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新贵[重生] 作者:何婪(上)

字体:[ ]

 
书名:豪门新贵[重生]
作者:何婪
 
文案:
魔教少教主徐庭知谋划布局四年,终于等来了继位的日子,却在这一天被来自未来的人调换了灵魂!
重生在了未来世界,成为某个落魄世家的大少爷,左一堆极品亲戚环绕,右有一个负心渣男捣乱,上有自负无能父亲拦路,下有个白莲花私生子暗算,这些他全都可以不放在眼中,唯一不能让他忍受的是,这具身体竟然不举!
等等,好像不是不举,而是只对特定的对象有反应——那个对象是一头魔兽……
徐庭知vs楚郁,武力值爆表狠辣受vs病娇占有欲强魔兽凤凰攻,金手指无脑升级流,主受HE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庭知,楚郁 ┃ 配角:徐广宏,徐锦翔,霍子君,裴贞,温灵 ┃ 其它:升级流,甜宠,魔兽,异世大陆
 
银牌编辑评价:  
魔教少教主徐庭知谋划布局四年,终于等来了继位的日子,却在这一天被来自未来的人调换了灵魂,重生在了未来世界,成为某个落魄世家的大少爷,虽然一切重新开始,但能在原来的世界叱咤风云,就算换了身份换了时空,依然能够走到最强,问鼎大陆…… 
本文行文流畅,作者把握情节准确到位,故事节奏明晰,由一个古人的视觉铺展开来,缓缓构建出全新设定的未来世界,在各个强烈的剧情矛盾冲突中,展现引人入胜的故事,领略全新的未来异世界风情。
 
 
 
