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成导盲犬+番外 作者:青色羽翼

字体:[ ]

 
《重生成导盲犬》作者:青色羽翼
  
文案:
陆承业车祸后,变成刚出生的大黑,一只拉布拉多导盲犬。
第一,导盲犬后期还会变回人,所以不要给我探讨人兽这么重口的话题。
第二,虽然喜欢主受但是这文还是比较适合导盲犬攻。
第三,作者不是考据党,写文大都是想满足自己的脑洞,周围没有盲人朋友,很多情节只能靠想象,考据党勿喷。
维克多比较文艺,但是我还是喜欢大黑这个名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灵魂转换 甜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大黑(陆承业),张航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陆承业被迎面开来的卡车撞上时在想,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不会做人。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再一睁眼之后,自己竟然穿成一只刚出生的小黑狗,并且是宠物店中待售幼犬的其中一只,想着自己未来各种的可能遇到的悲剧遭遇,他顿时觉得前途未卜,直到他遇见那个叫张航的少年。 
作者文笔细腻温润,情节推进自然流畅,主角穿越后成为一个日子悠闲缓慢,等待被收养拉布拉多,人生前后的反差让读者对于小黑狗的未来有诸多猜想。随着故事推进,文中充满温馨治愈,尤其是攻受日常的默契相处,细节之处令人感动。
 
