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将军七厘米+番外 作者:宫槐@玉(上)

字体:[ ]

 
  文案
  陶特重生了,穿到兽人世界一市井小民家,死了爹没了娘。
  拐了个竹马玩着,捡了个萌物养着。
  没想到竹马看似老实憨厚,实则心机重得跟个刺猬似的,到处是刺儿,好在拐 得小哄得好,明枪暗箭的都对外不对内 。
  萌物看似单纯,也TMD是个坑。
  也不知道谁坑了谁就这么坑着过日子……
  兽世种田文,兽人养家糊口的温馨故事。
  PS:
  ①关键词:重生/兽人/萌物/美食/受宠攻
  ②属性:腹黑攻vs忠犬受/软萌萌受
  ③本文种田养成,所以感情线会比较慢热。
  ④双C,甜宠文,1vs1,主角攻。
  内容标签:种田文 美食 布衣生活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特、雅各布、坎贝尔 ┃ 配角:西德尼、尔夫 ┃ 其它:主攻、兽人、萌物
  
 
☆、第1章 001.捡到萌物了
  001.捡到萌物了
  陶特捡到了个小东西。
  那会儿陶特吃饱了,趁着雨后初晴暖洋洋的太阳出了门,去了树林里准备寻觅些柴草备用,
  回来的时候陶特感觉背在背后的柴火堆有什么东西动了动,但是当时他并没多想就继续往前走,回了家。
  到家后就把柴火随意扔进了厨房里,直到晚上生火烧水的时候才发现柴火堆里有一小坨东西,滚烫滚烫的,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陶特起初以为是飞鸟或者什么小野兽,没想到从柴火堆里把那小坨东西掏出来之后竟发现那不是什么飞禽走兽,而是一个人!
  更准确的说,是个十分小巧精致的人。
  那小人儿被陶特粗鲁的用手从柴堆里掏了出来,身上衣物、头发都乱作一团,在加上他之前身上本就有伤口,血淋淋的,看上去就更加凌乱不堪了。
  陶特不大确定对方是不是兽人,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上待了十多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加没有遇到过这么小的兽人。
  对方不过他半个手掌长短——陶特之前用手偷偷用手量了下,七厘米,仅仅七厘米,这个乱呼呼身体滚烫的小人儿的长度。
  更准确来说,这小人的身高。陶特扁了扁嘴,这个数字无论是放在哪儿来看都不寻常。
  在以前的世界里,要是有人这身高绝对是会被关起来解刨研究,而在这个世界,这身高也是绝对会让周遭的兽人畏惧害怕然后加以迫害。但陶特倒也镇定,除了咂了下嘴,对手中的小东西倒也接受得快。
  陶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更准确的说之前不是。
  他是在很小的时候才到这个世界的,那时候他的身体才五六岁的年纪,在兽人这个艰辛困难的世界里五、六岁已经不小,能干些的兽人崽崽都已经跟着父母出入野外学习捕食了。
  陶特趁着这个时候学会了兽化,也学了一身捕食的本事。但父母却没在他身边陪伴太久,陶特到了十岁之后就相继去世了。
  那之后陶特就一直一个人生活着,期间邻里乡亲也帮着照顾了不少,所以陶特过得并不算艰苦,只是偶尔看着空荡荡家才会觉得冷清。
  也是因此,他对明显十分异常的小人儿接受得很快,毕竟重生的事儿都经历了,这事儿接受起来也不算啥。
  接受归接受了,可是陶特还是蹲在厨房里看着手心里那软趴趴滚烫烫的小人儿,犯了难。
  这小人儿大概是在他回来的时候掉在了他背着的柴火里,所以才被他带了回来。
  小人儿身上都是血,虽然陶特不是医师也能看得出来小人儿这伤不轻,他流的血大概都足以让他丧命了。
  这会儿陶特为难的是他到底要怎么处理这小人儿。
  他从来没听过关于小人儿的传说或者流言,因此他确信,这小人绝对不是住部落在周围的。所以把这小人儿扔出去被他的族人捡回去的几率微乎其微,更何谈他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并且发着烧,把他扔出去基本就是让他去送死。
  但是把这小人儿留下吧,陶特又有些迟疑。
  他不是医师,所以就算是把小人儿留下了,他也没办法治愈小人儿的伤口。
  万一小人儿死在他家里怎么办?那得多晦气。
