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君大人和小跟班[穿书] 作者:光年叹(上)

字体:[ ]

 
文案
魔君大人:别用你那咬过别人的嘴来咬我。
小跟班:我控制不住想咬人。
魔君大人:那也只能咬我。
小跟班毒发,忍不住咬住魔君大人一脖子血,一直哭。
魔君大人:我都给你咬了别哭了,我是魔,咬不死的。
小跟班:可是你会疼……
 
你以为这是霸道宠溺文?你太天真了!
《魔界混沌史》写的是魔族混(撕)战(逼) 并波及人间的故事。
故事进行到某个跟班即将沦为男主和魔君厮杀下死去的炮灰的慢动作瞬间,作者坑文了!!!于是穿成了文中最倒霉催的男N+1,魔君大人身边那个患有小儿麻痹的小跟班。
奈何魔君大人向来花样多,手段狠,为人凶残,小跟班的异世生活过的幸(眼)福(泪)无(汪)比(汪)。
 
CP:霸气冷酷略傲娇魔君攻X坑文吐槽蠢萌跟班受。主仆,强强,HE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笑七,纪御川 ┃ 配角:洛东寻,谢维等 ┃ 其它:欢萌,吐槽,暗黑,光年叹作品
 
第一卷 人间岁月
    
 
第1章 穿成男N+1肿么破
    温笑七抬起头,看到纪御川的瞬间,惊呆了,这就是他这个倒霉催的男N+1以后要跟随的主子——魔君大人?
    “小、小枚?”
    上帝,赐我两吨考据党吧,小枚怎么会出现在《魔界混沌史》这本书里?!他不是粉转黑、黑转路人了吗?
    《魔界混沌史》是一本描写诸魔混战撕逼撕的血|肉|横|飞天地变色并不小心波及人间的奇幻小说。
    魔君大人从一个被封印魔力流放人间的公子哥一路厮杀至万魔之上,登顶魔界,堪称《魔界混沌史》中最励志的反派角色。
    可是眼前这个历史上最励志的魔君大人和温笑七的第一枚读者长的是一样一样的。
    想当年温笑七还是个苦逼写手的时候,脑子抽的和抽风机一样,居然在某女性读者居多的小说网站上写悬疑侦探小说,那必须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扑街扑到姥姥家去的节奏。所以当温笑七单机了十多万字之后,看见有人评论时,眼里全都是沦陷区人们见到八|路|军的热泪。
    这个读者给了温笑七第一个评论,第一个催更,并且一路追着那篇文章。虽然他有一个让人蛋疼的昵称:读者一枚。真的是读者一枚啊,全程30万字只有这一枚读者。
    终于温笑七也被逼到砍号删文、换地重发的地步,于是通知了那枚读者,那枚读者问:你以后再哪里发,书名叫什么,我接着追。
    温笑七那见到八|路|军的热泪哗啦啦的流,这小天使绝逼是真爱啊!
    只是,眼前这个真爱冷厉的眉头一皱,“你看够了没有,东西呢?”
    啊?啊,什么,温笑七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刚触碰得到魔君大人冰凉的手指,后者立刻把手缩回去,哐嘡——
    东西,东西,怎么就碎了?魔君大人你明明把手伸过来的,怎么又把手伸回去了?然后,白手绢包着的浑身莹白透亮的杯子就掉下去了,碎成了……渣。
    温笑七低头,抬头,就见对面那人用“要你好看”的眼神看着自己,古代版的“碰瓷”,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刘博,把他拖出去,砍了。”
    剧情不对,完全不对,魔君大人你还没有开始虐我呢怎么就要砍我,我再也不抱怨了,小儿麻痹是多么美好的萌点,您以后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绝不抱怨的。