    上卷 相伴  
  第1章
  
  陆承业被迎面开来的卡车撞上时在想,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不会做人,做人太累。
  对于一个钱权名都紧紧握在手中的人来说,活着真的很累。二十岁接下家业,明明是一个烂摊子却还有一群人盯着,当他把公司弄得风生水起之后,又有人说他占了天大的便宜。
  陆承业真心不觉得自己占便宜,他十五岁的人生目标就是每年领着股份分红混吃等死,过他逍遥的日子,熟料父亲去世,公司财务紧张,一大堆窟窿等着他填,才二十岁就把自己累得像老黄牛一样。最让他郁闷的是,那些过着他梦想中日子的亲戚,整天对他各种羡慕嫉妒恨,陆承业真想向天长叹,他愿意换,真心的。
  可惜那些亲属都是一群只会背地里指手画脚却没有能力的人,如果真把公司交给他们,他领不了两年分红公司就会破产,到时候一样要累死累活。
  好在他比较聪明,终于让一切都走上正轨后,高薪顾了个人管理公司,将一切交接后,无视亲戚们发绿的脸,美滋滋地开上他的跑车,琢磨着今晚去那里玩玩好,他才二十七岁呢。
  谁知,他果然没有享清福的命,就这么被撞了。交通肇事?他还没那么笨。大概是看到从他手中抢没什么指望,最后铤而走险了吧。毕竟他死了,有些人借机上位,到时候掌权的就不知道是谁了。
  下手的人大致上也就那么几个,大哥、二姐、姑姑、叔叔,还有来插一脚的舅舅,陆承业懒的去猜是谁做的,反正人都死了,那个董事长爱谁当谁当去吧,就那几个人,不管谁上位都压不住余下几个,到时候公司必定四分五裂,幕后凶手绝对会自作自受,他连报仇的心思都懒的升起,这些事都和他没关系了。
  真心的,陆承业绝对不是有野心的人,他喜爱的是陶渊明归田园居的山野乐趣,而不是把自己忙的像陀螺一般不得空闲。才二十七岁的人,几次喝酒喝到胃出血入院。晨起洗脸时偶尔能看到黑发中几根反光的银白,陆承业觉得,用生命去做这么累的事情,不值,当真不值。
  所以呢,下辈子不要做人,哪怕当个被践踏的野草也好,至少能够安静地享受阳光和雨露。
  不过当他发现自己连眼睛都不开,还跟一群热乎乎软乎乎的小东西挤在一起,本能地吃奶却连人类婴儿的哭声都无法发出时,陆承业觉得,还是做人好!
  可惜没选择,上天大概回应了他的愿望,他和一窝出生的四个兄弟姐妹,共同挤在狗妈妈的怀里,玩命地抢着吃奶。本来曾经作为人类的陆承业还想发挥一下高风亮节的风范,不和这些小狗们抢食,熟料听到有人说:“这只小黑狗怎么不吃奶?能不能活得长?”
  “养养看,活不长就处理了吧。”
  处理……陆承业连忙左一拱右一拱,冲进狗妈妈的怀抱中,抢到了属于自己的rǔ头。
  狗奶的味道相当糟糕,可是奇怪的,明明感情上排斥得不行,身体却散发出一种满足感,雀跃无比。
  所以说,他现在还是一只身心无法协调的小狗,想要活下去,任务很艰巨。
  以上,是一个月前陆承业的想法。
  一个月后,陆承业躺在笼子里打着滚的晒太阳,小狗没长开的身躯和脸让他每一个动作都显得萌萌哒,引来顾客的侧目。
  没错,他现在的身份是宠物店中待卖的拉布拉多幼犬,五官身躯没长开,四肢小爪子团起来对着太阳晾肚皮简直就是在无节操卖萌,完全没有曾经身为人类的自尊可言。
  没办法,谁叫在宠物店里长得可爱会卖萌就代表着更容易卖个好价钱,他可爱伺候的人就尽心,没看五个兄弟姐妹中他待遇最好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简直不能更悠闲,每天能够睡到自然醒,无需操心公司效益员工工作股市浮动,这么悠闲的日子,二十岁以后陆承业就只能在梦中梦到了。
  既来之则安之,阳光是如此美好,未来的事情,未来再去想吧。
  无奈因为陆承业实在是太萌太懂事,宠物店的人惊奇地发现他比其他狗都要聪明,才一个月就能听懂一些话,还总是用黑漆漆透亮的大眼睛看着人,整个狗都透着灵气。
  这么好的狗,定价自然也高……
  于是兄弟姐妹们在一个月内都陆陆续续被卖出去,最出类拔萃的陆承业还是留守状态,他已经两个月大,再大一点就不好领养了,店主又不想降价,想要买他的人,就算再喜欢,听到价格后都会退而求其次地选择其他狗。
  说句实话,有陆承业卖萌的这个月,宠物店的生意比平常要好很多,店主也不是傻子,自然发现是这只拉布拉多幼犬吸引了顾客,如此吸金的狗,店主还不想卖了呢,于是价格不降反涨。
  打工的店员有些忧心地问,这么高的价格会有人买吗?
  店主说:“其实有点不想卖了,这么好又聪明的拉布拉多,养大了当个种犬说不定赚的比现在多。”
  陆承业:“……”
  看看宠物店里的狗妹子们,再瞧瞧大街上来买狗的萌妹子,他果然还是喜欢人类,身心无法统一了。万一以后被当成种犬……一时间陆承业只觉得生无可恋,趴在笼子半点生气都没有了。
  宠物犬得了心理疾病有点厌食,没两天就消瘦下去,回忆起刚出生时这只狗就食欲不振,店主有些忧心。如此一来,价格也不敢要的太高,很幸运地被一个带着儿子来买狗的父亲以过去一半的价格买走了陆承业。
  被十六七岁的少年丢掉笼子抱在怀里,陆承业安心地蹭蹭叫“航航”的少年,暂时不用担心要被迫和狗妹子相亲了。
  至于以后面临的被阉割等问题……其实一般人家也不会忍心将宠物阉割掉,他春天用理智克制一下自己不乱跑就行,反正狗妹子他也看不上眼。
  买下他的男人叫张启明,儿子张航,妻子赵晓莲,属于小康家庭,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幸福的家庭里宠物狗的日子也幸福。
  想要养狗是少年张航的愿望,陆承业从他们话里行间知道,十五岁的张航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市重点高中,张启明为了奖励他,答应了张航想要养条狗的要求。左右张航家境不差,住着开市第一批高档小区,二层高档小别墅让他们有足够的空间养狗,所以张航选择属于大型犬的拉布拉多张启明也没说什么,就直接买下这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狗。
  本来还有些担心宠物店降价处理的狗会养不长,熟料这只幼犬胃口真是相当好,两三天就胖得圆嘟嘟的,全身黑色毛发油光水滑的,让人格外喜爱。
  全家人都非常喜欢陆承业,不过照顾他的,是张航。
  张启明是个比较严厉又会教育孩子的父亲,他告诉张航,既然是自己想要养的狗,那么就要自己亲自照顾,不要嫌累和麻烦,这不只是一条狗,这是一个生命,既然张航成了他的主人,那么这个生命的重量就要张航自己来承担。
  陆承业听着暗暗点头,张启明教育孩子的本事甩他老子好几条街,难怪张航能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上市重点,还不是个书呆子的性格,反而很喜欢运动。有张启明这番话,再加上张航那双充满少年活力又不失温柔的眼睛,陆承业笃定自己未来的日子会很幸福。
  果然如此,张航是个有规律的少年,尽管还在暑假,他每天早晨却不会睡懒觉,而是五点半起床,带着从来不随地大小便的陆承业——哦,现在是大黑了,张航虽然是个优秀的少年,但是起名能力相当一般——去外面跑步,陆承业毕竟是幼犬,跟着他跑一会儿就会很吃力。张航跑步时也时刻关注着大黑,发现他跑累了,便将他抱在怀中,一边带着耳机听英语,一边继续跑步。
  真是个优秀的孩子,陆承业把自己团成舒适一团靠在张航怀中,这个怀抱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每次被抱住都忍不住打瞌睡。
  好吧,那是幼犬体力不禁消耗又需要睡眠的关系。
  狗比人类成长的要迅速,不到一年他就能迈开长腿,跑得比他的小主人还要快,还要持久。
  现在,就让他安心睡一会儿吧。
  慢着……小主人是什么意思呢?果然身心已经开始统一了吗!
  趴在狗窝中的陆承业警觉地睁开眼睛,却在扫过墙上的日历时又将眼睛慢慢闭上。
  2005年8月,这一年,身为陆承业的他也不过才十七岁,他不仅转世到一条拉布拉多身上,更是回溯到十年前。
  十年,狗的寿命,他一定是来不及到2015年8月去救自己。就算他还能活到那个时候,也是一条已经跑不动的老狗。
  算了,就让他用有限的生命,去享受未来有限的日子吧。
  作者有话要说:  没错陆承业是攻,张航就是他的受。所以你们看出来了……以后小航航会失明……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ㄒoㄒ)/~~
 
