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奢侈不过拥抱 作者:蚀心绷带

字体:[ ]

 
 
书名:奢侈不过拥抱
作者:蚀心绷带
 
竹马和竹马之间的关系只能是竹马吗?
年岁一到,就不是互相的全部了。
相互暗恋的两个人该如何开口,逐渐生成的矛盾他们又是否可以克服。
“不可以让他知道我是gay。”
“我只是。。。”“你喜欢男人?你喜欢那个刚认识的学长?!”
层出不断的矛盾,他们终究会怎样。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云非,屠迷安 ┃ 配角:颜莫,艾尼豪,倪叶施,文特,林诺 ┃ 其它:竹马竹马,相互暗恋,纠结恋情,时而甜蜜
 
 
☆、诶,竹马
 
?  
  屠迷安,如今已经是医科大学二年快结束的优秀学生了,长得秀气,人又温柔,但这样优秀的他还是未曾交过女朋友,恋爱史甚至可以算得上白纸一张。之所以这样,是有原因的:他喜欢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竹马——韩云非。
  韩云非和屠迷安打小就是邻居,屠迷安时不时给一些男孩子欺负,韩云非就默默得给他档个几下,给他出个头。一路磕磕绊绊过了小学,初中,高中,最后上了本市知名的医科院校,两人励志当不同类型的医生,到时候家里人都不愁意外什么的需要治疗。
  “小安,我们以后一起当医生吧?”高三开始前的暑假韩云非突然推了推正在看书的屠迷安说道。屠迷安显然愣了一下:“你为什么有这想法啊?”韩云非把笔在下巴上点了点道:“咱们市的医科院很有名啊,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啦。”屠迷安微微侧过头:“嘛,这样也不错啊,家里人生病了也好照顾。”“哈哈哈,那就这样说定啦!”韩云非搂住了屠迷安的脖子傻笑,没有看到他脸上不一样的红晕。
  人生总是充满了无法预知的惊喜与失落,无论是认识了韩云非这个对自己好的要命的暖男,还是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身为男人的他,亦或者这件事是无论如何不可以让他知道的。命运是如何呢?人们无法预知到的吧。
  “嘿,小安!喂,在想什么呢?最近怎么老见你走神啊?”韩云非伸出手在屠迷安眼前晃了晃,引得他猛然回过神来:“啊?什么事啊?”屠迷安从自己的回忆中回过来,看着一脸担忧的韩云非不由得撇开脸:“吶,今天晚上我们去外面吃饭吧?我们也该在外面吃顿好的啦!”
  “今天晚上不行。”韩云非含糊的说道。屠迷安对此有些尴尬,却又说不出的有种难受的感觉漫了上来:“啊。。。是这样啊,那好吧。我今晚就自己吃点好吃的了啊!不给你带哦。”“诶?!!别这样嘛,我真的是有事啊。”韩云非哀怨的叫喊着,却显得有些慌,可能他没有发现,但屠迷安有选修心理学,看的一清二楚,他有事情在瞒着自己。
  接近晚饭的点,屠迷安下楼打算找点什么东西随便敷衍一下自己的胃,却远远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咦,韩云非怎么在那里,是刚好这个时候出宿舍去办事吗?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屠迷安偷偷跟了上去。
  他就这样看着韩云非停在了校门口没有动,直到一个女孩子闯入了自己的视线,停在了韩云非的面前。这个女生,很可爱,很阳光,给人一种忍不住去保护的感觉。他们在门口不知说了什么,竟然笑了起来,他们笑的很开心,让人不忍去破坏这和谐的气氛。屠迷安感觉心口有点疼,这一天,终于还是到了。。。。。。
  近乎浑浑噩噩得吃完一个自己感觉不到好吃了的以往最爱吃的鸡蛋饼,屠迷安在学校里走了很久,各个角落恨不得都走一遍,天色渐渐昏暗,直到夜幕落下。女生宿舍前的小树林里,那个女孩子一脸羞涩对边上的帅气男孩子说:“那个,韩云非。。。我、我喜欢你。”
  屠迷安在看到他们远远走来时就躲在了树丛里,正好可以窥探到他们的一举一动。显然的,在他听到女孩子的告白时,他的脸色就有些不自觉的苍白了起来。他静静看着韩云非。我怕吗?怕。但他只是我的竹马啊,我该为他的幸福祝福吧。
  韩云非没有回答那个女生,看不透在想些什么,女孩有点尴尬得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女孩试图打破僵局道:“韩云非,我有点冷。。。”迎来的是意想不到的一个温暖怀抱:“那,这样就不冷了吧?”
  那个女孩子在他的怀里有没有脸红,他又有没有很幸福呢?屠迷安不知道,因为他已经将头扭开,深埋在自己的膝盖中,他听见那个女孩子笑了,亲密的叫了一声:“云非。”
  诶,竹马。。。。。。
  
