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为君逆命而行 作者:姜暖(上)

字体:[ ]

 
 
天无道,世无常;
掌中剑,顷刻载生亡。
无印纵如魔,谁保谁无恙?
睥睨天下,曲中求全;
只甘为君,逆命而行。
 
强大痴情暴躁攻 X 杀手冷情心机受
这是一篇又虐又狗血又逗比的故事。
简介什么的……
他叫白芷,是个骨子里爷们长相清秀的男人。
他不是白莲,不是圣母,更不是人见人爱的柔弱受。
他冷静,心机,偶尔仁义道德,偶尔暴躁自私。
前一世,他是食物链的最底端,没有名字,没有家。
后来那人给了他一个代号,给了他一把枪,让他有了活着的理由。
然而,‘背叛’两个字突然活生生的站起来骂他是个傻逼。
后一世,他依然是食物链的最底端,但他有了名字有了家。
在他满足于此的时候,一夜之间他家破人亡颠沛流离,连平凡都成了一种奢侈。
于是,他背井离乡,毅改初衷,开始踏上这条复仇之路……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恩怨情仇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芷 ┃ 配角:司城无印,濮阳南楼,永逸,申徒燎,司城箜,白氏夫妇,等 ┃ 其它:情有独钟,强强,江湖恩怨,情牵一世,中药医术,虐恋情深,
 
 
 
☆、【杀手虚途】上
 
?  气压很低,视线所及的天空,一片乌暗。
  天气预报很少有特别准的时候,这样的天气,可能下一秒就会倾盆大雨,也可能阴个一整天之后放晴,虚张声势而已。
  他趴在一座废弃的五层楼顶纹丝不动,透过瞄准镜看着对面工厂的门板。
  呼呼作响的风丝毫动摇不了他手中的巴雷特MAX。
  这是继巴雷特M95之后的三次升级最精版狙/击/枪,它是现如今2020年最昂贵的狙。
  也是他花了十个悬赏金买到的宝贝。
  它的每个死角都被他擦的铮亮,黑漆漆的金属光泽散发着强烈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让他热血沸腾。
  因为,他是个杀手。
  他没有名字,没有出生,没有背景也没有户口。
  只有一个代号:【J】
  7岁之前他都在一家孤儿院苟活,连名字都没有,每天为了填饱肚子都在和人厮打,有饿的只剩一口气的时候,有全身伤口发炎的时候,但是他都挺了下来。
  直到那个男人出现,那个梳着后背发眉心一道疤痕的男人将他从孤儿院带了出来,并且赐给他【J】这个代号。
  他一直以为,走出孤儿院,便是书中所说的光明。
  可他错了,他只是从一片阴影中走向了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阳光的黑暗。
  J是个合格的杀手。
  精湛的技术,敏锐的直觉,矫健的身手,包括一颗冰冷的心。
  他没有喜怒哀乐,只有失败成功。
  他不从属于任何组织,他的所有行动和暗杀,都只听从于那个眉心一道疤,名为Nelson的男人。
  比如这次任务。
  这是他杀手生涯最高的一次悬赏任务。
  而交给他这个任务的依然是养他10多年的Nelson。
  交代后,Nelson说:‘完成这次任务后,就去过你最想要的生活吧。’
  J并没有回答。
  这项任务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一个交易市场最权威的人,也是J的老相识,雷。
  雷是个风流成性的人,没有固定的居所,没有固定的情人,无论J搬到哪里都逃不出这个人的视线,只要雷想,就一定会出现在J的面前,也永远戴着一副追随者的面具向他示好。
  讨厌吗?谈不上,最多是觉得雷这个男人有些黏人过头了。
  J没有想过会有将枪/头对准这个男人的时候,但是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只要是Nelson交代的,不问理由不问后果,他都会接受。
  根据提前准备的信息,今天是雷的交易日,军/火在雷的手里倒/卖,没有一次失误过,而且,交易的地点和时间都很隐秘,这次是花了很大的时间和金钱才得到的消息。
  J不能失误。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天依然只是阴着,J趴在楼顶,几个小时里一动不动。
  手腕上的时针走到下午3点的时候,对面工厂的门,才有了一点动静。
  手指一点点的移动到扳机的位置,微微调动枪身,蓄势待发。
  门开了,厚重的铁门发出声音,从里面走出几个人,他们将门推向两侧,排好队伍等待最后的BOSS出场。
  先出来的是穿着黑色西装的雷。
  依然风度偏偏。
  屏住呼吸增加准度,J毫不犹豫的锁定他的头,因为出入这种场合的人都穿着防/弹服,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但,就在他刚要施力拉动扳机的下一秒,雷突然侧身后退了几步,然后回头对另一个人说话。
  J顿住了,在他考虑换一个角度的时候,瞄准镜里却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那人,依然喜欢梳着后背发,有些上了年纪的男人,放大十倍的瞄准镜里,是那人眉心的一道疤痕,斜立。
  “!”
  J承认,他很震惊,震惊到错失了最好的击杀时机,这短短的几秒就是杀手的致命伤。
  从胡同里开出的车辆挡住了雷的身影,而J在瞄准镜看到的是Nelson也看向这边的视线。
  五层楼高的位置,他们不会彼此对上视线,可是那人确实发现了他的位置。
  一头的冷汗瞬间冒出,J用最快的时间调整自己,然后开始收拾武器。
  他发挥了有史以来最快的拆卸速度,整备好的时候,J拎起20多斤的箱子站起身,准备撤退。
  可背后的金属质感还是准确的制止了他的动作。
  透过两层衣服依然清晰的感觉的到枪口是多么用力的抵着他的背。
  J没有回头,他冷静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等待那人开口。
  “没想到传说中的J,也会有失手的时候啊。”
  毫不掩饰的嘲笑口气从背后传来。
  “看来Nelson也并不是完全信任你,不然怎么会让我来收拾残局呢?”
  J不知道后面的人是谁,他知道Nelson绝非什么简单的杀手组织老板,也许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身份,不然也不会参与交易,出现在雷的交易场所。
  而J,只是Nelson训练出来的,当下最听话最好用的工具而已。
  这些,他从未怀疑。
  “杀我的理由。”J低问。
  因为杀手失手的时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看来你还没有觉悟啊?Nelson先生说的可真准,你是只永远训不服的猫儿,即使给你最好的粮食,也逃不出最低俗的东西。”男人的声音嘶哑,他贴近J的后背,唇抵在J的耳边,“你犹豫,是因为Nelson先生,还是雷呢?”
  J没有回答。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时间。
  在男人放松的那一秒,他快速蹲下身向后一扫腿,直接将男人反制,单膝压在男人的胸口,扣着他的手腕对准拿/枪的人,额头。
  J冷着声音,“我会亲自去问一问Nelson……”
  这句话并没有说完。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J推下了楼顶。
  而胸口,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剧烈的疼痛。
  地上的男人迅猛起身,他来不及抓住坠入楼下的J,回头的瞬间,就看到了对面墙楼上的人影,那人已经收起狙。
  那人和他的目标一样,都是J。
  可是却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即使他收到命令也没有真的想马上杀掉J,毕竟传说中的J还有一些赏玩的必要,而那人是真的杀了J。
  没有一秒迟疑。
  此时他才明白,不被信任的,不只有J,还有他。
  而在Nelson心中,没有一个人是值得信任的。
  这就是王者的作风。
  用过之后,毁灭,绝非放生。
  ?
 
