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危天下+番外 作者:魂寂/黯夜之血

字体:[ ]

 
 
 
书名:魔危天下
作者:魂寂
 
一场意外的穿越,高等亡灵法神竟然沦落为一个法力全失的凡人
虎落平阳被犬欺,附身之躯备受欺凌,任何能忍?
逃离此地,待得重获实力,必是回报之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文轩 ┃ 配角: ┃ 其它:耽美,穿越,魔法
 
 
 
 
☆、序 章 荒院鬼影
 
?  夜色茫茫,万籁寂静,只有草丛中偶尔传出的一声虫鸣和不知何处传来的夜枭凄厉悲鸣让这夜倍添了一丝恐怖。
  一阵冷风吹过,钱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空洞无神的双眼渐渐恢复了神采,才发现自己浑身僵直的站在一座荒凉的庭院中。
  “见鬼!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他茫然的打量着自己身处的地方,当看清自己所在地方时,他浑身剧烈的一震,腿脚发软瘫倒在地上,全身抖如筛糠,满脸惊骇欲绝。
  这是一方小小的院落,坐落在北堂府中西边的角落,早已荒废多时。
  院落中杂草丛生,就连从院门到院中主屋的石板小道也被茂密的黄草淹没,几乎看不到下面的石子路径。
  树枝在寒风发出悲凉的呜咽,在朦胧的月光下投在地上的阴影如同鬼魅般诡谲。
  钱鑫惶惶不安的强撑着发软的身体,手脚并用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在抬头间发现近在眼前破败屋子,房门大开。
  那是一间被废弃房屋,腐朽破旧的木门被风吹着来回摆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在这夜里听起来格外渗人。
  明明是在漆黑的深夜,他却可以看清屋内的一切,那布满了灰尘的地面,还有到处都爬满了蛛网的梁柱。
  屋子正中的梁上垂落下一根手指粗细的麻绳,麻绳的尖端套成一个环,随着吹进的冷风微微摆动,就好像是有人吊在上面一般。
  “啊!”僵硬的脑子转动着,仿佛是想起了什么,钱鑫的眼睛瞬间睁大,惊恐的看着那随风摇摆的绳索,双手撑着身体就着坐在地上的姿势疯狂后退,只想要离那屋子远一点,口中更是语无伦次的嚷嚷道:“夫人饶命!夫人饶命!”
  钱鑫实在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三更半夜的跑来这个鬼地方,此时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这个地方是北堂家前夫人死前被囚禁的地方。
  自从一年前夫人死后,这里就被废置了,直到无人管理,处处充斥着破败的味道,府中之人似乎都忘记了这么一个地方。
  直到最近一个月,这里传出了闹鬼的传言。
  起先是有人起夜时看到这处废院内灯火通明,之后又有人说听到这里有些奇怪的动静,随后更是有几个府里的下人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此处。
  没有人知道那几个下人怎么会在半夜三更的跑来这个鬼屋,但是就连和那几名下人同处一室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何时离开自己的房间来到这里的。
  想到那个闹鬼的传言,钱鑫顿时吓得几乎快要晕过去,一颗心脏就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般疯狂的跳动着,后背也早已被汗水打湿,衣服紧贴在皮肤上,凉飕飕的,被院里的阴风吹过顿时就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只是此刻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一边口里念叨着讨饶的话,一边仓忙后退,想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后退间,钱鑫后背撞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似乎是一个人。
  他面色一僵,霎时间褪去了所有的颜色,一片惨白,只听得身后传来一阵牙齿碰撞的咔咔声,在这空寂的夜里显得分外清晰。
  钱鑫脑中一片空白,心脏就好似悬在了喉咙口,随时都有可能从口中蹦出来。
  他脸上满是茫然和恐惧的神色,缓缓的扭动僵硬的头颅,向身后看去。
  长长的衣摆在风中飘荡着,沙沙作响。
  新娘的嫁衣原本喜庆的火红,在这诡异的夜里红得如流淌的血,要将人淹没。
  “夫……夫人……”钱鑫呐呐的念着,抬起头看向那穿着嫁衣之人的脸庞。
  月亮从黑云中悄悄探出了头,月光洒在出现在钱鑫面前之人的身上。
  “咔咔……”那没有头发,没有皮肉,只有白深深的骨头,在朦胧的月光下泛着苍白,黑洞洞的眼眶中两团蓝幽幽的磷火在微微跳动着,对上了钱鑫充满惊惧的眼睛,深白的牙齿不时碰撞在一起,仿佛在嘲笑着他。
  “啊……”钱鑫张开了嘴想要尖叫,然而那声音却像是被堵在了喉咙里,只能发出嚯嚯的声音。
  他惊恐得连两只眼睛都快从眼眶中鼓出来了,口中开始吐出白色的泡沫,然后噗通一声倒下,表情扭曲的在地上扭动了几下,就再无动静。
  “啧,这样就吓死了?真是废物。”稚嫩的嗓音在空寂中响起,一个矮小的人影在倒下的钱鑫身边缓缓浮现。
  他伸手扯住骷髅身上的红嫁衣的衣角,轻轻一掀,将披在骷髅身上的衣服扯下,又轻轻一抖,那鲜红的衣裳犹如烟雾一般变淡变薄消失不见。
  露出全身骨架的骷髅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对于出现的人毫无反应。
  小小的人影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在骷髅的脚下浮现出一道奇特的阵图,随着一道极其浅淡的幽光闪过,阵图合着那上面的骷髅一同消失不见。
  骷髅消失之后,那人影蹲下身,伸出小小的手掌按在死去不久还带着体温的尸体上,口中念着意义难明的咒语。
  随着咒语声,一团若有似无的白烟从那尸体缓缓飘出,还没来得及飘远,便被人影牢牢的抓在掌中。
  人影手中凭空出现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散发着微微荧光,将那股白烟吞入,然后随着人影一起消失在这无边黑暗的夜色中。
  翌日,令人心肝都在震颤的恐惧尖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使得整个北堂府上下都笼罩在一层浓浓的不安惶恐中。
  “喂喂,你听说了吗?那里又发现死人了啊!”简陋的下人房舍里,更是流言纷飞,多年前尘封的往事再次被那些府中老人挖出来,作为饭后谈资。
  “听说这次死的可是府上的一个管事啊。”一个身材肥胖的大婶将一盘剩菜放在灶台上,走到木桌前,做出一脸神秘的表情压低声音对围坐在桌前的几人说道:“依我看啊,这一定是夫人的冤魂在作祟。”
  “夫人?夫人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哪里来的冤魂?”一个新入府不久的小丫头不明所以的问道。
  “嘘,小声点,我说的是前一位夫人。”胖大婶一拍小丫头的头,竖起食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又拉出一根木椅坐在众人面前,神秘兮兮的开始将故事。
  “你们这些人才进府没多久,能知道什么?我老婆子可是在府上干了半辈子了,知道的可比你们多。”
  “你们知道那边的小院里住的是什么人吗?”胖大婶抬起手,用她那粗粗的手指指向窗外不远处一座破旧的木屋。
  “我知道,那里不就是一小傻子吗?”小丫头举起手来,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也是消息很灵通的。
  “你知道什么啊!”胖大婶一掌拍下小丫头的手,一脸鄙视的看了对方一眼,又用眼睛扫了众人一圈,在众人都聚精会神的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之后,才说道:“那可是北堂老爷的儿子,北堂府上的嫡亲少爷。”
  “怎么可能!?”听到胖大婶的话,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在这里的这些下人都是进府最早的都快一年了,可是却从来都不知道那个住在旧屋里,整天看起来呆呆傻傻的小子居然会是府上主人家的儿子。
  “如果他是北堂老爷的儿子怎么会住在那种破地方,而且每天还要干活。”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伙子带着一脸八卦的表情看着胖大婶,反驳道:“前几天我还看见那个钱管事让人狠狠的揍了那小子一顿呢。如果那小子是府上的少爷,一个小小的管事哪敢动手。”
  “你们都听我说呗。”被打断了故事的胖大婶不高兴的拍了拍桌子,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吸引过来。
  “那位死掉的夫人可是前左丞相的独生女儿。”
  “是不是那个犯了事儿被贬官罢职的丞相?不是已经死了吗?”
  “就是死了啊,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老爷敢将前夫人软禁起来?”
  “我怎么听说是那个夫人不守妇道,偷汉子,所以才……”
  “嘘,可别乱说。”胖大婶打断对方的话,说道,“前夫人是个善妒的性子,对还是小妾的现在这位夫人下手,害得人家流了孩子,所以老爷才下令让她自己在后院反省。那知道她自己想不开居然寻了短见,在那屋子吊死了。”语气中都是对那位前夫人的不喜,只是说到那前夫人上吊的事情时声音有些发抖。
  “原来是这样啊,那位前夫人也太恶毒了。现在这位夫人多好的人啊,她怎么可以害得人家流掉孩子。难怪她自己的儿子是个傻子,一定是遭到报应了。”
  “你还敢说,小心她晚上来找你。”
  “啊,你别吓我!”
  “你们都没发现吗?”原本坐在一边安静听着众人聊天的青年突然开口了。
  “发现什么?”小丫头回过头看着那个最近新入府的青年,问出了所有人心里的问题。?
 
