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新贵[重生] 作者:何婪(下)

字体:[ ]

 
  徐庭知看向楚郁,楚郁被绑着,整个人呈一种很弱势的状态,他唇角的血还没擦干净,那双眼睛倒是十分固执,依然在盯着徐庭知。
  “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徐庭知道。
  负责人扬眉:“说。”
  “这些兽人混战打架的原因是什么,谁负主要的责任,对他们的惩罚,有根据情况来分轻重吗?”徐庭知冷静地问道。
  负责人一愣。
  说白了,这一群兽人虽然长得和人类相似,但大部分人,都把他们当做是野兽或者宠物来看待的。
  一群狗打架,要罚肯定是一起罚,让这群狗更有服从意识,大部分人对兽人的管理,更注重磨灭他们的自我意识,让他们服从人类,至少永远不敢对主人起反抗与背叛的心思,谁会去计较哪头狗负主要责任,哪头狗的惩罚该轻还是该重。
  不过……眼前这个徐庭知,可是敢和自己的兽人约定,要是无法说服对方的时候,可以使用武力解决,让对方服从。短短的一句话中,他对兽人的纵容态度可见一斑。
  “兽人虽然看起来像人,但它们更喜欢用野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当大部分兽人已经习惯彼此住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新的兽人成为室友,他们会有一种领地被侵犯的愤怒感,这大概是引发打架的缘故,至于谁负主要的责任,这一点没法说清楚,因为兽人还保留着野性,当彼此受到侵犯的时候,更喜欢用武力来解决,至于我们对它们的惩罚,是要让它们意识到这样做是错误的。”负责人避重就轻地道。
  “这里是二年级的寝室吧,荆棘花给兽人统一安排了房间,并且实施各种惩罚制度,这一年下来,这些兽人想必也感受了不少,我以为,在荆棘花已经居住一年的兽人,应该来说,表现的会比刚入住的兽人要好。”徐庭知道,他的脸色很平静,但无形中却给人一股淡淡的压力,“如果这一年的教育都还让他们继续保持野兽的习惯来解决问题,那么惩罚真的会起作用吗?”
  徐庭知这句话将负责人顶的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到:“兽人的野性如果完全被磨平,也就失去了兽人的价值,惩戒是让它们有一个懂得遵守命令的意识,好让它们的主人更好控制它们。”
  “那么,惩罚的事情就应该让主人和兽人一起处理。”徐庭知丝毫不示弱,一点也没有新生的怯懦感,面对这个兽人负责人,气势一点儿也没被比下去,“由你们实施武力压制,只会让兽人潜意识里头恐惧你们,至于主人的事后安抚,那确实会让兽人感激不尽,但却不一定忠诚,对于这种智商不高的动物,我以为想要完全获得他们的忠诚,光光感激是不够的,还要让他们意识到主人的强大,只有在这种又爱又恐惧的情况下,面对任何困难,兽人都不敢再次背叛主人。”
  负责人无语,徐庭知这话说的倒是没错,但他自己和兽人之间平等的关系,和他说的话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啊。
  但他却不能拿这种事情来反驳徐庭知,事实上徐庭知不把自己当新生看,负责人却还把自己当做负责人看的,要他和徐庭知斤斤计较那一点儿小事情,这么多人瞧着呢,他也做不出来。
  既然徐庭知说的有几分道理,负责人也十分坦然,直言道:“那么,徐庭知同学,你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吗?”
