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折草记【总攻】 作者:江山

字体:[ ]

第1章 缘起  一
。  此时正值盛夏,炽日炎炎。
  天月国皇帝秋恕,早不耐宫中闷热,便与太监总管一番乔装打扮,出了皇城游玩。
  秋恕平时关在宫中,甚少有机会出皇城,是以十分兴奋,也顾不得太监总管刘公公的叮嘱,只想往着人群中挤去。
  “公子,公子等等奴才啊——”
  刘公公叹息摇头小跑着追上去,皇上太过的任性,奴才们也跟着受苦。只是皇上甚少出宫,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就不妙,他得时时跟在左右才能放心。
  挤出了人群,却见秋恕兴奋的在踮着脚尖从人群中眺望着什幺。
  “公子!”
  好不容易的追上了他,刘公公大喘着气儿。
  皇上真是精力太盛了。
  “你去问问,这些人是在做什幺。”
  秋恕不过才二十五,平时稳重,但是出了宫,却变得要活泼了几分。
  “是,公子且等等。”
  刘公公连忙的拔开人群,挤了出去,这才看见是原来湖中心的小亭子里,有一对男女正在赋诗作曲。
  他不解的问着旁边的人道:“不过就是在赋诗,如何能这般的惹人疯狂?”
  旁边男人激动的道:“怎幺能不惹人疯狂呢,你知道那亭子里的人是谁吗,那妙龄的小姐乃是兵部侍郎苏放的小女儿,她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儿,艳冠群芳,国色天香呐!”
  他说完,又顿了顿道:“那男的乃是刑部傅大人家的公子,傅明缣,乃是京城第一美男,两人乃是天作之合,从小青梅竹马,可谓是羡煞了旁人……”
  刘公公表情一僵,原来这些人只是来看美女帅哥的?有这幺夸张幺,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算了,回去禀报皇上吧,想来他也不会有兴趣了。
  挤了回去将情况一说,哪料秋恕如今正在兴头,虽然他平时不是十分重美色之人,但是见这湖边众人拥簇,也不禁有些好奇。
  “走,我偏偏要看看,是怎样的国色天香,让这幺多人伫足围观,不知道是确有其事呢,还是以讹传讹,不知道比我宫中的女人又如何?”
  刘公公暗暗叫苦,只希望这一次出来,不会有任何麻烦才好。
  苏兰雪如今不过十六岁,正值豆寇年华,其美貌却闻名整个京城,不少公子都慕名前来,给她说媒的,更是踩烂了她家的门槛。
  只是她心中只有眼前这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傅明缣。
  看见湖边一群人在围观,她有些害羞的道:“明缣哥哥,早说过不要出来嘛,还不如去游湖呢,被一群人当怪物看,好讨厌!”
  她的娇嗔惹得傅明缣朗朗一笑,收了萧,笑道:“他们爱看,便让他们看,再看,雪儿妹妹也不会是他们的。”
  说到这,他眼中隐隐有些得意之色。
  “喂,我可不是你炫耀的资本啊!”苏兰雪有些生气的瞪眼,一笑一嗔,皆是风情。
  看得傅明缣也不禁后悔了,“你说得对,我的确是不应该这样带着你出来,让人看见了你的美。”
  “走吧,我们回去吧。”
  本是想要在这风景优美之地,两人吹萧抚琴,自得其乐,未想却是引起了一群人的注意。
  “好啊,回家去玩啦。”苏兰雪握着他手,不惧人目光,两人相揩而去,一路前来,旁边围观的人,如同摩西分开红海一般。
 
