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第一权臣+番外 作者:钟晓生(上)

字体:[ ]

 
  书名:重生第一权臣
  作者:钟晓生
  【文案】
  主角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天下第一豪门的高家子弟太后是他姑妈,皇帝是他表哥,国公是他大伯……
  他本以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就此开始了,没想到却事与愿违。
  他爹死太早,他娘太糊涂,就连下人都骑到他头上作威作福!
  不过他可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包子,所有欺负过他的人,他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与人斗,其乐无穷,看豪门失怙子如何成长为第一权臣!
  架空古耽,第一次尝试宅斗官斗朝堂争霸题材的文,主线是主角的奋斗,CP暂时不透露,讲的是一个豪门失怙子如何凭借自己的努力最终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权臣,1V1HE
    本文有历史原型,但扯淡为多,看官只图一乐就好,请勿考据,多谢!
  起点风(?),金手指,玛丽苏,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展明 ┃ 配角:你猜?你再猜?你还猜? ┃ 其它:宅斗,商斗,官场
 
    晋江金牌推荐:刘志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天下第一豪门的高家子弟高展明,有太后姑妈,皇帝表哥,国公大伯的他,本以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就此开始了,没想到却事与愿违。爹死的太早,娘太糊涂,还有觊觎自己家产的舅舅和曾经纠缠不清的堂兄……可他再也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包子了,与人斗,其乐无穷,看豪门失怙子如何成长为第一权臣!
  文章主打宅斗政斗,走朝堂争霸的升级路线,曾经被人欺压的主角翻身奋起,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也让读者大呼痛快。作者文笔老练,人物刻画生动,将主角的睿智决断、母亲的糊涂懦弱、堂哥的跋扈无情都表现的淋漓尽致。剧情节凑,故事环环相扣,让读者万分期待在主角受到屈辱之时,正牌攻能及时出场。
  ==================
  
   第一章 这豪门贵族的子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爷,您慢着点。”背着书篓子的引鹤担心地看着前面走的一瘸一拐的自家主子高展明。
  高展明擦了擦脸上的汗,道:“再慢就迟到了。”
  引鹤忙道:“迟一会儿也没什么,爷您有伤在身,教授应能体谅。”
  高展明冷笑道:“教授体谅又如何?凡是学中有心之人,去宗正那里告我一状,只说我复学第一日便迟到,治我一个怠慢懒学的罪过,我岂不又要捱一顿棍棒?那都算轻的,我前些时日已在那些人手中落下了把柄,今次再添罪过,他们借此将我逐出宗学,我又能找谁伸冤呢?还是快些吧。”
  高展明说着加快了脚步,却牵动了伤口,疼得额上直冒汗。引鹤忙上前搀住高展明,主仆两个跌跌撞撞往学堂赶去。
  这高展明正是如今名动天下的高家子弟。当今天子李姓,可民间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李与高,共天下”。可见高氏一族权位盛极一时。
  实则这位高展明,却不是真正的高展明了,而是借尸还魂来的。如今壳子里的这位,原名刘志龙,是江南吴郡一个商户家的公子,身死后却在高展明这具壳子里重又苏醒过来。
  当年刘志龙在民间的时候,对京中的高姓子弟如何不羡慕——莫说是他,这全天下有几个不恨自己没能投生在高家的?反倒是做皇帝的都没这么叫人羡慕。但凡对官场上的事明白一些的,都知道如今的天下不是掌握在李皇手中的,真正掌权的,其实是高家人。