    这个阶段的魔君大人还只是绛城中父母双亡有房有车的贵公子,虽然尚未暴露出太多的戾气,但是已经足够让温笑七吓的后退一步,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管家刘博带着人进来就看见一地的瓷片,脸色黑沉的公子和坐在地上吓傻的小七。
    这傻子,碰什么不好,偏去碰瓷,还有三天就自由身了偏偏惹毛公子,这下好了,赔一辈子去吧。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管家求你……”温笑七被两个壮汉拖出去,一路求着管家。这必须不能说是公子碰瓷啊,做跟班的得说都是我的错,求您放过小的一命。
    “求我有什么用,谁让你碰了公子最喜欢的东西。”
    负责执行家法的几个壮丁都已经准备好大砍刀,清洗血渍的抹布,以及收拾尸体的草席……
    生死关头,温笑七挣脱开两个家丁,转身就跪,一路跪着滑行到魔君大人跟前,“公子,小的知错了,求您行行好,放过小的这一回。公子您大人大量啊,公子您肚子里能撑船你洪福齐天万寿无疆啊……”
    这他|妈谁写的台词,这么恶心,丁春秋教众既视感。小枚你一点都不可爱,当初还催过我更文的,砍头真的不会死人吗?
    事实上,某魔真的不是故意碰瓷的,只是花一样的少年谁没个被人觊觎的经历,想他堂堂绛城第一公子,被个破小孩花痴样表情丰富的看着,心里本就不爽,而且这破小孩还蹦蹦跳跳的跑进来,前面烧焦的头发一抖一抖,居然叫他“小梅”,这绝对碰了某魔的雷点。
    虽然,砍了,真的只是个口头禅而已,但要是真砍,魔君大人是不会介意多砍几个人的。这三观真的没问题吗魔君大人?说好的花一样的少年呢。
    鉴于温笑七转身跪着滑行过来的动作还算流畅,这事最终以小七签了个搭上一辈子的卖身协议——给绛城第一公子纪御川做牛做马1895年零三个月了结。正如文中提到的那样,小七没能恢复自由身,而是开始了被某魔充当出气筒沙包免费劳动力同时兼职丫鬟仆人的一生。
    别人家的穿越不是男主也是男配,反派也行,女配也……忍了,我都省得去泰国变性了。说好的种马男呢?说好的男配的逆袭呢?说好的小三的上位史呢?穿成男N(N=0,1,2……n。)是几个意思?啊不,是男N+1啊,来两斤考据党解释一下!!!
    穿成男N+1就算了,平凡的终了一生也没什么不好。
    穿成魔君大人的小跟班也算了,虽然魔君大人花样多、手段狠、喜欢折磨小跟班什么,好歹后面小跟班也封了个官。
    但是这个小跟班有小儿麻痹症算怎么回事?!别人家的穿越都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唱歌跳舞下厨什么都会,为什么劳资的穿越是个小儿麻痹,整天被这群愚蠢的人类欺负嘲笑,驱使压榨——
    小七,去花园浇一下肥。
    小七,没水了,快去挑水。
    小七,房梁倒了,扶一下。
    ⊙﹏⊙b汗,房梁倒了这种事情是说扶一下就能扶的吗?劳资是小儿麻痹腿不利索肌肉发育不良,难道你脑髓也没灌满?臣妾做不到啊。
    这天,温笑七打了两大缸的水,劈了足够灶台连烧三天三夜的柴火,整个人瘫倒在柴堆旁喘气,几乎死过一次,平时在学校连个引体向上都做不了,现在从早上到响午就干了这么多活,简直不能更励志。想到当时居然吓的跌倒在地上,温笑七心里很不爽,一点也不Man,哼!
    “把水缸里的水全部拿去浇花,再把水缸里的水灌满。”
    温笑七一听到这低沉冰冷的声音立刻来了个鲤鱼打挺,翻身趴下,跪好。“小、小的见过公子。小的马上就去办。”Man不Man什么的再说吧,还有1895年两个月零29天呢,少一天少一个小时都不算一辈子,我去,怒摔。
    温笑七跪在一堆刚劈好的木柴中间,膝盖硌在木头上,疼的皱了皱眉头。下跪这种礼节一点都不人道,还有辱尊严。两大缸水浇花也不怕把花淹死,我今天晚上就点了这堆柴烧了这房子,你回头还指着这两大缸水灭火呢。
