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赐婚(重生) 作者:蛋挞君(上)

字体:[ ]

 
    书名:赐婚(重生)
    作者:蛋挞君
    【文案】
    上一世,杜衡与三皇子肖墨,因为亲哥哥杜阮的诡计反目成仇。
    杜衡为了保护九皇子肖祈,远赴夷狄,最后战死沙场。
    重活一世,他重生为卫国公嫡长子卫南白。
    为了不入京为质,躲开肖家的阴谋,他只能男扮女装,如履薄冰。
    本以为躲开一劫,待后来继承父业。
    不料,皇帝的一纸赐婚让他嫁给肖祈,从此他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内容标签:甜文 宫廷侯爵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南白(月云生、杜衡) ┃ 配角:肖祈、肖墨、杜阮、北沐宸 ┃ 其它:帝后、攻宠受、男扮女装、蛋挞君
    晋江银牌推荐:上一世,杜衡因亲哥哥杜阮的阴谋,与三皇子肖墨反目成仇,明知祸福难料还是出征夷狄,最后战死沙场。重活一世,他成为卫国公的‘嫡长女’卫南白。为了不入京为质,躲开肖家的阴谋,他只能男扮女装,如履薄冰。本以为能躲开一劫,待后来继承父业。不料,皇帝的一纸赐婚让他嫁给不受宠的九皇子肖祈,从此他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本文古色古香,由重生、男扮女装、夺嫡等引发的阴谋贯穿全文。作者用其流畅的行文,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由于一纸赐婚,两人从相知到相许,最后携手打天下的故事。作为天之骄子,肖祈的痴情让人心醉,不管是上一世的大将军杜衡,还是这一世的翁主卫南白,肖祈都爱其胜过生命。上一世,杜衡错过肖祈,两人含恨而终,重生归来,卫南白决定,男人,我要,帝位,我帮你夺。
    ==================
    
