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神高冷四万年 作者:三唐海

字体:[ ]

 
文案
顾采死了,可惜没死透。
他的魂魄附身到一具傀儡上面,然后无意中发现某位修真界公认的高岭之花居然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他觉得,如果自己胆敢把这件事说出去的话,一定会被再次灭口的。
 
内容标签:重生 种田文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采,李沐风 ┃ 配角: ┃ 其它:
==================
 
  ☆、1 所谓大魔头
 
  按照凡俗百姓家的规矩,过了头七后就可以准备下葬了。
  顾采最开始只是一缕游魂,他飘荡在自己的棺木上方,看到最疼爱他的哥哥失魂落魄的样子,一家子老老少少都跪在灵堂前泣不成声,他的遗体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里,面容还很稚嫩,可惜永远都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他讨厌沉浸在这么悲伤的氛围里,于是趁着一阵清风吹拂而过的时候,也跟着飘啊飘,很快就游荡到了外面广袤的世界。
  书上说,鬼这种东西是最怕阳光的,只要烈日当空一照,立刻就会消散得灰飞烟灭。
  顾采觉得自己一定不是普通的鬼,他在外面肆无忌惮地飘来飘去,不仅没有化成灰灰,还在无意中闯进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这里很大很漂亮,小楼花榭,亭台楼阁,还有一座仙气渺渺的宫殿悬浮在半空中,很多美貌的婢女侍童从那里边进进出出,衣着气度都很不凡。
  想必所谓的仙家居所,也不过如此了。
  宫殿门外被人设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像顾采这样弱小的鬼魂是进不去的,幸好宫殿周围的景致也同样清新怡人,他白天在外面赏花戏水,晚上就躲到一间大屋子里睡觉,提灯夜巡的侍女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于是顾采更加随意了,有时候嘴馋了,还会偷偷地去拿一小块她们放在竹篮里的糕点。
  记得以前哥哥曾经说过,恶有恶报,做了坏事的人最后一定会遭报应的。
  顾采果真遭了报应,他在偷吃糕点的时候,被一只手捉住了。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手,纤白修长,骨肉亭匀,可力气却大得可怕,他在慌乱失措间觉得自己的后背撞上了一个坚实的怀抱,一阵淡淡的熏香缭绕在四周。
  是名香“五织锦”,天下第一制香大师谢烟最为得意的作品,现存于世的成品只有五份,每一个拥有者的身家背景都大得可怕。
  顾采觉得自己一定是招惹了什么可怕的大人物,于是认命地闭上眼,在临死前很诚恳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呵。”
  有人在他耳畔低头浅笑,声音清清淡淡的,大概能听出是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
  顾采还闻到了对方嘴里隐约的酒味,醇香的气息钻进鼻子里,他顿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感觉自己也快要喝醉了。
  啊,真够奇怪的,他明明是个鬼魂,为什么可以既吃糕点又会醉酒呢?
  顾采想不明白,他四肢发软地推开钳制住自己的那双手,想要趁对方意识不清的时候赶紧逃跑。
  谁知道那个人突然加大了手里的力道,将他牢牢禁锢在怀里,还强硬地扳过他的脸,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那个人的神情明显怔了一下,随即缓缓地低下头,把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呢喃道:“你,别走。”
  顾采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容貌,那个人就把轻飘飘的他抱到一个软软的坐垫上,拿起食盒里摆着的糕点喂到他的嘴边。
  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是不对的。
  顾采本来不想吃的,可那盘糕点的香气实在是太诱人了,甜甜的,有蜂蜜的味道,被雕刻成一朵朵精致的梅花形状,莹润剔透地摆在玉白的小碟子里,外层是透明的瑰红色,里头还镶嵌着刚刚采摘下来的碎花瓣。
