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生学霸之路 作者:渔小乖乖(下)

字体:[ ]

 
    “那句?”
    “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哈哈哈哈哈……”
    这其实是后世微博上的一个段子。沈旭辰当时看到就乐喷了。一想着科学严谨合乎逻辑的瓦肯人见面就互相道“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实在是反差萌啊。程以华侧着头想了一下,虽然很搞笑,但这样翻译还真是没错。他也忍不住乐了。
    程以华在沈家一直住到了开学。他大舅一家带着外公外婆出国玩去了,小舅今年在小婶家里过年,父母呢,又赶着会部队去了,因此家里没什么人。虽然是同床,却不是共枕,而且各自有各自的被窝,因此沈旭辰没什么放不开的。
    当然,偶尔沈旭辰也会有些小小的担心。
    不知道日后当程以华知道沈旭辰的性向时,他再想起如今同床的日子,会不会觉得别扭。唉,身为gay,有时候就有这方面的顾虑。以沈旭辰的性格来看,他是没法和女孩子成为闺蜜的,因此他的朋友们绝大多数还是男孩子,与此同时他还喜欢男孩子。就是不知道等这群兄弟们知道真相时,他们愿不愿意依旧当沈旭辰是兄弟了。
    开学以后,程以华果然跟着高三一起上课了,这在年级中又引起了一片轰动。高三所在的教学楼是老教学楼,高二所在的教学楼是新教学楼,两栋教学楼之间隔着整一个学校。看似不方便,但其实程以华和沈旭辰依旧能天天见面,因为程以华并没有换寝室!他还睡在沈旭辰的下铺。
    不光每天晚上都能见面,其实他们在中饭和晚饭时,还能见两面。
    鉴于程以华升高三了,即使他作为高智商儿童,在学习方面从来没有让家长操心过,但以华国家长对高考的重视,秦妈妈并没有辞退那个送饭的保姆——这保姆一开始是为沈旭辰服务的,谁叫沈旭辰为程以华挡了一刀受了重伤需要补充营养呢。送一个人的饭也是送,送三个人的饭也是送,因此沈旭辰、顾望舒的中晚饭还是和程以华一起吃的。
    一点都没觉得我们分开了,吃饭时见面,睡觉时见面,傍晚我去大操场练习吹箫时,程以华也会在操场上跑步……沈旭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总觉得自己好像被白白骗走了一张照片啊。
    
    第62章 督查生
    
    开学一周之后,沈旭辰收到了来自“华承杯·风采大赛”主办方的信件。信件上告诉他,他已经顺利通过z省选拔赛,将于八月份代表z省前往京都参加决赛。具体的比赛流程,信件中并没有说。但是,信件中说了,在比赛过程中,食宿全部报销,主办方还会负责来回的车费。约莫七月底,沈旭辰将会收到由主办方寄来的飞机票。
    得知这个好消息,宋英语高兴坏了。他很是欣慰又很是得意地对沈旭辰说:“老师知道你一定行的……决赛中汇聚了全华国众多优秀的学生,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过程,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高兴归高兴,宋英语并没有张扬,因为他不想给沈旭辰太大的压力。于是,学校里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沈旭辰早已经把高中课本上的知识学完了——如果他想要跳级,也是没有问题的——他现在的课余时间很多。在系统的鞭策下,沈旭辰开始学习大学课程。嘿嘿,等以后读大学的时候,如果他能像《犯罪心理》中的瑞德博士一样,获得好几个学位证书,想想看,也是很威风的呢!
    系统强制开启的每日学习任务【德语学习】已经彻底完成,这意味着沈旭辰的德语学习已经出师了。新的强制任务需要开启,这一次,沈旭辰没有选择语言类的强制任务,他选择了运动类中的太极剑一项。也就是说,沈旭辰现在每天都需要练习一小时时间的太极剑。这在学校里不是很方便,好在他拥有小黑屋,躲在小黑屋中练太极剑,效果杠杠的呢。
    沈旭辰已经不缺钱了,但“九日星辰”这个笔名还再继续码字。沈旭辰写的文都不会很长,在三十万到五十万字之间。他现在平均两个月完结一本小说。算不上高产,但十分稳定。因此他的读者一直持续增长着,而这为沈旭辰赢得了很多名望值。一个名望值就意味着一万个积分啊!