☆、【杀手虚途】下
 
?  老天终于舍得把雨降下了。
  是可怜还是嘲笑,无人知晓。
  废弃的楼群工厂角落里,J躺在冰冷的地面,胸口染红一片。
  细细密密的雨水浇灌着他,像似在洗去他这二十三年来所有的腐臭。
  那些已深入骨髓的腐臭。
  胸口处已经麻痹了,血依然没有停止外涌。
  他或许还活着,保留着最后一丝气息挣扎在死亡的边缘。
  J清楚的知道,这就是他的结局,没有任何夙愿和期望的结局。
  情理之中。
  就如人们说的那样,死亡的一瞬间,脑海里会将这一辈子经历过的事情都过滤一遍,J觉得这个说法很对。
  可是,这一秒,在他大脑里快速回转的不是枪口下解决掉的陌生人,不是几年的艰苦训练不知疲惫,而是在更早之前,在被Nelson从孤儿院领回来的那几年。
  如果幸福就是简单,那几年便是他这短短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
  他还记得第一次吃到饱的滋味,还记得浑身化脓的伤口被人小心翼翼清理的温柔,也记得每一晚有人陪伴在身边告诉他如何生存在这个残酷的世界。
  其实,他很想叫那人一声父亲。
  如果被允许。
  J没有感情,不知仇怨,但是他有信念。
  他的信念就是生存在Nelson的身边,Nelson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没有前因不计较后果,因为他的命就是Nelson给的。
  7岁跟着Nelson,三年修养,五年训练,然后在十五岁的那年第一次将子弹穿透别人的头颅,套着消/音器的枪口还冒着青烟,而J只记得那人惊恐的眼神和鲜血四溅的伤口。
  很奇怪,第一次杀人,J没有任何畏惧,有的,是超出年龄的冷静。
  他还记得当时交任务的时候,Nelson是多么高兴,拿着很多零的支票塞在他的手上,告诉他,‘你将会成为最棒的杀手。’
  那是J听到过的,最高的赞赏。
  从小就被贯彻的基本常识告诉他,对杀手来说,断绝外情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很庆幸的是,J对任何人都没有兴趣,包括生理。
  大多时间,实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自己草草解决,从没尝试过除了听命之外的东西,所以雷的出现,是始料未及的。
  雷是何等人物,就算不在同一领域的J也知道。
  在人际交往复杂的现在,可以公开自己身份活跃在尖端的人物,雷就是一个,J觉得他是笨中求聪明。
  他们的相遇很巧,是在酒吧,那是J常去的一个酒吧,在那里可以放空自己,没事儿的时候喝喝酒,看着吵闹的人群找一些存在意识。
  偏偏那一天遇到了最不该遇到的人,雷。
  第一次见面雷就将轻浮发挥到了极致,对J这颗冰冷高傲的花下了战书,不得到誓不罢手,然而,J没有给过他一个正眼或是一个回应。
  三年的纠缠,雷总是在J搬家之后第一个去庆贺,说是搬家其实就一个箱子,穿旧的衣服J不会保留直接就扔掉,换一个地方换一身行头,打扮的比普通人还普通,将自己埋没在人群中,而雷总会对他品头论足,他说,‘即使你再怎么掩盖,也挡不住你那张勾人的脸。’
  J觉得自己长的很一般,无非是雷的自说自话罢了。
  事实上,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每一次都很短暂,几句无聊的打趣或是交换眼神,基本没什么交集,偶尔的一起喝酒也都是雷一个人自言自语,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雷和Nelson竟然有交集。
  而在临死前的现在,J才大概明白了,为什么Nelson会突然让他杀这个公开身份的交易巨头,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