  “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了,至于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是否可执行,就要靠您的判断。”徐庭知见好就收,缓缓道,“但我希望我的兽人,可以换一个环境居住,想必刚才您也看出来了,他的实力远超于别的兽人,而他一见到我,就立刻停止反抗,我想,我对他的束缚与威慑,是很成功的。”
  徐庭知这话暗示的太明显,简直就是在叫负责人安排让兽人和他住在一块儿了。
  负责人听出徐庭知话中的意思,微笑道:“好吧,别的不说,你的这头兽人实力确实不俗,有一个地方可能很适合它,三楼下面是四楼,同样居住着不同种类的兽人,但是每一头兽人,都有单独的一间,目前四楼的房间,已经住满了。”
  徐庭知听到负责人前半句话,有些惊讶他居然这么好说话,但听到后半句话后,便明白负责人的意图。
  不仅依然不允许徐庭知和兽人居住在一起,并且哪怕楚郁想要居住一个单独的房间,也有个难题在等着他。
  “我的兽人可以住进去?”徐庭知道。
  负责人继续微笑:“可以,不过要有两个条件,只要达到其中一项就可以了。第一,兽人的主人是二年级的学员,并且一年级期末综合成绩排行年段前十;第二,兽人与主人挑战四楼房间任意一个房主,房主可派出兽人,或者兽人与主人组成搭档迎战,谁胜利了,谁就有权利居住。”
  “挑战次数有限制吗,如果我和我的兽人居住进去了,失败者锲而不舍每天对我发起十次挑战,我就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徐庭知道。
  负责人汗了一下,徐庭知这口气……仿佛房间已然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一般。
  虽然眼前这个双s级的天才很得学校看中,只要健康成长下去,不出意外的话,几年之后将会成为奥兰国的风云人物,但是,至少目前为止,这个天才还未长成,只是一个看起来很有潜力的普通人罢了。
  负责人因为徐庭知的狂妄,心中升起了一股淡淡的不喜:也好,给他一点儿教训,免得太过自信,对将来也没好处。
  负责人这样想着,道:“挑战次数则有房主自己设定,但硬性规定,最长时间不能超过三个月一次。”
  也就是如果有挑战者不断发起挑战的情况下,至少三个月得接受一次挑战了。
  这显然在徐庭知的接受范围,徐庭知一口答应。
  当徐庭知询问挑战次数的时候,负责人因为徐庭知话中的自信,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徐庭知的心态上,并没有注意到一个诡异的细节。
  ——“如果我和我的兽人居住进去了”,在场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包括徐庭知自己都没留意到,自己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唯一捕捉到这点小细节的,只有被捆绑在一旁的楚郁。
  当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楚郁一扫眼中的阴郁,看着徐庭知的眼神,兴奋中掺杂着温柔,温柔中又掺杂着想入非非的情欲。
  不过当徐庭知望过来的时候,楚郁脸色刷的一变,又变回了原本那副死样子,仿佛一个被主人抛弃后发狠又可怜的野兽,除了盯着自己的主人之外,完全忘记了要做什么了。
  
  第四十八章
  
  想要发起挑战,至少要知道哪些人允许徐庭知在今天对他们发起挑战,还好二年级的学员在今天已经开学,资料全部都到位,负责人只需要去前台查一下就可以了。
  不过楚郁之前吸入了白雾,而且还被别的兽人揍了几拳,身体状态并不是巅峰时期,徐庭知虽然口上说的张狂,但毕竟是荆棘花二年级的学员,徐庭知对这个世界的能力只有一个大概的理论了解,实战并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在他的内心,是非常谨慎对待的。
  于是当负责人转头来询问徐庭知现在是否立刻开始挑战的时候,徐庭知拒绝了:“可以先将能够接受挑战的房主资料给我,我看完再告诉您我要挑战哪一个人好么?”
  负责人本以为徐庭知之前那口气,现在定然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人战斗,结果没想到徐庭知不仅将时间推后了,甚至还要求拿房主资料。
  这个自然是可以给对方的,事实上如果不是之前徐庭知话太嚣张,负责人会主动把这个给徐庭知。
  此刻见徐庭知虽然语气嚣张,但行为还挺谨慎,秉持的是在战略上藐视对手,在战术上重视对手的态度,负责人对徐庭知的好感又恢复了一点,于是大方地答应了徐庭知的请求。
  楚郁此时已经被解绑了,他脸上虽然还在装着心灵受到创伤后的茫然,但身体却牢牢占据着徐庭知身边最近的位置,任何人都不准距离徐庭知比他更近。
  对于楚郁这样对主人的依赖度,别说徐庭知了,连负责人都无语了,见过粘人的,还没见过占有欲这么强,粘人成这样的。
  由于楚郁暂时不能离开兽人寝室这栋大楼,因此徐庭知拿到资料之后,也没再回自己的寝室研究,而是带着兽人,直接在走廊坐下开始查看。
  楚郁寸步不离地坐在徐庭知的身边,趁着徐庭知在资料,他就看着徐庭知。
  徐庭知看资料看的很快,不久之后,他将其中一个人的资料抽出来,明显已经选定了对手。
  二年级学员丁一诚,先天精神力绿级,体能力a级,算是基础不错的进化人,目前他是二星级进化人,因为精神力不算太强,想要从二年级的学员中脱引而出,让自己的兽人居住更好的四楼,丁一诚自然是有自己的本事的,他修炼的着重点偏向于体能力的运用,也就是精神力辅佐强化身体,然后与人进行近战格斗!
