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之相伴 作者:留遗(上)

字体:[ ]

 
书名:异世之相伴
作者:有一个人很衰,不小心被打死了。
 
文案无能,看个大概吧。
作者:有一个人很衰,不小心被打死了。
林贺:我更衰,我魂穿到那个被打死的人身上了,但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作者:有一个人很幸运,被心上人给杀死了。
炎昀:……?
作者:然后老天怜悯,又让他活了。
炎昀:那为何让本座成了一个娃娃?
作者:以上皆是天意。
(实习神卒)
这是一个穿越跟重生碰撞的故事,一个想回家一个想复仇,当复仇的成了回家的牵绊,回家的成了复仇的阻碍时,谁能知道最后故事的结局是怎样呢。
PS:异世框架为虚构,架空。文笔为小白,进展为慢热,类型为主受、年下,日更。
扫雷:文笔小白,比较慢热。
一句话文案:林贺喜欢他,是兄弟;炎昀喜欢他,是情人,剪不断理还乱。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贺,炎昀 ┃ 配角:乐师,秦影等 ┃ 其它:
 
 
 
 
☆、第一章 我没病,不用治
 
?  “林兄弟,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站在门口,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朝他身后的清秀青年唤道。
  青年愣了愣,抬头确定了一下暗红花纹镶边的牌匾没有在咄嗟之间被人换掉,犹豫片刻才道:“大哥,我记得我是托付你帮忙找营生。”
  壮汉嘿嘿笑了:“不着急,先治病要紧。”
  青年:“……”
  见他一脸无奈但没有反驳,壮汉连忙将青年半拉半拽地带进医馆。
  此时刚入盛夏,因长时间暴晒而引起的中暑和因食用变质的食物而引起的食物中毒等疾病爆发,医馆内人满为患。
  坐在木板凳上等壮汉排号的林贺很憋屈,但他并非是在不满被大汉拉来医馆,他很清楚大汉是出于好心才这样做的,林贺憋屈的理由其实很简单。
  论谁在睡觉过程中做了一个不怎么美好的梦,梦里遇到一个很像神经病的神,醒来后发现自己的灵魂被肆意塞进其他的身体并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谁都会开心不起来。
  偏偏梦里那个乌发及腰仙风道骨的男子说“我是神”的调侃模样强势地在记忆中霸占一席之地,挥之不去,于是此时憋屈的林贺心情更加不愉。
  他的前女友曾经说过,如果他这只冷血动物会挂念一个人,那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那人惹林贺不快了,他在伺机报复;要么就是那人把林贺惹暴怒了,他已经在心里先行报复。
  对于此刻正第305次在脑海中打死神经病的林贺来说,这次挂念的原因明显是后者。
  那问题来了,能用305种不同重复的花样打死别人,且看起来面色红润气色又有光泽,怎么看也不像一个病人的林贺为什么会被拉来医馆治病呢?
  要说这事,那还得从前两天说起。
  那时的林贺跟每个刚穿越到异世的主角一样,面对这诡异的一切呆若木鸡。
  就在他的大脑表示接受不能缓冲失败请重新启动时,尽职尽责的引导人NPC出现了。
  请不要怀疑,那个NPC就是古道热肠的壮汉无误。
  ……
  “林兄弟!你醒了?”一道惊喜的声音传入耳里,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大汉窜进草丛,激动地望着一脸警戒的林贺,“可吓坏大哥了,我以为你死了呢。”
  死?林贺听到这个字霎时间恍然大悟,拜彻彻底底是个穿越小说迷的前女友所赐,他已经可以基本确定自己是移花接木,被梦中的神经病送到这副死去的身体里。
  顺带一提,这就是所谓的魂穿。
  “林兄弟……你怎么了?你别吓大哥。”大汉见林贺没有回应自己,顿时担忧不已,若不是担心自己控制不好手劲可能会伤害到林贺,他早就上前一把握住青年的肩膀来回晃动试图跟对待醉酒的老母鸡一样唤醒神思恍惚的青年。
  但很幸运的是,他脑海中仅剩余的一丝理智也在阻拦他这个粗暴的念头,要知道,普通人脆弱得如同一个刚出土的瓷器,特别林贺是在刚刚被他不小心打中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定会一命呜呼。
  而被担忧随时可能飞升去见祖宗的林贺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不适,他只是上下打量着壮汉,沉吟片刻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顿了顿,又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闻言,壮汉只觉一道晴天霹雳劈在他的头顶,除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内子的狼牙棒,只剩下一个念头在残酷地提醒他事实:惨了,林兄弟被我打傻了。
  世界仿佛静默了两秒,像是给了才是真正穿越过来的大汉短暂的大脑缓冲时间,两秒后时间嘀嗒一到,大汉才猛地双膝着地,开始大声嚎哭,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直把林贺这个刚来到异世的飘渺孤魂哭得头皮发麻。
  “林兄弟!是大哥对不起你啊,把你给打傻了,这让我怎么对你死去的爹娘交代啊!”
  被贴上“傻子”标签的林贺:“……”
  “呜哇你傻了,你嫂子也会把我给打傻的哇!”
  知道站起来足有一米九的壮汉竟然惧内的林贺:“……”
  大汉哭了好一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才稍稍冷静下来,林贺在内心比较了一下“一个男人大哭”跟“一个一米九的壮汉大哭”的区别后,默默从怀中摸索出一条手绢递了过去。
  大汉接过丝绢,用力地擤了一下鼻涕,随即反应过来,“林兄弟,这丝绢你花了多少晶币?”
