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赐婚(重生) 作者:蛋挞君(下)

字体:[ ]

 
    众人猛然回头,发觉竟是北戎的丞相吕思阳,他刚接到皇帝被挟持的讯息后,便立刻赶来此处。
    紫燕骝,乃天下九宝马之一,可日行千里,马踏飞燕。曾有诗文曰:紫燕跃武,赤兔越空。(注46)
    “果然是好马。”那马刚被牵来,肖祈便眼前一亮,不由出声赞叹道。
    “若能救出陛下,你便是北戎的功臣。”吕思阳轻声说道,随后语气陡然变得森冷无比,沉暗的眼神也格外冰冷无情:“反之,不仅你自己身败名裂,你的家人朋友,也难逃一死……”
    “卑职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肖祈肃然道:“若不能救出陛下,卑职提头来见。”
    “好!”吕思阳击掌道:“事不宜迟,祝领军,行动吧。”
    “是!”
    众人屏气凝神,在这边发出暗号后,那头驾车的马夫便忽然身子一歪。
    月云生见了,不由皱眉。他挟持着皇帝,也不出马车,只在车厢中冷声问道:“发生何事?”
    祝青立刻按照吕思阳刚刚拟定好的说辞,一字不差地告诉月云生。
    月云生听罢,顿时皱眉不语。
    皇帝看他眉心紧锁,忽然轻笑了一声。
    月云生沉思片刻后,不由弯了弯唇,即便是换一个武功更高强的又如何?只要皇帝仍在他手,无论如何他们都奈何不了他。
    接着,按照月云生的要求,所有人都离他们所在的马车一百五十丈之外停住。但只要月云生同意换车夫,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因此,祝青等人的眼中都不由闪过一丝暗喜。
    “去吧。”吕思阳扬了扬下巴,示意肖祈出发。
    肖祈点头,利落地飞身上马,一扬马鞭,独身一人便朝月云生飞奔而去。
    
