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之神棍治疗师+番外 作者:公子寻欢(下)

字体:[ ]

 
  第51章
  
  太子殿下没有三思,自己堂堂凌驾于七个基础等级以上的灵兽,还怕他一个七阶巅峰级黑暗兽吗?于是欣然答应了胡离的要求,散会后单独和他谈了谈。
  穆涵朗单刀直入的问他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不信任你。”反间计是兵家常事,他可以利用小狐狸的投诚去对付黑暗兽,黑暗兽同样可以利用小狐狸来刺探幻月帝国的情报。如果不弄清楚小狐狸的目的,他不会用小狐狸这条线。
  小狐狸道:“您完全可以相信我。”
  穆涵朗道:“给我个理由。”
  小狐狸道:“不论是黑暗兽,还是万里寂灭天,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的义父。我来这里的目的也只有一个,让义父回去。如果义父注定回不去,那我就留在他身边。我的投诚肯定不会让您信任,可是你问问义父,他会相信吗?”
  穆涵朗道:“不论他是不是相信,我都没有理由冒这个险。”
  小狐狸道:“我从小和义父相信为命,整个万里寂灭天,只有他是我的亲人。如果您不相信我,那就请把我带入灵草园吧!”
  穆涵朗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小狐狸立即道:“我是七阶巅峰级兽类,但是在本质上和黑暗兽以及灵兽也是有区别的。狐族主幻化,我的体质偏阴,幻化成人类,灵草自动认主。”
  小狐狸继续道:“被灵草认主后,你就可以掌控我的命运了。雌性人类不能长时间呆在万里寂灭天,因为那里没有阳光。灵草的生长,是需要阳光的。”他知道,即使这样,穆涵朗也不会相信他。于是说出了最后一个秘密:“如果您还不信任我,那我就用一个秘密来交换吧!”
  穆涵朗道:“什么秘密?”
  小狐狸道:“虽然您不肯承认您就是我义父,但是我知道,您就是义父。并不是因为长相,更不是因为我知道当年的秘密。而是因为您身上的封印,那道将无上黑暗之力封印住的封印。”
  穆涵朗的眉心皱了起来,虽然他一直怀疑在天狼王的身上有一道封印,可是这也仅仅是猜测。他只对荻翁提起过,可是荻翁却找不到封印的命门在哪里。找不到封印,也就不知道该怎么解。于是,这个猜测一直都只是个猜测。今天被小狐狸说了出来,穆涵朗有一种心里多年的隐忧一朝暴露在众人面前的感觉。以前抓不住摸不着,让他担心。再在抓住了,还是让他担心。
  穆涵朗道:“你怎么知道这道封印的存在?”
  小狐狸道:“因为……我就是封印的钥匙。”
  穆涵朗心里大惊,眉心皱的更紧了,立即问道:“什么意思?”
  小狐狸道:“义父是伴着万里寂灭天的无上黑暗之力而生的,而我是伴着义父而生的。我只是他的仆人,是他怜悯我年幼,才让我叫他一声义父。如果义父这一辈子平安无事,我就跟着他身边无忧无虑。如果义父出事,他身上的黑暗之力会被封印住。而我,会在合适的时机帮他打开封印。”
  穆涵朗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危机,他警惕的看着这只小狐狸。心里虽然知道如果它要打开封印,早在当时他受重伤的时候就打开了。到现在也没动手,不是条件不允许,就是有别的原因。
  小狐狸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便道:“没错,我错失了最好的时机。义父有了月见灵草,可能永远都不会恢复天狼王的本性了。只有在他是天狼王的时候,打开了黑暗之力,他才能顺利继承。如果不是,那么他有可能因为承受过多的能量,爆体而亡。”
  穆涵朗觉得,他应该杀了这只小狐狸,以确保自己的安全。
  小狐狸却微微一笑,道:“您放心,虽然我是黑暗之力封印的钥匙。但是如果打开它,就要献祭出我的生命。您觉得,我像个亡命之徒吗?如果我打算用我的生命打开黑暗之力,让我的义父和您一起同归于尽,我也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再说,您觉得,这对我而言又有什么好处?”
  穆涵朗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但是为什么要选择做幻月帝国的细作?这样不就背叛万里寂灭天了吗?”
  小狐狸道:“可能您有一点不明白。我和义父,和那些黑暗兽是不同的。”
  穆涵朗表示不解,小狐狸继续道:“当年灵兽一族的部分成员不愿臣服于人类,于是违背誓言,躲进了万里寂灭天。当时寂灭天后面乱作一团,一片混战。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人类与黑暗兽相安无事的原因。即使有战乱,也是小打小闹。甚至有越来越多的猎人进入寂灭天,去猎捕黑暗兽,以获取他们的皮毛和晶核。”