  他就着那个人递过来的糕点咬了一口,清甜的蜂蜜混杂着芬芳的花香,还有一股细腻的奶香流连在舌尖,他小口小口地吃完了,看到那人的指头上似乎还残留着一点糕点的黏腻,就微微张开嘴抿住,用舌尖帮对方刷了一下。
  那人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温热的气息喷散在他的颈间,顾采觉得脖子痒痒的,就侧了侧自己的身体,想要从那个人怀里挣扎出来。
  “别动。”那人附在他耳旁莫名地喟叹了一声,微烫的掌心一把握着他的脚踝,顾采变成鬼魂后一直都是飘来飘去的,脚上并没有穿鞋袜,那只手就这么包裹住他冰凉的赤足,顺着脉络轻轻地揉捏起来。
  ……原来是在给他取暖啊。
  顾采莫名地觉得有点感动,这个抱着自己的人一定是个心肠极好的大善人,他想转过头看一眼这么好心的人究竟长得什么样,可刚一动作,身后那个人的呼吸就变得很乱,他听说有些人喝醉酒后的言行会变得喜怒无常,顿时吓得不敢妄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人才抱着他躺进了宽大的软垫里,垫子的材质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皮毛做成的,暖和得让人想蜷起来睡觉,顾采觉得今天的自己格外地犯困,而抱着他的人也没有放开自己的打算,他小小地打了个盹,不知不觉就蜷缩起身体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顾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道华美的帘帐映入眼中。
  他茫然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精致宽敞的房间,奢侈至极的摆设,每一处的设计都靡丽到让人赞叹,但每一个细节都让他觉得很陌生。
  我这是在哪儿啊?
  顾采挣扎着从软绵绵的枕榻上坐起来,想要像往常一样轻轻松松地从房间里飘荡出去,却突然诧异地发现,自己再也飘不动了!
  不止如此,他还觉察到自己的四肢突然变得很僵硬,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碾压过一样,平时简单的伸手抬脚等动作,现在做起来就跟有千钧重的东西挂在身体上一样,连稍微动一下都很艰难!
  后颈被不知名的重物压得发酸,顾采低着沉甸甸的脑袋,看向自己的脚。
  这么一瞧,他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死心地又摊开自己的手掌心死死地盯着看。
  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小小的手,小小的脚,稚嫩的身体脆弱得好像随便来个人就能轻易蹂躏,只要轻轻一掐,就能在手臂上看到被捏出的红印子。
  身上的旧衣服被换掉了,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布料包裹住幼小的身体,赶制这件衣服的裁缝一定很用心,每一个最容易磨损到肌肤的部位都用上了最巧妙的设计,穿上去绝对不会产生任何的不适感。
  完了,变成小孩子了。
  顾采坐在榻上晃荡了一下自己赤着的双足,尝试用僵硬的身体做一些基本的动作,等差不多能适应的时候,他决定走出去看看情况。
  没想到,刚刚迈出脚步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左右摇晃了一下,失去平衡栽倒在地上。
  “砰”地一声,摔倒的动静一定很大,因为就在他跌到地上的下一刻,一大群穿得花花绿绿的少女立刻就鱼贯而入,把他团团地包围住。
  领头的那个穿淡绿襦裙的女孩眼角含泪,就差没直接哭出来了,她心疼地碰触着顾采腿上被摔出的淤青,一把抱住他按到自己怀里哄着,“小少主,摔疼没有啊?忍着点,灵芸姐姐给你上药啊。”
  顾采本来想问她这里是什么地方,可话到嘴边突然梗在喉咙里发不出声,最后呜呜咽咽尝试了好久,也只能硬挤出一声,“疼。”
  另外一个穿着鹅黄衣衫的少女连忙凑了上来,往他嘴里塞了一块奶糕,还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拨浪鼓来哄他,“小少主,你要乖一点哦,珠珠姐姐马上就去给你做很多很多好吃的。”
  好幼稚啊!
  顾采无言地看了一眼被硬塞在手里的拨浪鼓,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玩意他从三岁开始就彻底抛弃了,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过了!
