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现代驭兽录+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下)

字体:[ ]

 
    钱金花这才注意到儿子的短裤上都是血痕,看着十分可怜的样子,心头那口怒气一下子就消了,扔了细竹条搂住儿子大哭起来:“你可吓死妈妈了,这要是真的出了事可怎么办?”
    陆启明有些犹豫的搂住女人的肩头,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这样的亲情是他十分陌生的,虽然挨了打,但意外的感觉还不错。
    
    第45章 圆润的屁股
    
    打儿子的时候,钱金花是动了真火,下了狠手,等打完之后却心疼起来,自家乖儿子从小多灾多难的,从来又都是听话的,从小到大她都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这会儿却打得屁股都肿起来了。
    陆大山也心疼儿子,看着儿子红彤彤一片的裤子有些责怪自家婆娘下了狠手,孩子不听话教训教训就得了,怎么就动手了呢,自己方才也真是的,没有拦着她。
    夫妻俩的火气消失之后,就是满满的心疼,陆启明不得不被剥了裤子检查伤的怎么样了。
    父母打孩子,估计最青睐的地方就是屁股,这地方厚实轻易打不坏,又能让人疼记住教训,又不会伤着孩子。钱金花虽然是真打,但下手还算有分寸,至少都没有抽出血来,陆启明的屁股看起来受伤严重,最主要还是因为他皮肤太白太嫩,没有灵力护体的时候,抽打几下就显得分外严重。
    陆启明趴在床上,身上的裤子已经被他老娘亲手扒了,这会儿下半身光溜溜的,钱金花看着那血痕满布的屁股就心疼的不行,连忙去镇上买了膏药,一边给他擦药膏,一边还要念叨着:“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来,就算是要出门玩,还不知道跟家里头说一声。”
    陆启明认罪态度十分良好,这种坦然的姿态让他有些羞愧,但还是开口说道:“知道了妈妈,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钱金花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上药的动作却是十分温柔的,几乎让陆启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虽然年岁不大,但两世为人的陆启明还是觉得脱光了露出屁股的姿态实在是不雅观,尤其还让一个女人,即使这个女人是他老娘,来上药。少年难得露出几分害羞的姿态,将脑袋塞进枕头,来了一个眼不见为净。
    钱金花瞧着他这个模样倒是笑了,拍了拍他的后背,笑着说道:“还害臊了,你身上哪里我没瞧过,毛都没长齐呢,有什么好害臊的。”
    陆启明简直羞愤欲死,挨打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但光着屁股被上药的经历,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相对而言,钱金花给他一个教训的想法还是成功达成了。
    钱金花收起药膏,这才看了一眼旁边的顾诚,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己打人的架势吓着了,这么好长一会儿都没有说话,眼睛红彤彤的盯着陆启明看。钱金花叹了口气,张嘴安慰了几句,其中也带着几分教训,省得这俩孩子以后再敢胆大包天。
    顾诚口中答应的好好的,等钱金花一离开就爬到了床边盯着陆启明的屁股看。陆启明皮肤原本就白,这块地方又是常年不见光的,显得更加白皙娇嫩一些。这会儿被细竹条抽了一顿,上面血痕条条交错,有些都肿的通红,怎么看都觉得可怜的狠。顾诚看着心疼的不行,伸手想要抚摸一下,又怕弄痛了床上的人。
    陆启明回头就瞧见顾诚紧紧盯着自己屁股的架势,那红彤彤的双眼,愧疚的眼神,简直让他哭笑不得,又觉得有些别扭:“好啦,我又没事,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如果不是怕被妈妈发现,灵力运转几圈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顾诚还是心疼,即使灵力能很快的让伤口痊愈,却不代表从未受伤过不是,再说了,陆启明这顿打也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为了训练自己,他们也不会进深山。
    “晓明,对不起,都怪我。”顾诚恨得不行,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挨打的是自己,反正他皮糙肉厚着呢。
