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从未来到古代 作者:水墨炭

字体:[ ]

 
备注:
文案
褚铭翟是个gay,注定要搞基。上辈子可惨了,没能找到合适的,这辈子可能是老天爷看他可怜,让他找到了个惹人疼爱的小夫郎,给他生了一堆娃。他能不宠他吗?一定要宠得无法无天才行。虽然娃都是熊孩子,每天都痛并快乐着,但谁叫他乐意呢……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褚铭翟,邱知意 ┃ 配角:阿爹,阿么,弟妹,卫子煜,李小鱼,林青龙,邱音 ┃ 其它:种田,哥儿,古武,主攻
==================
 
  ☆、1|死了又活了
 
  在一张床上,也不能称之为床,就一堆稻草上面搭了几块烂木板,。一个只穿着一条裤子,一条裤腿还少了半截,上半身都是肋骨,面黄肌瘦,就一竹竿,顶多十二三岁的汉子不知道做了什么恶梦吓得脸色忽青忽白。
  “啊……”砰的一声竹竿汉子从床上掉了下来,满身是灰。
  “嗯……咳咳”这是哪里,汉子座起来,一手捂着嘴鼻,一手撑着地板想要站起来,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气,又跌倒在地上。
  他不是死了吗?这是那里?
  褚铭翟晕晕乎乎抬头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一个破旧狭小的土胚房,稻草房顶上挂满蜘蛛网,地板坑坑洼洼,满是灰尘。房子中间有堆明显看起来有些潮湿的稻草,稻草上几块烂木板,有一块因为刚才褚铭翟跌下床跟了下来。褚铭翟抬起自己乌黑的不知沾了什么东西的手看了看。好小好脏,这明显不是他自己的手。
  眼前一黑,头一痛。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这个人也叫褚铭翟,今年十五岁,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男子。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就是原主人,现在身体是他的了。
  原主人生活的这个时代应该是个古代,反正褚铭翟以前生活在未来,只要比那个时代落后的都叫古代。在未来许许多多东西都没能保存下来。褚铭翟出生在新际元500年,地球早在2500年的时候已经因为环境太过恶劣不能生存。剩余的人类乘坐仅能用的最后一架诺亚方舟,在宇宙上漂泊了100多年快饿死时,找到新的星球,水球。
  新的星球环境很好。就是因为太好,那里生活着许多魔兽。在水球上生活的魔兽,什么都吃,人类就是它们吃腻了水球里的生物之后的新食物。
  褚铭翟好不容易混到了上校,只用完成最后一次消灭魔兽任务,就可以回家娶上高富帅,当上ceo,走向人生巅峰之路,就被魔兽逮到,现在成了魔兽排泄物。
  原主出生在赵国,赵国是个大国。这片大陆上不止赵国一个大国,还有孙国,周国两个大国,三个大国三足鼎立,大国周边围饶了十几个小国,小国周边环海。
  大陆上不止只有小子,女子两种人,更离谱的是有一种可以生孩子的哥儿,额头中间长了一颗痣,有红,粉,黄三种颜色,越红表示越容易有孩子。但最受欢迎的还是女子,女子比较容易生小子。
  褚铭翟是个gay,在未来是不想要代孕生的孩子的,虽然也是自己的,但不是他与爱人的结晶,不喜欢。虽然褚铭翟活到现在还没媳妇。以为自己是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时,但他活到了这个时代。
  褚铭翟出生在赵国一个叫褚家村的村子里。是个小子,还好,褚铭翟可不想被压,虽然没人敢压他。褚家村之所叫褚家村,是因为里面都是姓褚的。褚家村的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有几十多户,差不多每户都有几十人。一走出家门,喊人都能渴死个人。
  褚铭翟家没分家,从他阿爹算起都有二十几口人。如果算没出五服的更是个庞大的数字。
  褚铭翟家有阿公阿奶,公奶最得意的就是生了四个小子和一个女子。阿奶不喜欢哥儿。因为阿奶年轻时喜欢的一个小子娶了一个哥儿。可能她不知道有些小子只喜欢哥儿,弯的。所以她特别不喜欢褚铭翟的阿么。
  褚铭翟的阿爹褚家耀是个老实本分的。阿奶叫他往东,没叫停他都不敢掉头。阿爹只有一件事情违背过阿奶,就是为了娶他阿么邱云儿。那时阿奶很生气,如果不是为来大伯家的前程,阿奶都想把阿爹阿么给赶出家门。
  褚铭翟出生时他阿奶连看都没来看过他。
  褚铭翟家有一对双胞胎弟弟一个小子一个哥儿叫褚铭幸,褚铭福,还有一个妹妹褚月季。一大家子在家里什么都地干。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还每天都吃不饱。如果不是出了四叔褚家祖打猎摔断腿的事,转移了一点阿奶的注意力,等不到褚铭翟来到这个身体,怀疑原主家人坟头都长草了。也不知道褚铭翟他阿奶是怎么想的,都是他生的汉子,恨不得他家和四叔家都死光了似的。
 
