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落草为寇 作者:何甘蓝

字体:[ ]

 
《[重生]落草为寇》
作者:何甘蓝
 
简介:
前世侯府公子沈谦为了让情人登上皇位十四年来步步经营,甚至狠心杀掉了痴恋他多年的贺戚骆。然而被情人背叛伤害后,才知晓当初的情深意重是多么的不易和珍贵,可是,斯人已逝,唯有撞死在他的墓前还他一世情深。
可命运却未曾结束他的性命,他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桃花盛开,他还穿梭在后院满片桃林中,还未遇见那个负心人,他身后依旧站着那个叫贺戚骆的男子.....>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谦,贺戚骆 ┃ 配角:姜宸英,沈菀,杜立德,宋继宗,宋华阳,杜阮,崔吉钮 ┃ 其它:重生,宫廷侯爵,近水楼台,,天作之合
 
落草为寇 第1章 谁错过了谁
    金华殿内灯火通明,气派的建筑为皇室最尊贵肃穆的地方蒙上了一层庄重,太监宫女纷纷从里面退出,嘎吱一声门响,将里面的金碧辉煌与外面的黑暗落寞彻底隔绝开来。
 
    皇位上端坐的男子束着金冠,身穿龙袍,本就风流倜傥的身姿被明黄色衬得多了几份阴鸷和冷漠,脸上的笑容敷衍且未达眼底,狭长的凤眼勾起的弧度让人惊慌不安。
 
    “廉之,你已位极人臣,朕认为你得到的够多了!”低吼的嗓音让刀刻的脸庞多出了一丝面目狰狞的丑陋。
 
    沈谦按下心底的不适反胃,他远远没有想到这人已经变得如此可憎,那曾经汹涌的爱意和不顾一切的执着在一点一点被撕裂,破碎。
 
    “宸英,你知道我并不想独揽大权,我要的也不是丞相这个位置,你曾经答应我的,你说……”
 
    “够了,朕不想再听你叙述你和朕以前的种种,若你还想保住你沈家满门的富贵荣耀就不要来触及朕的底线!”
 
    沈谦的话被姜宸英无情的打断,那还为出口的语句就像断在了他的喉咙,割得他钝痛不已。
 
    沈谦身形摇晃了一下,低声的说道:“我竟不知,你和我的过去成了你今日不可触及的底线。”
 
    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大殿里回荡,撞到那些金银玉器和步步石阶,回击给他的是片片支离破碎,他们曾经的爱情。在这个不敢言不敢语的大殿里,第一次,有种无力的真相在血淋淋的撕开。
 
    “你说过,若是你当上了皇帝,必会让我们的关系昭告天下,让所有人臣民都认同我们祝福我们,你立了皇后立了太子,你给了你身边所有人应有的名分和地位,我呢?我并不想当这个看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我只是想让你履行当日的承诺!”
 
    姜宸英,这位初登宝座的皇帝,这个处心积虑十四年才谋得皇位的男子,这个失信于爱人的人。
 
    “幼时的儿语廉之不必放在心上,你永远都是朕心目中很重要的人,你应该知道,朕得到这个皇位多么不易,若我们之间的关系大白于天下,必将成为我毕生不可抹去的污点。廉之,你就不能为朕考虑一下吗?”姜宸英面露难色,激动的想说服眼前的人,他不想成为后秦第一大丑闻,他的千古霸业还未开始怎么能败在此时,他绝对不允许有谁阻挡他成为千古一帝,即使那个人是沈谦。
 
    沈谦冷笑着,在心里自嘲了一番,对着“九五之尊”的人说:“皇上是如何谋得皇位的,是怎么杀害兄弟毒死先皇的,是怎么以莫须有的罪名对贺戚骆骆骆斩立决的,我桩桩件件都参与了,怎会不知?”
 
    沈谦说道贺戚骆骆骆时,面色惨白,声音嘶哑,他还是无法忘记自己是多么一个残忍且无情的人,他是怎样把贺戚骆骆骆推到自己的对立面,是怎么样拿着斩立决的诏书宣布对他的一刀两断的,他永远也忘不了。
 
    姜宸英怒气相向,匆忙走下他的“神坛”,愤怒的一甩长袖,目眦俱裂,狠狠的盯着沈谦,“你是要将此前种种都曝光于天下吗?沈谦,你别忘了,你沈家的身家性命全都握在朕的手上,你要是轻举妄动可别怪朕不念旧情!”
 
    沈谦惨白一笑,真是报应不爽,以为情深意重的良人居然会对自己狠辣相向,不知,当时贺戚骆骆骆面对自己亲自宣布他的死刑又该如何痛苦,报应,都是报应!
 
    “你放心,我沈谦还不至于如此三面两刀的对待情人,只是,宸英,何时我们走错了路,到现在我终于后悔了。”
 
    姜宸英握住沈谦的肩膀,微微激动且信誓旦旦的说:“廉之,我们一直都这样好不好?你是我最信任的臣下,也是我最爱的爱人,我们就这样不好吗?”
 
    好,怎么不好?沈谦早在心里凌迟百遍自己那已经凋零的心,他深爱过的人,他花了十四年来陪他登上最高位置的人,最后自己也不过是他利用的棋子,连家族门楣也要受他玩弄,他是怎么爱上这么一个算计得他半辈子心甘情愿的人。只怪自己识人不明,在年少时就许下的心岂是那么容易收回的。
 
    沈谦不想在看到他那个样子,只会更让自己觉得当初的动心与冲动是多么的愚蠢和不值得。走出金华殿,沈谦看着漆黑的夜晚,黎明还那么的遥远,可是也有到来的那一刻,可是,他的天明要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
 
    姜宸英望着沈谦远去的背影,脸色全黑,手上的青筋暴起,对着柱子后面的人下了一个命令。
 
    “尽快把沈丞相带去暗屋!”
 