    第46章 【二一】 突围之战,联手对敌 
    
    就在马夫接到暗号回身一鞭狠狠抽在马车上的时候,异变突生!
    按计划,原本应该接应马夫,再制服月云生的肖祈,突然飞身扑向马夫,动作利落地连点他几处大穴。接着,因为马车被动过手脚,随着鞭声响起顿时四分五散,马车里头的月云生与皇帝齐齐跌落在地上。
    肖祈飞快地料理完马夫,侧身一脚踢开月云生旁边的皇帝。
    一手牵着马,另外一只大手一伸,便一把抱起月云生快速翻身上马,肖祈一甩袖子在后头扔下几个竹筒。倏然间,浓密呛鼻的烟雾就飞速蔓延开来,白花花的一片让人根本看不清那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本一直紧盯着月云生的弓箭手,被这白雾扰乱了视线,再加上没有祝青等人的命令,此刻也不敢轻易行动,生怕因为情势未明,而误伤了皇帝。
    北戎众人被一连串变故弄得愣住了片刻,反应过来后便下意识上前去追,但却纷纷被那股呛鼻的烟雾呛得咳嗽不止。肖祈趁着这个空隙便带着月云生快速御马离开。待烟雾散去的时候,他们看见皇帝正用手捂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一脸阴沉地死死盯着远去的那两人。
    吕思阳和祝青发现自己被肖祈摆了一道后,不由气急败坏地厉声爆喝:“带刀侍卫立刻保护陛下,余下的人快追!”
    “是!”众人领了命令,立刻行动起来。
    吕思阳和祝青也连忙快步赶到皇帝身边,本想扶起他,结果却被皇帝冷冷地瞥了一眼。用冰寒的眼神拒绝所有人的帮助,皇帝自己用手撑着地面慢慢起身。他身边服侍的那些个人早已经候在一旁,其中有个小太监迈了几步想上前为皇帝拍去衣袖上的浮尘,却被他骨子里头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吓得僵在一旁,哆嗦着根本不敢乱动。
    “臣等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皇帝面色不善,深谙其作风的吕思阳等人立刻惶恐地跪了一地。
    皇帝见了,轻轻松开捂着伤口的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阴翳与冷漠布满黑不见底的双瞳,让人一时间也很难揣摩他此时到底在想什么。
    “呵……”
    低沉的笑声忽然从喉底溢出,竟不带一丝一毫的暖意,冰寒刺骨。似是在无情地嘲笑着这帮被两人愚弄在鼓掌之中的北戎臣子。皇帝的目光,顿时让心虚的众人不由把头垂得更低,恨不得化为蚯蚓藏身缝隙。
    他堂堂一方皇帝,竟被来路不明的人单身匹马挟持。
    而向来守卫森严的铜雀台,本以为其守卫固若金汤,但那些人竟可以出入无人之境般,如此轻易地救走被关押之人。简直不把他们放在眼中!
    更荒唐的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北戎的股肱之臣竟被贼人利用,让原本逃脱不得的人明目张胆地顺利逃走!
    这一个个的,还真是北戎的好臣子!
    皇帝怒极反笑,死死盯着沉默不语的众人。
    今日之事一旦传了出去,北戎的脸面算是丢尽了!
    “陛下。”吕思阳的目光轻轻落在皇帝还在流血的伤口上,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盈满了担忧:“臣等有罪,但请陛下保重龙体。”
    “哼。”皇帝轻哼一声,得了信的太医早早提着药箱赶来,此刻正候在一旁。
    犀利的余光微微掠过一旁太医,皇帝猛地转身甩袖而去,最后说的那一句话虽然声音极轻,口吻亦平淡之极,却让众人不由齐齐在心中暗暗叫苦。
    “若是让那两人逃走,你们就不必回来了。”
    “是,陛下,臣等领旨。”
    ~※~※~※~
    “阿祈,走东门,那儿有我们的人。前面向左,绕过恩正宫,再往前便是了。”
    月云生已经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冷静下来后低声对正御马疾驰的肖祈说道。虽然紫燕骝是千里挑一的宝马,两人刚才也趁着混乱甩开了北戎追击的人一大截,但毕竟仍在宫内,后头追兵无数,再加上守宫门的人必定已经收到拦截他们的口信,即便有自己的人安插其中,他们仍是丝毫不敢松懈。
    “嗯。”察觉到月云生语气中那些许不安,肖祈忽然松了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似是安慰他:“云生,别怕,只要我还在,就一定不会让人伤了你。”
    月云生闻言一愣,随后一直紧绷的脸稍稍松了少许,点漆般的眸子里头浮起丝丝笑意。
    “为什么要回来?”
    两侧的风景如流泻的水银,在眼前飞快地消逝。
    肖祈紧拽着缰绳,没有任何思考便脱口而出:“你在这里,我怎么可能留你一人?”
    仿佛早已经料到他的回答,耳边传来一声极轻的笑声,随后,肖祈便感觉月云生原本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微微紧了紧。尔后,后头的人慢慢将头轻轻靠在自己的背后,肖祈的唇角在那一瞬忽而高高的翘起,心情顿时变得极为愉悦。
    似是在唇间徘徊了许久,月云生的唇张了又合上,辗转许久,终于溢出一声叹息。他的声音低低的,几乎要与两人耳边那呼啸的疾风融为一体,但肖祈却一字不落地捕捉到。
    他说:“若是与你一起,我又有何惧?”
    那一瞬,肖祈只觉心中似有久违的、缺失的一块地方被这句话瞬间填满。
    许是风太大,迎面而来刮得人脸颊生疼,又或者是那轮骄阳此刻的日光,太过灿烂,耀得人眼睛发酸。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自己的眼眶此刻一定会通红,又怎么会觉得里头似有温热一直在打转?而此时明明该冷静驾马逃出北戎的他,又怎么会如此激动,几乎难以自抑内心要溢出的情感?
    肖祈深吸了口气,死死咬住下唇,生生止住心中的冲动。
    若不是后有追兵,肖祈只想转过身,死死拥住那个人,恨不得立刻把他揉进自己的骨血,化为一体,再也不分开。
    “云生。”
    察觉肖祈声线微颤,月云生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谢谢你。你不知道,能听见你这么说,我有多高兴……”
    眼见着东门已近在眼前,而相对于平常的守卫,显然北戎的守卫已经收到了命令,加强了兵力。此刻见两人一骑朝此处飞奔而来,顿时紧张地看着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弓箭手在指挥下迅速严密地摆好阵型,齐齐拉开弓,只待一声令下便拉弓放箭!
    两人见了如此阵仗,也不由猛地身体紧绷,高度警惕。
    “阿祈……”月云生看着那蓄势待发的弓箭手,忍不住轻声问道,“你后悔吗?”
    肖祈听见月云生的声音,原本陡然紧张起来的神经又在一瞬间放松,他释然一笑,朗声道:“我肖祈一旦做出决定,无论结果如何,都绝不后悔。”
    那声音里头满满的都是豪气洒脱,月云生听罢,心中最后一块石头也落了地。星眸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乌黑的发在风中轻扬,他在肖祈耳边坚定地说道:“你若不悔,我便不离。”
    话音刚落,两人的马已跃至东门之前,还没等守门的将领下令,早已潜伏守兵其中的斋月楼众人便突然发难!
    只见几道刺目的光芒闪过,顿时人影翻飞,弓箭手顷刻间便被斩杀了不少,东门顿时乱成一团。一时间刀光剑影,漫天箭雨乱飞。
    月云生神色微凝,手中一条软鞭舞得猎猎生风,竟然硬生生挡掉各种流箭,护着肖祈和紫燕骝从被斋月楼众人冲开的那一道缺口中,迅速突围而出!
    月云生的手下见二人已经成功逃出,便迅速收紧了包围圈,为他们断后。
    “不要恋战,撤!”
    月云生清冷的声音响彻整个东门,众人收到命令立刻训练有素地纷纷朝宫门外散去。然后,只听见一声震天撼地的爆炸声响起,早已埋在宫门外头的一排火药被他们点燃。顿时,东门的守卫死伤一片,至此,除了后头那仍锲而不舍的禁卫军,东门布下的兵力里头,再也无人能够阻拦他们的离开。
    从突围到最后的引爆火药,至始至终肖祈都沉着地驾着马,朝城门的方向准确无误地飞驰而去,哪怕就在刚刚万箭齐发那紧急的一幕,他也没有丝毫的松懈与惊怕,就像月云生信任着他一般,他也全心全意相信身后那人会为他挡去守兵的攻击,让他们能够化险为夷。
    “阿祈,出城便朝走东南的山路,我们前些时间派出的人,应该已经到了百越,请来援兵了。”刚刚经历了一番激战,月云生还有些气喘。
    “好。”肖祈干净利落地应了一声。
    因为宫里头发生的一切变故都非常突然,应天负责出入城门的士兵们还没有收到来自宫中的任何消息。所以,城门那儿和往常一样只有六个普通士兵负责进出城门的盘查。
    当气势汹汹的紫燕骝飞奔而来的时候,他们都有些傻眼,最前头两个士兵率先反应过来,怒吼一声想要拦下他们的时候,只见白光在眼前一闪,他们便被月云生那加了内力的银鞭齐齐打飞出去……
    后面的几人见形势不妙,立刻抄着兵器一起上前想先放倒紫燕骝,再制服两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