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子成皇要很黄 作者:隶笔难书

字体:[ ]

 
 
文案:
夏婪从来没想到,他看小说也能看穿。
然后,夏婪就在这个陌生的朝代过起了“惊心动魄”的宫廷生活。
金手指有,粗大腿有,奸&情什么的必须有!
cp:欢脱二货皇子受vs美人腹黑XX攻
一对一,HE
内含多对cp,不要站错队哟!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种田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婪/夏兰莘 ┃ 配角:夏兰舒望 ┃ 其它:
==================
 
  ☆、第一章 夏婪
 
  夏婪,男,十九岁,二十一世纪大□□纯屌丝宅男一枚,本在一所三流本科大学读二本,就像大多数学生一样,无所事事,每天过着醉生梦死,哦不对,应该是吃了就睡的生活,有对未来的迷茫与惶恐,但依旧将这样猪一样的生活无限期拖延下去的社会垃圾制造者(他妈妈的评价,确实这样),原本打算就这样无忧无虑的过到天荒地老(并不),哪知道就这么穿了,还TM是魂穿,魂穿就魂穿了吧,还TM是个小屁孩。
  穿越的起因很简单,当时正值放寒假,夏婪醒的很早(已经9点了),家里没人,冬天啊,窗户外面既没有纷纷扬扬的雪花,因为这里气候很干燥;也没有清新自然的空气,因为这里环境污染很严重。而且很冷,又干又冷,夏婪真的不想起床,所以就真的没有起床,躺在床上他会干什么呢?他看起了小说,这货连游戏都懒得起来玩......看着看着小说,然后就困了,然后就睡着了,然后就穿了......
  现在的夏婪蹲在湖边,清风微扶,杨柳依依,但夏婪没工夫欣赏这纯天然无污染的风景,双目紧紧注视着水里面的面孔,现在夏婪的感觉依旧很不真实,他的眼睛里带着一股忧伤、无奈,水里面的面孔很可爱,大约三四岁的年纪,面庞娇小玲珑,眼睛湿漉漉的,真是我见犹怜(啊呸,那是形容女人的),细腻的皮肤下透着一股苍白,为什么会苍白呢?那是因为他一个星期前刚刚从这个湖里捞出来。
  要说这个身体里的原主,这几天夏兰也慢慢从周围人的话语里猜了个大概,这个时代是架空的,好像叫什么卫国,作为一个经常看小说的宅男,架空朝代嘛,理解,可就是国家名字听起来怪怪的,好像以前小区附近那家卖电动车的(─.─|||。其他的国家信息还不太了解,因为这几天一直躺着,养病!这个原主叫夏兰莘,最初知道这个名字的时候,夏婪以为姓夏,名兰莘,后来才知道姓夏兰......然后以为叫夏兰莘(shen),不是莘莘学子么,高中老师教的,夏婪非常确定,后来听他们老叫辛儿辛儿的,还以为是一个小名呢,谁知道就叫夏兰莘(莘),说是一种草药的意思......
  (┬_┬)夏婪绝对不承认他没文化。
  至于原主的身份,更让夏婪蛋疼了,竟然是皇子!!!
  ......老天你要不要这么坑爹!
  夏兰莘的爹就是卫国皇帝,叫夏兰修文,长得和名字一样,斯斯文文的,很是俊美,看起来很年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夏兰莘卧病在床期间来看过很多次,看得出对这个儿子很上心,而且对这个儿子很和蔼,少了很多做皇帝的威严,但这只是对夏兰莘,对别人还是很有威严的,没点本事怎么能当得上皇帝。夏兰莘的娘是皇后,也很疼爱自己的孩子,这几天一直陪着夏婪。看来以后自己在皇宫的生活还是挺有保障的,虽然不知道原主为什么死了,但只要小心一点,好好抱紧皇帝的大腿,顺利长大还是蛮容易的,为夏兰莘的身份点赞!
  虽然夏兰现在看起来很乐观,虽然夏婪是个懒人,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也不会选择在宫廷里过腐败生活,别看他以前没心没肺,但他也是对未来有期望的,他还等着自己毕业可以找工作养活自己,或者自己创业做个小买卖,他还等着孝敬父母,想起当初穿过来,他也不知道家里是个怎么样的情况,如果当时发生事故了,幸亏父母不在家,幸亏家里面还有一个小弟弟,以后也只能指望他孝顺父母了。事实如此,夏婪只能让自己看开点。