    “要是敢把花浇死了,我就把你砍了当花肥。”某魔本来只是进后院拿点东西,没想怎么着,看到温笑七在躺在一堆柴上很是惬意,捉弄之心乍起。果然话一出口温笑七就立刻翻腾起来,转而又趴好跪下,动作挺流畅的啊。只是你皱什么眉头,砍点柴浇点花怎么了,我那杯子你就是有10条命也陪不起。敢不爽就砍了你。
    “是是是,小的不敢,一定好好浇水。”
    温笑七问过花奴,仔仔细细的了解了每朵花应该浇多少水后,开始用小勺子一小勺一小勺的浇花园里三分地大小的花圃,按照花奴的说法,府里的花娇贵着呢,小七你人傻还蠢,千万千万要小心,魔君大人让你浇花是你的福分,你可得珍惜这个机会啊。
    这个花呢,要一小勺一小勺的浇花,还要一颗一颗的浇,这种花,要从东边开始浇,那种花,要从北边开始浇,明白吗?这样慢慢的浇,花才能更好的吸收水分,要是浇的好啊,公子说不定还会奖励你呢。
    温笑七:……
    一勺,两勺……N勺,N+1勺,N+K+1勺,温笑七觉得自己就是悲情言情文里的女主,谁都可以欺负,还各种蠢,各种傻,还智商低下小儿麻痹。
    可是我是条汉子好吗?虽然不怎么Man。就算穿不成男主女主,好歹也是个妃子啊皇上啊种马啊女强啊玛丽苏啊汤姆苏啊什么的,穿成自己坑了的书里最不起眼最倒霉悲催还总被欺负的小跟班怎么回事?说好的外挂呢,说好的金手指呢?尼玛你穿成签了1895年卖身契的小跟班你逆袭试试,还是我国刑法好,好歹判个死刑,美帝那种资本主义搞什么无期徒刑啊?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晚上,累了一天的温笑七躺在自己随时可能闪架的竹床上,盯着屋顶,房间暗处老鼠跑来跑去的打架,自己一个人毫无意义的胡思乱想。
    在温笑七自己坑掉的这本书里,这位男N+1连个名字都没有,因为在家排行第七就被叫小七,他的戏份就是各种卖蠢卖萌,在经历了各种被欺负各种被倒霉的事情之后,成为魔君大人的小跟班,终于过上了……专门被魔君大人欺负的日子,其花样之繁多,手段之恶毒,简直人间罕见,魔界难容。
    以至于圣光普照的男主每次降妖伏魔时,都是这样威胁不服管教的妖怪们的:“你若继续四处作恶,我便将你送给魔君,七使者(即小七)就是你们的榜样!”妖怪们居然露出“艾玛不要啊七使者那日子不是妖怪该过的啊”的表情,纷纷跪倒:但求无间地狱,唯恐魔君帐下。
    这得多凶残?
    
 
第2章 小枚你怎么黑化了
    悲催,喜感,倒霉透顶。
    这,就是温笑七自己对这个男N+1的设定,不要问温笑七为什么这么设定,对于一群S欲望超强的读者们来说,温笑七对这个倒霉催的男N+1的设定很满足他们的虐|待欲|望,因此大家居然觉得总是被欺负到眼泪汪汪的小七很萌。卧槽,口味略重啊亲们。
    温笑七伤神的翻了个身,身下的床也跟着呻|吟了一声。温笑七:我就翻个身而已,你这床要不要这么荡|漾。
    咯吱噶擦——
    “噢,我的屁股。”身下的竹床真的闪架了。反正也没人管他死活,温笑七揉了揉屁股,在地上垫了床被子继续睡。
    其实温笑七也曾想过反抗,刚醒来的那一瞬间被拖去挑水的时候温笑七简直晕菜了,什么玩意?
    “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我要回家,我明天考六级呢,导师的论文还没有写完——”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这是什么东西,我不喝,嗯嗯……唔……嗝……好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