    黑影迟疑了一番,沉着声音说:“主子,沈大人忠心耿耿,他绝不会背叛您的”!
 
    “朕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人心难测,朕与他的关系不能让其他人知晓,若被那居心叵测的三皇叔知道,朕这个皇位也会不稳,就这样做,再说一句朕连你一起扔进去!”
 
    黑影顿了一下脚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声堙没在这个大殿里,这个位置,也许真的只适合他这种狠心的人!
 
    沈谦从被沈府请走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也许是和这样明媚的天气这样悠闲的时光做最后的一次告别了,姜宸英素来心狠,杀伐果断毫不留情,现在自己已经表现出对他的异心了,他当然再也留不得了。
 
    “沈大人,这儿已经打扫好了,您请!”
 
    沈谦背着手踱步而进,神情悠闲得似逛后花园一般,那潮湿的屋子和不见天日的黑暗,仿佛都是布景一样,当年沈家名动京城的公子仿佛也只是穿过了时空的隧道,再没有了痴念的追求。
 
    “公子,王爷他……”
 
    沈谦打断了他的话,“暗影,他不是王爷了,是皇帝,而我。”沈谦自嘲了一声,“也再也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公子哥了。”
 
    暗影忍下心里的情绪,沈谦对皇上的情意他们追随多年的亲卫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不过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可怜了一个痴心人!
 
    “大人,您在这儿歇着,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我。”
 
    暗影低声说完,立马闪入了黑雾中,不见人影。沈谦叹气,只有到这时候才看得出谁是真心对你的,暗影,沈谦知道,在姜宸英的眼里这只是又一个忠心耿耿的奴才而已,英雄落寞,谁又能助他一臂之力呢,他自身都已是单脚迈入阎罗殿里的人了。
 
    “二哥,我们为什么要去救他,他害死了大哥我们还没报仇,好不容易有机会看着他们窝里斗,我们为什么反而要去就他!”杜立德舞着两柄大锤怒吼,魁梧的身材更是为他说话的威力增加不少。
 
    宋继忠沉默不语,谈及被斩首的大哥,谁的心里都是苦不堪言的滋味儿,那些畅快豪饮意气干云的日子,那些心心相惜誓死追随的时光,随着那一板斧头的落下,什么都没有了。
 
    宋华阳低头,哑着嗓子说:“就凭他是大哥用命来保护成全的人,如果不是为了成全他们两个狗崽子,大哥根本就不会死,凭大哥的能力根本就没人是他的对手。”宋华阳说到最后心情激动得不能自抑,胸腔里积存的怨气像是要将他窒息一般。
 
    “大哥爱他十几年了,这是大哥自己选的路,我们都不能插手,况且,大哥早已入土为安,就别让他在为这些糟心事烦心了。”杜阮提着剑眼睛泛泪,却死死忍着不肯掉下,本是倾国姿色,却为了早已逝去的人凋零了容颜,女儿不当男儿身,却比男儿更重情,杜阮仰头逼着眼泪倒回,朗声说道:“我去救他,你们要去的就跟着我一起,今夜子时行动!”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也不顾后面的杜立德跳脚大声吼叫。杜阮回了自己的院子,看着满院的海棠泪流不止,在那个到处充满他的气息的院子里,她始终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满树的海棠花像是在为他送行一般,片片纷飞。
 
    只可惜,故人已辞别此地多时,再多的海棠也不能在花开时节看见他带着幽深的眸子从树后走出来。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那年,她也是这样念着诗在这满花飘荡的院子里穿行,大哥就从树后走出来,笑她文人气息太重,情感太多,不好。
 
    可是,她忍下了自己多年的爱恋痴缠,他却一头扎进了那层层叠叠的大网中,一生都在等着那人回头,最后,又用生命成全了他!
 
    杜阮吸了一口的冷空气,四月的天气依然阴冷,想必二月的时候更是寒冷了,大哥人头落地的那一刻不知有没有后悔,后悔那时的霜露太重,天太冷,都寒进了心底去了。
 
    贺戚骆骆骆,你这一生究竟值不值啊,他有没有一刻知晓你的心意,你死的时候,他,有没有为你流下一滴眼泪?
 
落草为寇 第2章 死亦何惧生亦何欢
    夜深露重,沈谦裹着被子依旧觉得寒冷,这样的日子就是铺上地龙也暖不到心里去吧。从没有一天想过自己会落到如此境界,当朝呼风唤雨的丞相,当年侯府金贵万千的公子哥,竟然也只剩下盖着一床单薄的被子瑟瑟发抖的结局。
 
    沈谦很少为所做过的事情后悔,到了今日,他也不曾为了爱上姜宸英这种冷心冷肺的人而捶足顿胸,只是,想到当日举着圣旨亲眼看着贺戚骆骆骆人头落地的一刻,他真是悔了!血溅四丈,人头咕噜咕噜的滚下了行刑台,那坚毅刚强的面目早已被血染得眉目不分,他看见杜立德他们冲上前去嚎啕大哭着带走了他的尸体,临走的时候那一瞥,叫他知道他生生的折断了自己的良心。可是,尸体有什么用呢?他以为凭着他们多年的交情,杜立德他们定是不会看着贺戚骆骆骆眼睁睁去送死的,他以为在最后一刻一定会有转机的,即使自己宣读了圣旨,他那些有着过命交情的朋友和手下一定会救他的。
 
    原来,他和自己一样,都是孤独的,没人肯真心对待的。不,沈谦笑着想,自己还有他肯为他死,他呢?戚骆,怎么没人肯为你死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