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牌保镖 作者:陌上彤(下)

字体:[ ]

 
 
  左鸣扬好奇着就将魂玉拿在了手里,他仔细的看了看,说道:“咦,怪了,我怎么觉得这东西这么眼熟呢?”左鸣扬仔细的想了想,突然站起了身子:“我想起来了,这不是跟上回林跃得到的那一块一样吗?是吧,媳妇?”
  白沐脸色有些难看,也不知该如何跟左鸣扬解释,便只是点了点头道:“嗯,也许吧。”
  左鸣扬道:“你说我要买过来林跃那块……哦,对,他送给他老爷子过寿了。还是算了吧,也不是太值钱的东西,林家那老头儿抠门着呢。”
  白沐听至此才不由得舒了口气,他想到了桌上那些可口的蛋糕,便道:“蛋糕,电视上说不能放太长时间。”
  左鸣扬笑出了声,一把就搂住了白沐:“想吃就说嘛,别不好意思啊。”
  白沐脸上一热:“我才没有,那些都是小姑娘家家才喜欢吃的。我只是……只是怕浪费食物。”
  左鸣扬一脸的宠溺,一手搂住了白沐的腰:“成成成,为了不浪费食物,我求您多吃一点!”
  左鸣扬将手搭在白沐的上肩上,像个小狗似得推着他坐在了一堆蛋糕前。看着白沐吃的开心,左鸣扬心里也着实舒畅。
  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左鸣扬低头一看,脸上的晴光骤然一扫而光。他看了看白沐,这才又笑了笑:“媳妇儿,我出去接个电话。”
  白沐正吃的高兴,也没搭理他。
  左鸣扬拿着手机就走到了后院,沉声道:“说。”
  “少爷,您让我们调查的事情有些些眉目,我们调查了跟赵海最近有过来往的几个人,只不过都是正常的业务往来。但是我们发现赵海曾在出事当天去过林跃的家,您看……”
  林跃?
  左鸣扬心里吃惊的很,却还是故作平静道:“接着说。”
  “是,我们发现赵海最先跟林跃接触的时间是在不久前,也就是七月中旬,时间并不长。我们本想顺着林跃查找线索,但却发现林跃住了院,我们去医院打听了一番,却发现林跃陷入了昏迷,病因却不明确,目前是他的表哥萧洛在医院照顾他。”
  “昏迷?他也吸-毒了?”
  在左鸣扬看来,林跃说到底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他不可能去做这种他以前最看不起的事情。
  电话那边的男人,道:“不,并非如此,我们向医院打听了,可医院也毫无头绪,说是生命体征一切正常,病人只是陷入了深层睡眠。”
  左鸣扬急了:“这是什么医院?你说的明白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很遗憾,林先生现在成了植物人。”
  左鸣扬猛地瞪大了眼睛,男人又道:“所以……线索到这里也就断了。但蹊跷的是,林跃住院的时间与您出车祸是同一天,并且您出事前不到一小时,赵海是从林跃家里出发的,两人同时出的门,却是朝着不同的方向,一人开了一辆车。我们先是调取了路面监控,发现赵海从林跃家里开车出来的时候,行驶状态是很平稳的,还是中途就像是毒瘾发作一般,车子开始不受控制,在这样的状态中行驶了十分钟,接着又闯了两个红灯之后,这才撞到了您的车。之后,我们又顺着林跃的行驶路线调取了监控。幸运的是,我们看到在一个商场前林跃遇到了他的表哥萧洛,两人站在门口说了几句话,接着监控里林跃就突然昏倒了。”
  左鸣扬默了默,觉得这事简直不可思议,哪有人昏倒就成了植物人的?
  男人又道:“但是……我们又发现了一个疑点,那就是我们通过露面监控看到萧洛的车是从半路跟着林跃的车的,明明有机会并排行驶,却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跟着。可这两人是表兄弟关系,所以我们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别的倒也没看出什么,现在知道的就这些情况了。”
  左鸣扬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去查一下萧家跟林家的父母有没有生意上的利益冲突,再查一查萧家跟赵海有没有牵扯。”
  “是。”
  “对了,安-插-到赵海他哥身边的那个贴身保镖怎么样了?赵家最近有什么新动作没?”
  “是,处理好赵海的后事之后,赵家似乎陷入了悲痛之中,并没有什么动作。只不过赵海的哥哥赵翔身边几月前突然多了一个秘书,保镖说那人看上去有些奇怪,会进一步观察赵家的一举一动。”
  “嗯。”左鸣扬应了一声,再一次开口问道:“林跃在哪个医院?”
 