  林贺:“晶币是什么?”
  大汉一愣,随即像是比看到林贺脸上开了几朵菊花还要更难以接受一样又开始大哭,但这次他的喊话终于有所改变,他声嘶力竭道:“连钱都不记得了,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用啊!”
  视钱财如粪土的原钻石王老五林贺照旧保持沉默,巍然不动安如山。
  少顷,大汉再度调节好情绪,林贺不想再看到一个大男人在面前如同跟得不到糖果的小女孩一样大哭的壮丽情景,连忙抓紧机会,开口诱哄道:“大哥别难过,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总比没了性命好。不如大哥将你所知的一切都告诉我,兴许我能想起一些事情也说不定?”
  大汉闻言,抹去脸上的泪痕,“哌”的一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道:“林兄弟说的对,尽人事听天命,就算你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你放心,大哥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一点都不想被一个壮汉负责的林贺:“……那就劳烦大哥了。”
  一盏茶的功夫,大汉言简意赅地将现下的情况都跟林贺讲了,林贺一边舒缓因长时间保持坐姿不动而有些僵硬的身体,一边努力消化从大汉嘴中得来的消息,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风起云涌。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林贺,但比他要年轻得多,才18岁而已,这次与邻居大汉一同到郊外采摘草药,却因遭受几只一级异兽的袭击被大汉失手打死……随即自己来到了这里。
  怎么说呢,这具身体的主人很衰,但凄惨的是,自己比他更衰。
  “林兄弟,你有想起什么吗?”大汉小心翼翼地问,脸上尽是讨好跟期望的神色。
  林贺摇了摇头,见他隐隐有再次嚎啕大哭的趋势,连忙道:“大哥我不恨你,你别哭。”
  大汉感动道:“林兄弟误会了……我是想到回家,我家那只母、母老虎……”话未完,终究忍耐不住,又开始大哭。
  林贺上下打量着他魁梧得如同神话故事里边的英雄的体型,一阵无语:他说的母老虎该不会是真的老虎吧?
  日落西山,步入黄昏。异世的天在黄昏后会暗得很快,大汉担心山路不好走,连忙借着暗黄色的光收拾好药篓,带着林贺回到新村——新村是这副身体的居住地。
  在一个小贩那里卖了草药,按照七三分账分完晶币,大汉秉着“早死早超生”的理念邀请林贺到他家去享用晚膳,在得知他们夫妇二人在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父母死后平日对原主人诸多关照后,林贺答应了他的邀请。
  在路上,大汉跟他说了一番有关新村的信息,林贺一边记下有用的消息,一边时不时点头示意自己有在认真听。
  “林兄弟……我误伤了你,害你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实在是对不住。”大汉抓了抓脑勺,脸上尽是愧疚之色。
  林贺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但在大汉眼中看来却以为林贺是在不满自己口头上的好话,连忙憨厚地补充说:“林兄弟放心,我定会竭尽全力帮你恢复记忆。”说着,脸上的愧疚换成烦愁,“只是医馆的大夫得明日才能回馆,只能明日带你去看大夫了。”
  林贺点点头,表示没有异议,但不用看也知道,大夫一定什么都看不出来。
  “林兄弟,这两个一级晶石你拿着,”忽的,大汉四下张望,确定周端见没有其他人后动作迅速地从腰间掏出两个银色的东西塞进林贺手中,就跟电视剧里那些地下组织接头时一样压低了声音,“等会见到你大嫂,不要跟她说我给了你这东西哈。”
  林贺手里攥着两个银色的晶石愣住了,在清楚异世里边钱币的换算汇率之后,他自然知道这两个晶石的价值。一级晶石可以换一百枚晶币,省吃俭用足够两三个星期的开销,晶石等级越高,所能换算的晶币数量就越多。
  大汉的手头并不宽裕,他们夫妇二人的生活几近拮据,现下得到了晶石本可去换成晶币快活一个多月,现在却给了自己……
  手掌心里攥着的两个晶石仿佛带着能够灼烧皮肤的热度,烫得手心有些生疼,林贺将晶石塞回大汉手中,淡然道:“嫂子勤俭持家,让她用这笔钱再好不过。”
  大汉顿时脸红得仿佛火烧云。
  被神经病移花接木送到这副身体里实属无奈,利用大汉得知信息也算是情势所逼,但冒充他人心安理得地享用不属于自己的补偿,林贺做不到坦然接受,尽管他知道接受只会有利无弊。
  大汉自然不知道林贺是这番想法,只当他是心胸宽广不计前嫌,顿时更为愧疚。
  林贺见他表情便知道他是想多了,但也不好解释,只好转移了话题,问道:“还有多远才到家?”
  “就在前边,跟我来。”大汉答道,连忙上前引路。
  蜿蜒小道,香烟袅袅。九天之上,一男子双手左右搭在盘起的腿上,出神地望着一汪清水中浮现出来的林贺跟大汉的身影,心里若有所思。
  “这次是你负责引领?”忽的,他身后传来一道几近冷漠的男音。
  男子转过头,望着身形挺拔面目凶恶的青年应了声,又有些疑惑地问:“这次的系统是你?”
  青年没有否认,补充道:“还有我师妹。”
  “是么……”男子微皱起眉,青年的师妹是出了名的乖张,恐怕会惹出不少麻烦。
  青年像是没看懂男子脸上的忧愁,望着水面上的林贺问道:“另外一个呢?”
  “现在还在炎家,明天才会与他相遇。”
  “时间确定了?”
  “当然,时间一到,触发任务,两人就会相遇了。”
  青年点点头,不再多言,径直转身离去。望着他的身影,男子忽的想起一件被自己遗忘的事情,懊恼道:“我忘了在梦里跟林贺说怎么召唤系统了……”
  一片寂静。
  须臾,男子叹了口气,“算了,等明天触发了任务,系统也会自行出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