    【楔子 前尘旧事】
    第1章 【序一】 天牢折磨,二人决裂 
    
    百越王朝,长安天牢。
    杜阮带着几名亲信,打发掉其他人,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杜衡。
    天牢里虽是灯火通明,却有股寒意直往人骨子里钻。杜阮示意让人把杜衡弄醒,那人走到一旁,提起一桶冷水便朝杜衡泼了过去。不多久,就听见微弱的咳嗽声,随后杜衡便从无边的黑暗中慢慢醒转,张开几乎肿得看不清原样的眼睛。
    湿冷的空气里,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去掉他的镣铐。”
    “是,大人。”
    被严刑拷打后的杜衡,即便此时去掉了镣铐,仍然站不起来,只能半倚着牢门,斜睨着杜阮。
    “杜衡,天牢里的滋味,可好?”
    “呵呵。”只是轻笑一声,也像是要了杜衡仅剩的半条命,“杜阮,你又何必明知故问。”杜衡每说一句话便要喘上半天,有时候牵扯到身上不知哪里的伤口,便觉眼前一阵阵发黑。
    “也是,为兄只是过来关心一下弟弟,看看这酷刑能不能满足你,让你长点记性。”杜阮随手拿起旁边一根皮鞭,上头竟镶着银针无数,针尖上血迹斑斑,在灯光下闪着寒光。他不由笑了:“这物什倒是弄得精巧。”说着,便忽然反手一鞭抽在了杜衡身上。
    杜衡连躲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硬生生受了这一鞭,只是他宁愿把下唇咬破,也不愿发出一点声音。
    “看不出来啊,我这不成器的弟弟,竟还有点骨气。”
    “杜阮,你尽管折磨我,但肖祈与此事绝无半点关系。”杜衡没稳住身体,身子晃了晃,只能半趴在地上,他的调子虽轻却是斩钉截铁:“一切事情,均是我一人谋划,与旁人无关。”
    “是么……”杜阮细长的凤眼里,漏出点点危险的光,话音未落又是狠狠一鞭。
    杜衡结痂的唇又被数次咬破,血腥之气顿时溢满整个口腔。疼得脑仁都似乎在抽,却仍不讨饶,微微失色的眼神里却带着悲悯:“杜阮,你做这样多,不过因为你爱他,可是他却不爱你。”
    “是啊,你发现了,可是却太晚。”灯下的杜阮看着他的眼神,霜寒无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刹那间冷意翩飞:“所以,你必须死。”
    “还真是如此。我死了,也就断了他的念想。或许还能因为愧疚,而眷顾于你。”手腕多日来被铁链勒得青紫纵横,身上的鞭痕无数,杜衡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忍不住苦笑道:“杜阮,这一世,你何曾视我为亲人?”
    他杜衡,这一生曾为你,韬光隐晦,万般才情收敛。
    只因你是杜家嫡长子,他的亲哥哥,父亲看重的人。
    结果呢?
    杜阮挥退几个亲信,慢慢弯下腰,修长的手指挑起杜衡的下巴,狭长的凤眼里满是冰冷:“杜衡,若你还乖乖的装你的傻子,看在兄弟情义我还能留你一命。可是,你却自不量力,妄图取我代之。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而且……你说,若肖墨发现他的弟弟肖祈早已与你勾结,不仅图谋夺他王位,两人还关系‘亲密’,被亲哥哥觉察后还企图弑兄,这样的故事,你说会多么精彩?”
    杜衡闻言,脸色顿时为之一变:“杜阮!”
    “哈哈哈哈……”杜阮大笑,伸手端起一杯酒:“杜衡,若那日肖祈把你从天牢劫走后,你与他一起离开长安,此生此世再不回来,或许就不用走上这绝路。可惜,你放不下。”
    杜衡静静地看着他,身侧的手紧缩成拳。
    “这杯毒酒,我喝。此时,满饮此杯,愿你和肖祈直上西天。”
    “杜阮,你疯了。”
    “对啊。”杜阮轻勾丹唇,笑得邪魅:“从我发现爱上肖墨的那一刻起,早已疯了。但我万万没想到,肖祈竟也是个情种,为了保护你,苦心孤诣,机关算尽。若他不锋芒毕露,或许还能苟延残喘一生,但……真是好一个痴情的贤王啊!大约此时的他,还为你的出征而忧心万分,却不曾料想自己亦死期将至!”他慢慢抿下一点毒酒:“既然他这样离不开你,那就陪你一起去死吧。”
    杜衡震惊的看着杜阮。
    玉杯自手中摔碎在地,杜阮不敢置信地看着杜衡,脸色苍白如死:“为什么……杜衡……你要这样……”
    “来人!来人!罪臣杜衡反了啊!”杜阮的亲信听见杯子摔碎的声音,立刻惊慌失措地大吼。
    看着杜阮那怨毒之极的笑,杜衡苦笑着闭上眼睛。
    有时候,百口莫辩,莫过于此。
    ~※~※~※~
    金銮殿上,烛火通明,偌大的殿宇金碧辉煌。
    在杜阮等人的安排下,杜衡被带去见肖墨的时候,已然换了一身新衣,洗去一身的血污。但那原本合身的衣服罩在他此时瘦骨嶙峋的身上,空荡荡的,看着竟让人触目惊心。
    杜衡跪在大殿上,“陛下,事已至此,杜衡无话可说,只求你一事。”
    肖墨背对着他,沉默不言。杜衡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惨然一笑,明知道他这一句话说出来,他们便注定再也回不去,却仍迫着自己一字一句说了下去。
    “念手足之情,留肖祈一命。”
    肖墨闻言当即愤怒地转身,厉声怒斥:“杜衡,你果然早已背叛了朕,与肖祈沆瀣一气……”
    “陛下,若您认为是,那便是了。”杜衡抬眸,平静地对上那双暴怒的黑瞳,淡淡地打断道:“但是,陛下。肖祈是您,在这偌大的天下里,仅剩的一个至亲。”
    肖墨的身体顿时一僵,看着他的目光,复杂难辨。
    “不过是个病入膏肓的失宠王爷,陛下何足为患?”杜衡摇头,勾起一抹苦笑,声音越发萧索:“而且……”因说了太多话,他的体内血气翻涌,杜衡只能顿了顿,缓过一口气后才慢慢开口。
    “孤家寡人,陛下,真的不怕么?”
    肖墨衣袂下的指甲,在刹那间硬生生掐进了肉里。
    因为彼此都太过了解,所以说出的话,才能如此字字诛心。
    杜衡,你真狠……
    真狠呐……
    “杜衡,你为了肖祈,真是不折手段。就算杜阮曾为你做了这样多,在肖祈劫天牢救你,还苦苦为你二人求情,你却不知感恩,恩将仇报。朕把你关在天牢,本意是让你自省。却不料你竟因心生怨恨,而做出弑兄这种大逆不道之事,若不是得救及时……”
    “陛下,过誉了。”疲惫地笑了笑,杜衡扶着一旁的廊柱,踉跄着起身,“您的话,臣无可辩驳。但纵观杜衡这一生,虽做错过很多事,却从不曾后悔。”
    “很好……很好……”肖墨气极反笑。“杜衡,你很好,简直太好了!”
    针尖对麦芒,杜衡看着二人此时此景,忽然觉得疲惫万分。
    是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竟变成了如此境地?
    明明相爱,却互相猜忌,彼此伤害。
    他长叹一声,明眸里的光一点一点灭了下去,最后只剩下死寂一片:“七日后夷狄一战,臣必将马革裹尸还。”
    杜衡话音刚落,肖墨却已然拂袖而去。
    
    第2章 【序二】 杜衡殉国,追谥忠武 
    
    天佑五年,正月二十七日,夷狄。
    “将军。”
    副将驾着马从远处飞奔而至,然后勒住缰绳,停在杜衡身边。
    “战况如何?”马背上的杜衡见状,沉声问道。
    “如将军所料,敌人已中伏。”
    杜衡看着身边所剩无几的将士,放声大笑,连道三个“好”字。随后,他举起手中酒碗,朗声道:“兄弟们,你们都是肖氏的好儿郎,是最英勇的将士!这最后一战,让我们满饮此杯,与敌人不死不休!”他仰面饮尽烈酒,然后狠狠地把酒碗摔碎在地。
    他身边三十几个满脸血迹和烟灰的汉子都红了眼,纷纷把酒一饮而尽,摔碗在地,齐声吼道:“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杜衡看着远方天际的烟火,耳际回响着战场的马啸与将士们的厮杀声。他深知这一战,他们注定有去无回。然,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再是惨烈的修罗战场,他们这一遭亦是值得!
    他缓缓举起手中染满鲜血的利剑,用力一夹马肚率先冲了出去,撕心裂肺地吼道:“兄弟们,杀!”
    “杀!”
    “杀!”
    “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