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不按剧本走+番外 作者:木米花

字体:[ ]

 
 
文案
大家都说人死前会看见走马灯,把一生所经历的事情从头放一遍,秦南捷似乎也感受到了。
上辈子秦南捷辜负了韦天嘉,那就在地府约定,下辈子从相遇的那一刻就好好地过吧……
可是……你怎么喝下那口孟婆汤了?!
攻:钟昊炎=秦南捷
受:季乐天=韦天嘉
钟昊炎:(摸下巴)喝下半口孟婆汤,就是还留着一半记忆?
季乐天:你欠我100块,放我飞机,左拥右抱,吃……
钟昊炎:宝贝我知道错了QAQ
这是一篇重生+胎穿的文,慢慢升级双穿,主攻
1v1,甜文,忠犬攻vs别扭受,过过小日子撒撒糖~
此文又名《开着金手指耍白痴》、《正太身大叔心》、《这次真的一起长大》
 
内容标签:重生 青梅竹马 甜文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昊炎,季乐天 ┃ 配角: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 ┃ 其它:
 
 
 
☆、第一章
 
?  钟昊炎托着腮帮子坐在角落,眼睛紧盯着前头那个专心致志陪着大伙堆积木的人,脸上是和他稚嫩的脸蛋严重不符的严肃表情。
  “哎……”他神情烦躁地叹了口气。
  旁边玩得正欢的小胖子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
  钟昊炎甩了甩手,“没事,继续玩你的。”
  “哦。”
  钟昊炎打发了胖子,把视线重新放回到隔壁那个白白嫩嫩的人身上。
  韦天嘉,现在应该叫季乐天,如果投胎前的信息没记错的话,那就是眼前这家伙了。
  尽管这家伙一心想要隐藏自己的成熟,一些细微的动作还是骗不了人,无论是记忆里的信息,还是这段日子以来的观察,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一个事实——这就是上辈子和他纠缠了一辈子的那个人。
  可是对方却把他给忘了…… 
  钟昊炎觉得十分无力,却无可奈何,他不自觉地抿了抿唇,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仿佛是察觉到钟昊炎的视线,季乐天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他一眼。
  钟昊炎接收到他的注视,小腰板不自觉地挺直了一下。
  “?”季乐天偏了偏头。 
  钟昊炎扯嘴僵硬地笑了一下:“怎么了?”
  对方盯着他看了两秒,随即摇了摇头,继续埋头摆弄手上的积木条。
  随着他视线的移开,钟昊炎也放松下来。忘了就忘了吧,反正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记着也没用。
  想清楚以后,钟昊炎揉了揉鼻子,走到那家伙身边,小胖子十分自觉地让开一个位置,在获得钟昊炎的一个赞赏的眼神后,心满意足地继续埋头堆起积木来。
  季乐天:“……”
  钟昊炎无视他满脸无奈的表情,略带讨好地问:“在玩什么?”
  季乐天斜了他一眼,然后给他递过去一块木条,“……堆积木。”
  闻言钟昊炎尴尬地接过木条,假装清了一下喉咙,以此来掩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众人无言地堆了一阵,纵观整个班都鲜少有这么安静的小群体,最终钟昊炎实在忍不住,轻轻推搡了一下小胖子说:“陈胖胖,说个笑话来听一下。”
  被唤作胖胖的陈明明被他这么突然一推,辛苦搭建好的小房子散了一地,顶着一脸想哭不敢哭的表情,奶声奶气地说:“我不会……”
  季乐天轻皱了一下眉头,“你干嘛总是为难明明。”
  钟昊炎被他这么一质问噎了一口,心想我这不是为了哄你高兴么,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最终只能无限憋屈地瞪了小胖子一眼。
  陈明明被他一瞪更是害怕,眼眶里的泪水都在打滚。季乐天一把将他捞在身后,反瞪回去,“要想听笑话你自己说。”
  
