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教主精分日记(反穿)+番外 作者:困成熊猫

字体:[ ]

 
书名:教主精分日记(反穿)
作者:困成熊猫
 
文案:
一代神教大教主(大雾)穿越成现代富家小公子,身份依旧显贵,境遇却大不相同!且看磨头(此处并无错字!)如何征服新世界(哦不,是征服他的老攻!
 
黎非然:我要让你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
厉云天:那我便让你做仅在我之上的那一人。
 
温柔病弱攻X精分教主受,主为先婚后爱傻白甜日常甜蜜,次为打脸收拾垃圾。
教主与总裁之间不得不缩的故事!有胡闹有狗血有天雷有囧RZ~
避雷导读:婚恋,后期有生子后期有生子后期有生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厉云天,黎非然 ┃ 配角:高达,申展,柯勇健,孟享………… ┃ 其它:困成熊猫,互宠,温馨 
 
 
第1章 反穿
  盛元十七年秋,大屿山临仙洞洞口——
  “教主,请您三思啊!您的《栖凤诀》已然练到第八重,实在是不宜再有所增进啊。”
  “是啊教主,从没有人在《栖凤诀》八进九时成功过,万一您有个什么闪失,让属下等日后下了黄泉如何向老教主交待?”
  烈焰教左右护法站在洞口苦口婆心劝着,奈何要进洞闭关的人就是不说话。
  厉云天手持玉扇抵着唇,身着艳紫色锦缎长袍,如瀑的青丝垂于身后,只露出一小段白皙的颈子来。他站在洞口,安静地听着两位护法的劝言,不知在想什么。直到他们说完一遍又一遍,累得嗓子都快要冒青烟才缓缓开口,“说完了?那本教主可就进去啦,你们可要好生打理教中事务。如此,一个月后见!”说完咻一声闪进洞内,当即就把石门落下了。
  气得左护法指着洞口大骂:“厉云天!你个小兔崽子!”
  右护法也愁得不行,但听到左护法这样说,还是忍不住问:“阿左,你就不怕教主听完再跑出来?”
  左护法掐着腰,“跑出来正好!我绑也给他绑走!”
  右护法叹气,“那也得咱们绑得动才行啊。”
  要是他们打得过教主,何苦在这里浪费口舌?直接给他绑起来让他不敢再得瑟!可这不是打不过么。
  左护法做不到右护法这样泰然自若,不到片刻便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扯了扯右护法的衣襟,“阿右,你快想想办法啊,历代教主中最厉害的也不过练到了第八重,而且仅有两位,并且这两位都说过,八进九不可练!你说教主年纪轻轻就已然到了八重巅峰,他怎么就不满足呢?这要是出不来……”
  右护法一听这话登时紧张起来,一反常态地大喝:“闭上你的乌鸦嘴!”
  然而已经晚了……
  一个月后,当左右护法实在是等不急去找洞里的厉云天时,却发现厉云天已然在寒玉棺中“睡着了”。他的“睡相”称不上好看,衣服被抓得破破烂烂,身上也有抓伤,可以想象死前应该是受了极大的痛苦。《栖凤诀》本就是致阳的功夫,一旦走火入魔,就会使体内的烈焰真气爆长。
  想象了一下那种烈火焚身撕心裂肺的感觉,左右护法生生打了个寒噤。
  厉云天这时却在另一个时空缓缓睁开了眼睛。
  刺目的光线让他下意识地抬起右手阻挡了一下,片刻后拿开,看到周围尚没有完全熟悉起来的环境,秀气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重生到这二十一世纪已然半月日有余,但是仍有很多地方不能适应。主要是他的灵魂附着在了另一个躯体上,这具身体年仅十四岁倒也其次,最让他烦燥的是原身还是个痴儿,从小到大都不曾学过多少东西,这让他想认识起这新的世界相当吃力。
  保姆于妈这时轻轻敲响了房门,“小少爷,我是于妈,可以进来么?”
  厉云天“嗯”一声,起身下地伸了个懒腰,“于妈,我母亲呢?”
  于妈放下手里的早餐,眼里有些担忧,“姑爷回来了,小姐她……”
  话没说完,就听一楼客厅里传来“咣啷”一声,似是什么东西被摔碎了。厉云天出去一看,只见这一世的母亲张圆圆打破了茶杯,正不敢置信地对着他这一世的父亲大喊:“陆道方!你、我明明跟你说过我反对的!你居然真的拿云天去换取跟黎家合作的机会?”
  “那又怎么样?”陆道方蛮不在乎地说:“黎家可是百年大族,黎家人能纡尊降贵看上他个傻子,你该感到荣幸才是。”
  “他不是傻子!”张圆圆怒红了双眼,她曾无数次这样强调,这一次也不例外,“云天他不是傻子,他只是……他只是笨了一点而已,他会好起来的,他这次回来之后已经好多了。”