  第一章
  
  徐庭知谋划隐忍了四年,终于要在明日得偿所愿。
  按照魔教流传多年的规定,成为魔教教主的前一夜,少教主需净身沐浴,然后由江湖神算为他入梦,预知他接下来人生可能会发生的大事。
  根据前几任教主竹简记载,几乎每个人都会在梦中看到自己的未来。
  此刻,神算清机子在一旁低声念叨着,徐庭知躺在榻上,缓缓闭上双眼。
  他看到了一个名字长相都和他完全相同的少年,穿着怪异暴露的服装,在一个荒诞古怪的世界,经历了悲惨懦弱的一生。
  上有自负无人性的父亲,下有装柔弱卖可怜满腹心机的外室弟弟,左有一堆贪婪爱占便宜的亲戚朋友,右有个负心自恋的同性~~爱人……
  在这一群豺狼的包围下,天性软弱的少年从小生活在痛苦之中,而最终压垮他的,则是所有男人都不能接受的——不举。
  徐庭知对那个少年的处境无感,身在魔教,他所处的境况比少年危险的多,他也一样挺过来了,不过不举倒确实挺值得同情的。
  徐庭知这样想着,这时,画面中那个本该死亡的少年突然睁开眼,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徐庭知所在的方向。
  徐庭知一愣,下一刻少年径自走到了他的面前,满脸愧疚地看着他:“那是我的过去和未来,你看到了,对吗?”
  徐庭知骤然警惕起来,眯着眼睛盯着他没有回话。
  少年脸上的表情又急又羞愧:“对不起,我忍不下去了,对不起,对不起。”
  徐庭知没搭理对方,他本能地察觉到了危机,打算运用内力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是不论他怎么运功,四周的一切都没有丝毫变化。
  少年更加愧疚了,他低下头,声细如蚊:“我没办法再忍受下去了,还好我找到了你……如果你变成我的话,你一定会做的比我好的。我所在的时空是未来世界,比你在的时空要晚两千多年,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比古代要好,你、你一定会适应的。”
  少年神经质地低喃着,说到最后他仿佛把自己给说服了,抬起头突然朝徐庭知扑来。
  徐庭知想要闪躲开来,然而他的意识就像被固定在原地了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少年越来越近,最终,少年的身躯穿梭过他的身体,消失不见。
  他瞪大眼睛,紧接着,天旋地转间,他的意识仿佛坠入了深渊——
  徐庭知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起,头晕目眩,胃部传来阵阵反胃,他干呕了几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四周的环境……这不是梦里的少年所居住的房间?!
  不可能,怎么会有如此荒诞的事情!他一定被人暗算了,此时定然是被困在了梦靥之中!
  徐庭知脑海第一时间闪过清机子的脸,难道这个老道和他的养父勾结,要在今夜暗算他,令他明日无法登位?
  他当即要调动内力强制自己醒过来,可是这具身体虚弱的很,别说内力了,单论体力甚至连魔教最底层的仆人都不如!
  徐庭知脸色阴沉地坐在床上,片刻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桌子放着的水果刀上。
  拿起水果刀,徐庭知本是要对准这具身体的心口插下去的,只要他在梦境中死亡,现实生活中一定会清醒。然而当刀即将插入的那一瞬间,徐庭知想到梦中那个长的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他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刀子划过了手臂内侧,徐庭知只觉得胳膊一凉,随着血液涌出来,阵阵刺痛传来。
  别说清醒了,四周的场景甚至没有丝毫变化。
  至此,徐庭知明白自己恐怕不仅仅是被困在梦中这么简单了。
  刚才在黑暗中那个少年的一生在脑海涌现,徐庭知面无表情地走到镜子前,镜子里的他面容虽然与他本尊相同,但是却要稚嫩不少,仿佛个未长开的清俊少年郎。只是这个少年郎此时脸绷得紧紧的,神色凶恶狠厉,看起来令人忍不住胆寒。
  徐庭知的视线没有在这张脸上停留太久,他低下头,一把将宽松的睡裤脱掉,下面的那东西正可怜兮兮地缩成一团。
  徐庭知随手拨弄了两下,无聊之极地撸了撸。
  没有反应……
  他有些厌恶地放开手,转过身走到书桌前。书桌上正放着个电子日历,新纪元215年7时05分。
  徐庭知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但是瞳孔却骤然收缩了一下。
  他在黑暗中看到了那个少年的一生,因为时间短暂,基本看到都是对少年而言的重大事件才呈现出来。
  其中最清晰的莫过于215这一年。
  因为在这一年,原本无忧无虑的少年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终于知道父亲徐广宏为什么不疼爱他这个唯一的儿子,因为徐广宏早就在外头养了别的女人,甚至还养了个比他更加出色的儿子,这个私生子不仅抢走了他的父亲,更是抢走了少年心爱的男人霍子君,最令他崩溃的是,在这一年,他提前检测出了自己精神力是废物的级别,同时他觉醒了移魂的天赋能力,代价是不举。
  这一年,霍子君得知了他不举的事情,不仅要和他分手,更将这件事情宣扬的到处都是;这一年,少年的母亲裴贞得知了徐广宏风流的真相,得知儿子不举再也无法拥有子嗣的噩耗,最终活活气死……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令这个少年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在这之后,他苟延残喘了不到五年就死了,享年二十一岁。
