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番外 作者:莫晨欢(中)

字体:[ ]

 
  第九十六章
  
  虽然戚暮目前只是德交第一小提琴组中普通的一员,但是对于一场顶尖的音乐会来说,任何一点细微的声音都是至关重要的。
  戚暮对《魔笛》并没有那么熟悉,因此在刚开始排练的时候也出现过一些不大不小的失误。所幸他的反应十分迅速、接受能力也很高,在用那绝对的音感将乐团里每个乐器的声音都听得记入脑子里后,当排练到第三遍的时候,戚暮基本上已经可以和乐团融洽地合奏饿了。
  请允许戚暮在这短短一天的排练过程中,对法勒大师是情不自禁地产生了好感。就凭借这样如同春风拂面而来般的温和,这样没有差别的温柔,无怪乎法勒大师当选世界脾气最好的指挥家第三名了。
  这并不是法勒大师不够温和,实在是……第一名的斯威尔先生和第二名的多伦萨先生实力太强,因此法勒大师才被迫屈居于第三名。
  而对此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在维也纳交响乐团的水深火热中生存了十几年的戚暮了。这一天下来,他可是真正明白了——到底什么叫做指挥家之间的差距!
  比如说下午排练的时候,小号组里有一位成员吹跑了一个音。这件事倘若发生在维也纳交响乐团,嗯……这位成员就该被埃弗拉先生骂得狗血淋头,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而放在德累斯顿交响乐团呢?
  人家法勒大师等到这篇乐章演奏完毕后,才微笑着看向那个出错的成员,语气柔缓地说道:“哦肯尼,你太紧张了,这一段你一直吹得很棒,不要太紧张、注意音准,你会更好。”
  你瞧瞧,埃弗拉先生和法勒先生这哪儿能比啊!
  当然,戚暮目前已经与世界脾气最好的指挥家前三名都合作过了,这样的成绩要是放到多瑙河论坛,绝对是一个奇闻,肯定很快就会被顶成当天热帖。
  不过让戚暮没想到的是,等到排练结束的时候,他还真听到了埃弗拉先生的名字。那时候戚暮正在收拾着自己的琴盒,忽然便被一旁管乐器组的成员的谈话给吸引过去了——
  “唉,库克耶今天又和我抱怨了,埃弗拉先生真是太凶残了啊。”
  “库克耶最近是有点不在状态,被埃弗拉大师说两句也是正常。至少人家埃弗拉大师够直白啊,骂是骂了,但是会直接骂你、指导你,哪儿像柏特莱姆先生,就算是一个字不说也能让人心惊胆颤……”
  “你别说了,迈尔中午还在多瑙河论坛里匿名发了一个帖子,似乎今天柏特莱姆先生请假到哪儿去了,下午的排练都是由克多里指挥的。”
  “哦!这实在是太幸福了,克多里的脾气多好啊!”
  ……
  诸如此类的窃窃私语传入戚暮的耳中后,让他讶异地蹙紧了眉头。
  虽然……闵琛这个人是别扭、小气、记仇、毒舌、腹黑、好面子顺便怕虫子了一点,但是他的脾气真的有那么差吗?总的来说,他也算是一个非常善良好心的人吧。
  毕竟之前珍妮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奥斯顿·柏特莱姆先生……
  “嘿!你们在胡说些什么?!柏特莱姆先生非常的体贴细心,为人也很绅士和善的好吗?你们不要在这里胡说!”