  ☆、第49章
 
  左鸣扬挂断电话之后转回身,白沐还正吃的津津有味。这些事情左鸣扬不太想跟白沐说,怕他瞎操心。
  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淡声道:“白沐,刚才我一朋友说他在医院看见林跃了,情况有些不好,我想……去看看他。”
  白沐猛地停下了嘴巴里的动作,猛地一吞,只得顺着左鸣扬的话问道:“林跃,怎么了?”
  左鸣扬叹了口气:“不知道,说是突然昏倒了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白沐,我去看他,你……别生气啊。”
  “我的心胸没那么狭隘。”白沐抽了张纸擦了擦嘴巴,便起身道:“既然如此,我同你一道前去,如何?”
  左鸣扬看着白沐,笑了笑道:“我媳妇就是深明大义!”左鸣扬说着就搂过了白沐大力的亲了一口他还带着水果香味的嘴巴。白沐心里却不是滋味,因为他总觉得林跃跟赵海遇到这些是与他到这里有着莫大的联系。
  白沐这几天仔细想了想,便觉得自己能够到这里,八成也与这魂玉有关。
  他看了看左鸣扬英挺的侧脸,说道:“左鸣扬,那块玉还是你收着吧,要收好了。”
  左鸣扬不以为然,便道:“成,放在保险柜里就是了。”
  两人出了门直奔医院,一进病房,萧洛见到左鸣扬之后稍显诧异,他与白沐对了一个眼色,便也知道了个大概。
  林跃比以前消瘦了许多,左鸣扬看着林跃那张缺少血色的脸,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
  一个好好的男人,怎么就昏倒一下就成了植物人了?不要是说这事他以前喜欢过的人,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也难免叫人唏嘘。
  左鸣扬看了一会儿,这才哑声道:“医生,怎么说?”
  萧洛道:“医生什么也没说,就说从没遇到过这种先例,所以无法轻易下定论。”
  左鸣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看白沐便出去接了电话。白沐见左鸣扬离开之后,连忙上前将林跃的身子移了移,仔细的查看着林跃的后颈,然后如释负重的舒了口气。
  萧洛有些不解,便问:“你在看什么?”
  白沐道:“御魂术分为两个阶段,食魂草只是第一阶段。迷惑了心智之后,施术者会释放蛊虫控制被食魂草喂养的身体。就是从这个穴道,会有一个不明显的红点。可眼下林跃并没有出现红点,就表示林跃如今昏迷不醒只是那位吸入了过量的食魂草,可以慢慢溶解,并无大碍。而赵海……恐怕就已经毒蛊入身了。”
  萧洛听罢,不禁失色道:“原来人心有时竟比那妖魔更加歹毒。如果我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就好了,现在在这个空壳什么也做不了,真是叫人不甘心。”
  左鸣扬的保镖又打来了电话,经过调查,他们并未发现萧家跟林跃家有什么利益牵扯,所以便推断萧洛真的只是碰巧在那天跟着林跃,然后在商场前偶遇。对此左鸣扬不禁舒了口气,不然白沐跟萧洛走这么近,左鸣扬放不下心。
  左鸣扬又回到了房间,冲着萧洛问道:“林跃的父母知道这件事了吧。”
  萧洛点了点头:“知道,正在往这里赶,只不过老爷子那边还不知道,想等到叔叔来了之后再做决定。”
  事实上萧洛并没有告诉林跃的家人,这也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
  左鸣扬只是点了点头,又看了林跃一会儿,这才跟白沐离开。
  一路上,左鸣扬只是默不作声的开车,表情凝重。他一直在思考林跃跟赵海之间的关系,保镖只是说他们之间有联系,却查不出他们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关系,或是交易。
