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女主,请回头Ⅱ 作者:鮮小果(上)

字体:[ ]

 
[快穿]女主,请回头2
作者:鮮小果
 
文案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暖了岁月。
 
你愿意让我做温暖你岁月的那个人吗?
 
——BY顾言兮
 
跳坑需知 
①4月4日准时开坑,爱我你怕了吗?不怕我们就继续相爱可好?
②小白文,求看了一笑而过就算,不要细究谢谢
③女主很苏也很渣!!慎入!
④考据党,细节党不要找上我,小白无脑文经不起考据谢谢!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快穿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兮 ┃ 配角:爱我你就抱走我! ┃ 其它:相爱相杀,作者是个高冷攻
==================
 
  ☆、第001章 :新的开始
 
静静的站在门口前,看着空无一物的牢房,顾言兮的嘴角微微上翘。
    视线落到牢门的锁上,顾言兮眼中的讽意更盛,一双深黑色的眸子里看不见的阴沉在流转盘旋,轻轻的伸出手,在即将接触到牢门的那一刻,顾言兮突然收住了手,拐了一个方向,往下挪了一点,随即轻轻的按下,一个小巧的光屏瞬间弹出。
    『请输入密码』
    这串文字出现在了光屏之上,文字的下面还紧紧的跟着一个小巧的九宫格,很明显是为了输入密码准备的。
    看着这串文字,顾言兮也没有任何要输入密码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候着,直到时间的过去,她耳边响起了一声“嘀”的声音。
    面前的光屏上的密码锁如退潮的潮水般迅速的退去,露出遮掩在潮水下的沙滩。一封邮件突然弹了出来,顾言兮触手一点,里面的内容全部展现在她的面前。
    ——我见到你家074了,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不过看上去确实挺蠢的,真不知道你如何受得了它:-d
    ——from:叶轻言
    可以想象出那人在写下这句话时的表情,一定非常的……讨厌。
    是的,顾言兮讨厌叶轻言,正如叶轻言讨厌顾言兮那般,可是偏偏这两个相互讨厌的人却一直保持着基本的联系。
    顾言兮讨厌叶轻言的执着,叶轻言讨厌顾言兮的无所谓,或许两人所讨厌对方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拥有自己所没有的,只是,没有人会知道答案,因为两位当事人或许知道又或许也不知道。
    顾言兮与叶轻言两人常年占据两大榜首,却从未与对方在地狱中碰面过,所有过的交集不过是那短暂的几次交手,但却因此构建起了这如今不太一般的关系,也是罕见。
    ——看你家孩子的目标似乎是主殿?啧,你到底做了什么惹人嫌的事情,导致你家孩子这么的不待见你:-d
    ——from:叶轻言
    两封邮件,发件人都是同一个人,大致的扫了眼上面的内容,顾言兮笑了下,微软的笑容让她原本苍白的脸多了份难得的人味,可是那笑容却不达眼底,那幽暗的黑色夜空之中半点波澜不起。
    垂下睫毛,长长的睫毛遮住眸底透出来的微光,顾言兮直接在光屏上打下几个字,简短至极,明明是很寻常的询问,由她问出的话却总是带了丝丝的嘲讽。
    ——to:叶轻言
    ——你很闲?
    邮件发出去的瞬间,收件箱里的所有邮件瞬间被清空,上面没有收到过邮件的痕迹也没有发送邮件的痕迹,干干净净的,比起刚刚建立的邮箱还要干净几分。
    她在地狱里呆了有多久呢?没人知道,人对于时间总是十分模糊的,一眨眼之间,可能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有时候,一天却过的十分的缓慢,你在心里不断的叫嚣着时间快点快点过,可是偏偏,你清晰的看着它慢悠悠的走着,那速度太过缓慢,以至于你产生了些烦躁的情绪。
    不要去期待时间,不要去刻意的关注时间,否则这漫长难熬的时间会让你成疯。
    这是顾言兮第一次被关进那个黑暗的不见半点光的监牢之中所得到的最为深刻的记忆。在一片黑暗之中,你看不见,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去探索,只能靠自己的双耳去分辨……那是一个极为庞大的世界,顾言兮从来都没有找到过那地方的终点过。
    在那里的日子太过漫长,漫长到她有时候会在庆幸,那个地方的广大,让她无暇去顾及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
    074与渊的联系,顾言兮看的明明白白,可是却从不点破,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看着074那偶尔流露出的蔑视一切的表情却是极为有趣的。
    渊对于074父亲的举动,从来只是观望,不阻止不赞成的态度,顾言兮也知道。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了待了许久,或许有人会认为她该与世界脱轨,对外界的一切都处于懵懂,对一切事物的了解都还处于她被关入监-狱之前。
    然而事实上却是,截然的不同,顾言兮有着属于她的消息来源。
    手指微动,将光屏关闭,顾言兮向牢房里的一角走去,静静的靠在墙壁上,将自己掩于黑暗之中,过了一会儿,门上的禁-锢有些波动,下一秒,074那一成不变的冰凉电子音在她耳边响起,一如初见。
    【欢迎回来,亲爱的主人。】
    *****
    *****
    【主人许久都没有离开过虚无之层了吧,如今地狱的模样倒是变了个大样,主人不出来看看还真是可惜了。】
    074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很是吵闹,但因着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情况,顾言兮倒也没有出声喝止它此时突然的兴奋。
    它说的话或是在炫耀,或是在嘲讽?她终生都无法离开虚无之层,而它却如此的说话,胆子倒是比起平常来说要大了些。
    这里是一条长走廊,四周的白墙让这条长廊变得有些干净,墙壁上嵌着的石珠很好的起到了照明的作用。白色的墙壁上雕刻着许多副的画,大多都是恶鬼死后在地狱里的惨状,看上去十分的可怖,若是胆子不够大,路过这条走廊都不会有想要踏足的心思,毕竟,那些恶鬼现在是他们自己。
    走廊的尽头是一条三岔路,一条笔直向前,延续着这条道路,没有止境;剩下两条分别往右,往左,像是巨大枝干上生出的分支,各有疏密,指引着不同的道路。
    停在三岔口前,顾言兮抬眼看着074,似乎是想要知道074对于她这个从未出来那个监-牢的‘无知恶鬼’会是怎么样的态度。
    【主人这样子看着074,倒是让074有些不好意思了呢,主人这是在怀疑074对主人的忠诚么?】
    挑眉,轻笑,毫不留情的回了它一句显而易见的事实,“你对我有忠诚可言?”
    【主人如此怀疑074对主人的心,倒真让074伤心。】
    “莫要因自己蠢,便将其罪栽到他人头上。”
    074沉默了一会,倒也没有再继续说这个话题。
    系统与宿主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它们明明是最亲近的存在,可是却彼此不信任对方,明明双方都清楚的意识到,对方不值得信任。若是傻乎乎的轻信对方真的是为自己好,自己与对方之间真的存在着那种十分微妙的良好关系才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系统作为恶鬼的看守者,对它们有着一定的限制,只是这种限制的前提是恶鬼有着弱点,没有弱点的人你无法控制他,这一向是事实,对什么也不在乎不在意的人是所有的系统最为讨厌的存在。
    所以当时的顾言兮才会成为系统们的灾难,因为无欲无求,可能是关押的时间过长了些,这个女人的一切变得神秘了起来,像是有层纱遮在上面,看不清看不透看不明。
    不过也正因如此才更让人好奇不是吗?
    【顺着这条直线下去,会陷入死循环,没有尽头的道路,你永远也不知道前面会是些什么;往右走是赎者之地,真正的赎者之地;往左走是地狱之火。】
    三条路,通往三个不同的地方。
    该去哪里,想要去哪里,由顾言兮决定,它只是个领路人,方向它已经告知,若是她怀疑自己所给出的话不对,那也只能怨自己不信任它。
    074这般想着,这么久以来有些战战兢兢的心情终于变好了些。
    “你认为我们该去哪里?”顾言兮并没有做出决定,而是交由074来选择。将主动权交予他人,并不是顾言兮会做的事情,只是现在……
    074静默了会,才缓缓答到:【往右走。】
    由它决定,并不是因为顾言兮有多么信任它,这点它们双方看的明明白白。
    ……
    赎者之地一如既往的荒凉,滚烫的岩浆声发出泡泡的声音,在这寂静的荒地里显得一清二楚,那块残破的石碑位于顾言兮的右上方,顺着石碑往后看去,是一条岩浆,再过去些是一些光鲜亮丽的建筑物,显而易见的,那里是赎罪者大厅。
    074原以为顾言兮会打算去那个地方的,毕竟叶轻言也在那里,那个与她牵扯了许久的人。只是顾言兮并没有选择走过那座桥,反而偏移了074所假设的轨道,走向了另外一边,那里是恶鬼们的暂住地,即是被称作居民区的地方。
    地狱里的鬼很多,有好有坏,坏鬼会受到惩罚,好鬼则会在地狱里停留至它可以投胎的时候。
    说实在话,074并不认为死者的世界与生者的世界有什么区别,或者是因为曾活过一次,所以死后发现所以为的死亡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所以便绝望?
    生者的世界有着自己的生存法则,亡者的世界同样有着自己的生存法则,若是从一出生便是亡者的话,那么还会对生者的世界那么渴求吗?
    074不知道,它不是人,所以它无法猜到这些想法。人类贪婪善妒,这一切它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出,可是若是牵扯到这些近乎是理念的问题,它看不透。
    居民区里很热闹,老鬼带领着新鬼,偶尔还能看见一两个新鬼领着迷路的新鬼过来,有些到了投胎之时,便自觉的按照指印走上那通往往生之道的道路。
 
