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之相伴 作者:留遗(下)

字体:[ ]

 
  男仆一脸惊恐,一手胡乱地抹着他身上衣裳的茶渍,顿了顿又发现自己这样的行为冒犯了林贺,便直直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喉中发出含糊不清的语调。
  林贺一惊,刚想扶起他,却没想到伴随着一声带着怒气的“放肆”,一股热浪猛地涌至身前。
  炎昀甩着皮鞭,准确无比地打中跪在地上的男仆,皮鞭被收回时,带着弧度的鞭尾甩出几点血沫,溅在林贺的衣袍上。
  男仆闷喊一声软倒在地,背部一条长长的伤口血肉模糊,烧伤的痛疼让他难以忍耐,很快晕厥了过去。
  炎昀再度甩起皮鞭,林贺这次看清了鞭上覆着的火焰,胸口一闷,脱口而出道:“炎昀,住手!”
  炎昀手一滞,抬眸望向他的眼神竟无比怨恨,林贺一惊,不等他开口,便听炎昀道:“本座赐予你直呼我名号的权利,并不是让你用来为这些下人求情的!”
  说着,下手竟是更为狠绝!若不是林贺伸出手去想要拦下皮鞭,炎昀担心误伤到他,他定不会急急收手。
  但饶是如此,林贺的手臂上还是添了一道鞭痕,灼烧的痛疼霎时疼得他额上冒出了冷汗。
  “你!”炎昀气急,扔下皮鞭跑过来察看伤势,见鲜血不断地往外涌出,心疼得眼睛都红了,连带着对躺在脚边不省人事的男仆更为气愤,若不是见林贺拉着他显然要护住男仆,他一定会再狠狠踩上几脚好好泄愤!
  “跟我回去上药!”炎昀怒道,拉着林贺快步离去。
  一阵手忙脚乱后,见伤口不再流血,炎昀才松了一口气,放松过来的他再次想起林贺的举动,怒目瞪着他道:“本座对你说的话,你都没放在心上吗?!”
  林贺叹了口气:“若是因为我的缘故害他丢了性命,我这辈子都心里难安。”
  但令他更没想到的是,炎昀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要取人性命……
  炎昀闻言更怒,“就算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本座也有处置下人的权利!”
  林贺皱眉望着他,“我不喜欢你滥杀无辜。”
  “你!”炎昀拍案而起,咬牙道,“本座以为,你说你愿意跟随我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林贺沉默不语。
  炎昀冷哼了一声:“本座是广霄教的教主,我教一直被你们称为魔教,魔教杀人成狂凶狠暴戾,这你还不知道么?”
  林贺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炎昀唤来两个婢女伺候好他,转身离去。
  说是伺候,但形同监视。
  
