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死成仙[重生] 作者:即墨遥(上)

字体:[ ]

 
《九死成仙[重生]》作者:即墨遥
 
文案:
 
白泽为季玹挡剑而死的时候,是心甘情愿,面带微笑的。他唯有一点遗憾,到死都没能让季玹知晓他的心意。
但万万没想到居然又活了过来!
只是还没来得及弥补遗憾,就第二次死在季玹的面前。然后是……
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
……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去死了?
……
白泽:心好累只想死远点,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季玹微笑:不是你先喜欢我的吗?
 
阅读提示:先虐受后虐攻,伪兄弟,1V1不换攻。非升级流。
……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泽,季玹 ┃ 其它:先虐后宠
 
 
 
    上卷
    
    第1章 妄想
    
    阴冷潮湿的牢房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沿着斑驳的墙壁,顶上垂下一道道几乎有手臂粗的铁链,铁链另一端锁着五个人。他们蓬头垢面,衣衫残破,身上累累伤口,几乎已看不出人形,只能隐约分辨的出是几个男人。
    被鲜血浸染的地面,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他们的面前,站着一名白衣男子。
    一尘不染的白衣和这里的阴森幽暗格格不入,他的眉秀挺而淡,一双修长凤眼,眼瞳幽深,然仔细看去,又隐隐带着一丝暗红。
    “你们可都想好了?”他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沙哑,和他俊秀的容貌倒是颇不相配。
    面前的五人毫无声息,若不是胸膛还有些微起伏,怕是会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既打算宁死也不说,就成全你们好了。”白衣男子等了片刻,忽然笑了笑,对身边的狱卒道:“割掉他们的舌头,再好好招待几天,就送他们上路吧。”
    “皇上大喜的日子将近,就不必留着这些杂碎了,晦气。”他拿出一条金丝刺绣的手帕,轻轻擦拭掉手指上不小心被溅到的血迹,转身往外走去。
    不及踏出牢房,后面传来一声咬牙切齿的怒斥。
    “白泽,你不得好死!”
    白泽脚步一顿,幽幽叹道:“原来这就是你最后想说的话啊,真是遗憾呢。”然后毫不留情的离开。
    牢房越来越远,身后再没有声音传来,只余下隐隐约约的凄厉哀嚎。
    和牢房里面的阴暗不同,外面正是阳光明媚。
    白泽微微抬手遮挡,让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然后才发现他最得力的副手张稀此刻正低眉顺眼的候在门口。他高大的身材在白泽面前,总是习惯性的保持着一种谦恭的姿态。
    “大人,属下的人发现南边胡同巷子里有一家商户颇为可疑。”张稀声音低沉,一板一眼。“许是叶家的余孽。”
    “你去处理吧,如今正是皇上迎娶皇后的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差错。”白泽道。
    虽然没有多说,但彼此心里都明白,这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张稀应了声是,就要离开。
    白泽忽然叫住了他,又问道:“纳采的聘礼可送去崔府了?那边有什么动静?”
    张稀点点头,“这些内务府早已经置办好了,昨日便已经送去了,崔府的人感恩戴德,如今正忙着为大婚做准备,不敢有丝毫马虎。也没有任何异常。”
    白泽满意的点头,又嘱咐一番:“继续好好盯住崔家,这些臣子最是狡猾,可不要让他们糊弄了皇上,若是真的一心效忠就好,如果有别的心思……”他嘴角挑起,一声冷笑。“叶家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属下明白。”张稀道。
    “你去吧。我现在进宫去,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不用禀报我了。你全权处理便是。”白泽说,提起进宫,眼中露出一闪而逝的柔和之色。
    张稀注意到了,嘴唇翕动,欲言又止,但终于还是看着白泽绝尘而去。
    ……
    刚刚经历过一番腥风血雨的京城,即使是正午,也显得颇为冷清。
    路上行人匆匆,少有交谈。
    看到白泽纵马而过,人们纷纷躲避,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就在三个月前,这位煞神带领手下的禁军血洗了以叶家为首的几十户大臣的府邸,男子一律当场格杀,没来得及自杀或死于乱刀之下的女子都被充为官妓,惨叫哀嚎让那一夜的京城如同修罗地狱。
    人们尚未从惊惶中回过神来,次日又传来叶皇后被软禁、太子意外身亡的消息。往日默默无闻的大皇子随后登基为帝。
    曾经一手遮天的叶家,转眼间灰飞烟灭。
    白泽这位被新帝隐藏已久的利刃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眼前,同时展现在世人眼前的,是他的冷血无情和雷霆手段。
    他的恶名连同那上千人的鲜血,成为深深笼罩整个京城的血色阴霾,迟迟不曾散去。
    风吹起白泽耳边的碎发,他眼睛眯起来,远远便看到肃穆的宫墙。
    看守宫门的侍卫见是白泽,连多看一眼都不敢,直接开门让他进去。谁都知道白泽是当今皇上最信任的人,且不说皇上对他的信任与恩宠,就凭他如今手里的权势,也断不会有人敢不长眼的阻他。
    刚刚经过一番血洗,宫里比外面更是冷清许多,连人影都几乎见不到一个。
