥知道他不是你亲生的么?只要不是亲生的,没有正常人想要你这样的蠢妈!
    横一眼女儿张珍珍:“还不进屋给你姑倒水去?”一把拉过小姑子,“进去说话!”再对越宁说,“外甥也累了吧,快进来,你大表哥从县城带了娃哈哈。”
    越宁低低应了一声,跟着走了过去。
    张桂兰被嫂子掐了一把,才醒过味儿来:“对对对,东子,你跟你表姐去喝娃哈哈,我跟你舅妈有话要说。”买来的儿子,怎么能让他知道不是亲生的呢?还是嫂子明白。
    越宁撇撇嘴。这个时候,他还叫李卫东,这名字据说是他过世的“爷爷”给起的。老头儿心心念念想了好多年的孙子,从七零年开始念叨,名儿都起好了,三个儿子却一个带把的都没给他生出来。老头自觉在乡里抬不起头来,活把自己给憋屈死了。所以哪怕越宁来的时候已经进了八字打头的年代,他还是被赋予了李卫东这个带着鲜明时代特色的名字。
    直到他逃离此地,给自己改了名字,才抛了“李”这个姓,随意给自己起了“越宁”这个名字。 “李卫东”三个字,被“大伯母”拿去使了。
    张桂兰这回找娘家嫂子,为的也是这个。婆家嫂子说了:“这是老公公活着的时候给亲孙子起的名儿,当然给我娃。”李卫东这名字,越宁一点也不想叫,他那位“大伯母”也未必就是真的想要,只是因为没儿子受了小婶子十多年的气,得借个由头找回场子。
    越宁不在乎这个名字,连“李”这个姓氏都不想要。可张桂兰不一样,她觉得自己受尽了欺负,要找娘家人给她出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