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将军七厘米+番外 作者:宫槐@玉(下)

字体:[ ]

 
☆、第051章 。树林
  051.树林
  陶特只来得及察觉到身后有破空声,他就被坎贝尔扑到在了地上。
  后脑勺结结实实的磕在了地上,有那么瞬间陶特差点晕了过去,坎贝尔这家伙没轻没重扑人的力道大得吓人。清醒过来那瞬间陶特便越过坎贝尔朝着四周看去,他还以为又遇上了袋狮兽,正惊叹与自己的好运,却发现周围根本没有袋狮兽的影子。
  倒是一旁树干上,一只箭在月光的笼罩下泛着蓝光,那是武器沾了毒的反应。
  “坎贝尔……你还要趴到什么时候?”陶特皱眉。
  坎贝尔刚刚那饿狗扑食的全力一扑,让他整个人骨头都快被撞碎了,就算是之前和赫士列特与哈金斯对打时都没被伤的这么重过。
  “唉?”坎贝尔茫然地从陶特身上爬了起来,他双脚分开跪坐在陶特身侧,因为要戒备周围偷袭的那人,他微微弯着腰,左手则是撑着陶特的肩膀。
  他并未发现此刻两人之间的姿势有多暧昧,更没想到过兽群下是空无一物毫无遮拦的风景,只是维持着这个姿势打量了四周许久,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之后他才回头看向陶特,“你没事吧……”
  话未曾说完,他整个人就愣住。
  像是被下了定身咒般坚硬地一动不动,眼睛却瞪大。耳朵和脸颊、颈部都在瞬间就涨红开来……
  速度之快,陶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到了那‘刷’的一声。
  “你还要坐在我身上多久?”陶特问道。
  “啊!”坎贝尔惊叫一声,然后连滚带爬极其狼狈地从陶特身上滚开,然后缩到了角落后靠着树干才站起来。
  他整个人都像是煮熟了的大虾,红彤彤的。他双眼视线左右游移,就是不敢看陶特的眼睛。此刻的坎贝尔,哪儿还有在手下面前的冷漠与强势,他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雏儿,面对着自己心仪的人那副羞耻羞射掺杂的模样。
  周围随着坎贝尔一起来的五、六个兽人见状,纷纷一愣,随即不是转头就是捂脸。
  根本不敢看现在他们的大队长,因为那实在太让人无法直视。
  他们从未想过那个强大到似乎连笑都不会的大队长,目前为止部落最受器重的冷面大队长,居然——居然会有如此、如此……
  红着脸,弓着身子,坐在一个兽人身上,而且还微微前倾单手支撑在对方的肩膀上,一副左立不稳的姿势。
  头顶是森林古树盘旋向上的枝枝杈杈,树冠上,挂着一轮半月,银白色的月光照下,像一束束银丝落在树冠下的腐叶上。
  如此暧昧且妖娆的姿势,兽人们从未想过会出现在他们敬畏甚至是有些畏怯的大队长身上。虽然也不能把‘玉洁冰清’这种词语安置在大队长身上,可是至少大队长给他们的印象也是禁欲的。
  更何谈这一副主动献身切隐忍着的yindang模样……
  众人绞尽脑汁想要找出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可是看到陶特被吓得手脚并用的后退,直到背递到了树干才仓惶站起身的模样,他们实在无法冷静下来思考。
  这到底是谁?
  那个露出羞耻表情的青年兽人,真的是他们的队长?该不是在他们不知道的什么时候被波地部落的兽人给掉包了吧?
  众人已经震惊到无法思考,所以也没有人去追那偷袭失败然后逃跑的兽人,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坎贝尔。
  陶特从地上坐了起来,他首先便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手下的触感告诉他他的后脑勺果然已经肿了一大块。
  “你们怎么在这里?”陶特看向背着树干傻站着的坎贝尔。
  “……陶、陶特。”坎贝尔只是傻瞪眼,刚刚那一幕似乎把他自己吓坏了。
  等不到答案,陶特只好回头去看其余几个兽人,“你们是自卫团的兽人?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在这里?”