  徐庭知现在虽然已经明白精神力是什么东西,但是当精神力被强化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徐庭知完全无法预料,所以他选择对手的时候,偏向于体能力强悍的人,这个丁一诚擅长近战格斗,徐庭知有了上一世武功打底,他相信对付起近战格斗的对手,应该会想对好处理一些。
  除此之外,丁一晨的魔兽是一头归类为水牛兽人,可能是体内含有魔兽水牛的血脉,所以被归到这个类别。
  看到了别人的资料,徐庭知顿时想起昨天有人叫他填写楚郁资料的时候,徐庭知简直一问三不知,现在想起来,楚郁的兽人品种,应该算是黑羽乌骨鸡?
  看了身边的楚郁一眼,徐庭知实在是难以把他和黑羽乌骨鸡联系在一起,看起来丝毫没有鸡样啊,导致他居然一下子没想起来他的品种。
  忽略楚郁的品种不谈,就徐庭知和楚郁交手这么多次来判断,楚郁攻击和防守力都不错,一定要判断一下,攻势似乎更强一些,他那口尖锐的獠牙,锋利的爪子,徐庭知可是切身体会过,要说灵活度,楚郁可丝毫不弱于徐庭知。
  虽然没见过那个水牛兽人,不过根据徐庭知之前看过部分兽人相关的资料,除了偶然出现一两个怪胎,比如楚郁这样虽然保留黑羽乌骨鸡,但是爆发力却比鸡类兽人要强得多的怪胎之外,大部分兽人都会遵从体内一部分魔兽的属性。
  牛皮厚骨粗,肌肉结实,它们的力气与防御能力都不错,缺陷是灵活度不够,简单来说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种类型的兽人,对于灵巧攻击性强的楚郁而言,是相对而言较好对付的。
  当然,既然已经出现楚郁这么一个怪胎兽人,那么再来一个怪胎兽人,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徐庭知看三楼的兽人整体实力都是保持在一个正常的水准,所以只能带着赌博的心态选定对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机应变吧。
  楚郁被徐庭知这么骤然一看,脸上的痴迷表情后知后觉地收起来,想要继续伪装一副受创少年的模样,却有些来不及了。
  于是他索性继续看着徐庭知,看的十分光明正大。
  见楚郁的眼神一直黏在自己身上,看都不看那资料,徐庭知将手中的资料递到兽人面前:“这个对手怎样,你有意见的话,我们可以更换,如果没有,就是他了。”
  楚郁大概瞟了一眼资料,当看到丁一诚的照片,和那个牛类兽人的模样后,他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真的看懂没有。
  “身体恢复的怎样?”徐庭知继续问道。
  楚郁闻言刚想点头,告诉徐庭知自己很好,不过当看到徐庭知脸上那看似不经意的神情之后,楚郁骤然明白什么,动作一下子就停了。
  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些挣扎的表情。
  徐庭知睨了他一眼,在心中冷笑。
  这东西还以为他真蠢呢,装装可怜就把他给骗过去了。刚才在兽人寝室骤然看到楚郁受伤,并且被捆绑起来的模样,徐庭知是有些心疼的,不过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早就回过神来了,也明白眼前这个兽人,在和他玩那些鬼把戏。
  此刻就是交给楚郁选择了,他是选择继续隐瞒博取同情,那么他们就暂时没法去挑战,至少得到明天才能挑战,如果顺利,明天晚上才能住进四楼兽人寝室;如果楚郁放弃了这么个博取同情的机会,他们现在倒是可以去挑战了。
  楚郁抉择了一下,最终眼巴巴地凑到徐庭知的身边,对徐庭知悲伤地点了点头,那神情委屈的要命,显然在暴露自己没受什么伤的同时,也还想再博取一点徐庭知的怜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