  “炎昀去哪了?”林贺问其中一名黄衣婢女。
  婢女低眉顺眼道:“属下不敢擅自言谈教主去向。”
  “我二师弟在何处?”
  “回林公子的话,卫二公子与卫三公子正在练武场习武。”
  “我去见他们。”说着,林贺便要动身,却被两名婢女齐齐拦住。
  黄衣婢女:“林公子,教主吩咐了,您伤势过重,不可随意乱动,望林公子莫为难我们姐妹。”
  林贺望着被敷上上好伤药的手臂,沉默不语,转回身进房里去了,两名婢女连忙一左一右守在房门口。
  夜深,炎昀归来,两名婢女行礼退下。
  炎昀走进房内,行至床头,问道:“你的伤有没有重新上药?”
  林贺点头,望着他身上与离去前不同的衣裳,心中一震,问道:“你去沐浴了?”
  炎昀上床的动作稍稍一滞,随即点头应下。
  林贺忍下喉中泛起的苦涩,问道:“他人呢?”
  “你是在问谁?”
  “那个哑仆。”
  “……”炎昀脸色黑沉下来,“你从来没有像这样关心过本座。”
  林贺苦笑,“你杀了他?”
  “没有。”炎昀否决道,见林贺松了一口气,邪笑道,“本座一鞭一鞭将他手指上的肉削去,又用剑挑去他的脚筋。他不能说话,只能痛苦地闷哼。”
  林贺脸色煞白,瞪大了眼睛望向炎昀。
  “本座用烈焰为他取暖,他高兴地在地上打滚,泪水混着泥土好看得很。”
  林贺微微颤抖,摇了摇头,眼神像是在请求他不要再说下去。
  炎昀伸手掐住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直视,一字一句接着道:“但本座还是不开心,他最后竟还能动弹,朝本座磕头。
  但本座最讨厌别人下跪磕头,就像是在供着灵位,可笑至极。
  他是个识相的人,见本座不开心,就扑向一旁的红绫枪自尽了。整个枪头都没入他体内,鲜血落了一地,也算壮观。”说着,炎昀又是一笑,顾盼生辉,精致俊美的面孔犹若天神,但吐出的话语却如同手持锁魂链的恶魔,“本座没有杀他,他是自尽而死。”
  “炎昀!”林贺尖叫了一声,攥紧了双拳压倒少年,双手紧紧握住他的肩膀,瞪着通红的眼睛道,“你怎么可以……你怎么敢!”
  “我可是魔教教主,有何不可,有何不敢!”炎昀低声回应,“他胆敢觊觎属于我的东西,我就要叫他陷入万劫不复!若不是他自尽,我还要叫本教神医制药吊着他的性命好好折——”
  “啪——”响亮的巴掌声打断了身下少年的话语,炎昀瞪大了眼睛望着林贺。
  林贺红着眼,颤抖着嘴唇,张了又闭,最终只吐出两个字。
  “无耻!”
  无耻……么?炎昀眸色暗了暗,压抑着的嗜血欲|望跟怒火突破了名为克制的枷锁,汹涌而至,他的双眸充血,掌心隐隐要冒出烈焰。
  偏偏这时林贺松开了他,做出起身离去的姿势。
  炎昀瞳孔一缩,几乎是一瞬间便反压住他,瘦弱的身子恰好压在穴道跟关节上,令林贺动弹不得。
  “你后悔跟随本座了?”语气带着危险的气息,充血的双眸望着染上一丝慌乱神色的林贺,“你是本座的人,就算你后悔,我也不会让你离去!”
  说着,不等身下人出声,低头咬在了他的颈上,林贺疼地嘶嘶直响,倒吸一口气,甚至生出了炎昀在吸食他血液的错觉。
  “炎昀!你放、唔——”林贺瞪大了眼,惊恐地感受着横扫自己嘴内的每个地方,宣告所有权的软滑物体,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像是在不满他的不专心,炎昀重重咬了一下,血腥味顿时在嘴内蔓延开来,空气中尽是淫靡的嘴舌舔吻声。
  ……炎昀,在吻我?!
  林贺意识到现状,猛地激烈挣扎起来,炎昀蹙眉,更为用力地舔咬。
  住手!——住嘴!!!林贺下了狠心,反咬炎昀一口,在对方吃疼缩回去的时候怒道:“我是你大哥!”
  炎昀一愣,林贺趁机重重推开他,不顾重新裂开流血的伤口,咬着牙道:“你……大逆不道!”
  炎昀原本惊讶的双眸此刻已经恢复镇定,闻言不由冷笑道:“大逆不道?”
  林贺伸手摸了摸被咬破的嘴唇,没注意到因为他的动作炎昀的眸色又深了几分。
  不等他开口,炎昀已经重新将他压在身下,桎梏住他的身体,道:“只是亲你就叫大逆不道,那我接下来做的,你该怎么说才好?”
  林贺一惊,一种可怕的猜测升上心头。
  炎昀的食指拂过他的嘴唇,林贺顿时感到身体一软,四肢软绵绵得提不起半点劲。
  炎昀一边解开他繁杂的衣襟,一边伸进衣内抚摸上林贺的胸口,感受到身下人颤抖地更快,抬头望进他满是恐惧惊慌的双眸,邪气一笑,“大哥么?那小弟可得好好伺候你。”
  天色渐暗,在油灯的照耀下,少年映在地上的身影越发修长,喘息声越发低沉磁性,林贺紧紧咬着唇,痛苦地落下泪,喉中发出终究还是忍耐不住的嘶吼声。
 