  陶特记得,自卫团巡逻的范围可不包括后山谷深处。
  “啊?”被陶特问起,六人才总算是回神,但随着坎贝尔一起来的六人依旧有些呆愣,才会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的开口就毕恭毕敬地回答起了陶特的问话,“我们查到之前袋狮兽事情的罪魁祸首了,所以大队长就带我们去找你,但是到了你家才发现陶特并未回家,经大队长询问才知道被你带走了。”
  后面的事情便比较琐碎。
  查到陶特被带走,坎贝尔当即开始冷着脸发泄怒气,也着手安排人到处去寻人。
  不可否认一开始知道大晚上的还要被安排到处寻人确实是让他们这些没上班的自卫团的人有些不乐意。
  可是现在看了坎贝尔那模样,在场的众人都没有了半分不乐意。两人若是这种关系,陶特不见了坎贝尔着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众人缓过最开始的震惊之后,视线都集中在了陶特的身上,一半是好奇,另外一半则是根本不敢看平素言行均已冷漠自持为己任的坎贝尔。
  “查到了之前袋狮兽的罪魁祸首了?”陶特反问,“不是说已经没有办法查了吗?”毕竟没有证据也没有证人,这个时代也不可能找什么指纹之类的线索,所以也就只能这么不了了之了。
  “是大队长,大队长他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就一直发誓要查出幕后黑手,但是没想到没有证人也没有其他证据,团长也没办法。这件事情若是再拖下去,大概也就是不了了之了。”其中一个兽人上前说道,“但是大队长不想就这么放弃,所以就设了陷阱,准备引蛇出洞。”
  “对,大队长为了查动手脚的人,已经挖许久的陷阱了。”另一个兽人也走了过来,他走到带着毒箭的树干前,小心地取下了毒箭然后查看起来,“是波地部落的记号没错。”
  把毒箭收了起来后,他又朝陶特说道:“首先作势,闹得自卫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后再有大队长出面宣誓不查出对方誓不罢休。虽然没有任何线索,大队长依旧在上个月放出风声说是已经找到证人,只要拿到证据就能查到那人。”
  这一招打草惊蛇也是极为巧妙的,若是运用在敌人身上。
  但新官上任三把火,坎贝尔才上任,作为极受族长和团长信任的大队长,也没人敢说什么。
  现在回头想想,两人若是那种关系,也难怪坎贝尔要雷霆大怒了。
  “对了,另一个呢?”
  见自卫团的兽人和陶特说起话来,剩下的四人也纷纷凑上前来,他们根本不敢安静下来,因为一旦安静下来就忍不住去关注一旁傻傻瞪着眼看着陶特的坎贝尔。
  他们的大队长只要霸气凌人足够强大就够了,真的不需要如此妩媚妖娆renqi的一面。
  “死了。”陶特道,说起另一个死在他手上的赫士列特,陶特面无表情,仿佛只是在抬首赞赏今天月亮不错。
  闻言,在场的另外六人却被堵得无法发生。
  赫士列特和哈金斯他们都不算是了解,最多不过是在知道袋狮兽的始作俑者是这两个人之后知道两人是自卫团的兽人而已。
  但是好歹对方也是自卫团的兽人,怎么到了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嘴里,就只有一句这么一句淡淡的‘死了’?
  “别傻站着,收拾下,我们回去。”一阵沉默之后是坎贝尔打破了沉默,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陶特面前,借着微弱的月光他打量了陶特一会儿,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轻声问道:“你……没受伤吧?”