  徐庭知想起梦中少年和他说的那三句话。
  ……所以,他这是被调换了灵魂,进入这个身躯代替这个少年面对这一切?
  那少年呢,总不会变成他吧。
  这个猜测令徐庭知瞬间怒不可遏,只要一想到自己的一切都要被另一个人拿走,徐庭知就恶心的想反胃!
  他的身体,他的地位,他的下属,他的一切都要成为别人的成果,他隐忍折服了这么多年,最终却换来了这个?!
  徐庭知苍凉地笑起来,当低下头看到自己那垂头丧气的老二后,徐庭知愤怒地一甩手,书桌上的东西全都被他打翻在地,徐庭知的双眼因为愤怒而充血,眼中的杀机肆意。
  如果这个少年出现在他面前,他定然要将他千刀万剐,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现在显然杀不了他,那么没关系,他就杀了少年最在乎的人!
  “叩叩叩”,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仿佛担心将这个懦弱的少年惊吓到,女人的声音温柔而小心:“少爷,少爷?你摔倒了吗,可以开门让舒婆进去看看吗?”
  徐庭知一下子回过神来。
  舒婆?根据少年的记忆来看,舒婆是从小照看裴贞长大的下人,裴贞嫁给徐广宏之后,舒婆就成为了徐家的管家婆,然后又照顾着徐庭知到大。
  若说起徐家最关心徐庭知的人,舒婆的排名甚至要比母亲裴贞还高,同样的,在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心中,舒婆也是他最重要的人之一。
  很好,他刚想杀人,就有个人送上门来了。
  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徐庭知弯下腰将裤子穿好,那满地的狼藉他来不及收拾,也懒得收拾了,他打开门,门外那个中年女人的面容顿时映入眼帘。
  这是一名年过半百的老女人,脸上的皱纹和花白的头发不仅让她没有变的难看,反而多了几分老年人才有的慈祥和柔和。
  她看着徐庭知的眼神温柔而慈爱,仿佛在看自己最心爱的孩子,然而当看到徐庭知手上的伤后,老女人脸色大变,她紧张地走上来,盯着徐庭知的伤口急忙道:“怎么会伤成这样,天哪流了这么多血,少爷不怕,舒婆带你去包扎,一会儿就好了,绝对不影响你今天的成年仪式!相信舒婆!”
  徐庭知脸上的表情因为恨意和杀机而变得扭曲,通红的双目更是可怕,然而老女人就像没看到一样,架着他就走出去了。
  大概因为注意力全部被徐庭知的伤都吸引了去,老女人并没有发现徐庭知神色不对,一路上都低着头安危徐庭知,一边对着徐庭知受伤的伤口温柔地吹着气,仿佛要减轻他的疼痛:“舒婆给你呼呼一下就不疼了啊,你这孩子啊,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是太紧张了吗,没关系,待会儿舒婆和你母亲都会站在你身后,不论你表现的如何,你都是我们眼中最棒的孩子!听到了吗?舒婆看着你长大,最是清楚我们庭知少爷的好了。”
  徐庭知的身高比老女人要高半个头,他低头看着老女人的一举一动,随着老女人每呼呼一下,徐庭知心中的杀意就硬生生被压下去一分,再加上老女人那哄小孩似的安慰,徐庭知浑身鸡皮疙瘩都掉出来了。
  徐庭知的养父是一代枭雄,魔教在他的带领之下早就登顶,而能进入魔教的人,无一不是人杰,在森严教规的压迫下,每一个人都神情肃穆,在徐庭知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人敢在他满身杀意的时候,这样靠近他,柔声细语安慰他。
  不……也许有吧,在他还未家破人亡的幼年时期,他最深记忆中的母亲,也是这般的温柔。
  徐庭知只愣神了片刻,很快就回过神来。
  听着舒婆一路上不断唠叨,徐庭知仿佛为了掩饰什么,脸上露出几分不耐。
  笑话,他堂堂魔教少教主会怕这些?也就原身那个懦夫,明明有无数次翻盘的可能,却次次让机会错失。
  徐庭知回忆起原身的未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舒婆最后是为了保护原身而死的吧,舒婆的牺牲让落魄的原身多活了整整一年,可惜原身不争气,还是死了。
  而且最让徐庭知看不起的是,原身在明知道未来如何的情况下,不但没有想着改变自己,改变身边人的命运,反而第一时间要逃跑。
  他抛弃了关爱自己的母亲和舒婆,躲到了另一个时空中,只为了逃避一切。
  这种人,要是在这之前被他遇到,杀了他徐庭知都嫌手脏。
  舒婆带着徐庭知找到了医药箱,然后剥了徐庭知的衣服要给他上药。
  徐庭知向来不喜欢人靠近,可是当这个一脸老态的老女人凶巴巴地瞪着自己时,明明轻轻推一下就可以让这个老女人有多远滚多远,但徐庭知最终还是一脸不爽地收手,任由老女人折腾着。
  经过舒婆这么一打岔,徐庭知勉强冷静了一些。
  原身的移魂是天赋技能,这里似乎有不少人都有天赋技能,会不会再来一个拥有移魂能力的人呢?
  他现在要是杀人,痛快是痛快了,但弑亲迟早会让他走上绝路。根据他黑暗中看到的画面,裴贞和眼前这个舒婆表面上是普通人,但其实身份都非常不一般,她们瞒了几十年,连徐广宏都不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直到后期原身快死了,这才暴露了一点点,否则舒婆一个徐家内管家,哪里可能保原身一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