  “这跟我无关,反正你只要记住,三天之内必须把他送到黎家。不然你就把违约金准备好。”
  “不行!那跟卖儿子有什么区别?而且你明知道云天什么样还让他嫁到黎家当什么童养媳,他可是男孩儿啊!你想过他的感受没有?”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张圆圆,这件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陆道方不怀好意地笑笑,转首看向站在二楼护栏边的厉云天,眼里不无轻蔑,“否则他要是再走丢,你确定凭他那傻样子能找回家?”
  “你、是你?上一次也是你对不对?陆道方,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他?”张圆圆就跟被针扎了似地弹了起来,仿佛不认识对面的男人了。家里的生意才转到他手不过几个月而已,他怎么能变得这么残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如果实在想不通,可以看看这个。”陆道方递给张圆圆一个U盘,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起身便离开。
  厉云天看着他势在必得的背影,唇边一抹淡淡的嘲讽。
  张圆圆不能确定,但他却确定得很。如果不是因为陆道方令人将原身绑走,原身也不至于在逃跑时慌不择路大半夜里落了水。虽然最后漂到岸边被人所救,可救回来的是他,烈焰教主厉云天,而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痴儿云天。可惜了,陆道方这等蠢人是永远猜不到的。
  某种奇怪的感觉迫使张圆圆猛然回头,就见孩子站在二楼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也不知听去了多少。然而当她想上楼问清楚时,她的傻儿子却俯视着她,问了一个让她十分意外的问题,“母亲,黎家很厉害吗?”
  张圆圆虽狐疑,却还是感慨地说:“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为过吧。”
  厉云天闻言心里有了计较,笑说:“那我要去黎家。”
  张圆圆愕然,“为什么?”
  厉云天从于妈手里接过牛奶喝了一口,舔掉奶胡子再咂咂嘴,但笑不语。
  作为一个曾武霸天下,富可敌国的人,他怎会甘愿在这一小宅里做个傻子?他要把陆道方这个贱人踩在脚下,还要得到崇高的地位和享不尽的荣华。而眼下最快的方法,便是入主黎家,再宰了那个胆敢妄想“娶他”的混帐东西!哼!
  远在黎家的黎大少爷猛然打了个喷嚏,狠狠哆嗦了一下。
  管家吓得赶忙问:“大少爷,要不要关窗?”
  黎非然连连咳了好几声,险些把肺都给咳出来,气喘吁吁说:“算了梁伯,关、关不关也是,咳咳咳,也是这个样,您、您去歇着吧。”
  梁伯见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这么难受,心里也是怪不舒服的,于是踌躇了半天也没出去,反倒小心地说:“大少爷,要不、要不您就考虑考虑老爷子的提议吧,虽然可能没什么用,但是……万一呢?我听说老爷子这次找的大师上知天命,下晓姻缘,神得很,只要您能跟张圆圆的儿子结婚,您的身体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黎非然不禁叹气,“爷爷那是急糊涂了,怎么连,咳咳,连梁伯您也跟着胡闹?那孩子才、才十四岁,还是个男孩儿,我跟他结的哪门子婚啊,这不是,咳咳,害了他吗?”
  梁伯想再劝劝,但是黎非然却已经摆手示意他离开。
  黎非然一个人坐在书房,想了想在照片中看到的那孩子的模样,觉得他眉清目秀,肤若凝脂,一双清亮的眸子里满是天真,心智虽弱,可送到他这样一个快死的人身边还是可惜了。而且折腾这么多年他其实也已经看开了,以他们黎家今时今日的人脉跟财势也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便是天意。
  作者有话要说:  成不不成,重在过程……
  愉快地修起来!
  祝小伙伴们看文愉快,还有下面我扫个雷。
  古穿今,主受,病弱温柔攻X妖孽教主受,生子。
  
