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为君逆命而行 作者:姜暖(下)

字体:[ ]

 
☆、【一环一计】下
 
?  司城无印这迅猛一剑在距离白芷胸口半寸的地方停住。
  漆黑的眸对上白芷那双冷静的大眼,一瞬不瞬。
  濮阳南楼站在原地,攥着长箫的手心泛白,他不认为司城无印真的会下去这一剑。
  但是,白芷的脖子上已经在流血。
  十美人的暗器在司城无印挥出这一剑的同时就已经扣紧。
  “无印公子为何不动手了?”十美人挑唇,眼中的慌乱渐变血红,“难道也因为这个白公子……他就如此勾人魂魄吗?”
  无印侧身执剑未动,眸中暗黑。
  “既然如此,我来帮你吧?反正都是一死……”美艳的脸上浮起笑意,与白芷差不多身高的她贴近白芷的肩旁,媚态尽显的看看面前无印,又看看不远处的南楼。
  “十儿!”
  “哈哈哈……”
  十美人突变大笑,南楼的怒唤已经入不了她的耳,她转动手中的暗器,盯着戴着半截面具的男子,手下一狠,朝着白芷的喉咙就刺了进去……
  ‘呼呼’
  强风大作,只一瞬,青白的暗器只入了喉咙一点,执暗器的纤手就停住了。
  而被点了穴的白芷被一股猛力推开。
  无印瞬间收起剑,稳稳环住白芷抱在怀中。
  十美人僵着身子,只剩眼珠斜向旁边点了她穴道的人。
  来人一席黑衣遮面,察觉不到任何信息,强大的内力让十美人呼吸困难,那人单手拦着十美人,唯一露出的双眼却看着司城无印怀中的人儿。
  白芷被点了穴道,脸还埋在无印的胸前,完全不知道身后有一人正看着他。
  “来者何人?”
  无印开口,似乎打断了那人的凝视,那黑衣人一挥衣袖,只一瞬就没了踪影。
  而十美人也被带走了。
  无印凝神片刻,并不打算去追,那黑衣人的轻功绝对不在他之下,更不知是敌是友。
  无印收起长剑,扶正怀中的白芷,在他身上轻点了几下,白芷才恢复自由。
  白芷倒吸一口气,喉咙处的伤口还在流血,但这些都远不比上他心中的震惊,他抬头看了眼无印,金黄色的面具遮着那人的面,上面还有几滴未干的血迹,他有很多疑问,为何十美人突然变成了这种角色,为何无印会在这种时候回来,无印和十美人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些疑问都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白芷突觉胃中翻腾,四肢剧痛,一股腥甜直冲口腔。
  “咳……”
  “白芷!”
  无印接住白芷,这一口黑血全都喷在了他的前襟。
  ——————
  “少主,白公子睡了。”
  麟从房里出来,向前厅的无印交代一句。
  白芷中毒了,而且是剧毒。
  不过这里是濮阳山庄,天下第一毒也是出自这里,所以,任白芷的毒再深,对南楼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
  只是,白芷没有内力护体,这一中毒,着实伤了六腑。
  十美人的暗器上有毒,白芷被点了穴,所以毒液扩散的并不快,然后在被解穴的瞬间,所有的毒都奔向全身,才让白芷骤然昏厥。
  此时的南楼正在鉴毒,这毒并不是白芷所中的,而是麟从那群暗杀者的剑上取下的。
  “这毒,并非出自南方。”南楼用湿绢擦了擦手,缓缓道:“若要说,应该是出自西方的荒原之地。”
  “荒原?”
  “没错,这毒液中有一味山浮子,这山浮子只有西方的荒原之地才有,而且这种奇草只要离开本土就会枯死,若要炼制这毒,势必要在摘下的那一刻。”
  “……”无印凝眉。
  这件事不用多疑了,十美人就是这场陷阱的接引人,就像南楼所猜测的,从头到尾十美人都埋伏在这眉城,因为司城谷与濮阳山庄交好,所以定能查到一些线索,即便这一计就算了十多年,但还是有了法子将请帖送到了父亲手中。
  不过,十美人绝对不是主要的策划人,那个黑衣人的出现也绝对不是偶然……
  “那黑衣人似乎认识白公子。”南楼这一语竟和无印想到了一起。
  没错,无印也正疑惑,白芷只是个小地方的郎中,断不会有这样的朋友,那人确实也救了白芷一命,虽是带走了十美人,可不能马上断定是敌是友。
  除非,白芷认识那人,却没有对无印说过。
  这一次暗害,是冲着他司城无印来的,伤了白芷,只能算其中差错。
  在这之前,还有一事需要查清。
  “照顾白芷。”
  无印交代一句,直接拿剑出了前厅,脚步生风,轻功飞走。
  “……”南楼晃着手中的长箫,有些话他并没挑明了说,他觉得无印也完全猜得到,十美人是他南楼认识的人,而且还相识多年,南楼早就察觉十美人有些不对,也曾提醒过无印,但是这关头,还是因为他的疏忽,让白芷伤了。
  想到这,南楼站起身,朝房间走去。
  房间很大,却不空旷,南楼轻步走到床前,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缓缓伸出手去。
  白芷的脸还很苍白,唇色也还没有恢复红润。
  指尖碰触到的皮肤冰冷冷的,没什么生气。
  指尖一顿,南楼收回手,因为床上的人此时已经睁开双眼,看向他。
  “好点了吗?”
  白芷张了张嘴,声音透着嘶哑:“南楼……”
  长眉一皱,竟心如蜂刺,南楼坐到床边,看着面色苍白的人,轻声:“对不住了。”
  “又不是你伤我。”
  
