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死成仙[重生] 作者:即墨遥(下)

字体:[ ]

 
    霍司没有说话。
    白泽心思通透,霍司的心思也猜了八九不离十,虽然不明白他为何弄成这般模样,但平日以那种伪装外表见人,可见心中是厌恶这样的自己的。
    “我得承认你刚才有点吓着我了,因为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第一次看到惊讶是难免的。但是这并不足以令我害怕,只是长的丑了些而已……”白泽轻描淡写的道,一挑眉,“你总不会以为是我吓大的吧?”
    他还有一个理由没有说,霍司从来没有真的伤害过他,他为什么要去害怕和厌恶一个不会伤害自己,甚至还会保护自己的人呢。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他清楚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珍贵难得的了。
    片刻后霍司又传音过来,“你去外面坐镇的修士那里,拿到他的令牌,再过来。”
    “好。”白泽果断的答道,他看了霍司一眼,轻轻一笑。
    刚才心里一瞬间产生的忧虑烟消云散,这才是他认识的霍司。
    ……
    白泽走回门口,收回了灵气护罩,顿时阴森的气息又重新笼罩过来,他快步走了出去。
    中年杂役看到白泽出来,表情惊讶,“你在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居然没事?”
    “侥幸而已。”白泽说。
    中年杂役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脸上有嫉妒还有艳羡,“居然不惧怕这里的毒气,看来你资质不错,也许哪天会被上仙们看中收为弟子呢,万一不行,就算只是给上仙做个打杂的仆从,那也是一步登天了。”
    白泽不置可否的笑笑,露出傲然的神色,然后不在意的说:“少宗主到底怎么得罪老祖了,你知道吗?”
    “那些事情我们这些下人怎么知道,不过听说啊……老祖很生气的。”中年杂役感慨道:“咱们少宗主也是个狠人,为了修炼把自己弄成人那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而且少宗主还是个天纵奇才,不到百年就修炼到元婴期……但是得罪了老祖,这次恐怕是不能活着从这里出去了。”
    “这次?难道他以前也被关过?”白泽惊讶的问。
    “你来谷里时间短不知道,我悄悄告诉你。”中年杂役明显态度亲近很多,“当年少宗主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的俊美是谷里鼎鼎有名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倾慕于他。但是他为了修炼一门毒功,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要入这万毒蚀骨池!要知道这万毒蚀骨池,进去可是九死一生的,老祖的亲传毒功虽然练成后威力无比,但过程却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之前也曾有几位老祖宠爱的子女信心满满的进入这里,结果都尸骨无存!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来了,直到少宗主。”
    “少宗主是唯一一个进入过这里,又活着出去的,而且因为他这份毅力和天资,一直很受老祖看重,可谓是前途无量!老祖也很倚重他,许多事情都交给他去办……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将他关到这里,这一次他出不去,只能活活熬死在里面!”
    “据说他是因为一个男人得罪了老祖,才被扔到这里来的。这个我不太信,里面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那种流言,只能当八卦听听而已,当不得真。”中年杂役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仿佛觑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惊天大秘密一般。
    白泽无奈一笑,“事情真相如何,怎么都轮不到我们操心不是。对了,我有些内急,出去一会儿,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我马上回来。”
    “没关系,你去吧,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中年杂役笑呵呵的说。
    白泽之前早就打听清楚了这里的情况,知道如今坐镇在这里的是一个筑基中期的刘姓修士,一般都在东面的阁楼里面打坐修炼,没事从不出来。
    他直接来到阁楼处,上去就仓促的敲门,“不好了不好了,外面出事了!”
    门猛的被推开,一个留着山羊胡的消瘦男人打开门,他穿着杏黄长袍,腰系一根墨绿色的带子,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髻,神色紧张,“怎么回事?”
    “少宗主他逃出来了,正在外面大开杀戒,我逃过来赶紧向您报信,求您救救我们!”白泽跪在地上,神色惊恐不安。
    “什么?这不可能!”刘姓修士大惊失色,眼中同样露出惊恐的神色来,他只是一个小小筑基期,在霍司面前连逃命的份都不够!怎么可能往前凑,眼珠子一转就跑回了屋内,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玉盒,盒子里面是一个黑铁材质的令牌,静静的躺在那里。
    他看到铁牌完好无损,顿时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眉头皱起。收好盒子一转身,却看到白泽就站在他的身后,神色大怒:“谁让你进来的!”
    “小的不敢留在外面,太危险了。”白泽小心翼翼的说。
    “混账!你竟敢欺骗我!少宗主根本不可能逃出来!”刘姓修士恶狠狠的看着他。
    “为什么?”白泽问。