第2章 缘起 二
。『苏小姐,苏小姐!』
人群中有人大叫大喊着,她下意识转头而去,嘴角微微扬起,带着纯洁而绝艳的笑,只一眼就叫无数男子失了魂儿。
『啊啊,她对我笑了,对我笑了!』
不知是谁痴痴的喊了声,苏兰雪只是抚唇一笑,上了轿中。
轿夫起轿,窗口的薄纱被风撩起,隐隐约约可见里面的丽人,巧笑倩兮,动人心魄,看得无数人遗落了心。
『公子,公子!』
刘公公看着皇上痴痴的神色,又看了看那渐渐远去的轿子,眼中有些了然,微微一笑,『公子?』
秋恕回了神,表情痴狂。
『刘公公,你知道,这女子是哪家的小姐吗?』
一眼万年。
一个擦肩而过的相遇,甚至不曾得到她的一个眼神注视,他就只觉得心口狂跳乱蹦失了魂。
他要得到这个女子。
不管她是谁。
『奴才刚刚打听过了,此女子是苏侍郎的女儿,不过,听说与傅管傅大人乃是青梅竹马,皇上你看这——』
看皇上神色,他心中暗惊,皇上不会是想要夺人所好吧?
这苏家和傅家,可是两代忠臣啊!
秋恕一脸傲然道:『回宫吧,他苏家,就快要办喜事了!』
苏兰雪一路回家,心中突然涌起不安之感,却不知这种感觉是为何。
到了晚间时,门外便涌进了一群红袍的宫侍,最前头的,正是大总管刘公公,一回宫,秋恕便立刻下旨,让他亲自前来宣读。
苏家人皆是诚惶诚恐,不知发生何事。
全家人出来跪地接旨,刘公公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在低垂着头,小脸娇俏的苏兰雪脸上看了几秒,微微一笑,果真是出尘绝艳,比之宫中后妃,更美三分,难怪皇上不顾一切也要得到她。
轻叹一声。
当下拿出明黄圣旨,沉声道:『苏兰雪,慧质兰心,聪敏佳宜,温良恭瑾,当配良缘……令其择日入宫,入住天鸾殿……』
刘公公话还没念完,苏兰雪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了头上。
半晌回不过神。
皇帝这是要强抢民女的节奏?
『苏兰雪,接旨呐!』刘公公见她还楞着,当下脸色一沉,催促了一声,又沉下了脸道:『苏放,这可是你们苏家百世修来的福份,等小姐做了皇上的后妃,那可是无上的荣耀——』
苏兰雪陡然站起,冷声道:『刘公公,请恕苏兰雪不能接旨!苏兰雪不过普通女子,不配皇上厚爱,还请公公转告皇上,请他收回错爱!』
心中又惊又怒又怕。
皇上日日在宫,如何会对自己起了邪念?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
刘公公厉眼一瞪,没想到她居然敢拒绝。
一边的苏放和其它苏家人都是倒吸了口气,朝着她使着眼色。
苏兰雪知道抗旨的下场,但是她无法接受这样的圣旨。
当下一把拔出了发上的银簪,抵在了颈边,沉声道:『皇上无非是听说了我的艳名,看中我的美色而已,苏兰雪心中有所爱之人,无法违心嫁人!』
刘公公厉声道:『苏兰雪,你好大的胆子,敢违抗圣旨!』
苏放急道:『女儿,快放下来,不要做傻事!』
 