  “你却因我而伤。”
  白芷顿了顿,淡着表情:“我想知道怎么回事儿,你好像知道十美人的身份。”
  南楼浅眸一动,看向白芷的目光中复杂,“算是吧。”
  “那与无印有什么关系?”
  见南楼迟疑,白芷顿然:“无印这次来是为十美人?”
  “你很聪明。”南楼轻笑,却有无奈:“十儿的身份不明,绝对不似我和无印想的那么简单,十儿谎称找司城谷暗影,却在途中设了暗杀者。”
  白芷皱眉,所以那晚看到的无印戴着的面具上有血痕,这么说无印之前刚经历过一场厮杀。
  “她要杀无印?”
  南楼点点头。
  白芷闭了闭眼,司城无印没事,应该没有受伤,而且司城谷本就是仇家遍地,有人暗杀没什么可疑惑的。
  “十美人呢?”  “被一个黑衣人带走了。”南楼应。
  “是吗……”
  一切都很复杂,十美人找司城谷暗影杀人,却设下陷阱陷害无印,也就是说十美人从一开始就将矛头对准了无印。
  白芷突然想起一事,他睁开眼,看向床边俊美的男人。
  “你和她洞房了吗?”
  南楼正色:“没有。”
  “可你也没有杀她。”
  这句话让南楼没了声,白芷的意思他明白,无非是说既然知道十美人的身份为何不早一些说出来,何必有如今之事。
  南楼起身,腰间的五彩铃响动:“好好休息。”
  看着离去的身影,白芷又道:“你对她有情,为何又弃她?”
  南楼并没回答,只回眸淡笑了一下,再次告诉白芷好好休息就出去了。
  但,白芷看的出,他的笑,是冷漠的。
  ——————
  无印本是去找人的,去找范离。
  但是并没有见到范离,只听闻范离确实在那晚经过眉城十里外的小镇。
  消息不是假的,范离要出现绝对不会伪装。
  而十美人不可能比司城谷的暗影先得到范离行程的消息,这样推断来说,十美人和范离绝对有着某种关系。
  或许,这场阴谋的主角,就是范离。
  而那个从十美人手中救了白芷,又带走十美人的黑衣人很可能就是范离。
  遗憾的是,对于范离,没有人知道的太多,他行踪诡异,想找到,很难。
  最让无印在意的是,十美人知道了父亲在找人,那么十美人也一定有着什么身份,或许,她与父亲要找的人有所联系也说不定。
  不然绝对不会这么有把握司城谷一定会解下这请帖。
  自此,一切都还是迷,刚刚露出一点苗头的迷。
  司城无印回来的时候白芷醒着,喉咙处的伤口并不深,涂一些药就没那么疼了,但是因为毒素侵腑,依然很难受。
  白芷睡不着,无印也没走,就坐在床边不言不语。
  他嘴上说是睡的多了不需要休息,但是白芷明白,无印这是在陪他。
  白芷不想问的太多,毕竟是司城谷的事情,与他没什么关系。
  但是看无印一直皱着眉,终是开了口。
  “你是在因为我的伤而难过吗?”
  白芷开玩笑,反倒换来无印一张更阴郁的脸。
  白芷抿了抿唇,靠坐在床上,轻声:“如果当时我不在的话……”
  漆黑的眸子一凛,将白芷拽到怀中从后面抱着,双手环在白芷的腰间。
  “绝不会有第二次。”
  这是没有开头的承诺。
  他有些后悔,后悔挥出那一剑,如果当时没有挥那一剑,或许白芷不会受伤。
  也不会逼迫的十美人欲杀白芷。
  如果不是那个黑衣人出现,无印还真不敢想象自己是否有把握让白芷平安无事。
  “你有没有朋友是高手?”
  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热气喷在白芷的耳朵上,让他条件反射一躲。
  “高手啊?”白芷想了想,道:“如果永逸算的话。”
  无印不屑。
  “对了,还有一个。”
  环着白芷腰间的手臂一紧,“何人?”
  白芷回头看向那人,好半天才认真道:“你。”
  黑眸微眯,不悦:“我们不是朋友。”
  “不是朋友是什么?兄弟?”
  白芷只是随口一问,却让那人堵上了嘴。
  这吻来的突然,白芷看到那人微眯的双眸,眸中是他熟悉的怒气。
  白芷张着嘴,任由那人在嘴里横冲直撞。
  两人是什么关系呢?
  白芷也想知道。
  两个男子这样,应该怎么称呼??
 
☆、【轰天雷鸣】上
 
?  对白芷来说,喝药是并不是非常痛苦的事,从小爹爹就没少给他调身子,不过,几日下来,即使是白芷,这黑稠稠的苦药汁还是有点让他吃不消,这药奇苦,里面有很多白芷识不出的草药味道。
  每一次,无印都亲自监视白芷喝光,还用那种‘不快喝光就马上给你灌进去’的眼神。
  每每这时,白芷总会想起小时候逼无印喝药的事,那时候白芷叫无印,小黑。
  无印小时候吃药真的很费劲,白芷又怒又威胁才让这小少爷喝进去,最后还得来个白糖糕安抚一下,如今换成无印逼白芷喝药,虽没有白芷那时候的逼迫威胁,可那人天生一双寒光凛冽的黑眸,也怪吓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