    “什么为什么!你……”刘姓修士忽然眼睛一瞪,喉咙处鲜血咕噜噜的冒出来,头一歪就没了气息。
    白泽收回手,将玉盒中的铁牌拿了出来。模样和霍司描述的一样,再看刚才刘姓修士的反应,应该就是它不错了!他将门重新关好,飞快的回到了万毒蚀骨池那里。
    中年杂役正打着呵欠,迷迷糊糊的坐在门口。
    白泽笑了笑:“刚才耽误了一会儿,不好意思,我再进去看看,万一有什么纰漏就不好了。”
    “能有什么纰漏?这么认真干嘛……”中年杂役嘟囔了一句,继续打盹。
    白泽怀揣铁牌,因为有过一次经验,这次他走的非常快,很快就到了霍司所在的地方。
    池中的毒虫又躁动起来,飞快的往外爬,重新露出中央的霍司。
    “你已经拿到了?”他传音道。
    “是的,接下来怎么办?”白泽紧张的问。
    “接下来我们就要赌一赌了。”霍司传音道,“老祖不做任何布置,又将令牌放在这里,就是为了引诱你出来,否则是不会这样轻易让令牌被你得到的。一旦禁制被打开,他就会立刻赶过来,我们最多只有十息的时间逃命。”
    “怎么才可以打开禁制?”白泽说。
    “如果你现在离开,他不会知道你已经来过了。”霍司说。
    “少废话,这次我们一起走!”白泽神色不悦。
    霍司沉默了片刻。
    “你走到第二根石柱旁,将令牌放进凹槽,就可以了。”
    白泽转身就走到第二根石柱前,石柱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他仔细的找了一会儿,果然见到一个和铁牌形状一模一样的凹槽,果断的将铁牌按了上去!
    整个大厅似乎都震动了一下,接着池子表面红光一闪而逝。无数的毒虫飞快的爬了出来!如同潮水一般迅速向四周蔓延。霍司从池中跳了出来,一言不发夹起白泽就如一道光般向外疾驰而去!
    白泽只觉得耳边风声猎猎作响,很快霍司就带着他离开了这里,冲进了盆地上方的树林中。与此同时,一阵铺天盖地的威压笼罩了整个树林!白泽脸色一白,噗的吐出一口血来!他居然连老祖覆盖几十里的威压都抵挡不住!
    霍司站住,脚在地上猛的一踩,露出一个深深的洞穴来。他毫不犹豫的带着白泽跳了下去!洞穴底部居然有一个传送阵,虽然看起来残破,却还可以用。霍司放入几枚上品灵石,传送阵光芒一闪,两人就消失在那里!
    出现在另一端的霍司手中剑气一挥,顿时将这端传送阵彻底破坏掉!
    老祖的怒吼隐隐通过传送阵传了过来,但随着传送阵的破坏,终于消散安静下来。
    白泽头晕目眩的睁开眼,发现眼前的景色已经彻底变了。
    “你放心,这里已经是数百里外,他追不过来。”霍司说完,强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从一旁屋内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瓷瓶递给白泽,“你刚才受了内伤,吃下这个,打坐运功。”
    白泽擦拭了一下嘴角,点了点头。
    瓷瓶中的丹药显然不是凡品,入口清香,一股热流在胸腹中流动。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白泽缓缓睁开眼睛,他的伤势已经好了七八分。
    霍司正坐在他的对面,双目紧闭。他看起来已经不是那般血肉模糊的模样了,又变成了之前的俊美容貌,穿着一身黑色长袍,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也看不到伤口,只是脸色很是苍白。
    白泽也不打扰他,饶有兴趣的观察起四周。
    没想到霍司居然知道这么一个隐藏的传送阵,他之前也特意了解过一些修仙界的常识,知道传送阵是传说中的存在,如今基本没有修士能够布置,那是仙人的手笔。如果没有这个传送阵,今日他们是决计逃不出老祖的手心的。
    这里是一座石屋,有几个房间,没有窗户,应当是在地底或是山腹中。
    石屋虽然简单,没有过多布置,但细节处却显精致典雅,而且被打扫的很干净。
    白泽走了几步,伸手抚摸在墙壁上,冰凉温润的触感,竟不似一般的石头,难不成整个石屋都是用特殊材料制作而成的吗?
    “这是南山石,是用来制作洞府的极好材料,坚固无比又可以凝聚灵气,还能隔绝神识的查探。”霍司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你醒过来了。”白泽惊喜的回过头。
    霍司扬起唇角,露出一丝笑容,“如你所见。”
    白泽很高兴,但随即又忧虑道:“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先养好伤,其他的事以后再说。”霍司笑了笑,“得罪了老祖,就相当于叛出宗门了,谷里是不能再回去了,但好在也没有什么东西在那边,不打紧。”
    虽然霍司说的很是轻松,但白泽还是产生了些许歉意,如果不是自己,霍司怎么会得罪老祖呢?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顿时沉默下来。
    霍司好像没有看到白泽的犹豫一般,又笑着解释,“你一定很好奇传送阵的存在和这里吧?那个传送阵,是我当年在那里修炼的时候偶然间发现的,通过传送阵我发现了这里的洞府,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只是为了隐藏这里的秘密,没想到今天居然救了我一命,说明我命不该绝呢。”
    “你也许已经猜到了……传送阵是真正的度过九重天劫的仙人才能有的手笔,而这里,是仙人遗留下来的洞府。”
    霍司扬起嘴角,“现在,你是第二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了。”
    
    第46章 秘辛
    
    仙人遗留下来的洞府?能度过天劫的真正的仙人?!
    白泽难掩惊讶,几个月前,他若听到这种话,只会嗤之以鼻,他根本不相信神仙的存在。
    即使如今自己也踏上了修行路,依旧觉得神仙也不过是通过修炼获得强大能力的人类而已,因此并无多少敬畏。人类愚昧,便把自己不理解的强者当做了神仙。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吗?也许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