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变成了一只狗 作者:纸风车

字体:[ ]

 
 
文案
我变成了一只狗,我的主人是……
 
注:悬疑推理、攻视角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悬疑推理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丁泽死了,变成了一只狗,流浪狗。
  睁开眼便看见满目的垃圾和乱飞的苍蝇,丁泽眨眨眼睛,一只加多宝红罐头盒飞过来砸在丁泽脑袋上,没喝完的半罐加多宝凉茶喷了他一脸,丁泽舔了舔,凉凉的甜丝丝。
  两只正在垃圾桶里找食的野狗听见动静抬起头来,迎着他们凶狠的目光和流着涎水的锋利犬齿,丁泽缩缩脖子摇摇尾巴,边朝后退边呜咽两声,两只野狗头埋回垃圾桶里,丁泽这才开始打量周围。
  这是一片老旧的社区,筒子楼和花花绿绿缠作一团的破皮电线、高高低低支架子晾着的外衣内衣,还有吵吵嚷嚷的买菜穿行的大妈大爷。
  这里明显是这一社区唯一的垃圾堆,在社区和街道的交叉口,居民出门买菜便顺便将垃圾带了出来。
  垃圾堆涉及面足足有五米长三米宽,最里面三个老旧的绿色垃圾桶被垃圾埋了起来,垃圾桶靠站的墙上还写着歪歪扭扭的粉笔字,‘不准在此处大小便!’之类的。
  苍蝇和蚊虫在此处嗡嗡作响,不知是什么水从垃圾堆里流出来,在路面留下黑漆漆的一道道,每个路过的人都捏着鼻子快步疾行。
  不知是不是因为变成了狗,丁泽的鼻子也灵敏了许多,在这处臭气熏天、熏人欲醉的地方,他差点要被冲晕过去,丁泽晕乎乎的抬脚走出去。
  一个路过的小男孩看了丁泽一眼,拉拉他妈妈的袖子,“妈妈,狗狗。”
  他妈妈是个胖乎乎的妇女,头发是齐肩披散的大波浪,她一手牵着小男孩,一手拎着他的书包和菜篮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拉着小男孩绕到马路另一边,“乖,狗狗脏,不能碰。”
  小男孩似懂非懂的被拉着走,忽而回头看了丁泽一眼,把手上吃了一半的肉包子扔了过来。
  肉包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沾满砂砾和灰尘在丁泽面前停下,在丁泽还在犹豫要不要吃掉的时候,两只狗凶狠的嚎叫从后面冲了过来,它们一边冲丁泽嚎叫龇牙,一边把他挤到旁边,斜眼瞪着他把包子分吃了,吃完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唇,状似十分满意的瞟了他一眼。
  肚子咕噜噜的叫了一下,丁泽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饥肠辘辘,丁泽有些后悔的嗅着空气中残留的肉包子的味道,撒开步子朝着街道外面走去。
  一路上,但凡见到丁泽的人,无不捏着鼻子绕道而行。‘难道,我这个狗身子居然这么丑不可言?’丁泽想。
  穿过这片社区,居然有一个热闹非凡的菜市场,闹哄哄的人挤人,丁泽耷拉着眼皮四处瞅,心里发愁到底怎么找吃的,路边煎饼、油条、酸辣粉的香味此时居然这么清晰,让不他自觉的伸长脖子吸溜了一下口水。
  “最近很忙,晚上吧,我去接你?……”旁边一个帅哥正吃得喷香,要命的是,他居然吃着酸辣粉,要了煎包,还拿着一个煎饼盒子。