  珠珠见顾采嫌弃地看着那个拨浪鼓,突然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语气温柔,“啊,我知道了,小少主一定是太寂寞了,开始想念我们宫主了。”
  灵芸正细致地上着药,闻言微微抬起头,脸上满是诧异,“不会吧,小少主一向对宫主没有什么反应的,也就平时对我们这些经常照顾他的人能够挤出几个字,何况宫主已经很久没过来看他了。”
  “不,我敢肯定小少主一定是想宫主了!”珠珠轻轻捧起顾采的脸,突然惊喜地盯着他的眼睛,“灵芸姐姐,你快来看,小少主的眼睛现在变得好亮,这是不是贺老先生所说的‘开窍’?”
  旁边围着的一群少女听到后,全都朝这边望了过来,唧唧喳喳地讨论着。
  “真的啊,好漂亮。”
  “小少主本来就长得好看,就是平时老是呆呆的,贺老先生说这叫‘失魂’,现在眼睛有神采后就更招人喜欢了,嗯?我可以捏一下下吗……”
  “小少主是我见过最秀气的孩子,难怪宫主那么紧张他,上次不小心走丢的时候,宫主差点发疯了……”
  一群娇俏少女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还都凑过来想要摸一摸捏一捏,顾采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往后退,珠珠从背后嘻嘻哈哈地抱住他,“小少主,你终于开窍了,现在想不想见一见宫主啊?”
  “宫主?”顾采艰难地从喉咙里哽咽出两个字。
  珠珠外表娇俏柔弱,没想到是个力大无穷的怪胎,她毫不费力地把顾采抱起来往外走,“小少主,你不要害怕,其实宫主可疼爱您了,有时候我都怀疑您是不是他在外面跟哪个大美人养的私生子了,亲爹都没这么宠啊,上次被您不小心摔碎的那颗骊珠,整整价值十五座城池呢,他都不眨一下眼……咦——”
  她突然停了下来,愣愣地注视着前方走过来的人影,半响后才反应过来,垂下头毕恭毕敬道:“宫主!”
  顾采从珠珠的手臂钻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在看清来人的面容后,一瞬间心跳如雷,又像鸵鸟一样缩了回去!
  苍天在上,他最近一定是倒了大霉运,怎么会是这个人!
  记得以前曾经听一位阅历丰富的远房叔叔讲过,世上有两种人是最不能招惹的,一种是祸国殃民的大美人,因为越是漂亮的美人,肯为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追求者就越多,另外一种是喜怒无常的大魔头,因为名声越是响亮的魔头,手里头背负的人命就越多。
  可偏偏在今天,这两种最不能招惹的人都让他碰上了。
  李沐风,目前魔道公认的第一人,当年为了一颗骊珠可以血洗十三城,一剑击败他那个天下第四的远房叔叔,传闻眼高于顶看尽世间美人无数的狐族王子都对其神魂颠倒,将守护千年的镇族之宝倾囊相赠,但最后还是被残忍地斩杀了。
  刺死狐族王子后,李沐风曾说,谁要是再敢色眯眯地盯着他,就跟这只狐狸一个下场。
  他的确做到了,但凡对他心怀不轨的人都被他干掉了,不管男女老少,长相有多俊多美,家世背景有多大,最后都是一个下场。
  顾采一点都不想死,他见到李沐风就躲,生怕不小心看了对方一眼,就会像那些人一样被残忍地杀害。
  所以现在他看到李沐风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艳,而是想拔腿就逃的恐惧。
  抱着他的珠珠显然也觉察到了,她怯怯地抬起头,鼓起勇气道:“宫主,小少主他在害怕。”
  然后,顾采经历了他此生都绝对想象不到的事情。
  眼前这个让正邪两道都又敬又怕的杀神,把手里握着的那柄据说屠过神灭过魔的诛天宝剑随意扔到一旁,从侍女的手里抱过他,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低声说了一句,“别怕。”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求评论求收藏,不介意的话地雷也来一发吧(o???)
 
  ☆、2 所谓恶趣味
 
  顾采抱着腿蹲坐在精致的竹凳上,半长的乌黑头发垂下来披散在肩侧,宽大的白袍从上身遮盖到小腿处,一双白嫩秀气的小脚丫踩在羊毛垫子上,幼小的身体蜷缩在角落里,看上去煞是可怜。
  绿衫侍女灵芸端着水盆进来,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少主,您今天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不就是像以前一样洗个澡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