  ☆、2|房子
 
  褚铭翟整理好脑海中的记忆。脸色惨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好像今天还没吃饭,难怪头顶一片星星。
  褚铭翟跟个七老八十的阿公似的一步三喘的走到门口,拉开门,一个踉跄差点摔跤。以后一定好好锻炼身体,不然连个女子都打不过。
  “翟小子啊,昨天看到你被你阿爹抬来这,又没见找大夫,还以为不好了,没想到你命真大……”巴拉巴拉,对门住的癞二跟个苍蝇似的没完没了,听得褚铭翟脑袋一阵发黑,都想爆打他一顿。无奈又累又饿,这副小身板也打不过癞二,可能还反过来被打,只能放弃。从癞二身边目不斜视地走过,就当没看到癞二。阿爹虽然听了话把他抬到毛坯房,但他的嘴里还有药味呢!
  癞二看了看褚铭翟没理他,可能也觉得没意思,走了。边走还边想,这褚铭翟不知道是不是变傻了,以前还知道叫他癞二叔,现在只知道直愣愣的看着人,那眼神还怪吓人的。肯定是傻了吧。越想越兴奋,他要去和别人家说到说到,褚家耀家的多了个傻子以后有得苦了。癞二就跟有狗追似的一眨眼就不见了。
  褚铭翟一路上遇到一堆三姑六婆,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他什么。好在终于走到了家的大门前,推门走了进去。
  一眼望去,只有排着五间半新的泥土房和一个厅堂,半间旧的小厨房,对于没有分家的二十几口人来说有些不够住的。褚铭翟家虽然只是半新的泥土房但屋顶是用瓦片盖的。比起褚家村大多数村民的稻草屋顶至少不漏水,也不用每次刮风下雨过后都要补补稻草什么的。
  现在正是农忙时节,家里有二十亩上等田的水稻,十亩中等田,十亩旱地里面种了土豆,红薯,黄豆等要收,还没到可以回来的时间,除了大伯二伯家想要偷懒,一家说要读书在镇上没空回来,一家说去二婶子外家帮忙外,家里没有人。褚铭翟阿公阿奶,褚铭翟一家六口,四叔一家五口都要去收粮食。
  褚铭翟已经从脑海中的记忆里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毛胚房中醒来了。
  农忙时节,阿奶为了省下几个铜板给大伯褚家光,大堂哥褚铭进去镇上读书(现在那一家子肯定是在镇上吃喝玩乐,褚铭进现在是童生),家里荤腥不沾,只有每天中午才可以吃到干饭,早晚只喝米汤。有别的吃的,阿公阿奶都是偷偷在房间里面吃。看的家里其他人特别眼馋,又不能去说什么,更饿。大伯一家去镇上时就都是这样子过的。
  褚铭翟为了省点自己的干饭给弟妹,硬是每天中午只吃一半干饭,余下都在灌水饱。又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农忙时节更是饿狠了,导致生病时一发不可收拾,还得干活,受不了晕死了过去。
  褚铭翟阿公阿奶看见出气多进气少,觉得晦气,不想浪费钱给他请大夫,就叫褚铭翟阿爹把抬他抬到他刚才醒来的那个房子。活过来就继续干活,活不过来就埋了,多他一个还觉得浪费粮食。
  褚铭翟阿么和弟妹拦都拦不住拦,他阿爹就把他抬走了。褚铭翟阿爹也是个蠢的,只是嚼了些常用的草药给他吃,也没想过给儿子找个大夫,就匆匆忙忙去干活了。褚铭翟醒来后就换了个灵魂。
  褚铭翟强撑着晕眩,推开阿公阿奶的房门,从他们床底的罐子里偷拿出里面的窝窝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因为吃得太快,又没有水喝差点没噎死。褚铭翟猛烈的捶着胸口,狂咽口水,连忙跑到屋子里唯二的家具桌子边,抬起水罐子猛灌水,努力咽下喉咙里的食物。死也要吃饱再说。褚铭翟吃饱喝足后,把现场摆弄成被老鼠光顾后的样子,甩甩身上的灰尘光明正大的关门离去。
  褚铭翟回到自己的房间,现在也不觉得饿了,就观察起了房间。房间不大,就五六十平方米,用木板间隔成四个地方,每个地方摆有一张床,两大两小。褚铭翟和小子弟弟睡一张,哥儿弟弟睡一张,妹妹睡一张,爹么睡一张,爹么床边上有个小桌子。
  褚铭翟站累了,眯着眼睛浑身没骨头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夏天还好,就是蚊虫多了些,他们一家也没什么血给蚊虫叮。冬天才叫惨,只得盖一张薄薄的棉被,能活那么久已经是万幸。身体原主人一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出生在这个家里。住不好吃不饱,还每天还被阿奶当牛用。
  四叔家以前还好。没摔断一条腿前,四叔因为生的块头最大,时不时能去后山上打个猎,抓只鸡,淘几个蛋啥的,解解家里的馋(虽然褚铭翟家没得吃过),省几个铜板,阿奶还是蛮看重四叔一家子的。自从四叔断腿后(现在只是有点坡),可能是吓破了胆,又找不到什么工作。阿奶就越来越嫌弃四叔一家,觉得他们在家里是白吃饭,整天骂骂咧咧。如果不是怕大伯家以后考上秀才被别人指指点点,和还顾着一点兄弟情,恨不得把四叔他们家分出去。
  现在在这个家,褚铭翟家当一头牛,四叔家当两头牛。如果可以分家,现在有了他,褚铭翟好歹是个未来人,又会古武,虽然还要从新学一遍,但他一定能让家里吃饱住好,还有钱花。褚铭翟想着想着,累了,一闭眼睡着了。
  褚铭翟上辈子是个孤家寡人,很渴望亲情,希望有个家。这辈子爹么弟妹都有了。
 