  当你改变不了现实,你只能适应它了,夏婪也在慢慢适应着穿越后的生活,尽管他无时无刻不再吐槽,这是皇宫啊皇宫,还是有一堆女人的后宫,如狼似虎的女人啊,内分泌失调只能出来作死啊,像我这种智商为负的纯洁的小白花(→_→这人脸皮真厚)怎么办啊!原主就是这后宫争斗的牺牲品吧,湖里捞上来的(┬_┬),这尼玛分明是被人推进去的啊,天哪,以后我要怎么活下去!死了之后还能穿回去么!
  正想着,那群太监终于朝这边跑过来了。
  “哎呦,我的小主子,您怎么又跑这来了,前两天就是在这不小心落的水,可担心死皇上和皇后娘娘了,现在好不容易身体康复了,可不能再贪玩了,皇上和皇后娘娘担心您呢,您快跟奴才回坤宁宫去吧!”说话的太监名叫安庭海,是皇后身边的大太监,身材一点也不像夏婪印象中的太监,他没有肥头大耳,也没有佝偻的背,更没有谄媚的笑脸,他的身材修长,一米八多的身高在那群小太监里简直就是鹤立鸡群,他长得没有多好看,但是五官特别端正,他的脊背挺得很直,一点也不想其他太监一样弯着腰,夏婪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特别不像太监,他身上一点也没有奴颜婢膝的姿态,哪怕他嘴里说的话再谄媚,夏婪也没有感觉他是个奴才。夏婪确定,此人必定不一般,背后肯定还有身份,虽然很不满他说自己是不小心掉下去的,但也只能忍着,绝对不能招惹他,夏婪决定无比乖顺的跟着安庭海回去。
  夏婪转过身,就被安庭海一把抱了起来,夏婪很无奈,没办法,谁叫自己现在的样子才三四岁呢?夏婪注视着安庭海的脸,额头上面有一层薄薄的汗水,看来是真的找自己找了很长的时间,眉头微微皱着,刚才应该是很着急吧,唉,都以为我现在还躺床上睡着觉呢,谁能想到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里面已经换了个20岁的灵魂呢?想到这里,夏婪又有点心虚,尼玛不会有什么法师之类的吧!夏婪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小脚丫不小心在安庭海整洁的红色太监袍上留下脚印,安庭海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路上走得很快,大约一刻钟就到坤宁宫了,这群太监脚程真的挺麻利的,夏婪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走得很快了,还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这不能不让夏婪怀疑这几个太监都会武功,想到这里,夏婪更加坚定了离安庭海远一点的决心。
  刚进正殿,一个女人就急匆匆走了过来。这个女人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保养非常好,小巧的鹅蛋脸,肌肤胜雪,眉头微蹙,左眼下一颗泪痣,头戴龙凤珠翠冠、身穿红色大袖衣,首服特髻上加龙凤饰,衣绣有织金龙凤纹。此时一脸焦急,眼圈微红,很明显就是刚刚哭过的皇后娘娘。
  “皇儿,皇儿可是找到了?”
  “回娘娘,皇子已经找到了,是在幽月湖旁边在找到的,皇子无事,娘娘不必忧心。”安庭海答道,此时的他面无表情,很镇定,完全不怕为此事担责任的样子。
  皇后这时放心了,松了一口气,又对着夏婪严厉的说:“莘儿,你怎么如此胡闹,病刚好,你就出去胡闹,还好没出什么事,你要有了事,你叫本宫该怎么办!”
  夏婪有点心虚,缩了缩脖子,讷讷的说:“母后,儿臣在宫里太无聊了,想出去玩儿,但是走着走着就、就迷路了。”顿了一下,又说“儿臣想找安公公,但是找不到了。”说着就有点委屈的撅起嘴来,夏婪想试试这个安庭海的地位。
  安庭海貌似看出了夏婪的小心思,瞥了他一眼,对皇后行了个礼,不慌不忙道:“奴才失职,没看好小主子,请娘娘责罚。”说是认错,但夏婪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他怎么觉得自己错了的样子,电视剧里演的不都是应该跪下,吓得浑身哆嗦,声音颤抖吗?但他就那样站着,不卑不亢,语调从容优雅,又让夏婪在心里骂了一万遍瞎拍的古装电视剧。
 