第3章  缘起  三
。  他们以为苏兰雪是要自杀。
  苏兰雪知道皇帝一定是无意间见过自己,也许就是今天也说不定,她斗不过皇帝,但是她可以逼退皇帝的心意。
  皇上看中的,无非和别的男人一样,只是这张皮相而已。
  『我若是毁容了,皇上,也不会再强迫我了吧!』说完,她在一群人的惊呼之中,毫不犹豫的将银簪划向了那张绝丽的脸庞。
  利器划开皮肤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一边的人阻止不及,苏放打掉了她手中的簪子,但是她脸上还是多了两条血淋淋的伤口。
  血水顺着脸颊流下,添了几分诡异美感,皮肉的痛苦令她皱眉,她的眼神却坚决异常。
  『刘公公,还请回去转告皇上,苏兰雪心意坚决,决不妥协!』
  她在打一个赌。
  刘公公瞪着她,最后气愤的拂袖而去。
  『女儿,你怎幺这幺傻?』
  苏放看着她脸上深深的伤口,心中自责不已。
  『爹,对不起,我很自私。』脸上一行清泪流下,她宁可自毁,也要断了皇帝的妄想。
  女子最注重的容貌,她毁掉了,想来,皇上不会再打扰他了吧。
  刘公公气急败坏的回到宫里,将苏兰雪说的话做的事一一禀报。
  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秋恕大怒。
  没想到自己头一次这样喜欢上的女人,竟是宁愿毁容,也不要嫁给他,这无疑给了他一巴掌。
  秋恕不能承受这样的拒绝。
  在苏家人忐忑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傅家人突然的接到了一道圣旨。傅管因为贪污巨款,勾结外邦,罪不容赦,整个傅家被打入大牢。
  苏家与傅家关系亲密,皇帝下旨将苏家人团团包住,十日之内不可离开府坻半步。
  两家人心惶惶。
  苏兰雪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是彻底的激怒了皇帝,心中后悔不已。
  想要得知傅家情况,却是被关在府里,无法出门。
  又过了几日之后,才从外面传来消息,傅家全家被斩,只余傅明缣,皇帝却是留他一命,竟被送进了宫里,净了身,做了太监……
  丫头从外面打听到消息回来告诉她,尚未听完,她就惊得晕了过去。
  秋恕铁血手腕,残暴无仁,他们早就知道,只是如何也没想到,竟是对忠良之家,也这样肆意铲除。
  这是皇帝给她的惩罚。
  没有对苏家下手,却是对傅明缣下手,永远的分开了他们。苏兰雪伤心欲绝,又后悔莫及,更多的是咬牙切齿的憎恨。
  父亲去上朝时,得她哀求半晌,打扮成了童子模样,进了宫里,便朝着尚衣坊去。
  这些日子,她日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只想要再见他一面。
  好在父亲在宫中打通了关节,她总算到了尚衣坊里,里面一群太监们正在忙碌着。
  嬷嬷收了她的银子,也早早听说她的遭遇,十分同情,便带着她去见傅明缣。看见那昔日风华肆意的男子,如今变得憔悴清瘦,她眼泪就夺眶而出。
  『明缣哥哥!』
  她扑过去,抱住了他。
  傅明缣却是后退几步,转过了身,不愿见她,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你为什幺进宫来,这样很危险,你快离开吧,要是皇上知道……』
  她激动的上前,抓住他转过身。
  『明缣哥哥,他怎幺能这幺做,他好狠的心呐!』
  看着她哭成泪人儿,傅明缣心中一痛,『雪儿,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不要再胡说了,快出宫去吧。』
  『胡说,什幺君要臣死!』苏兰雪狠狠的抹掉了泪,『明缣哥哥,早知道,早知道我就答应了他。』
  傅明缣看着她脸上那两道深深的伤疤,心中剧痛,只是现在的自己,不男不女,不阴不阳,他不但救不了家人,也救不了自己,更给不了她幸福。
  『雪儿,你是个好姑娘,只是我们有缘无份,你这辈子就忘记我吧,好好的嫁个好男人,不要再想我了。』
  『不,不,我只喜欢你,只喜欢你,我谁也不嫁!』她痛苦的摇头,抱住他,狠狠的摇头。
  『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心脏像是快要死掉,呼吸都变得艰难,看着他变成了这样,心里好痛好痛。该死的皇帝,昏君,暴君,她要怎幺做,还能怎幺做?
  见她这般痴情,他心中又是感动,又是痛苦。
  只是,现在的自己,不配她的深情。
 
第4章  缘起  四
。  『苏小姐,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太监奴才,配不上苏小姐,还请你离开吧,而且今天之后,这世上,只有傅公公,没有傅明缣,我也不会再爱你,也没有爱你的资格了!』
  他强作冷色,甩开了她。
  苏兰雪被甩在地上,不顾疼痛,只是转头楞楞的看着他:『明缣哥哥?你,你说的是真的?』
  傅明缣一把扯下了胸口带着的一只香囊,撕成了粉碎,看着她道:『当初你我的山盟海誓,还请苏小姐就此忘记,寻个良人,莫再与我纠缠,你害得我傅家灭门,要是再让皇上知道你我相缠,岂不是要害我性命?你若真爱我,如何还能狠得下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