  ☆、3|心法
 
  “啊……哪个杀千刀的死老鼠,砰砰砰,千万不要被我抓到,不然把你祖宗十八代全都剁碎……咳咳……”阿奶怒目圆瞪,手拿一根木棍,在床底狠搅,卷起一堆灰尘。
  褚铭翟迷迷糊糊翻了个身,又想继续睡。房门被嘭的一声撞开,“哥,哥,你是不是好了,呜呜……”褚铭幸走到床边,看见了床上的褚铭翟,眼泪瞬间挤出眼眶,高兴地扑到褚铭翟身上,抓着他的肩膀猛摇。褚铭翟被压得差点没把今天吃的窝窝头吐出来。
  褚铭翟头昏眼花的看着弟弟,“二弟,二弟,轻点,你哥快被你晃晕了”。
  褚铭幸听到他哥的话,连忙从褚铭翟身上爬下来。也没等褚铭翟下一句,飞快的跑出房门,“阿爹阿么,哥好了,哥好了……”一瞬间不见了身影。
  过了一会儿,房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的阿翟啊,呜呜,你是不是好了,呜呜……隔……呜呜”瘦弱的阿么座到床边,激动地抱住褚铭翟,边哭边打嗝。瘦显得眼睛特别大的弟妹们抓着阿爹的手臂都站在床边红着眼眶看着他。
  “是,是,好了,好了,阿么别哭了……”褚铭翟无奈的伸出手抱住哭倒在他怀里的阿么,用手拍拍阿么后背。
  “好,好,我就知道阿翟会好的,他阿么你也别哭了,眼睛都肿了……”阿爹高兴的在褚铭翟肩膀上用力地拍了几下。阿爹是个典型的农村汉子,皮肤黝黑,不是很壮,不是很高,但手掌很大。
  褚铭翟眼睛一凸,他的小身板啊。褚铭翟趁阿爹劝阿么时,偷偷给了他个白眼,蠢爹。
  “阿耀,阿云,你们一大家子在干嘛呢?翟小子不是没死吗。还不快点来烧水给阿爹,阿么洗洗,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干饭……”隔着老远都能听到褚铭翟阿奶那把子声音。
  “好嘞,阿么,我们马上来。”阿爹连忙应声。
  “阿翟啊,好好休息,我跟你阿奶说,明天给你休息一天,我和你阿么去了。”边说边扶起还抹着眼泪的阿么走出房门。
  “好。”今天正好轮到褚铭翟爹么抬水烧水给公奶洗澡,剩下的人是没有热水洗漱的,没有多余的材火,只能洗冷水。
  “哥,哥,今晚我们还没得喝米汤呢。”褚铭幸摇头晃脑的对着褚铭翟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