  陶特蹲在厨房的柴草堆里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用两只手把那软趴趴、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小东西捧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把完全没有了知觉的小人儿放在枕头上,陶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才总算是找到了些干净的柔软兽皮。
  他给小人儿周围围了圈被子,以防止他发恶梦的时候从枕头上滚下来,然后他自己带着找出来的兽皮进了厨房,烧了开水把柔软的兽皮煮了煮消毒。
  回到卧室,陶特把小人儿身上满是血迹的衣服脱了去,然后用那煮过的柔软的兽皮轻轻擦拭小人儿的身体。
  脱了衣服之后,小人儿的身体就显得更瘦小了,身体小小的,脑袋小小的,手和脚也都是短短的、细细长长的、小小的……
  细长细长又十分柔软的青丝直垂到腰际,只是可惜都沾了血,所以扭成了一团。
  十分小心的给小人儿擦干净了身体,陶特也轻易地找到了小人儿身上的伤口。
  不算大的伤口在小人儿后腰侧的位置,在陶特看来那不过就是个小手指指甲盖大小的伤口,伤在他身上恐怕血都不会留多少。但是这样小小的伤口在这不足8厘米长短的小人儿身上却足以致命!
  伤口已经有凝结的迹象,安布西小心的避开那个位置清理了小人儿周围的皮肤,然后去屋外院子里拔了株青叶子进来。
  青叶子物如其名,就是一种长着小小的青色小叶子的草,不过这青叶子并非是普通的野草,而是一种兽人之间常用到的药草,具有很好的消炎杀菌和止血的效果。
  这种草不算罕见,大多数兽人家里都备有一两株,也幸亏如此陶特才能有药草给见到的小人儿止血。
  不过青叶子只不过是具备消炎杀菌和止血的作用,对小人儿现在这种致命伤来说,大概是毫无用处的。
  但就算是如此陶特还是嚼碎了给小人儿敷上,只是敷药的时候越到了点儿小麻烦。
  因为小人儿实在太小了,所以药草团子对他来说有些大,陶特不得不把他翻个面背朝上给他把药草团子按在后腰侧。
  不过这个姿势实在不算是好看,白花花的背部和臀、、部裸、、露无遗……
  陶特之前就有注意过,小人不光是脑袋小手脚小,就连那里也小得像是一粒芝麻。
  时值初夏时节,天气虽然已经不冷,可是光着身体也会有些凉,陶特看了看烧得浑身粉粉的小人儿之后去厨房重新取了些干净的热水来,他小心地用草杆喂小人儿喝了些。
  因为从来就没有喂养过这么小的宠物,无论是人、兽人或者其他宠物。陶特也拿捏不准到底该喂多少,所以只是稍稍喂了些就住了手。
  喂了水,陶特用煮过的兽皮轻轻敷在小人儿背上敷了会儿,用温度让小人儿舒服些。
  照顾了小人儿一段时间,陶特也有些熬不住,在初夏的暖意下坐在床边打起了瞌睡。
  他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傍晚时分。
  他醒时,小人儿还在继续睡。
  不过身上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粉红发烫,他用食指摸了摸小人儿的背,小人儿似乎退烧了些,但是还没有清醒的意思。
  晚上的时候,陶特简单的煮了些食物吃了,又给小人儿换了新的青叶子敷了伤口后早早的便准备休息了。
  小人儿虽然烧退了,可是他身上却没有半点血色,那样大的失血量,小人儿能不能撑过今天晚上都是个问题。
  所以陶特重新找了个枕头在床外面睡下,有任何声响便能在第一时间发现。
  白天睡得多了,陶特晚上倒是没有什么睡意。
  所以他盯着小人儿研究了许久。
  这小人儿大概不是个兽人,因为小人儿虽然长得和兽人在人型的时候完全一样,可是这小人儿虽然身形修长但是四肢很健壮,更像是他以前世界的人类。
  他更像是肉身锻炼到了一定程度的武者,而不是武力方面完全依赖着化身兽型的兽人。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小人儿背脊蝴蝶骨的位置有两条细细长长的痕迹,那痕迹白白的,不像是伤痕,到像是身体打出生来就有的痕迹。
  迷迷糊糊之间,陶特不知道怎么的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手头上有个什么东西,虽然没看到内容物,但凭手感能感觉到一个是乱呼呼的东西——它细细长长的,还很软。
  陶特睡得迷迷糊糊的手上微微用力去揉捏那柔软的东西,却不想手上突然一痛!