  ‘天呐,相比于我这没饭吃的流浪狗,他的早餐居然如此丰盛,真是羡慕死个狗!’丁泽在心中哀嚎。
  “老板,加一个卤蛋和豆干!”帅哥似乎非常忙,挂了电话又来一个,“喂,王总,好,下次不会了,我马上就过去……”
  这人长得蛮帅,高高的个子估计有一米八五左右,坐在那里就是一大坨,穿着大白T和牛仔裤,居然胃口这么大?
  丁泽围着他转悠,从凳子旁钻到桌子底下,从桌子底下恨不得跳到凳子上,被香味勾得心里一阵挠,不一会儿老板加了卤蛋和豆干上来,这卤蛋的香味简直一绝!
  旁边一个小姐正好吃了一半的煎饼果子,她拿出纸巾擦擦嘴擦擦手,然后仍在垃圾桶里,她似乎看了丁泽一眼,弯腰将吃剩下的煎饼果子放在地上。
  (☆▽☆)丁泽一个飞窜过去,惊喜得咧大了嘴,然而眼角却偶然飘过一个画面。
  丁泽迅速转身跑到一名猥琐男子面前阻住他的去路,朝着那女子汪汪大叫,那女子回头看了丁泽一眼,眼神中带着莫名其妙。
  那猥琐男子面带怒色,飞脚朝丁泽一踢,丁泽躲闪过去,继续大叫。
  这边的异常吸引了人们的目光,猥琐男子面有愠色,踢丁泽不中便开始朝着旁边小跑,丁泽朝着男子奔去,衔住他的裤腿,妄图让人们看明白他的异常。
  男子被丁泽阻住了,人们也渐渐朝这边好奇汇聚,男子转过去飞快猛踢丁泽,因为丁泽衔着他的裤腿,他这一脚倒是结结实实的踢在丁泽的肚子上,本来就没东西的胃部一个恶心,丁泽在地上滚了一圈儿立马站起,身子前面却站了一个高大壮实的身影。
  那名被丁泽叫住的女子估计也明白了,搜了包包之后站在旁边大叫,“小偷!他是小偷!偷了我的钱和手机!”
  人群在周围为了一个圈子不敢上前,因为那名猥琐男子已经掏出了小刀,面色扭曲的弓腰做出攻击的姿势,怒吼道,“滚开!不要命了!”
  高个子站在丁泽前面,背影高大壮实,犹如一座小山,他动动肌肉结实线条流畅的双臂,两手握拳一压,十个指头纷纷嘎嘎作响。
  猥琐男子估计忍受不住这压抑的氛围,操着刀子便朝着高个子直冲过来,高个子简简单单一躲,精准拽住他拿匕首的手腕一捏,另一手接了刀子,抬腿压住他的腹部一踢,猥琐男子便瞬间软了下来。
  哗啦啦的周围响起了掌声,还有人拿着手机拍照,那名女子上前接过被偷的手机和钱财,朝着这名男子道谢。
  穆无涯无声笑了一下,嘴里道,“没事,下次小心点。”
  正说着,兜里手机铃声一阵响,穆无涯接了电话,“喂,李工,恩,好,我上午就去……”
  丁泽猛然响起什么回头一看,妈的!老子的煎饼果子!
  丁泽冲到刚才的地方,嗅着还留有一丝味道的地方,这里原先的半个煎饼果子已经没有了,丁泽四处张望,远远瞧见看见了一百一黑两只大尾巴转了个弯消失在尽头。
  丁泽站在原地空转悠,掏心挠肺,恨不能将此地舔一遍,曾经有半个煎饼果子离我是这么的近,我却让它在我眼前消失。
  “怎么,吃的不见了?”好听的磁性男音在丁泽头顶出现,丁泽猛然回头,一个放大的俊朗面容,让我差点失神。
  男子回到座位上,把还没开吃的煎饼盒子放在地上,喷香的味道让丁泽一个激灵,口水直流猛冲过去。
  对着煎饼盒子一顿大嚼,丁泽满足的看着男子,他吸溜的吃粉,正夹着卤蛋,顺着丁泽的视线看了一眼卤蛋,将卤蛋放在丁泽面前。
  (☆▽☆)卤蛋!
  丁泽急匆匆衔着卤蛋,却被烫得吐了出来,丁泽趴在地上,大舌头欢快舔着卤蛋直摇尾巴,口水四溅。
  三两口吃完,男子急匆匆付了钱走了。
  丁泽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他和他身上的好闻的味道一般,转瞬间便消失在人群里。
 