  高家本是晋地的高门大户,行商起家,百年前因曾资助太祖起兵,在太祖得天下后,封王封侯,荣极一时。然而真正促使高家登上顶峰的,是二十五年前天家与高家的那场联姻。仁宗皇帝娶了高家嫡女高嫱为后,高嫱生得倾国倾城之貌,更有一副铮铮手腕,勾的仁宗皇帝神魂颠倒,入宫几年,便将仁宗皇帝的那些妃嫔尽数处置了,又为仁宗诞下了当今天子李长治。李长治被封为太子后,仁宗将高皇后所有在世的嫡亲兄弟统统加封侯爵,而高皇后的胞兄高元照因有军功,更是被加封为安国公。
  这李长治也是昏庸无能之辈,因此仁宗去世、李长治即位后,朝政大权便被太后高嫱紧紧握在手中,朝堂上真正有实权的官位上坐的一半人都是倾向于高家的,而高氏一族手中更有京畿周围十万重兵在握,其权势可谓倾尽天下。
  这天下的读书人,对高家大抵都是憎恨的。前几个朝代就是败在外戚乱政上,因此前朝的皇帝为了削弱外戚的势力,而开创了科举制度,选拔天下有志之士进入朝堂,为朝堂带来一股清流。然而此举大大得罪了原本的贵胄人家,使得天下动荡,前朝也因此而灭亡。
  本朝太祖即位后,依然沿用了前朝创办的科举制度,然为了不得罪豪门大户,依然给贵胄子弟们的通仕之路开启了一扇便宜的大门,贵胄子弟只要品德出众便可被举荐入朝为官。举荐制度与科举制度并存。
  贵戚们的势力被削弱自然不高兴,在朝堂上大力排挤出身贫寒的读书人,读书人也看不惯这些靠门第吃饭却无多少真才实学的贵胄子弟,两方已斗争了百年,从前朝一直斗到如今。现在天下出了一个高家,养了一个昏庸的皇帝,朝堂上又被豪门贵胄暂时占据了上风。
  当刘志龙发现自己竟然还魂到了高家子弟身上的时候,简直喜出望外,还以为自己上一世积德太多,才有这一世享福的机缘,他甚至疑心这一切都是南柯一梦——这可是京城高家啊,名动天下的高家呵!
  然而没过多久,刘志龙就发现这个美梦破碎了。虽然他的确是京城高家嫡系子弟,虽然他现在跟当朝天子是姻亲,可是那也只是表面看起来风光,实则高家子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若是好当,这原生的高展明也不会叫人一顿棍棒打得直接驾鹤西去,让他的魂魄来填上这个缺了。
  引鹤在耳边道:“少爷,宗学到了。”
  刘志龙——如今是高展明了。高展明停住脚步,道:“把书篓给我吧。”
  引鹤卸下书篓,小心翼翼地将书篓架到高展明背上。
  高展明深吸一口气,向学堂的大门走去。
  当今世上,学生读书有几条门道。除去民间自建家塾供家中子弟读书之外,朝廷亦创办了不少学堂培养生员。中央有国子监、弘文馆、崇文馆,地方有州学、县学。而各王府宗室亦创办了宗学专供宗室子弟读书。
  当高展明还是刘志龙的时候,刘家因觉行商总是低人一等,若要出头人地,到底还要走上官宦之路,因此曾送刘志龙到吴郡的州学念过书。而高展明是高家子弟,自然不可能和他们这些平民百姓一起念书。高太后的胞兄、圣上的国舅爷、安国公高元照在国公府左近辟了一处高门大宅作为宗学学堂,由国公府的教授、长史、纪善等朝廷命官兼任教官教授学生读书。而宗学中的学生,除高家子弟之外,还有京畿地区一些位高权重且与高家交好的将军、官宦的子弟也会送来读书。
  高展明走进学堂中,原本喧哗嬉闹的学堂突然安静了,人人的目光都向他聚拢。高展明不动声色,一一观察这些年轻的子弟。虽然先前在自家府邸养伤的时候,他已有心从旁人口中打听过这些同学,但这还是他重生之后第一回见到这些人,眼下还是人不动我不动为好,以免露出马脚。
  坐在前排一个衣着华丽、头戴缨冠、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冷笑道:“哟,这不是君亮堂弟么。许久不见,你的伤可好的差不多了?”君亮是高展明的表字。
  那说话的男子身边聚拢了一些其他少年,而他是中心,看其他人的神态便是依附他的。他的胳膊正架在一个模样十分秀气,甚至有些女气的少年身上。那少年靠在他怀中,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一双丹凤眼睨着高展明,却向先前说话的那男子道:“二爷,你没看展明兄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想是他的伤还没养好呢。”
  那被人称作二爷的年轻男子道:“哦?既然伤还没好,君亮堂弟你何苦急着复学?我向宗正禀明,让你多休息一两个月也没什么的。若是你带着伤,走路时一不小心跌了撞了,伤势又加重了,岂不是罪过?”