  “那些年,黑暗兽真的到了穷途末路,日子过的很不好。直到有一天,天狼王伴随着万里寂灭天的黑暗之力而生。他引黑暗之力布下结界,让人类再也没有机会进入乌星云团后面。从此,黑暗兽终于过上了太平安定的日子,这也是为什么天狼王会成为黑暗兽神祇的原因。可以说没有天狼王,也就没有现在的万里寂灭天。但是从根本上而言,天狼王,并不属于叛逃的那一批灵兽后人。”
  穆涵朗听明白了,意思就是天狼王属于原住民。虽然他出生的较晚,但是却是实打实的寂灭天主人。而黑暗兽,则是生活在天狼王庇护下的。他们奉他为神,是因为他给了他们安定的生活。同时,也给了他们复仇的希望。
  小狐狸接着道:“我的出生,对义父来说是不详的。”
  本来无悲无喜的小狐狸忽然变成无比难过,他的一双狐狸眼不见半点媚色,氤氲着几分雾气。低着头压下悲伤,抬头道:“天狼王是寂灭天的万兽灵长之神,是黑暗之力孕育出的王者。他不生不死,如果不是这件事,他可能会永远活下去。直到我的出生,预示了这件注定让义父的生命走到尽头的事。我是天狼的祭品,献祭了我,就能打开义父被封印的黑暗之力。也就表示,天狼王将会遇到他生命里的劫难。而且这个劫难,可能要用命来挣。”
  “一般情况下,他不应该对我这个祭品有任何感情。还有可能会厌恶,毕竟我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将会倒大霉了。会伤,会死,会入轮回。可是他却把多从西山崖底捞了出来,叼回狼窝养着。在我还是一只脏兮兮皱巴巴的小狐狸的时候,把我养到现在那么大。哦,狐族的少年时期比较长,其实我也记不清自己多大了。后来义父教我说话,教我喊义父。我知道自己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却从来不介意我的存在。”
  两行眼泪滑过小狐狸的眼眶,他悄无声息的擦掉,道:“对不起,让您听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我想您应该明白了,在这之前,一直是义父在照顾我。我想,是该我回报他的时候了。就算他永远也不会清醒过来,至少让我作为一名义子,可以一直守在他身边。”
  一时间穆涵朗的感触挺深,明知道这只小狐狸和自己并没有关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眼角却莫名有些湿润。他知道天狼王并没有关于小狐狸的任何记忆,而这只小狐狸,无疑也是非常危险的。但是他却不能放任他留在外面,献小狐狸,会撕开天狼王的封印。万一他在某些未知的危险下死了,是不是就表示天狼王的封印自动解除?
  “不会。”小狐狸的读心术比陆铮的占卜还要厉害,随即对穆涵朗弯了弯腰,道:“对不起,我以后不会随便用读心术了。我只是想让您安心,祭品在没有合适的条件事是不会死的。像您……我是说像义父一样,永远活着。不老不死,不生不灭。”
  穆涵朗觉得这应该类似乌星云团后的另外一种生命模式,据他们说乌星云团后面这么久以来只孕育出了两条生命。一头狼,一只狐狸,然而他们好像都是不老不死。这应该是传说中的物以稀为贵?
  穆涵朗考虑了片刻,感觉小狐狸还是不适合去策反黑暗兽。相比较来说,丘伯应该比他更适合。毕竟丘伯在乌星云团后面潜伏了那么多年,而且他是真正的黑暗兽异种人,不用担心被黑暗兽怀疑。而且他的身份不像小狐狸那么敏感,因为现在天狼王毕竟已经离开那么多年了。他现在回去,说不定白狮的人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穆涵朗想了想,道:“你的话我暂时相信,你可以先在幻月宫住下来。回寂灭天的事不急,我另我安排。”穆涵朗挥手除了小狐狸的脚镣,道:“我会让人给你安排住处。至于灵草园……你如果真心想拥有性别,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仅仅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大可不必。你只是一只七级黑暗兽,对我构成不了任何威胁。”而且陆铮天生是黑暗兽的克星,他更加不需要担心。
  小狐狸低头道:“我还有个请求,……能不能让我见见义母?”
  “义母?”穆涵朗一时间有些没弄明白,随即才想起来,他说的应该是陆铮。于是点了点头,道:“你不怕他?”
  小狐狸摇头:“义母人很好,我对他的怨忿,仅仅出于他压制了义父的黑暗之力。我也知道,这是义父的劫难。就算没有他,也会有另的力量干涉他回归。如果他注定不能回去,我只能守在他身边。守到他入轮回,再回西山崖,等着他重生的那一天。”
  