  陈小胖被季乐天这么一维护,顿时心花怒放,而钟昊炎则是火冒三丈。
  当初就是这个小胖子,一进园的时候就跟着季乐天不放,看着人家脸蛋漂亮就颠屁颠屁地跟前跟后,可没少让钟昊炎心烦。
  钟昊炎和季乐天两家是邻居,两人出生又是同一天,所以两家人都觉得他们特别有缘分,自小就没少让他俩在一起玩耍。
  虽说钟昊炎到现在还没百分百确定季乐天就是韦天嘉,可是这事八|九不离十,想着两人关系可是明摆着杠杠的,钟昊炎可说是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认定了要一辈子好好照顾季乐天。
  然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小胖子,胖嘟嘟的不说,还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这都算了,前段日子这胆大包天的胖子居然还敢一口亲到季乐天脸上!
  小胖的行为让季乐天也吃了好一会儿的惊,可是后来钟昊炎愤怒出离地胖揍了小胖一顿,反倒更是让季乐天反应不过来,最后还无奈地转过头来安慰起被钟昊炎吓到的小胖。整件事下来,他这个正牌儿的“受害者”反倒要安慰起两个“施害者”来。
  可自那天以后,陈小胖反倒是换了个主儿。从前跟在季乐天身后跟得欢,现在却是老跟在钟昊炎身侧,旁人乍一看,还以为他钟昊炎收了个胖胖的小跟班呢。这事儿让季乐天十分无奈,人家胖子喜欢跟着钟昊炎,而钟昊炎则打小没少围在季乐天身边转来转去。
  话虽如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陈小胖是认了钟昊炎作老大,可那是屈服在他的yín威之下,而对于季乐天,他那是从打从心底喜欢的。
  没办法,谁让人家脸蛋儿漂亮呢。
  钟昊炎瞪着被季乐天挡在身后的小胖,看他那副明明怕得要死,嘴角却又忍不住开心地上扬的表情,心里头的怒火别提有多甚了,可是最后碍于季乐天的挺身围护,又只能万分憋屈地搓搓鼻子坐回去。
  季乐天看钟昊炎一脸吃瘪的表情,心里面叹了口气,脸上却没显露一分,继续又坐下来安静地继续之前的“游戏”。
  而在季乐天身后的陈胖胖这下可是都看懂了。
  陈胖胖虽然脑袋不灵光,可是这么长时间下来,对于眼前这两人“扑簌迷离”的关系可总算是摸清楚了。
  季乐天和钟昊炎关系好,那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由于两人是邻居的关系,家长们来接孩子放学的时候,也常常能看见这两孩子的妈妈有说有笑一起回去,有时候季乐天家里人晚下班,钟昊炎的妈妈还会把孩子一起接回去,两家好得跟什么似的。
  可是话虽如此,这两人的感情却没有两家的感情来得那么深厚。
  钟昊炎对季乐天好那是有目共睹的,时时刻刻献殷勤,狗腿得让人不忍直视。反观季乐天,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真的完全没把钟昊炎放在心上过,别说对他好了,不恶言相向那已经是对钟昊炎最大的安慰。
  但即便是这样,也无法阻挡钟昊炎对季乐天剖心剖肺,像今天这样两人对峙的场面不少见,而一百次里面有一百次都是钟昊炎落败,就算是班上的老师都看得啧啧称奇,心里面却暗自高兴总算是有人能治倒这个牛魔王。
  钟昊炎没有因为自己是“重生”的就与同龄人表现得有所不同,除了脑袋里多了一点上辈子的记忆外,他里里外外都表现得跟这个年龄层的人一样……白痴。
  这种带着上辈子的记忆重活一次的经历不是谁都能有的,他不打算把自己活得像个小大人一样,那样太累人了。而且在钟昊炎的心里面,他还是想多享受一下重新当一个小孩子的乐趣,毕竟上辈子的幼年时代,那是他一辈子最快乐的时期……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瞅了一眼季乐天。
  小小的嘴巴此时抿得紧紧地,直挺的鼻子像个小混血儿,眼睛圆鼓鼓的,稍长的刘海乖巧地遮盖住他的眉毛。明明是如此稚嫩又可爱的一张脸,却常常因为他早熟的举动和神情弄得像个小大人似的,就像是时时刻刻在防备着谁。