  第2章
  
  陆承业在张家是极受欢迎的,张航本身是个性格细心温柔的孩子,注意力一直在陆承业身上,小狗稍微有个风吹草动,他便能第一时间发现。来到张家一个星期,陆承业一次都没有在室内大小便,哪怕是半夜,只要他轻叫几声,张航都会爬起来抱着他出去方便。
  只是张航的夜盲很严重,起夜时几乎要摸着走路,陆承业对此有些担忧。但是他也听说过青春期的孩子因为发育太快营养跟不上,会出现轻微夜盲的现象。陆承业不是医生,不知道张航这种情况算不算严重,不过见他白天视力很正常的样子,也没太担心。
  由于拉布拉多幼犬一直被张航打理得很干净,张启明非常满意,既为儿子骄傲,同样的也非常喜欢这只充满灵气会卖萌的狗。唯独妻子赵晓莲不是很喜欢带毛发的动物,每次见到陆承业都会抱怨等到小狗掉毛期收拾屋子就会很麻烦,而实际上家中是请钟点工收拾房间的,根本不会劳累到赵晓莲。干活的钟点工阿姨反倒不嫌弃陆承业,总是会偷偷给他吃肉,然而阿姨不怎么会照顾狗,给他吃的肉都是过油并且过咸的,当天晚上陆承业就拉肚了,并且十分可耻地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拉在自己干干净净的狗窝里。
  陆承业深以为耻,半夜偷偷爬出狗窝,用娇小的身躯努力拽着狗窝,企图将狗窝丢到院子里去毁尸灭迹。无奈作为幼犬他能力实在有限,还没爬到窗台上张航就被他弄出的动静惊醒了。
  “大黑?”张航从床上坐起,陆承业感觉他起身的时候有那么一丝的停顿,大概是看不清东西。
  少年摸索着走到窗边,手刚要碰到狗窝,陆承业便激动地低声叫了一声:“汪!”
  张航顺着声音摸摸他的头,问道:“怎么了?难道尿在狗窝里了?”
  “汪……”陆承业羞愧地低头,比尿还可耻,他拉肚子了。
  陆承业本性比较松散慵懒,不是那么较真严肃的人,以前上班时,如果不是正式场合也是不修边幅的,没什么龟毛的习惯。但是再不修边幅,也没遇到过这种囧事,二十多岁快奔三的人了,这绝对是黑历史。他缩缩头,避开张航的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