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王仿佛在逗我笑 作者:香皂如鲠在喉(下)

字体:[ ]

 
 
☆、再度恳谈
 
?  但李嘉图似乎没有往常那么好糊弄。艾嘉回到房门后,他满脸的笑容就瞬间消失,一屁股坐在床边,翘起二郎腿,脸色阴冷,仿佛是在等着他的交代。
  “陛下。”艾嘉躬身行礼,接着走到他身边,把他吃完的早餐盘端起来,“我们何时动身?”
  “等到你说实话为止。”
  艾嘉明白这回不能轻易过关了,幸好他在门外临时想了一个还算合理的借口,“我索德西涅的一个朋友来找我了。我们……”
  李嘉图冷着脸,“是么,我听你们说的怎么是奥哈语?”
  ……镇定。艾嘉努力挤出笑容,让自己说话的声音不要抖得太厉害,“嗯,那是因为……”
  “我不懂奥哈语,但几个单词还是知道的——他要挟你?”
  “嗯……”他可能高估了这间旅社的隔音效果,也低估了李嘉图的疑心,“陛下……”
  李嘉图突然站起来。
  艾嘉忍不住后退一步。
  尽管已经警告过自己不要做出太过心虚的举动,但他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应对自如啊。“陛下,其实……那是我一个奥哈裔索德西涅人朋友,我为了让他觉得亲切一点特地学了一些奥哈语。”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李嘉图冷冷地看着他,手伸向他的脖子。
  艾嘉这回有了准备,相当坚定地站在原地,并没有躲闪。
  然而那只手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掐在他的脖子上,他也没有呼吸困难,只能把幸存的希望寄托在君主的一丝善心上。
  那只手只是在他右肩的绷带上摸了摸,然后抚在他背上,“对不起。”
  ……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艾嘉皱着脸,这天发生的超乎他推断能力的事情太多,以致于他开始了从三岁以来对自己智力的第一次怀疑。
  李嘉图向他凑近了一点,“我不该放你一个人下去的。万一底下等着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李斯特,那怎么办,那我该怎么办……”
  失去了唯一的护卫,独身深入敌营毫无保护,这样的焦虑他的确能够体会,但李嘉图的反应也太过激了。他作为国王,实在不应该对外人暴露自己的情感。
  艾嘉又向后退了一步,行礼,“陛下,请不要太过忧心。艾嘉·图诺永远站在您身后。”
  李嘉图颓然坐回了床边,许久后扯住了自己的头发,一通乱揉,“狗娘养的。”
  嗯,老国王没有教过他选定的储君哪怕是一点点的礼节吗?哪有国王会……说出这样的词语。
  但艾嘉还没来得及提出意见,就被他突然的举动惊呆了。
  “啪”一声,李嘉图扇了他自己一个耳光,而后颓废地将头埋在大腿上。
  “陛下,您怎么了?”艾嘉连忙走过去,凑近看着。李嘉图的脸上泛起通红的巴掌印,看起来有些滑稽。“嗯……就算是忧心国事,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出气吧。陛下,要不要——”
  “要,你吹吹。”李嘉图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又露出了往常的笑容。
  艾嘉皱了皱眉,但还是遵命照做。
  然后,李嘉图的笑容渐渐垮了下来。
  “你说……”他叹了口气,“你们怎么都不信任我呢。都指责我隐瞒,你们又有哪一个把真相告诉我了?你就是……你隐瞒了我这么多秘密,现在连谈话内容也不愿意透露一点。”
  李嘉图又开始揪自己的头发了,那样子看起来绝望而迷茫。
  想起阿尔娜和他,一个是多年好友,一个是唯一的护卫,都是帝国的工作人员,艾嘉突然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起来。承受着莫大的信赖,却不得不隐瞒与欺骗那个给予信赖的人……《手册》中可没跟他说过这种感觉有多难受。
  “陛下。”他的嘴唇有些颤抖,但还是继续说着,“您并没有问起我们的谈话内容。如果您问了,我一定会回答的。”
  闭嘴——他告诉自己。但并没有什么用,他还在继续说着,“我们很久没见了,所以就聊得久了一点。聊到了奥哈的局势……他在这方面比我了解得多。他说……”
  闭嘴。
  “他说,奥哈国内分为长公主与摄政王两派,一派想要扶李斯特上位,并……暗杀陛下您。”
  闭嘴,混蛋。
  “还有一派……要挟持您,搅动维渥局势,让情况变得更糟,好趁虚而入……”
  好吧。好吧。如果这时候冲出一群人要判他叛国罪,那他还真没有什么好抵赖的了。
  “是吗……”李嘉图的手停滞,接着缓缓放下来,像是陷入了沉思,“李斯特这小子的本事也太大了点。我没想到……我真没想到他为了王位居然能做到这一步。他以前那么讨厌奥哈,恨不得当上国王第一天就与他们宣战的。”
  艾嘉咬紧牙关,决定再透露出一个字就咬掉自己的舌头。
  “可恶。我本来以为,好歹都是维渥人,都是一国人啊,他们不管怎么讨厌我也不可能……”李嘉图深吸一口气,“我本来以为,都是兄弟,这点矛盾还化解不了吗……我本来还以为,刚朵夫他只是看不爽我而已,不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还做出内乱这样的事来。我……你看看,你看看。不管怎么装逼,我还是那个别人对我笑一笑就觉得他是好人的大宅男啊。”
  李嘉图瘫倒在床上,举起手,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长期佩戴戒指的痕迹。“你们可能有时候会觉得我是个混蛋。好吧,大多数时候我确实是。但从本质上讲,我其实……是个傻逼。”
  “看看你还是没笑。这么说来我连个讲笑话的天赋也没有。”