 
第2章 黎家
  黎家祖上三百年前就开始经商,虽也应了富不过三代那句话,曾经没落过,但到了黎非然的爷爷这一辈,生意又重新做起来了,不但涉及织染与出口贸易,百货,更是连最捞钱的房地产跟能源行业也涉足起来,真真是一进千里,在商界已经到了不可撼摇的地步。
  说起黎家,哪一个不羡慕不佩服?
  但成如老话所讲,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不知是因为所有的运道都用在了商业上,还是送子观音没供好,一连几代,黎家的子息一点也不繁茂,到如今黎非然这一代已经是五代单传。这也就罢了,偏他年幼时曾被绑架,三九天里落过水,以至弄下一身病,被数个批命的人说活不过二十三岁。而他的父亲则因为事故,没到三十就没了。
  黎非然今年已经二十有二,离二十三连一年都不到了,如果说黎家人不着急,那连外人都不信。现在谁不知道黎家遍访名医,一掷千金只为救活黎大少爷的命?一些商业上的对手甚至说黎家气数要尽。
  然而黎老爷子却不这样想,他穷的时候家里快连饭都吃不起了,不也一样拼出了今天的家业?他就不信邪,哪怕有千万分之一的生机,他都要努力让他孙子活下去!娶个男孙媳妇儿算什么?被同行笑话算什么?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他黎家不会败!
  张圆圆见老爷子眼里的坚毅,也有些动容。她为了让儿子好起来也曾四处求医,自然明白这个中酸处,只是让儿子嫁给一个男人,而且还可能是命不久矣的人,她实在不免忧虑,“老爷子,我明白您的心情,但是云天是个男孩儿,想必您也知道,他还有些心智弱。他一不能为黎家传宗接代,二不能帮大少爷分担工作,您说他到了黎家又能怎么样呢?那些算命的人说的怎可尽信?”
  黎老爷见张圆圆面色苍白,也不好把话说重了,沉思片刻说:“云天妈妈,我理解你的想法,事实上老头子我这一生在商海沉浮,也从不信什么鬼怪神说,如果真信这个,黎家也走不到这一天。但是这一次我选择相信。这并不是因为我认为那些就是对的,而是作为一个爷爷,哪怕有一丝一毫让孙子生的机会,我就不会选择放过,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明白,只是……”正说着,黎非然出来了,张圆圆忙站起来,“大少爷,许久不见。”
  黎非然坐在轮椅上,明明是秋老虎正盛的时节,他却穿着长袖衬衣,腿上还盖了薄毯,他笑笑说:“张阿姨您别紧张,快请坐。我没有,咳咳咳,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来告诉您,不用送云天弟弟来黎家。”
  黎老爷子一听登时虎着脸,“不行!其它事情爷爷都可以听你的,但是唯独这件例外!”
  “爷爷!”黎非然难得加重了些语气,紧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他用手帕捂住嘴巴,一丝鲜红便很快印在了上头。老爷子见状大惊失色,赶紧让下人去叫大夫,可黎非然却阻止了,“再看也是这样,爷爷您就别让人忙了,我,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哎~”黎老爷子重重叹气,“云天妈妈,你也看到了,我孙子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不管你骂我也好咒我也好,我的决定不会变。孩子需要休息,你回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