  坎贝尔问得很轻,可是在场另外留个人都是竖起耳朵恨不得凑过去的状态,因此他那一句极轻的话,自然没能逃过六人的耳朵。
  头顶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穿插着的枝丫间,偶有斑斑点点细碎的月光落下,大在几人身上。
  坎贝尔目光转向远处,后山谷被夜色所吞噬,使人感觉神秘莫测,且阴森恐怖。
  “我没事。”陶特并没有坎贝尔那么多心思,只是惊讶坎贝尔居然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完掉查这事儿。
  这么算来,坎贝尔也真挺记仇。
  这都已经是三月之后的事情了,居然会因为对方破坏了他第一次带队任务而记仇到如今,还设计打草惊蛇抓人。
  “没事就好。”现在有外人在,坎贝尔也不敢说太多,只是目光却一直在陶特身上没移开过。
  见陶特揉后脑勺,他眼中自责一闪而过。
  赶到的时候正好遇上陶特被人偷袭,一想到陶特可能会受伤他心中的恐慌让他根本无法思考其他,所以他当时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
  结果不但让陶特因为自己而受伤,还放跑了波地部落偷袭的人……
  隐隐间,坎贝尔有些懊恼。
  好在陶特没事,不然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之前查到凶手之后他就立刻带人去抓人,听说陶特被他们带走他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虽然他相信陶特绝对不会被这两个人伤到,可是万一……要是有个万一到时候怎么办?
  而且对方似乎还与波地的人不干不净,要是对方故意引诱陶特过去然后……
  坎贝尔根本不敢放任自己继续陷下去,他怕他在找到陶特之前就被自己逼疯。
  
 
☆、第052章 。激请
  052.激请
  好在陶特没事,看到陶特安全的站在树林中那瞬间,坎贝尔差点儿就咧着嘴傻笑出声,可是正对面那泛着蓝光的暗箭却让他猜落下的心瞬间高悬。
  冲出去救陶特那瞬间,他根本什么都没想,所以更加没有注意到自己在陶特身上的模样有多暧昧不堪。
  一行人往回走去,坎贝尔有意落在了最后,他现在都怕自己再落入陶特的眼中。
  走在最后,看着陶特笔直地背脊,坎贝尔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怎么会如此冲动!
  暗自懊恼中,坎贝尔脑袋中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了之前与陶特表白的事情,那时候他借着耍酒疯还对陶特做过更为不堪和羞耻的事情,甚至是想过要勾引陶特……
  现在想想,事后想想,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树上算了。
  天啊,他都干了些什么蠢事!
  坎贝尔捂脸,脸颊上的温度滚烫得惊人。
  他开始庆幸,庆幸自己走在了队伍的最末尾的位置,才能避免被陶特看到他现在窘迫模样的一幕。
  不然,他大概真的会一头撞死在这身边的百年古树上。
  先喜欢上的人就输了,坎贝尔觉得,自己已经输得连遮羞的兽群都不剩了。
  在陶特面前他几乎一无是处,不管是那份珍藏的心情,还是其他,只要面对着陶特那双眼睛他就变得奇怪了,在陶特面前,他一无所有……
  明明已经努力从一个小兽兵做到了大队长这个极其奢侈的位置,凭着他着毫无背景的身份。可是为什么一到陶特的面前,他就无法拿出一点儿勇气来?
  坎贝尔面红耳赤,如同酒过三巡,他单手捂着脸,眼中有柔光在闪烁着。明明觉得羞耻得要死,可是却根本无法移开落在陶特背上的视线。
  一路无话,一行人顺利的出了森林。
  夜色已经降临,部落炊烟袅袅,到处都是食物的香气。
  陶特在部落外站了一会儿便向正在和其他人交代事情的坎贝尔告辞,准备回家。
  但脸色有些泛红的坎贝尔却移开视线,然后轻声说道:“陶特你现在还不能回家,你要和我一起去一趟自卫团。”
  “这个时候去自卫团做什么?”陶特不解。
  “不过不会耽误很长时间的。”坎贝尔道。说起自卫团的事情,他到是恢复了几分正常,他道:“这次的事情恐怖没那么简单,要是可以麻烦你跟我、我们去一趟自卫团,团长想见见你,而且我还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要是有事要问陶特,他自己回家之后问就好了,可是发生了刚刚那些事情之后他根本无法直视陶特的双眸,又怎么可能单独问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