    白泽来到明心殿跟前,不由自主的放缓了脚步。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然后恭敬的站在门外等待。
    过了一刻钟,里面才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进来吧。”
    白泽伸手推门,一眼就看到了那坐在书案前的男人,他一身玄色锦袍,金冠挽发,容貌俊朗,剑眉斜飞入鬓,眼帘半垂,睫毛根根分明。即使是慵懒的坐在那里,也掩不住那一身贵气。
    这便是当今圣上,季玹。
    白泽熟练的上前将桌上凉了的茶水倒了,又续上一杯热的。然后小心翼翼的捧到他的面前。
    季玹接过茶杯,微微一笑:“刚才看的入神了些,让你久等了,你不会抱怨朕吧?”
    白泽露出一个笑容,“皇上这样说,可真让臣下惶恐。”他抿起嘴角,往前凑了凑,去看那书上的字,“臣可不敢打搅您,不过什么书这么好看?”
    季玹随意的用袖子掩住,挑眉笑道:“明明笑的挺好看的,平时也应该多笑笑才对。上回还有老臣和朕抱怨,说你是不是不会笑呢。整天板着一张脸,可止小儿夜啼。”
    白泽故意露出吃惊的表情,“谁这么关心臣,改日臣去和他聊聊。”
    季玹无奈道:“还是别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惊吓人家。如今剩下的老臣可不多了,朕还指望着他们好好辅佐朕呢。”
    白泽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掌管天下对季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留下那些老臣也不过是为了贤名而已。但是他从来不曾忤逆过季玹,闻言也不做声,只是笑了笑。
    他笑起来真的好看吗?白泽想起季玹说的话,扬起的嘴角怎么也收不回来。
    “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入宫来了?”季玹又道。
    “也没什么事,臣如今可是闲的很。”白泽说,“大婚的事情都有人准备,叶家的余孽也翻不起风浪。”
    “不可掉以轻心。”季玹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责备的眼神。
    白泽神情一僵,低下头,“是。臣这就去……”
    话还未说完,季玹忽然握住了他的手,哂然一笑:“你啊……还是这么开不起玩笑。其实朕最近也无聊的很,难得入宫一趟,今夜就陪朕秉烛夜谈吧。你也是辛苦了,琐事安排下面的人去办就是了。”
    白泽恍然发觉自己的手此刻居然正被季玹握在手中,明知只是对方无意的一个动作,却禁不住全身都一阵颤栗。
    他一直明白,自己早已无可救药。
    但他不敢表露丝毫,眼前的人不仅仅是一国之主,更是他发誓要效忠之人。他救了他的命,给了他现在的一切,对他以诚相待……他却对这个人生出不敬之心。白泽深深明白自己的本分所在,所以更不能容忍自己的非分之想,那是一种亵渎。
    只是尽管如此,想要控制住这情感却如登天之难。
    白泽僵硬的点点头,答:“好。”
    季玹松开手,满意的笑了笑,“说起来,我们好久没有这样一起说过话了。你不会怪朕疏远了你吧?”
    “臣不敢。”白泽垂下眼。不敢让他发现自己的异样。手背温热的触感已经消失,那一瞬间,仿佛是种错觉。
    季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也该用膳了,今晚你就和朕一起吧。”
    ……
    白泽这一顿饭用的食不知味,他一直默默的想,到底是什么时候才明白自己对季玹的这种渴望呢?
    是在他狼狈垂死季玹伸出援手之时?还是在季玹手把手教他识字习武之时?又或者只是他一直习惯追随着季玹的背影,就这么被俘获了呢?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他现在还活着吗?即使活着,又是什么样子?又有什么意义?
    白泽笑了笑,其实那些都不重要了,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即使是以这种方式、这种身份又如何。
    只要是季玹想要的,他都会不择手段的为他达成,只要是季玹喜欢的,他都可以奉到他面前。他可以为他血洗天下,可以为他背负恶名咒骂……甚至可以为了他的婚事尽心尽力。
    他都心甘情愿。
    饭后两人漫步在宫殿中,凉风习习,并肩而行。
    季玹环顾四周,有些感慨,叹道:“六岁之后,朕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了。没想到二十年后,会成为这里的主人。”
    二十年的隐忍,最终成为一国之主。
    这其中的步步为营和艰辛,白泽再清楚不过。二十年里,他陪在季玹身边十四年。
    季玹沉默了片刻,又转头对白泽笑道:“还记得你小时候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刚进宫的时候,一刻也不敢离开朕,让朕怎么也放心不下,现在倒是完全不用朕操心了。”
    白泽敛然,当时他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用尽方法也要留在这个人身边。
    但现在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被保护的孩子了,他已经可以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白泽笑道:“那么多年以前的事情,臣已经记不太清了。”他顿了一下,又道:“三日就是封后大典,崔氏女贤良淑德、容貌德才俱佳,在京中早有盛名。臣在这里要先恭喜皇上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