  戚暮:“……”
  嗯,他还没有想起来,正主便出现了。
  一群成员哭笑不得地对着“护神”上瘾的珍妮连连道歉,一群大老爷们硬是被这个柔弱的女人给弄得落荒而逃。
  等到珍妮闷闷不乐地生了好一会儿气后,她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到这儿来的原因。只见这位刚刚还黑着脸的女夜叉忽然就笑了起来,虽然珍妮长得并不算多好看,但是她的笑容还是比较有亲和力的。
  不过此时的戚暮……却无法将现在这个笑意盈盈的女人和刚才那个女夜叉结合在一起。
  珍妮走到戚暮跟前,笑着说道:“安吉尔,其实我来这是因为法勒先生请你过去一趟,似乎有点事情现在需要和你说一说。”见着戚暮立即就要动身的模样,珍妮又笑道:“你直接去吧,东西我帮你看着,似乎法勒先生只是要和你说两句话而已,时间不长。”
  闻言,戚暮笑着颔首:“好的,那就谢谢你了,珍妮。”
  德累斯顿交响乐团总部的排练厅里,俊秀漂亮的青年正迈了步子、穿过众人,向后台的指挥休息室走去。而在他的身后,那个瘦弱柔美的小提琴首席就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帮他看着琴盒和手机。
  从排练厅走到后台,不过就花了戚暮三分钟的时间。
  见到法勒先生后,这位大师笑眯眯地告诉戚暮,原来今天晚上他和爱托丽夫人要一起出去进行一顿美妙的烛光晚餐,共度浪漫温馨的二人世界。
  既然是二人世界,那当然不能带上一颗大电灯泡戚暮了啊。于是,他便将钥匙先给了戚暮,让他自己在回去的路上吃点东西,一个人回去。
  对此,戚暮自然是欣然接受了的。他虽然没想到法勒先生和爱托丽夫人都已经六十多岁了,却几乎每周都要一起共度美妙时光,但是这样长达四十多年的爱情却让他有些羡慕起来。
  绚丽多彩的晚霞阳光透过德交总部的彩色琉璃窗照射进来,让这本就斑斓五色的玻璃显得更加迷人耀眼。
  安静漫长的走廊上,只有戚暮一个人静静地走着。他走着走着,不知怎的忽然就停住了脚步,迷茫地抬首看向了那高高长长的哥特式长窗。
  四十多年的爱情啊……
  他两辈子加起来,似乎都没有活过这么多年。
  怎么突然就有一点羡慕了呢?
  四十年啊,如果他可以和闵……
  浅色的眸子倏地睁大,戚暮整个人都呆怔在了原地,有点不敢相信刚才浮现在自己脑海里的那个名字。
  良久,安宁寂静的走廊上没有一丝动响。直到“砰砰”两声,窗外树枝上一只小小的黑鸟扑闪着翅膀飞起时,戚暮才猛然惊醒,慢慢捏紧了手指。
  过了一会儿,他才再次抬步向排练厅的方向走去,面色震惊、神情自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戚暮刚刚走入排练厅还没透过人群看到珍妮,忽然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戚暮之前一直用《e小调协奏曲》作为自己的手机铃声,几个月前他刚刚换成了帕格尼尼的《钟声》,演奏者自然是他自己,因此当这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戚暮自然知道这绝对是自己的手机响起来了。
  戚暮立即加快脚步向那个方向走去,但是他还没走近,忽然便听到一声惊呼:“天哪!闵……琛?!这是柏特莱姆先生的中文名字啊!”
  听着珍妮的声音,戚暮的心中顿时浮现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赶紧加快脚步走过去,但就差那么十米,他便听到珍妮再次说道:“啊……柏特莱姆先生吗?嗯,我不是安吉尔,我是珍妮,德累斯顿的珍妮……啊你问安吉尔啊?安吉尔刚刚被法勒先生叫过去了,需要我……啊!柏特莱姆先生,安吉尔回来了!你要我将电话交给他吗?”