  ☆、第二章 你回来了
 
  事实证明,安庭海地位果然不一般。
  皇后转头看着安庭海,面带笑容,双眼注视视着他,眼睛里满满都是信任。缓缓道:“我知道这事不怪你,你辛苦了。”安庭海马上接道:“娘娘折煞奴才了,伺候主子,哪有什么辛苦的,是奴才们的福分。”这马屁拍的真是又快又准确。皇后又将头转向夏婪,说:“莘儿,以后不能再那么胡闹了,再胡闹,本宫就要罚你,以后的小点心都不许吃了,每天还要写大字,听清楚了没有?”没听错吧
  夏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聋了,他没听错吧?他!他有这么能吃吗?(这货的关注点果然和别人不一样,正常人不应该觉得这娘对自己还不如对个公公吗?)
  尽管夏婪心里百般不服气,但只能老老实实的认错并保证以后不再胡闹了。
  这时,殿外突然响起一道太监尖利刺耳的声音:“皇上驾到!”
  夏婪不禁又在心里暗搓搓地吐槽:瞧瞧人家,这才是真太监!
  安庭海打了个喷嚏!俊秀,在一群太监的衬托下,越发的丰神俊朗,夏婪在心里点了点头,这个爹的颜值不错,今后自己的颜值很有保障!
  等到皇帝走近,皇后向皇帝行了一个礼,拜见了皇帝,夏婪也拜见了皇帝爹,众宫女太监也拜见了皇帝,这么一大堆规矩下来,皇帝坐下了,夏婪也终于可以找个地方坐了。
  刚找到凳子坐下,就听到皇帝的声音:“莘儿过来。”
  殿内的众人挪到殿门口接驾,夏婪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皇帝,身穿黄色团龙窄袖圆领袍,上面绣着繁复的龙纹,头戴乌纱翼善冠,上面嵌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东珠,脚踩玉带皮靴,很像明朝皇帝的装束,但绝对比明朝皇帝穿的好看一百倍,身姿挺拔,面容
  夏婪:……
  夏婪慢吞吞的走了过去,皇帝一把就把他抱起来放到了腿上。
  夏婪:……老子以后要长得比你们都高!
  夏婪坐在皇帝的腿上不满的扭动着屁股,头上传来皇帝的声音:“莘儿,今天你可是又偷偷独自去玩耍了?”夏婪顿时停住了扭动的动作,抬头看了皇帝爹一眼,发现皇帝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盯着他,双眼像深渊,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又不知不觉的敬畏他,夏婪心虚的低下了头,讷讷地答了句:“是……”
  “以后不准自己偷偷跑出去。”
  “是……”
  “不许去湖边。”
  “是......”
  “以后要随时让安公公跟着。”
  “是......”又有安庭海!
  “都记下了?”
  “嗯,父皇,儿臣都记下了。”
  皇帝看到夏婪做了保证,看起来是真的听进去的样子,唇角微勾,顿时闪瞎了夏婪的狗眼,美人啊~~
  皇帝看起来很高兴,言语间又亲切和蔼了很多,“莘儿最近越发董事了,倒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话还没说完,皇帝停住了,思索片刻,眉头微皱,最后说了句:“莘儿你懂事了父皇很开心,但你也不用太拘着了,想玩还是可以玩,叫上安公公就行了,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了吗?”
  夏婪立即装作满脸开心的样子,迅速答道:“谢父皇!”虽然夏婪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开心很贪玩的样子,但他的心里已经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了,皇帝你要不要这样吓唬人啊,都以为要被发现自己不是原装的了,吓死宝宝了,呜呜呜呜呜......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还是上午去湖边消耗了太多体力,夏婪的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顿时夏婪也没空在那伤春悲秋了,只顾着捂着肚子,面红耳赤,一脸窘样。
  这时,夏婪的皇后娘及时出来化解了夏婪的尴尬,说:“莘儿早晨没用多少饭,又出去跑了一上午,想是也该饿了,正巧这个时辰也该用午膳了,皇上要不要留在臣妾宫中,一起用午膳?”现在的皇后早已不复刚才紧张慌乱的样子,姿态从容优雅,面若桃花,眼似星辰,千娇百媚,欲语还休,连夏婪都感觉自己被电了一下,现在夏婪严重怀疑这个皇后根本不是为他解围,而是为了留这个皇帝在这吃饭......
  皇帝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留下来,然后说道:“罢了,难得莘儿这么懂事,今日就留在坤宁宫用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