  钟昊炎收回自己的视线,这回没再跟小胖子闹了,终于安生下来努力地将自己“同龄化”。
  几人又沉默地玩耍了一会儿,等快到收拾东西的时候,后面响起了一把糯糯的声音。
  又来了……
  “你们怎么堆那么久才弄出这么点东西来啊?”
  众人闻声抬起头,果然看到李纯煜那副不可一世的小模样。
  钟昊炎对这小子简直没好气,屁也没回他一个,低下头继续季乐天停下来的工作。
  陈胖胖不服气,皱着小胖脸说:“我们刚刚发生了一点意外才会这样!”
  钟昊炎闻言挑了挑眉,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也不知道“意外”这个词是谁教他的,这下他倒是来了兴致,仰头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看。
  李纯煜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一样,对着季乐天和钟昊炎满脸嫌弃地说:“你们动作怎么这么慢哪。”
  季乐天淡淡地问:“要收东西了吗?”
  李纯煜皱着小鼻子,憋了一下,最后才蹦出两个字:“还没。”
  小胖马上打蛇随棍上,“还没那你过来干什么呀?”
  李纯煜不服气,恶狠狠地瞪着小胖,“来看你们怎么堆得那么慢!”
  季乐天像是早就习惯了他们这样不对头,他往旁边坐过了一点,对李纯煜说:“那你要过来帮我们吗?”
  李纯煜不说话,过了一阵才冷哼一声坐下来,嘴上还念念有词地道:“我是怕你们被老师骂才来帮你们的。”
  料想中的世界大战没有发生,钟昊炎有点小失望,暗叹小胖子还是道行不到家。他刚准备挤过去坐到季乐天和李纯煜两人中间,就听到李纯煜说:“陈明明,你怎么老是跟在他们俩身后转来转去啊?”
  听到这个问题,钟昊炎顿了一下又坐回去。
  陈胖胖自豪地说:“因为钟昊炎很厉害啊!”
  钟昊炎听后有点得瑟地扯嘴笑了起来,也没有奇怪他厉害跟小胖有什么关系。
  李纯煜又是一脸嫌弃,“那季乐天呢,钟昊炎厉害跟他有什么关系?”
  陈胖胖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就坦诚:“他漂亮啊!”
  季乐天被人当面称赞自己脸蛋漂亮,即使是内心如此强大的他,都忍不住耳根微红,李纯煜则是不屑地咕噜了一句“肤浅”,而钟昊炎则是想抡起拳头揍人,让这个色胆包天的小胖子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厉害!
  然而还没来得急等他做些什么,李纯煜的下一番话竟是把他的所有注意力拉回去。
  “我妈妈说,男孩子不能用漂亮来形容的,那是说小女生的。陈明明我跟你说啊,季乐天长得好看可是你也不能喜欢他啊,他可是男孩子啊!”
  听到这话,钟昊炎忍不住偷偷看了季乐天一眼,随后又听到小胖问:“男孩子不能喜欢男孩子的吗?”
  季乐天手上的动作都僵住了,等李纯煜还想发表些什么言论的时候,就听到季乐天说——
  “嗯,男孩子是不能喜欢男孩子的。”?
 
☆、第二章
 
?  钟昊炎很难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
  打从上辈子他死后到这辈子投胎转世,直到刚刚那一刻为止,他一直都坚信自己这辈子必须要回报季乐天的感情,就算是这辈子的季乐天忘了和自己曾经的约定,他也近似于赎罪般地继续付出,直到季乐天有一天能对他打开心房。
  然而他却听到了季乐天这样的回答……
  虽然耻于承认,可是那一瞬间,他内心舒了一口气。
  毕竟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同。
  陈明明和李纯煜听到季乐天这么冷静的回答,都有点面面相觑。像是反应过来与自己年龄不符的神情,季乐天马上扯出一个笑容,笑着对陈明明说:“李纯煜说的没错,男孩子是不能喜欢男孩子的,也不能说男孩子漂亮,知道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