    陆启明见他钻牛角尖,连忙笑着说道:“怎么会是因为你,进山也是我决定的,再说这次确实是让爸妈担心,挨顿打也不算什么,不过你要好好控制自己的异能,方才你情绪波动的厉害,差点就无意识的使用了那种能力。”
    比起自己挨打,顾诚这种不自控才让他更加担心,陆启明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句。顾诚眼神微微一闪,他自然不会告诉陆启明,方才并不是无法自控,而是看见他挨打心中愤怒,差点就要对陆家夫妻动手,如果不是陆启明在场,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他父母,恐怕他会不管不顾。
    顾诚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些危险,却下意识的隐瞒了陆启明这件事。他趴在床边,看了看那圆润的白皙上头带着红痕的模样,没由来的有些呼吸急促起来,心中隐隐有一种渴望,让他禁不住伸手去触碰那个地方。
    感受到他手指的温度,陆启明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下意识的警告道:“把手拿开,快别碰我。”
    顾诚有些讪讪的把手收回来,但指尖那滑润的触感挥之不去,让他忍不住的搓了搓手指,有些懊恼自己离开的太快。
    “还痛不痛,我帮你吹吹吧。”说完这话,顾诚也不等陆启明反对,飞快的爬过去轻柔的吹起来,热乎乎的呼吸拂过圆润的臀部,带着一种异样的灼热,下一刻陆启明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也顾不得有伤在身,转身一把将顾诚的脑袋推开,恼羞成怒是他现在最好的形容词。
    顾诚一脸无辜的看着床上的人,因为剧烈的动作,微微翻转的臀部挡不住前面所有的风光,顾诚忍不住瞥了一眼,却假装目不斜视的架势,只是无辜的问道:“怎么了,别这么大动作,待会儿扯到伤口了。”
    陆启明能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吗,看着顾诚一脸无辜的模样,他真恨不得撬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都装了什么。想到方才这家伙的动作,脸颊顿时涨得通红:“你刚才做什么啊!”
    顾诚的表情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无辜的说道:“不是说痛的话吹吹就不痛了,你自己又吹不到,我就帮你吹一下。咱们都这么熟了,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陆启明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最后铁青着脸气呼呼的说道:“不用了。”
    顾诚见他似乎真的生气了,顿时也不敢闹得太过,伸手拿了一把扇子慢慢的扇着,微风带出药膏凉丝丝的感觉,倒是真的比方才好受多了。陆启明撇了撇嘴趴了回去,暗暗琢磨着伤口等几天让它痊愈,伤在这种地方实在是要不得。
    没等陆启明让伤口痊愈,他挨打的消息倒是传遍了整个村子,没办法,这孩子从小太乖,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村上孩子被家长打得满村子乱窜的时候,他就没有过这么丢脸的经历。钱金花固然不会将儿子挨打的事情到处说,但乡下地方就没有秘密,很快附近的人都知道了。
    别的人倒好,最多口头问问钱金花为什么打儿子罢了,其中陆晴晴和张国良却兴奋地很,这俩都不是什么乖孩子,平时挨打的时候多了去了,家里头父母最喜欢用陆启明当做正面教材,如今这个正面教材也挨打了,怎么能不让他们高兴。
    当天晚上的时候,陆晴晴就兴致勃勃的过来参观了,知道陆启明被打了屁股,如今趴在床上养伤,那烨烨生辉的眼神绝对是羡慕嫉妒恨得逞之后。小姑娘啪嗒啪嗒的上了楼,直接就往陆启明的房间去,一进房间就两眼冒光的看着床上的人,那眼神就跟饿狼看见了肉似的,恨不得扑上去撕咬一口。
    早在听见人声的时候,陆启明就拿着薄被将受伤的地方盖起来,没办法,钱金花觉得受伤之后不能穿裤子,不然的话伤口不容易好,如今他还光溜溜的趴着呢,连晚饭都是顾诚端上来给他吃的。
    等看见陆晴晴,陆启明心中大叫不妙,果然小姑娘笑嘻嘻的往床边一站,伸手就要去拉被子,幸好顾诚这保镖这会儿派上了用场,一巴掌把她的手拍开了。
    顾诚跟陆启明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跟陆晴晴他们却只是点个头的交情,陆晴晴一直觉得这家伙抢走了自家堂弟,对他也常常是冷脸子。
    这会儿被拍开了手掌,陆晴晴眼睛都瞪了起来,大叫道:“顾诚你干嘛呢,我要看看晓明的伤口严不严重,碍着你什么事儿了?”