  左鸣扬知道赵海并不是同性恋,并且林跃也不可能对赵海有意思。但是保镖说了一件事,说是赵海的哥哥身边新来的秘书,似乎跟林跃还有赵海接触过。可赵海是个只知道玩的主,根本就不去公司,平时就只会伸手像他哥要钱。
  所以按照道理来说,那个新来的秘书是不可能跟林跃有什么私交的。
  白沐一路上都在用余光打量着左鸣扬,他知道林跃出了这样的事,左鸣扬心里一定不好受。可眼下他又不想不出什么应对之法,便只是沉默不言。
  白沐想着这么拖下去,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威胁。白沐只想赶快找出青玄,他也做出了最坏的设想,就算跟青玄玉石俱焚,也不能再让青玄伤到这里的任何一人。
  进了门之后就到了饭点,白沐一上午都没有看到左晴的影子,便问道:“陈姨,左晴还在睡懒觉吗?”
  陈姨道:“没有,小姐说要出去跟朋友一起,十点多的时候就出门了,说是中午不回来吃的,晚上也不确定,说是会再打电话过来。”
  白沐心里有些担心,便看了看左鸣扬:“有保镖跟着她么?”
  左鸣扬坐在了饭桌前,点了点头:“嗯,派了两个跟着了,别担心。”
  白沐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坐在了饭桌前。
  吃到一半的时候,左鸣扬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之后就说下午要去谈一笔生意,让白沐在家里等着,白沐想要跟着左鸣扬一起去,可左鸣扬只是说让白沐在家休息,白沐拗不过左鸣扬只得乖乖在家等。
  左鸣扬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就看到白沐一脸担心的站在鞋柜旁直直的盯着自己。
  左鸣扬叹了口气轻轻的搂了搂白沐:“别担心,那次车祸只是意外。你老公我为人耿直,没有人想要害我的,你乖乖在家里等着我就好了。”
  左鸣扬说着就朝着白沐的脸请了个带响的,白沐连忙将他推到了一旁,红着一张脸问:“那,那你晚上还回来吃吗?”
  “不了,晚上跟客户一起吃,大概九点多回来,你晚上想吃什么就跟陈姨说,知道吗?”
  白沐点了点头,复又看了看左鸣扬:“那,你早回来一会儿。”
  左鸣扬摸了摸白沐柔顺的碎发,笑道:“嗯,放心吧。”
  “嘭”地一声,左家的大门刚一关上,左鸣扬嘴角那一抹笑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拿出了手机就给刚才的那个号码打了过去。
  “哥……”
  左晴的哭腔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左鸣扬狠狠的握紧了拳,眼里迸发出了寒意,似是九月寒冰:“左晴,别怕,哥会去救你的。”
  “哥……他们到底……”
  “喂,是左少吧?”
  左晴的声音被猛地打断,左鸣扬额前青筋像是要爆裂开来一般,双目赤红,恨不得将对面的男人拆吃入腹:“说,你想要什么!”
  电话那边的男人含笑不语似是挑衅,男人的声音不似中年人的摸样,听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年纪,并没有经过变声的处理。
  男人停下了若有似无的笑声,一瞬的沉寂越发显得诡异:“左少别这么紧张,我不会对您的妹妹做些什么,你尽管放心。在下只不过想向您讨要一个小小的物件儿而已。”
  左鸣扬渐渐失去的耐心,男人的语气像是在挑逗宠物一样,仿佛自己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左鸣扬看了身边的保镖一眼,男人只是朝着左鸣扬点了点头。
  左鸣扬深吸了一口气:“少他-妈废话,你要是敢动我妹妹一根汗毛,我一定亲自捏碎你的喉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