  ☆、第二章
 
  
  吃饱了,丁泽便开有力气嫌弃这一副脏兮兮的身子。
  路过一家宠物店,敞亮干净的玻璃橱窗反射着白光,倒映出丁泽的身影,丁泽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完整模样,原来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土狗,看着瘦瘦小小的,估计还没成年,它浑身白色的毛,在左眼周围覆盖着男子拳头大的一圈黑毛。
  得,还自带烟熏妆的。丁泽暗自调侃道。
  丁泽不知道多少日未洗澡了,浑身一股酸臭气息,身上的毛发纠结在一起,一缕一缕的杂乱排列,带着点点黑色,特别是四肢,上面的白毛已经完全染成了黑色。
  橱窗里面温馨的粉色小屋,娇滴滴的折耳猫软趴趴的猫在笼子里,黑溜溜的圆润大眼瞪着我,似乎被丁泽吓到了,旁边笼子里一只傻头傻脑的小不点儿哈奇士,倒是好奇的扒在笼子边,不安分的勾着爪子想出来。
  门突然打开,一个中年男子黑着脸冲丁泽看,丁泽猛然发现,自己这幅丑样,定然吓到了不少想要进宠物店的买家。
  打了个喷嚏和小猫小狗们道别,丁泽颠颠儿的迈着长腿向前走。
  9月天气,仍旧是燥热不堪,太阳一出来,丁泽便吐着舌头走街串巷,地上的灰尘粘在毛发上,全身黏黏的痒痒的,丁泽迫切的想要洗澡。
  丁泽顺着树荫和墙角往回走,躲避着燥热烈阳,丁泽不止想洗澡,还口渴得要命,烈阳下直晒的水泥路上,一踏上去脚丫子都要烤熟了似的冒烟,丁泽精神萎靡的靠坐在一处大树荫下,吐着舌头贴在泥土地上,妄图给自己点儿凉意。
  一个男生从丁泽旁边走过,另一手上还拿着半拉子西瓜,丁泽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冲着他小声呜呜叫,盯着他的西瓜。
  小伙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西瓜也差不多见底了,他咬了两口反手把西瓜朝丁泽一人,丁泽跃至空中衔住——居然还是冰西瓜!
  体温都好似瞬间降低不少,全身瞬间舒畅,丁泽衔着冰西瓜不忍松口,惬意的眯眼睛。
  “嗷呜~”三只流浪狗出现在丁泽前面的道路上,一个个狼似的盯着丁泽嘴中的东西,龇牙做出攻击的姿势将他包围。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地盘吗?”
  “西瓜交出来!”
  三只流浪狗步步紧逼,露出獠牙,丁泽被它们压得一步步往后退,衔着西瓜不肯松口,瞅准一个方向便开始飞奔。
  三只狗黑压压的跟在丁泽身后,丁泽没命的朝着前方狂奔,踏在地上的爪子被一下下灼烫,冰西瓜的汁水让他能缓解这瞬间上升的体温,而身后的三只狗和他的距离却开始越拉越近。
  丁泽再次提速,衔着冰西瓜朝着阳光下奔跑,红色汁水顺着他的身子向后流。
  三只狗的速度似乎也达到极限,它们在这烈日下奔跑,惊怒的在丁泽身后咆哮。
  不断有路人好奇的盯着它们,躲闪避开,丁泽绕过一个抱着大包小袋的惊怕妇女,踏踏踏的上了楼梯,钻入一栋冒着冷气的商业大楼,不断的转弯。
  三只狗,一只跟着丁泽,另外两只从下面马路中央穿过,一直远距离的盯着丁泽的方向跟着。
  四只流浪狗龇牙飞奔,西装革履、薄衣短裙的人们传出惊叫,大楼内一片惊慌,保安不知何时也惊动了,拿着电棍朝它们奔来。
  丁泽穿过旋转大楼,跃过窗户跳上隔壁一条街的油布敞篷上,靠着缓冲急匆匆的溜了下来,在店主惊讶的目光下,朝着远方直奔。
  这是一条热闹的美食巷子,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人潮涌动,香气逼人。
  丁泽衔着冰西瓜一身汁水从里面穿过,左拐右拐入一小巷子,一口大气也不敢喘便直奔回原先的垃圾堆。
  拐入一片树荫下,丁泽松了西瓜大口喘气,飚升的体温让它坐立难安,顾不得脏在阴凉的泥土地上滚来滚去。
  “呀,西瓜!”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丁泽缓过神,喘着粗气从地上一跃而起,两只狗却已将它的西瓜分吃完。
  盯着它们嘴里含着的红火的、充满汁水的果肉,目光中窜着火焰,也许是丁泽的目光太过吓人,两只狗灿灿将咬碎的西瓜吐出一二,“诺,西瓜很好吃的。”
  丁泽看着地上两片混着它们口水的西瓜皮,心中一垮,长叹一口气,“你们吃吧。”
  两只狗欢快的吞了混含各自口水的西瓜皮,丁泽颓丧趴在地上,嗓子快冒烟了,似乎肿了般堵着不让它出气,“哪里有水?”
  “那边啊,你渴了吗?”白色那只道。
  黑色那只盯着丁泽,“你中暑了。”
  丁泽有些脱力的站起来,后腿打摆子,露天水池便在离它二十米的不远处,却似乎怎么也走不到,两只狗跟着丁泽,在它旁边催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