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第一男神+番外 作者:蜀墨生香(下)

字体:[ ]

 
 
 
   
    单禾喉咙发痒,在回神后,一声呼痛声已经溢出了嘴唇。
    不过这声音没有持续很久,因为雷诺一掐他下巴,强迫他抬头。雷诺又一低头,狠狠压住了他的嘴唇。
    单禾感觉到了嘴唇上近乎啃咬的疼痛,又看到了一双情绪翻滚不休的眼睛。
    “你做什么……”单禾六神无主,想开口阻止,但反而方便了一根霸道的舌头往自己口腔里送。
    单禾觉得雷诺疯了,这样蛮横粗暴的掠夺,全然不是他印象中的模样。
    雷诺的确有点疯了,这些熟悉气息,要知道他平时是多克制才能忍下来,但现在……忍不住了!
    越吻越深,雷诺还觉得不够,一只手掐住了单禾后劲,一只手扣上单禾的肩膀。用力一番,把单禾翻过了一个身,拖到了他自己的身下。
    暴戾蹂躏,手掌下熟悉的细腻皮肤让他越来越控制不住,他有种想化身为兽,将眼前的人吞噬入腹的冲动。
    单禾脸色憋得发红,雷诺眼睛也同样。
    “单禾……”良久,他终于抬起头,放单禾吸气,但那双泛着血红的双眸一直未离开怀里的人。视线逡巡一圈,雷诺的目光像是看待猎物考虑该从哪儿下口一般,最后落在了单禾的脖颈上。
    单禾胸膛剧烈起伏,不可置信的感觉充斥了他的脑海:“你干什么!”
    像是回应一样,雷诺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表情,但让单禾心生恐惧。遵循着心里的想法,雷诺欺身上前,一口咬在了单禾纤细白皙的脖颈上,而后开始轻轻的吸允舔弄。
    “不要,你放开。”直触碰的地方传来一种奇异的感觉,单禾在片刻的惊惶之后猛地回过神来,剧烈的挣扎推搡抗拒着。只是虽然比一般向导强上不少,但他这些挣扎对此刻的雷诺来说却只跟挠痒一样,越是抗拒,倒越像是欲拒还迎。
    雷诺眉头微微一皱,一把按住那两只恼人的手,将他们压在了头顶上。然后轻轻的摩挲在刚才被他咬了一口的地方,侧头缓缓的又贴了过去。
    湿湿滑滑的舌头在上面舔了舔,让单禾错生出一种被侵犯的感觉,紧贴的皮肤与呼吸的灼热让几乎整个扰乱的他的神智,心头爬上一种莫名的颓然与恐惧,单禾突然停止了挣扎,瑟瑟发抖起来。
    感觉到怀里人突然不再挣扎,雷诺满意的低低笑了一声,嘴角的两颗尖牙在这片皮肤上缓慢滑动,牙尖在青色的血管上轻蹭,然后一个用力刺穿皮肤。
    皮肤被刺破,带着腥味的血在唇齿间蔓延开来,但这味道对雷诺却如香甜的美酒,诱他一次又一次的品尝。
    血……
    是谁的血?
    可当真的尝到了他想要的鲜血,雷诺浑浊的神智却突然像是被一道光照亮一般,猛地惊醒。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是单禾,但为什么他的脸上满是惊恐……
    他在发抖,他在害怕?谁伤害了他?
    视线落到单禾被撕开的衣领与刺破的皮肤上,雷诺这才发现,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刚才到底在干什么!这个人是他曾发誓要保护一辈子的,他怎么能伤害他!!!
    理智在这一刻终于战胜了本能,雷诺竭力压抑着自己的内心的野兽,凑到单禾耳边轻声安抚道:“别怕……单禾,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永远,不会……”
    颤抖着手打开了一直佩戴在手上的自控仪,高强度生物电流直手腕传遍全身,雷诺身体猛的一僵,在剧烈的疼痛中晕了过去。
    “雷诺……”听到耳边轻声的安抚,单禾终于从极度的紧张与恐惧中清醒过来。感受到贴在颈边灼热的呼吸,单禾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终于放松下来,而一阵晕眩袭来,单禾靠着雷诺也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单禾【星星眼:将军,原来你的量子兽是豹子!豹子怎么叫的,喵么?
    将军:豹子是吼的,喵的那是猫!(o_ _)
    单禾【呵呵:想要亲一口,行,喵一声来听听~雷诺:喵喵喵~~~
    顶着个锅盖说,这是个苏爽甜文,不虐,我们不虐~这种小怡情的片段,只是为了之后的大甜,做铺垫!
    