  ?
 
☆、既为竹马何须隐瞒
 
?  
  为什么会答应呢?韩云非也不明白,也许是这个告白的女生长得惹人保护,也许是自己想让自己认清一下自己是男人不应该对身为男人的屠迷安产生不一样的感情。屠迷安这段时间的疏远让他感受到不安,自己的心思难道有被察觉到吗?
  明明知道和这个喜欢自己很久的女孩子出去结果就会是这样,为什么自己又要瞒着屠迷安不告诉,然后赴女孩的约呢?
  不可以再那样错下去了,所以就答应吧。于是他略微僵硬地抱住那个女生,温柔的说道:“这样就不会冷了。”
  屠迷安转身想要离开,却迎面撞上了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学生,差点吓得叫出声来。借着昏暗的路灯能够隐约感觉他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但还没怎么回过神来,自己就已经被拉得走远了:“额,同学,你这是想干什么啊?我看你不像是个坏人啊,你拉我走这么远有什么事啊?”那位同学就什么话都不说盯着屠迷安,一阵寂静过后,即使是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屠迷安也觉得莫名的心虚了起来。
  “你、喜欢那个男的吧?”那个同学终于开口,可却让屠迷安惊慌失措:“你这人、你这人怎么回事?没有什么毛病吧?哈哈,我是男的吧,怎么会喜欢男的呢?”
  清秀男学生温和一笑,可能是想让他放下警惕:“你别怕啊,屠迷安同学是吧,我没别的意思的,我只是想和你说我们是同类。”“啊?什么意思?”屠迷安看着他有些疑惑,这个人太奇怪。“从你刚才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你爱惨了。我也喜欢一个男人,可能觉得你和我同病相怜吧,挺想和你交个朋友。毕竟我们这些人能找到个可以倾诉的朋友也不容易。”
  也许是触及到了屠迷安的伤痛,又是一阵沉默。。。。。。“好啊,可是你要是和表面不一样是个坏人的话,我还能从你船上下去吗?”屠迷安笑着伸出了手,而清秀的男子也笑着回握:“安心好了,没机会让你下船了一条船上的蚂蚱。对了,我是大你一届的学长,颜莫。”他是个很好亲近的人,总感觉值得深交:“学长,屠迷安。”
  “那好了,小蚂蚱,看你这是失恋了,要不要考虑和学长出去喝个闷酒,顺带着见见世面?学长也是暗恋无果,郁闷着呢,我们刚好聊聊。”屠迷安原本想拒绝,可是想起韩云非和他怀里娇小可爱的女生,心里又是一阵不适:“好,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跟随颜莫打的下车后,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一家酒吧门口,这是一家地下酒吧,门口装饰风格有种朋克的感觉,挂着一个小木牌子上写着复古字体的:Drain。颜莫打开木门 ,屠迷安看着里面装修的如同下水管道一般的楼道感叹道:“这酒吧还挺有特色。”
  “哈哈哈,是吧。我也是最近开始在这里打工,一般人找不到这里。这是市里最隐蔽,安全又风气好的gay吧了。”颜莫笑的很开心,一定是真心喜欢这里吧。
  “gay吧?你、你是说那种酒吧?”屠迷安眼睛睁的老大,“没错,这里来的,要么是寻找真爱的,要么就是喝酒解闷的。一般来说客人的人品都靠得住,都是老生意介绍来的。价格又比外面公道。老板又是个很实在的人。久了,人也就多了。”颜莫很上心的给屠迷安介绍着。
  又推开一道木门,里面是温和的灯光与安静干净的环境,和屠迷安想象中的gay吧天差地别。“你有什么英文名吗?圈里的话,大家都会有自己的名字,这样比较安全。”屠迷安有些纠结得抓抓脑袋:“额,没有诶,随意起一个吧。。。。。。叫、就叫Lumy好了。”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呢,因为他突然想起了韩云非曾经和他开的玩笑:“哈哈哈,你真是蠢死了,这点点路你都能迷掉了,是不是名字带个迷的人都是路痴啊?给你起个英文名怎么样?就叫Lumy好了,多可爱啊~”屠迷安软软的头发被他温暖的手揉的凌乱,但他并没有推开他的手,只是嘴里嘟嚷着将头扭到一边:“去死吧,什么鬼名字,我才不要!”
  “嘿!小蚂蚱,在想什么呢!回神啊!”经过颜莫的提醒,屠迷安才发现自己竟然在门口失神了。为什么我还要想起他呢?他若在乎我这个朋友,和女朋友出去又怎么不可以告诉我呢?既为竹马何须隐瞒。
  