  第52章
  
  穆涵朗觉得情况有点不妙,天狼王竟然有一个对他这么仰慕的义子?虽然有个义子没什么,有个对他崇拜仰慕的义子也没什么。可是到了这种近乎思慕的地步,穆涵朗就觉得有点小小的危机感。
  虽然天狼王的过去已经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了,可是毕竟天狼王还保留关于天狼白体质。如果完完全全抛开过去,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穆涵朗没有答应小狐狸的请求,就只说回去问问陆铮。如果他同意见,就让他们见。如果他不同意,就另给小狐狸安排个住处,或者住到宫外去。反正眼不见心不烦,只要别惹陆铮不高兴就好。
  这一天忙碌下来,直到晚上幻月宫里所有的宫灯都亮了起来,穆涵朗才回了东正殿。可是回去以后才发现,陆铮躲去了灵草园。穆涵朗只好吩咐总管,千万别吓坏这个小家伙。本来怀孕就让他很不适从,现在身边的人一天到晚紧张兮兮的,弄的他更加不自在。总管虽然依然担心,还是听从穆涵朗的吩咐,把关于陆铮的那一班子医生都撤了。
  穆涵朗只好洗好了澡,徒步去灵草园,这一路上月色正好。其实就算幻月宫里没有灯光也不会显得黑暗,因为幻月宫是整个幻月帝国月色最好的位置。
  来到灵草园后,陆铮正准备要睡觉。这两天穆涵朗忙忙碌碌,他本来以为这两天他不会过来。没想到刚钻进被子里,抬头就看到那个家伙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陆铮刚要起来,对方立即冲了过来,道:“别起了,这两天感觉怎么样?”
  陆铮道:“还好,你怎么来了?”
  穆涵朗道:“我要是再不来,就得等十天以后才能见到你了。”
  陆铮一算,嗯,后天月阴,天狼王要回来了。穆涵朗在幻月宫的死规定,是皇帝定下的。二十天在朝议事,十天去前线阵地。算日子,穆泫牙该从前线阵地回来了吧?天狼王这次回归,估计会被陆铮怀孕的消息吓到。
  穆涵朗身上有刚洗过澡的清淡香味,陆铮在他身上闻了闻,对方顺势吃了几口嫩豆腐,脱了外套钻进被子里。把今天发生的事对穆涵朗说了说:“你还刻那只小狐狸吗?”
  “小狐狸?”陆铮回想了一下,道:“哦,记得。就是那个自称是天狼王的义子,把你击伤的那个小狐狸。”
  穆涵朗嗯了一声,道:“他说他想见见你这个义母,我来问问你的意见,到底要不要见他?”
  陆铮无所谓道:“见呗。”
  穆涵朗抬头看了他一眼:“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陆铮道:“为什么要生气?”
  穆涵朗搂住他,道:“天狼王有一个对他仰慕异常,且视他如父如兄如友的义子。长的漂亮,还特别粘人。”
  陆铮愣了愣,这个他之前倒是从来没想过。再说,那孩子看上去才十四五岁,不至于吧?再一想,不对啊!穆涵朗这家伙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话吧?于是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道:“哦,那是该生气,等他回来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