    第43章 温情
    
    当单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晨曦的光穿过落地窗户透进客厅里,洒下细微的光芒。
    单禾神经的迟钝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在客厅里,睡在他旁边压着他肩膀的人,又是谁……
    “怎么会这样……”昨夜的片段慢慢汇聚到脑海中形成一个清晰的影像,头疼的抬手捂住脑袋,泛着朦胧的双眼瞬时清醒过来,单禾此刻心里简直有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踢踢踏踏,一去不回头的奔向某个诡异的方向。
    呵,他这算是跟将军这算是同床共枕了吧?虽然过程,有那么点不太愉快。
    动了动压得发酸的肩膀,单禾想要抽出身来,却没想到他刚刚一动,半压在他身上的雷诺就醒了过来。
    多年训练的警觉让雷诺睁开眼时下意识的投去了一个冷厉而警惕的目光,然而在看到眼前人的一瞬间,他的目光却瞬间柔和下来,甚至因为太过惊讶有些呆愣。
    “能先起来一下吗?”单禾开口声音沙哑的厉害,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费劲的抬手捂住额头……果然还是感冒了。
    虽然房间里一直有恒温系统,但温度还是偏冷了一些,再加上昨晚受惊过度后又衣衫凌乱的躺了一晚上,单禾那小身板,不感冒反而还奇怪了。
    雷诺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单禾的异常,敏捷的翻身离开后,立即伸手朝他的额头探去,还好,烧的不严重。
    “头疼吗?”雷诺的声音是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温柔与小心翼翼,甚至带了一丝愧疚。
    单禾定睛望着雷诺看了两三秒,然后才虚弱的笑了出来:“有点,可能是着凉了。”
    闻言雷诺眼中自责的更深了,想了想,直接一把打横抱起了单禾,朝着卧室走去。他的动作虽然看起来有些莽撞,但实际却十分小心,特意绕过了单禾背后被抓伤的位置与脖颈处已经凝结了小小血块的部位。
    “别……雷诺你放我下来,我能走的。”这是公主抱吧?将军怎么抱的还挺顺手来着。
    单禾有些窘,本来就有些烧红的脸更是羞的厉害了,只是手脚无力的很,那两下的挣扎没起到任何效果,反而牵动了背后的伤口,疼的他瞬间嘴角抽了一下。
    “别动,小心你的伤。”雷诺看到单禾扯到伤口,心疼的厉害。
    单禾背上有伤不能平躺,只好侧靠着,拿了个垫子给靠好后雷诺飞快的翻出了家里备着的医药箱。只是临到头了,看着背后的抓痕雷诺反而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刚才心里急也没注意到,此时一看,只见被撕扯开领口的睡衣,此时正松松垮垮的挂在单禾身上,根本挡不住外泄的“春光”。尤其现在单禾正侧躺,消瘦却圆润的肩头整个暴露在空气中,背后部分更是被撕裂开来,露出了修长纤细的腰。
    单禾的腰虽然细却不似女人那般不盈一握,长期的锻炼虽然没有练出曾经的巧克力腹肌、人鱼线,但胜在线条流畅,再往下是那微微露出一点的翘挺……
    由于没有力气,单禾只能靠在软垫上,只是因为有些发烧,那双平日里晶亮的眼睛润润的,含着一丝水汽。这幅柔弱到仍任宰割的模样,顿时让人有种想要施暴的冲动。
    雷诺不自觉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喉头有些发紧,内心的野兽蠢蠢欲动。
    “要不,还是我来吧……”单禾被雷诺的视线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没有那层关系还好,可以说是朋友间帮个忙什么的。但现在两人现在都已经是情侣了,之前一直是“发乎情止乎礼”,现在突然要“坦诚相对”,他怎么都有点“进展太快”了。
    “还是我来吧,背后的伤你擦不到。”强行把视线从那诱人的地方移开,雷诺深吸了一口气,不等单禾再拒绝,就伸手将人半搂进了怀里。
    不斜视的替怀里人解开睡衣的扣子后,他又拉过软垫将人放在了大腿上。没办法,伤口一晚上没处理,如果不赶紧消毒,很可能会感染。
    这一些列的动作一气呵成,简直上让单禾傻了眼,动了动刚想说些什么,但转念一想,算了大家都是男人,他有的雷诺都有,看看其实也没什么。而且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逞强的时候,索性也就放软了身体,任凭雷诺摆弄了。
    将棉签沾上消毒药水,雷诺挪了下位置,让单禾靠的更舒服之后轻声道:“可能有点疼,你忍一忍。”
    “没事儿,我……嘶……”单禾刚想说他大男人一个,这点小伤小痛的还是能忍的,就被突如其来的刺痛给激的只剩下了气音,然后实在忍不住,只能憋着气哼哼了两声。
    看着单禾强忍疼痛只能闷哼样子,雷诺手上一抖,差点把药水给打翻了。但他还是只能继续,只是动作稍微快了些,像是有谁在催促一般。
    整个过程对单禾来说是一种折磨,对雷诺又何尝不是。等帮单禾擦完药,包扎好的时候,雷诺已是满头大汗了,理智与本性的抗衡,真比打一场仗还累。
    “好了?”刚才怕疼的叫出声,单禾一直咬着背角的,这回儿感觉背后除了火辣辣的疼,还有股清凉的感觉纯良的尸体。
    “嗯。”雷诺小心的将人放回床上,又喂了退烧药后,拉过被子盖好道:“你先躺一会儿,我去安排一下。”
    看样子单禾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人是他害成这样的,他总不能放人一个人在家里,雷诺想想还是决定其他事情先放一放,照顾眼前的人要紧。
    可是雷诺刚一起身,就被单禾拉住了:“雷诺……”
    单禾其实有好多事情想问,昨晚上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发狂,又为什么会对他作出那种事情?只是这回儿实在没什么力气,脑袋又晕乎的厉害,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好,于是只能眨巴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人。
    雷诺看见单禾那湿漉漉的,像是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眼神,心都揪在了一起:“怎么了,我不会走的,只是去安排一些事情而已。”
    他以前也曾经照顾过生病的战友,知道人在生病的时候总会比平日里脆弱很多,甚至会无端产生一种压抑的情绪,好像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一样孤单。即使再坚强的战士也会又受伤、脆弱的时候,更遑论此刻的单禾。
    单禾虽然听了,却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直接仍旧看着他,发红的眼睛里水汽渐渐蔓了上来。
    见到这样的单禾,雷诺也没办法走了,干脆靠着床边,斜坐下来。轻轻拉过单禾一直扯着自己衣角的手,雷诺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单禾的手腕虽然没破皮出血,但却还带着昨晚被禁锢留下的乌青,印在白皙的皮肤上十分刺目。
    小心翼翼的捧住单禾的手,落下一个轻柔的吻,雷诺柔声道:“对不起,昨晚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