  ☆、第002章 :新的开始
 
【主人倒是变了许多,074原以为主人见到地狱如今的这番光景会多少有些不平,该说主人是不在意还是故作不屑?】
    “呵~”站在湿润的土地上,顾言兮轻笑,在她的不远处是一座巨大的石桥,横跨忘川河。
    一老妪正坐在那桥的中央,身旁跟着两名鬼吏,将通行之路给堵住,在烟雾弥漫的氛围中,顾言兮清晰的看到一些走路跌跌撞撞的鬼魂步上石桥,有些鬼魂在石桥上来回走动,就是不愿走到那摊前,有些鬼魂则晃荡着身体,慢悠悠的走到那老妪面前,从她手中领取一碗水,待到喝下碗中水后,两旁的鬼吏才给放行。
    偶尔有鬼没有喝下那碗中水便逃了过去,对此那三人也没有多少反应,只是记下它所去的道路后再默默的在手中的册子写下些什么。
    见她一直盯着桥的那边看,074好心的作起了解释,顾言兮许久未曾走出过那座监牢,对于地狱里的一切事物大概都是陌生的。
    只是074似乎忘记了,这人并非从未离开过那牢笼。
    【那是奈何桥,鬼魂饮下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后便可投胎,偶尔也有一两个鬼魂没有喝下孟婆汤便过了桥,这些带着上辈子记忆去投胎的通常会给生者的世界带去一定的麻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