  “我总是装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自己的计划从来不一次性透露给别人,自己的打算从来都只藏在心里……没人能猜透我的打算,因为我往往并没有什么打算。”
  像李嘉图这样心机深沉的人,绝不会在不信任的人面前示弱。艾嘉知道李嘉图对他抱有信任,但却没有想到这种信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我的脑子其实不是很好用。有时候它挺灵光的,转起来跟陀螺似的,想东西飞快。但有时候它慢得要死,有时候直接短路蓝屏……比如现在。现在我真的什么都想不清楚。”
  李嘉图猛然坐直,看着艾嘉神色认真,“艾嘉,我想对你说……”
  “请说吧,陛下。”艾嘉低头。
  “我想对你说全部的事。从……你想知道的开始。我要把我所有的考虑都说出来,这样——这样说不定就能理得清了。”
  “陛下,不必考虑我是否知情。”尽管这是个获取大量情报的好机会,但艾嘉突然间不想听了。听到真相意味着一个选择——保守,或泄漏。
  无论哪一个他都做不到。
  辜负李嘉图的信任,他是泄密者。辜负帝国的重托,他就是叛国的罪人。
  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什么也不知道。
  但李嘉图很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似乎是没看到艾嘉那明显写着敬谢不敏的表情,他开口说道:“从你来应聘那里说起吧。其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想收下你了。但又实在很想看你被拒绝后失望的表情……于是就只选了乔安他们三个。”
  艾嘉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哦,这么说来,他开始时那一长串讨好李嘉图的努力其实最大的功效就是给他看了个笑话?
  “因为我是感应者嘛,我知道你的天赋,也十分清楚你的天赋能为我即将展开的计划派上多么大的功效。”李嘉图似笑非笑地望向他,似乎在看他的反应。
  艾嘉努力板着脸,不让情绪在表情上有丝毫的体现。
  “或许你曾经疑惑——为什么我策划这场对我的刺杀。”李嘉图收回目光,接着说道,“没错,其实这场事件一开始就是我一手炮制的。我在骑士团里有渗透一些力量,时常借着那几个人对它施加影响。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这么巧,我一摆生日宴他们就派人来刺杀,还带着他们内部视为机密的《符号学图鉴》?”
  这些事……他确实没有想过,当时也不觉得有多重要。那时他想的是,不管什么事,能讨好李嘉图就行了。
  “我的人还借着这次刺杀的失败扳倒了几个对头……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你估计也不怎么听得懂,就不说了。”李嘉图说,“我之所以要制造这场刺杀事件,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一个就是在骑士团内部引起分歧,削弱他们的力量,毕竟我老哥对那里的控制也不是完全没有空子可钻的。一个就是借此挖出在朝中隐藏的内奸,比如那个军部大臣,你也看到了。而这些原因中最重要的,就是《符号学图鉴》。为了将这本书重新限制在安耳门的掌控下,我特地请来了‘双头鹰’团队。这一层缘由我没有和副队长大人说明,恐怕她老人家现在还在为过来表演焰火而生我的气呢。”
  想起莉莉那张怒气冲冲的脸,艾嘉突然觉得有些想笑,连李嘉图雄心大略的谋划都没听进去。
  “我为什么这么重视《符号学图鉴》,这一点巴尔斯在巴尔斯塔上说明过,你应该没有忘吧。”李嘉图坐直,一脸希冀。
  “没有,陛下。”他没有全忘,大概有个印象。似乎是说……嗯,跟“预言”,或者说创-世时代遗留下来的那则史诗有关。
  “其实并不止是他所说的那些。”李嘉图说,“我有个问题,你就从来都没有好奇过我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吗?我至今做的所有事,最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嗯……”要说其实完全没有在意过的话,这位苦心专营的国王恐怕会十分难过吧。“陛下自有陛下的考虑,不需要我来操心。”
  “果然是没有在意过……”李嘉图叹了口气,“好吧,在你面前卖关子一点也不好玩,我明说了——这是为了避战。但这更是备战。”
  备战?
  李嘉图正在准备的是和谁的战争,这完全不是个问题。艾嘉皱眉,他又听到了一些绝对会让他无比纠结的地方。但这个话题……他不能不听。
  如果祖国因为他今天没有按照专业精神获取最珍贵的情报而战败,那他就算把自己的骨头一根根碾碎也没办法偿还所犯下的罪孽了。
  “魔法与理性……真是巧合,海莲娜和卢赫几千万年前的赌约在这片大陆上似乎要重新上演了。”李嘉图长叹一口气,“维渥与奥哈一直是宿敌,但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紧张了。听你刚刚讲到奥哈的朝局,这位摄政王阁下恐怕不日就能完全执掌朝政,到时候,必有一战。我就算再怎么逃避,也逃不掉这一劫啊。”
  国王的语气斩钉截铁。“所以,只能备战。”
  ?
 
☆、说走就走
 
?  艾嘉低下头去,不敢面对他灼灼的目光,生怕被看出心虚与愧疚。他有预感,一直以来隐瞒所有人的李嘉图这回是真的打算对他和盘托出了。
  “艾嘉,我接下来要对你说的事,连最了解我计划的阿尔娜也不知道。这世间除了我以外,没有第二个人了解。”李嘉图站了起来,一手放在他肩膀上,一手抬起他的下巴,两人对视。“我知道,你是不会背叛我的。你是我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我唯一能把背后与弱点统统交付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