  吃痛,他猛地从迷茫中惊醒过来。
  清醒之后他瞬间想起昨天的事情,坐起身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望向自己枕头边的另一个本该放着小人儿的枕头。
  枕头还在,但是枕头上的小人儿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是什么人?”一道脆生生的童音在床上响起。
  陶特闻声四处寻找,却没找到声音的来源。
  这声音让他有些惊讶,因为他记得他身边邻里乡亲都没有这般小的小兽人崽崽。
  “你想干什么!”那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过这次有了几分羞恼。
  这次陶特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他看到说话的东西之后瞪大了双眼,眼中满是惊讶。
  “我、我、本将军在问你话,回答我……”只见陶特之前捡回家的那小人儿,抓着个小棍子站在他手边不远处的被子褶皱中。正用湿润的眼睛瞪着他。
  自称将军的小人儿微微蹲着声,一只手拄着个比他还要长些的棍子,另一只手则是试图拉扯面前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庞大的被子,试图遮掩被陶特剥了个精光的身体。
  小人儿目露凶狠,可是那双眼睛这会儿因为低烧而双眼湿润,颇有些撒娇的味道。却因为那一个太过牵强的动作而扭了腰,牵动了后腰侧的伤口,疼得他面色铁青。
  也是这时候陶特才发现小人儿手中拄的拐杖竟然是他挽发的头簪,难怪他觉得眼熟。
  “噗……”陶特一个没忍住,竟然笑出了声。
  小人儿却在陶特那一声笑声下整个人从头到脚慢慢地涨红了,他恼羞成怒的扯了扯被子,努力扯被子试图遮住自己赤、、裸、、裸白、花花倍透风凉爽的小屁、股。
  
 
☆、第2章 002.凶狠大怪蜀黍
  002.凶狠大怪蜀黍
  “你想干什么?”小人儿想要拄拐杖站起来,却因为腰不好而跌倒在被子上,摔了个趔趄,滚作一团。
  这一跌,小人儿别说小肚子没遮住,就连膝盖和更往下的地方都露出来了。
  陶特笑得更开心,小人儿在再次挣扎着想要起身却不得逞之后没有了动静。
  陶特笑到一半没了声,他凑近了去看被子上赤条条的小肉球。
  显然小人儿那一下摔得不轻,像是已经把自己摔晕了过去。但是因为有之前的教训,陶特并不敢贸然靠得太近,以防脸被簪子戳出血窟窿来。
  凑近之后陶特才发现小人儿还没完全失去意识,这会儿他正痛苦得皱着眉,一只手紧紧地拽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陶特脑袋上拿走的簪子,一只手捂着腰。
  察觉到陶特这个凶残的庞然大物靠近,小人儿睁开了眼看了看陶特。
  但是他虽然对现在威胁的情况有些害怕,但是却并没有露出闪躲的意思,而是努力挪动完全不受控制的身体往一边躲闪去。
  “你最好别动,伤口又裂开了。”陶特提醒道。
  “怪、大人,别过来……”小人儿早已经力竭,伤痛得他脸色发青毫无血色,但还是未曾放弃抵抗。
  他不想被吃掉!
  “你腰上的伤口又裂开了。”陶特道,他伸出手直接用食指一顶对方脑门儿把人掀翻了过去。
  小人儿本就已经力竭,他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被陶特这一下子翻了个更加只剩下半口气在,只出不进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