☆、第2章 谣言纷纷
 
?  “府上被那位前夫人的冤魂所害之人都是和那位傻子少爷有过节的。”青年穿着一身灰色布衣,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就算看过多次也不一定能记得。此时他的目光从一众紧张兮兮看着他的人们的脸上扫过,神情凝重的说道。
  “那就对了。”胖大婶恍然大悟般,猛的一拍桌子叫道:“即使那前夫人生前再怎么刁蛮任性,那也是为人母的。她一定是看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受到了欺负,才出现……”
  “扣扣!”胖大婶的话还没说完,门口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弄得众人一惊,屋里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纷纷扭头向门口看去。
  在众人的视线中,一名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瘦小孩子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愣愣的回视着看过来的人们,似乎很是不安。
  “啊……你进来吧,午饭就放在灶台上。”胖大婶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指着自己放在灶台上的那盘剩饭菜,对着站在门口的孩子说道。只是目光闪烁不定,似乎不敢去看孩子的眼睛。
  “嗯,谢谢婶婶。”孩子听到胖大婶的话,抬手搔了搔乱糟糟的头发,露出一个憨傻的笑容,这才走进屋子,贴着墙走到灶台前,将那盘剩饭小心翼翼的端起来,像是拿着什么易碎的宝物一般,挪动着脚步又沿着墙壁向屋外走去。
  原本聊得热火朝天的人们都默不作声的看着那孩子,用含着好奇和一丝惧怕的目光目送着对方,直到他走出房间,才松了一口气,以眼神交流了一番,结束了这次谈话开始做各自的事情。
  只有那名长相平凡的青年一直注视着孩子的背影,直到看不见,才收回视线,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不过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到,在那孩子走出房间背对着众人的一瞬间,眼底浮现的阴霾,那是一种与方才的憨傻截然不同的表情。
  这种表情只在孩子的脸上出现很短的时间,又恢复了方才傻呆呆的样子,就算有人能看见,也只会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瘦小的孩子端着剩饭慢吞吞的走向自己居住的破旧木屋。
  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冲上来,对着他的后背重重一推。
  孩子脚下重心不稳,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上,手中的盘子摔得粉碎,盘中的饭菜全部打撒在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