  ?
 
☆、在Drain打工吧
 
?  “嘿,Landa。我记得今天给你放假了,怎么?是因为想我才来看我了么?”忽然一个看似高冷面瘫的外国男人搂住颜莫的腰,但又随即被颜莫的手拍开:“怎么可能。老板,我放假就不能带朋友来玩么?”
  老板依旧是面无表情:“好吧宝贝,当然可以。那这个小可爱是?”屠迷安深深的体会到人不可貌相,这样一个看着高冷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居然语音行动都带着一股痞子坏:“老板,很高兴认识你,可以叫我Lumy。”
  “嗯,我也是。你这么可爱要不要考虑来我这里打工?我们这里生意越来越好也需要多点人手换班。”老板打量了他一会很是满意的询问。“额。。。。。。我。。。。。。”看见屠迷安纠结其中,颜莫及时的给他解围:“老板,我们今天就是来玩的,以后再说成么?”
  “成成成,坐老位置吧。想喝什么?今天我请。”说罢想要搂住屠迷安的肩却又被颜莫打开了:“老板今天这么大方,别是想勾搭我家Lumy吧。”说罢拉了屠迷安就往吧台走。
  “学长,你的英文名为什么叫Landa?”才说完就看到颜莫一脸似笑非笑:“当时,我走进这个酒吧,并没有人带着来提醒我要用英文名。还好遇到的是老板,他嘲笑我之后便提醒我不可以在圈里没有防备的告诉别人真名。然后他让我想一个英文名。”
  “诶然后呢?”屠迷安见他可能还有什么要说,便急忙问。
  “我说你能不要用一种‘有□□!’的表情看我吗?当时我懒得取,我就说懒得,结果他不知道耳朵抽经抽哪去了,听成Landa。我看也没什么问题就随它去了。”
  说罢两人都笑了起来,“真的啊!你别笑啦。还有那个老板,你别看他这么轻浮,他是个意大利人本身就喜欢浪漫,再加上在中国长大,除掉那点痞气还是个挺好的人。”
  “嗯嗯。那个、学长你为什么记得我名字?”屠迷安终于问出了之前疑惑的问题。而颜莫也很自然的回答:“新生接待,我当时记得你。可能我自己发现取向早,就觉得你大概是个可以接近的同类。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试着和你当个朋友啥的。”
  “哦,这样啊。”没想到这个也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吗,自己喜欢一个男人什么的很明显吗。。。。。。“你和那个男的,在一起过了吗?”颜莫似长辈般询问道。
  “啊?”屠迷安先是一愣,后来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和韩云非,瞬间有点无奈:“没,没有。我们就是从小一起长大,他也到了该找女朋友的年纪。我和他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我,和我爱的那个他,也是从小一起长大。他说长大了想当警察,我就说那我当医生陪你,受伤了就可以马上治你。果不其然,我们一起的努力都成了现实,他在郊区近乎封闭式的上军校,而我在本地念医科大。我怕他知道我对他的心思,他那么刚强若是知道了一定会远离我吧。。。。。。”颜莫也向屠迷安吐露着心声,一把接过调酒师送到面前的酒猛喝了一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