    因为校方安排,沈旭辰成了新学期第二周的督查生。督查生就是检查学生卫生、纪律、学习情况的学生,拥有扣分的权利。
    作为督查生,看似威风,其实很辛苦的。在大部分同学吃饭的时候,督查生要先在食堂里维持秩序,检查有无插队的情况,因此他们吃得比一般同学晚。在熄灯以后,督查生也要先检查就寝纪律,也就是说他们睡得也比一般人晚。还要检查早读课纪律,检查大扫除情况,检查自习课纪律……种种事情加在一起还占据了很多学习的时间。
    沈旭辰不怕被耽误学习的时间,但脱离中二期很久了的他也不喜欢麻烦。因此,他这个督查生当得颇为不甘不愿。
    也许是怕督查生徇私舞弊,督查生检查纪律卫生的时候一般都是两两一组的,每一天的组合都不一样。这天,沈旭辰就和高二年级十班的一位叫徐征冬的男生分到一起了。徐征冬是一位特别有喜剧天赋的人,他长着一张喜剧演员的脸,让人一看见他就忍不住发笑。
    一看见沈旭辰,徐征冬就颇为兴奋地说:“也许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可崇拜你了!每次月考之前,我都恨不得能把你的名字写在纸上挂在墙上,然后点个三炷香,对着你的名字虔诚下拜,就希望能因此多考点分数。”
    沈旭辰的额头出现了三条竖线:“……不至于吧。”
    “嘿嘿,不拜不安心啊……对了,你前两天是不是给‘唯你静听’栏目写过信啊?”徐征冬又说。
    “什么?”沈旭辰没听明白。
    徐征冬带着一脸“哎呀我什么都知道了你就不要隐瞒了”的表情,说:“就是‘唯你静听’啊,调频104.5兆赫,你给栏目组写了信a姐姐读到了你写的信,你还点了一首《江南》送给我们学校里某位方姓女孩子啊!话说,你一定是在暗恋吧?真不知道那位方姓的女孩子有什么魅力呢,让你这么一个大才子偷偷暗恋……嘿嘿,我真的很好奇,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探究你的隐私的。”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沈旭辰什么都没有听明白。
    看着沈旭辰的表情实在不对劲,徐征冬呐呐地说:“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总不会是别人冒用你的名头给栏目组写信吧?”
    钱湖高中管理严格,熄灯之后,学生们就不能说话了。因此,学生们的娱乐非常单一。就算大家不甘心早睡,也只能捂着被子打打手电,或者听歌打发时间。这两年,拥有mp3、mp4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但更多的人还是在用录音机和磁带听歌。录音机这种东西,在钱湖高中算的上是人手一部了。
    磁带听腻了怎么办?我们可以开启收音机功能啊!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城各大小电台的深夜档栏目,基本上都被各个高中的学生承包了。
    a姐姐主持的“唯你静听”栏目是受欢迎程度最高的a姐姐声音柔美清澈,很适合主持深夜档情感类节目。她在节目中读的说的那些文字,带着一点点淡淡的忧伤,带着一点点寂寂的烦愁,带着一点点涩涩的暧昧,带着一点点轻轻的快乐……有时候她可以很睿智,有时候她可以很俏皮,有时候她可以很知心,有时候她可以很优雅……总之,一直很文艺。
    无数自诩文艺的人都被greta姐姐征服了。
    咳咳,以上这段话听着好像是在黑greta姐姐,但它们确确实实出自greta姐姐的脑残米分徐征冬口中。不说徐征冬了,就拿沈旭辰班里的人来说,估计有半个班级的人都是greta姐姐的忠实听众,剩下的也多多少少听过她的节目。唯一没听过的就是沈旭辰,上辈子他不舍得买收音机,这辈子他熄灯之后就去小黑屋了。
    “为什么要冒用我的名字?很有意思吗?会不会是同名同姓?”沈旭辰觉得很无语。
    徐征冬猛得摇了摇头,说:“绝对不是。那封信的署名是来自钱湖高中的沈旭辰。我们高中就你一个沈旭辰啊!一定是有人冒用你名字写的!谁这么可恶啊!”