  周围的一群少年们发出嗤嗤的笑声。
  高展明察言观色,心里已明白了几分。这位二爷,应当就是安国公家的二公子高英华了,而他胳膊搂着的那个,想必是安国公的连襟、礼部尚书韩海的公子韩白月了。
  说起来,高展明之所以会被棍棒加身,受皮肉之苦,以至于一命呜呼,这功劳还得记到高华崇和韩白月二人头上。
  韩白月的父亲韩海因常年在礼部办公,而他的正妻——也就是韩白月的生母早亡,因此韩海在韩白月年轻之时便将儿子托到安国公府寄养,顺理成章的,韩白月年岁一到,就跟着高华崇进了宗学,和一群宗学子弟们一起读书。
  宗学里只有男子,没有女子,这些年少气盛的年轻子弟们常年相处,吃喝念书都在一处,难免就兴起分桃断袖之风,年轻子弟互相慰藉,行那龙阳之事,都是常态。这种事,不光是在宗学之中,就是当年刘志龙念书的州学里也是常有的。那韩白月分明是个男子,却生得妩媚风流,因此便更得子弟们青睐一些。只是韩白月在国公府中就已委身于高华崇,而高华崇又是这群公子哥里最有声望的一个,因此其他子弟们对韩白月也都只是意yín,却没几个人当真敢垂涎的。
  刘志龙听说,这从前的高展明也不晓得是被欲火冲昏了头脑,还是脑子里进了浆糊,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韩白月身上。一天傍晚,他把韩白月约至水榭后的假山中,竟欲对韩白月强行做那悖德之事。此事恰巧被高华崇带人撞破了,一状告到了统管宗学的宗正那里。
  宗正乃是高家支系里一个德高望重且有些学识的长辈,他也一贯依附于安国公。听闻了这件事,宗正那老头勃然大怒,认为高展明此举大大败坏了宗学中的风气,必须杀一儆百,因此对高展明实行了杖责三十、停课一月的处罚。
  谁想这高展明原先就是个体弱多病的身子,挨了三十棍棒,打得皮开肉绽不说,还惹得他心气郁结,也就一命呜呼了,空留下这具壳子换了刘志龙的魂魄。
  如今高华崇和韩白月这番话,却是很明显的挑衅了。什么“走路时一不小心跌了撞了”什么“伤势又加重”,听到高展明耳中,分明就是威胁。
  其实这桩官司,在刘志龙心里,十分的蹊跷。说这高展明觊觎韩白月的美色,意图对他图谋不轨?但凡高展明是个心智正常的人,他都不会那么做!刘志龙借尸还魂后照过镜子,他头一回看见镜中映出的相貌,惊得半天忘了喘气。是,韩白月的确生得妩媚风流,可高展明这副相貌却可说是天人之姿了!
  当年刘志龙在州学里也曾见过不少风流人物,如今这宗学中放眼望去,华贵公子更不在少数,但跟高展明一比,却都成了凡品。高展明的相貌并不是韩白月那般阴柔的,他丰神色泽,风姿特秀,一双剑眉星目如画一般,五官挑不出丁点错处。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高展明眉宇间蕴藏着一股郁结之气,似是与生俱来的,也昭示着他的身世坎坷。
  这般人品,却去觊觎韩白月那种人物,刘志龙是不信的。
  再则,全宗学的人都知道高华崇和韩白月的关系,连高展明的陪读小厮引鹤都知道,高展明没道理不知道。他但凡头脑清楚,也不会引火烧身,去勾引韩白月,而且恰好又被高华崇捉jiān当场。高展明这么做,难道是活得不耐烦了想自寻死路吗?!
  因此刘志龙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疑点太多,倒像是高展明因为另外一些事得罪了高华崇和韩白月,因此那两人故意设下这个局坑害高展明,不仅让他在宗学里众子弟间成了笑话,更让他受棍棒加身之苦。
  如今刘志龙已成为了高展明,他也有同仇敌忾之情,因此他看那高华崇和韩白月两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可是如今具体是个什么情势,他心里还不甚清楚,与其与人结仇结怨,倒不如暂且放低身份服个软,总之好汉不吃眼前亏就是了。
  于是高展明大方地走到高华崇和韩白月面前。周围原先那些幸灾乐祸准备看笑话的子弟们突然紧张起来,有几个反应快的竟冲上来挡在高展明和高华崇中间。
  高展明愣了一愣,才明白这些家伙大抵是怕自己动手揍高华崇和韩白月,因此赶紧出来向高华崇高二爷表起忠心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