  戚暮:“……”
  华夏那句古话怎么说来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在珍妮满脸的期待激动中,戚暮轻轻地叹了声气,接过了对方递过来了手机。当他将手机贴在自己的耳边时,戚暮还未开口,忽然便听到听孔里传来一道低醇磁性的男声——
  “戚暮。”
  时间一下子仿佛回到了三天前,就是这个声音,就是用这个语调,在唱片悠悠转动地时候轻轻地喊出了这两个字。
  戚暮怔愣了一会儿,在对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后,他才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应道:“嗯……我在。”
  在这过去的三天中,戚暮无视了数十条短信、挂断了数十通电话,而到如今两人再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仿佛已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
  电话的那边,闵琛也沉默了半晌,才低声道:“我在巴黎。”
  戚暮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怔了一会儿,下意识地反问道:“我在德累斯顿?”
  “嗯。”男人低低地应了一声,电话那端传来了汽车嘀嘀的鸣笛声,似乎闵琛正在走路,他说:“我最近很忙,德累斯顿离柏林很近,但是在最近的一周内,我可能都没有办法再抽出时间了。”
  闻言,戚暮竟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他只能轻轻地“嗯”了一声。
  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戚暮只能听到微微的风声从电话听孔中传出。忽然间,他仿佛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风铃声,清脆透亮。
  戚暮脑中灵光一闪,问道:“你在巴黎的哪儿?”
  “我在你家楼下。”顿了顿,闵琛的声音里带了一丝笑意:“你不在家,窗户很黑,我刚才目测了一下,只有两层楼的话……我应该可以爬上去。”
  听了这话,戚暮终于忍不住地噗哧笑出声来。他都能想象出那个非常好面子的男人一脸淡定地在爬上自己家窗户,然后在被警察或者邻居抓住后,神情淡定地表示自己只是忘带钥匙的模样。
  嗯,不用怀疑,这个男人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你在巴黎不是有房子吗?今天天色也不早了,你回不去柏林也千万别爬我家窗户,我走的时候把门窗都锁紧了。”这样一个玩笑让戚暮原本紧张忐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他想了想,问道:“如果你饿了的话,街口爱你面包店的牛角包不错。老板是个德国人,你可以和他聊一会儿。”
  那边,似乎闵琛又走了起来,戚暮听到了呼呼的风声吹着。过了半晌,闵琛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那家店叫什么?”
  这一次,闵琛说得不再是中文,而是一口流利的德语。
  戚暮下意识地回答:“liebedich。”
  话音刚落,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霎时间,红色从青年白皙的脸颊上蔓延开来。
  戚暮赶紧伸手掩住了面庞,小声尴尬地说道:“老板是个德国人,他的店就叫……那个名字。好了,我这里有点事,先不和你说了,以后再见。”
  说完没等对方反应,戚暮赶紧地挂断了电话。此时此刻,他感觉着自己脸颊微微发烫,还没有从刚才那句脱口而出的话里反应过来。
  但是等到戚暮一抬头,还有一个惊骇得睁大眼睛的珍妮正在等着他:“天哪!安吉尔,我有听错吗?!你刚才是在对柏特莱姆先生说‘liebedich’吗?!原来……原来你们竟然是这种关系!”
  戚暮之前和闵琛通话的时候,基本上说的都是中文,珍妮自然一点都听不懂。但是那句“liebedich”,珍妮却是唯一听懂了的,并且还是让她震骇到合不拢嘴的。
  戚暮:“……不!珍妮,你听我解释,其实是我在巴黎的房子旁,有一家面包店就叫那个名字。真的!”
  珍妮却是摇摇头,不敢置信地说:“可是安吉尔,既然是一家开在巴黎的面包店,他为什么要取一个德文的名字呢?“戚暮立即再次辩解道:“珍妮,那是因为老板就是一个德国人,所以他给自己的店取了一个德文名字。”
  珍妮用更加不相信的目光看着戚暮,但是嘴上却在说:“好吧,安吉尔,我知道了。就是在你家附近有家叫做‘liebedich’的面包店,他的老板虽然是个德国人,却跑到了巴黎开了家叫做‘liebedich’的面包店,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安吉尔,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戚暮:“……”
  你真的不知道啊!!!
  ichliebedich。
  是德语的我爱你。
  那……liebedich?
  是——爱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