    “这事儿没法查,就算了吧。”沈旭辰说。
    徐征冬一脸愤慨地说:“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听greta姐姐读完那封信,我们都以为你是在暗恋某位方姓女生啊!这是在坏你清白啊,你知道么!”
    “可是……我总不能写信给栏目组,说某年某月你们栏目组收到的某封信,其实不是我写的,而是别人强加在我头上的吧?多麻烦啊!”沈旭辰是真的不介意。这种事情,不去理会就好了。
    徐征冬叹了一口气:“你说得也是……”
    沈旭辰拍了拍徐征冬的肩膀,说:“走吧。我们现在要去寝室抽查卫生,快点检查完,就可以快点回教室了。”
    检查完卫生,沈旭辰要留下来写情况反馈,徐征冬就先回了教学楼。现在学校里用的还是冬季作息表——一直要到五一劳动节放过假之后才会改成夏季作息表——中午没有午睡时间,但实在累得难受了,大家可以在教室的桌子上趴一会儿。徐征冬就是赶回去睡觉的,他要是不趴一会儿,整个下午都会没精神。
    服用过光明之泉的沈旭辰表示,只要晒会太阳就可以萌萌哒了,中午不用歇!
    等沈旭辰终于忙完了督查生的工作,已经快到下午上课的时间了。这个时间点的校园是十分安静的,路上看不到来来往往的学生。三月的天,阳光那么好,沈旭辰停下步子,眯起眼睛抬头望天,一时之间,他什么都没想,又觉得想了很多。能活在这么温暖的阳光下,他忽然觉得很幸福呢。
    为了享受阳光,沈旭辰绕了一点远路。路过电话亭时,沈旭辰听到有人在哭。他用眼睛的余光一瞄。正哭着的还是个熟人,正是高一时的高二也连任了的学习委员万宝珠。
    出于绅士风度,沈旭辰不知道是该装作无视给女士留点面子比较好,还是该递上纸巾不让女士一个人哭泣比较好。他正犹豫着,万宝珠已经看见他了。万宝珠胡乱地擦了眼泪,挤出一个笑容,打了个招呼说:“沈旭辰。”
    沈旭辰叹了一口气。他从兜里取出一包纸巾,递给万宝珠,说:“你……还好吧?出什么事了?”
    这一问,万宝珠的眼泪又快掉出来了。
    丝毫不嫌弃地上脏,沈旭辰陪着万宝珠坐在了路牙子上。想到班里最近的传闻,沈旭辰咳嗽了下,非常认真地说:“……那什么,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一个女人,他是绝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流泪的。学委大人啊,你这么优秀,放古代都能干掉皇帝自己当女王呢,何必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哭泣。女孩子总要对自己好一点。”
    说真的,沈旭辰并不擅长安慰别人,尤其不擅长安慰女孩子。万宝珠却被他逗乐了,她仔仔细细地擦干了眼泪,嗓音沙哑地说:“不是因为失恋,班里人乱说的。我最近很难过,是因为我爸爸妈妈离婚了。我奶奶很重男轻女,从我记事起,她就和我妈妈不对付,因为嫌弃我妈妈生了一个女孩。我们家又是居民户口,不能生第二个。但我爸爸很好,他是个非常老实的人,只会笨拙地对我、对妈妈好……”
    “因为奶奶和妈妈不对付,爸爸就带着妈妈出去打工了……除了过年,他们一般不会回来。爸爸说,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孩子,不管我是男孩女孩,他都会给我百分百的爱。那么好的爸爸,那么好的妈妈,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离婚!”
    “妈妈说,她早就过不下去这样的日子了……可是,奶奶对她不好,但有我,有爸爸,还不够吗?我们现在又不和奶奶一起住!她为什么要离婚?她为什么不要我了?”万宝珠的眼泪又掉下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