    顾诚怎么可能让她去看陆启明的伤口,要不是没办法,钱金花他都想要把人拍开,这家伙冷着脸往那儿一站,真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陆晴晴急得跳脚也毫无办法。
    不能看见伤口,陆晴晴心里头跟被猫抓了似的,死活不愿意离开,一边朝着陆启明喊道:“晓明,我可是你亲姐姐,让我瞧一眼怎么了,我跟你说,挨打这事儿我有经验,家里头还有药膏呢,你让我看一眼,回头我把最好用的药膏给你送来。”
    别说,在上初中之前,陆晴晴绝对是三天两头挨打的,黄梅不是个好脾气的,偏偏大女儿省事儿,小女儿却难管教的很,最厉害的一次陆晴晴考试好几门不及格,家里头直接来了男女双打,这家伙说有经验倒不是虚话。
    陆启明哪里不知道这家伙是要看自己热闹呢,陆家三个堂姐,他跟陆晴晴的关系最为亲密,但再亲密他也不想被人看见自己挨打的惨状。陆晴晴的心思他明白着呢:“晴晴姐,我妈已经给我涂了药膏了,你的就用不着了。”
    陆晴晴气得要死,伸手想要拉开被子却屡次被顾诚拍开,一会儿手背都被拍的红彤彤的,小姑娘又是委屈又是气愤,最后也不管床上的人了,就站在旁边跟顾诚大眼瞪小眼:“顾诚,你什么意思,晓明是我弟弟,又不是你弟弟,我要看你管得着吗?”
    顾诚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见她瑟缩了一下,才淡淡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陆晴晴气得跳起来,连声喊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男女授受不亲,再说了,晓明是我亲弟弟,我就要看怎么了。”
    顾诚显然没把她放在眼中,施施然的站在旁边,任由她跳脚着急,但要撩开被子就是不成。
    陆晴晴拿他没办法,就朝着陆启明开枪,可惜陆启明把自家屁股看得严严实实,一点儿没有让她欣赏的意思。
    上头闹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陆婷婷过来探望小堂弟,临走的时候把自家妹妹直接拎着走了,这才还给他们一个安静。陆启明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暗道自家这堂姐的纠缠能力简直了得,他都快要被烦的想要索性给她看一眼了事儿了。
    顾诚保护住了自家晓明的贞操,心中还有些得意,但想到方才陆晴晴的话,脸色也不太好看。
    陆启明还以为他不喜欢陆晴晴的无理取闹,笑着说道:“顾诚,你别在意啊,晴晴姐就是这样的人,其实没啥坏心眼。”
    顾诚抿了抿嘴角,说话的时候却带着几分委屈:“她说她是你亲姐姐,我什么都不是。”
    陆启明微微一怔,倒是没料到顾诚在乎的是这个,当下笑着说道:“她确实是我亲姐姐,但你可不是什么都不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有好多秘密,比我父母知道的还要多。”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成功的把顾诚安抚住了,一想到自己知道的那些陆家父母都不知道的事情,顾诚心里头就是说不出的甜蜜,嘴角都忍不住勾了起来。
    陆启明看着心中好笑,暗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还会在乎这样的事情,不过说起来,顾诚与他的关系,确实是比父母都要亲密许多。
    想通了这件事,顾诚乐滋滋的跳上床,小心翼翼的趴在陆启明身边不至于压到他的伤口,一边黏黏糊糊的说道:“可不是,我们可比别人好多了,陆晴晴那家伙要是知道的话,肯定羡慕的要死。”
    虽然这么说着,但顾诚心中难免有些遗憾,除此之外,他跟陆启明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陆启明不知道顾诚的遗憾,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心中却有些发愁,经过这件事,钱金花一定会对自己严防死守,到时候想要出门就更难了,山中的灵泉他可不能放过,看来还得找找好办法才是,总不能因噎废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