☆、第三十六章 是梦不是梦(五)
 
  “大哥的滋味可真好。”青年从他身体里退出,林贺像溺水的人浮上水面,痛苦地大口吸着气,几欲晕厥过去。
  “无耻!”咬牙切齿地发出咒骂声,耳际传来一声轻佻的笑,林贺怒吼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喘着粗气。
  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梦境,林贺松了口气,随机怒不可遏地抓起玉枕砸向地面,不理会伴随着清脆破碎的声响飞起掉在床上的碎片,伸手继续将床上的另外一个玉枕跟被褥都一同扔在了地上。
  “大师兄!”门外经过的弟子听到声响,有些担忧地敲了敲门。
  林贺朝门口横过眼刀,明明隔着一扇门,弟子却仿佛能够看到他眼中的凶狠,颤抖着身子不敢再逗留,吞吐了一句“不敢叨扰师兄”后疾步离去。
  林贺攥紧双拳,指甲嵌入掌心,下了床,双脚踩在碎片上,鲜血很快流了出来,但他宛若无觉,走到桌旁手袖一扫,将桌子上的茶壶茶杯等物件扫落一地。
  炎昀进门时,看到的便是他掀翻桌子的情景。
  林贺转过头来,投以凛冽的眼刀,夹杂着怒火跟怨恨。
  炎昀一愣,心中生出疑惑,但面上却不动声色,一脸担忧地问:“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滚!”林贺怒道,抓起凳子砸到他的脚边。
  炎昀眉头跳了跳,心中的疑惑顿时被怒火覆盖,但很快又压抑了下来,道:“大哥,什么事让你这么气愤?我帮大哥出出气,你别气坏了身子。”
  “我叫你滚你没听到吗,无耻!”林贺将茶杯掷到他身上,反弹掉落在地碎成几片。
  炎昀嘴角隐隐露出一个冷笑,本想说几句带刺的话好让他亲爱的大哥得到教训,但却在望清林贺氤氲起水雾的双眸时愣住。
  “你再不走,可别怪我动手不留情面。”林贺几乎是颤声说完这句话,炎昀心中升起异样的情绪,沉默不语地点头离去,不忘将门带上。
  当门合上的那一刻,青年眼角的泪终于忍耐不住落了下来,哽咽着发出怒吼,随即又是一阵陶瓷破碎的清脆声响。
  炎昀一直站在门外,冷眼吓走好几拨被声响吸引过来的弟子,直到里边稍稍消停下来才转身离去。
  乐师听完炎昀的一番阐述后,微皱起眉即刻起身前往林贺的房间。
  得知门外人是乐师后,房内人静默少顷,才开口让他进来。
  乐师给了炎昀一个安抚的眼神,推门而入。
  尽管听炎昀说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准备,但见到一片混乱的房内情景时,乐师还是吓了一跳。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林贺会做出的事情么?
  “你来了。”林贺沙哑着声音低声道。
  “……”乐师望着他脚底踩着的鲜红一片的地面,扶额叹了口气,“你想失血过多而死么?”
  林贺没有回答,乐师只好认命地上前帮他处理伤口,敷上伤药。
  “谢谢。”林贺轻声道,乐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还有没有其他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林贺身体颤了颤,缓缓摇了摇头。
  乐师微眯起眼,但什么都没说,如果林贺自己不坦言告知的话,那他就什么都不问。
  起身摸了摸林贺的额头,温度很正常,但为了以防万一,乐师还是从怀中的瓷瓶里倒出一粒丹药让他服下。
  见林贺顺从地吞下药,乐师松了口气。
  收拾好床上的碎片后乐师扶他上|床休息,林贺低声道:“抱歉。”
  乐师叹了口气:“不要让我太担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