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翻身吧,贱受! 作者:鲜桔冰露(下)

字体:[ ]

 
 
  痛苦暂时缓解了些,林然缓缓睁眼,看到许忱阴沉的脸色,眼中划过一丝茫然,随即苦笑着松了松手。
  心想着这还差不多,许忱伸手继续去扒他的衣服,然后手再次被按住。
  “你在做什么?”声音有细微的颤抖。
  “放手!敢再拦着小爷就强哔——你哦!”许忱把脸凑到他面前,恐吓道。
  林然瞬间僵住身子,许忱趁机抽出手,粗暴地扯掉腰带,扒下他的衣服丢到一边。
  一脚踩上床,跨坐在他腰上,一边脱衣服一边道:“先声明,我只是为了救你,你不要想太多。”
  “又是在做梦……”林然静静地看着他,喃喃道。
  没听清他在说什么,许忱再次陷入纠结之中:“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吻我。”
  “哈?!”低头看了眼林然,却被他的笑容所蛊惑。
  许忱伸手将垂下的头发撩到耳后,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一路向下,从眼睛到鼻子到嘴巴。
  双唇被轻轻啃咬,反复舔舐,林然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垂眸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真实的虚幻。
  寒毒带来的痛苦仿佛突然消失了,身体沉浸在幸福的光影之中,每次都要靠这种方式来忘掉痛苦,他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
  这些年来,无数次地幻想着将他压于身下,报复也好,情/欲也罢,然而没有一次会是这样的场景。
  这样主动的吻,就是在梦中也不可能会有,可是却是意外的真实,那种奇妙的触感,真实得可怕。
  对方的舌头一直在唇外游移,偶尔探入也是极浅并且很快就收回,这种要碰不碰的方式反而极其容易勾起人的欲/望。
  “师父……”林然伸手虚抚他微微泛红的脸,话语含糊不清。
  “嗯?”许忱离开他的唇,抬眼看他。
  那张脸上带着的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眸光流转间露出淡淡的风情,纯净却饱含诱惑,诱惑着他说出了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话语:“我爱你。”
  许忱微微一愣,低下头:“嗯。”
  然而心里却是想着,对不起……
  小心翼翼地用左手手指碰了碰他的脖子,然后慢慢滑下,光滑细腻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手指划过的地方泛起淡淡的红晕,抬眼看他蹙眉的样子,林然眼中渐渐染上了几分痴迷:“好美的师父……”
  “笨蛋!美是用来形容女人的。”
  “师父……”
  “干嘛!”语气虽然凶恶,听起来却是中气不足。
  “我可以摸你吗?”
  “……”
  “可以吗?”
  “这种事直接做不就好了干嘛还要问我!”许忱吼完低头捂住脸。
  林然轻轻扬起嘴角,拉下他的手:“别挡着,我想看你的表情……”
  要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铭刻于心才行……
  ————————————————————河蟹————————————————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许忱一边说着一边抽身,穿好衣服在他身边躺下,打算睡觉。
  寒毒尚未全部转移,但是剩的不多,短时间内也不会再发作,只要再转移一次就可以了。一次性全部转移过来的话,就算是有抗寒毒能力的人,也是受不了的。
  “可是我还没有……”林然用极度不满的眼神看着他。
  许忱垂眸瞄了眼他高高昂起的某物,尴尬地翻过身去不再看他:“你自己用手解决吧。”
  看着他若无其事的背影,林然一脸郁闷:“怎么这样……”
  然后——
  “师父……你好棒……啊……再快一点……”
  (ノ=Д=)ノ┻━┻
  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许忱不爽地翻起身子,涨红了脸瞪着他:“你还有完没完!”
  “啊……出来了。”
  _(:3」∠)_
  谁来把这货拖出去枪毙……
  “师父。”突然正经起来的语气。
  “干嘛?”
  “你这样算是接受我了吗?”
  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目光,许忱实在吐不出拒绝的话语:“我……不知道……”
  林然微微有些失落,随即微笑:“没关系,只要不是拒绝就可以了,我会让师父爱上我的。”他也不知道这话是在安慰自己还是为了证明什么。
  = =这家伙哪来这么大自信啊……
  “我来没问过师父,”林然伸手轻轻搂住许忱的腰:“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啊……也就这样吧。”其实他在副本世界呆的时间不长,谁知道穿回来的时间已经是三十五年后了。
  “那师父有没有……喜欢的人?”林然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问。
  “啊?”许忱愣了一下,摇头:“没有。”
  “很好……”林然微笑了一下,又问:“那师父带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和师父又是什么关系?师父受内伤是因为他吗?”
  许忱心里有些发虚:“你问题怎么这么多……”
  “很难回答吗?”许忱逃避的态度让林然有些警觉起来。
  如果只是普通的关系,也会让你感到为难吗?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林然:那师父带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和师父又是什么关系?师父受内伤是因为他吗?
  许忱:你问题怎么这么多……
  林然:很难回答吗?那好,我只问师父一个问题。
  许忱:什么问题?(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然:如果我和他同时掉水里了,你会救谁?
  许忱:_(:3」∠)_……
 
  ☆、第五穿:师父我们双修吧
 
  “刘子熙是我的师弟,很早以前就飞升成仙了,不过最近他遇到了一点麻烦,在凡间跟人(苍路)打架,结果差点把命丢了,他怎么说也是我师弟,我不能见死不救,所以……”许忱半真半假地把林川和刘子熙的事讲了一遍。
  “师弟吗?”林然陷入沉思:“当年那间屋子本该住着的也是他吗?”
  许忱再次愣住,点头。
  他是怎么知道的?(作者乱入:不要以为所有人的智商都跟你一样……)
  “那么飞霜剑的主人也是他?”
  “嗯。”
  林然眼中划过一抹森寒:“师父真的只是把他当师弟而已吗?”
  “什……什么?”这种怀疑的口气,总觉得像是发现了什么。
  不过他在紧张什么,反正喜欢刘子熙的是林川,又不是他,有什么好心虚的!
  “当然只是师兄弟而已!”许忱大声强调:“不然你以为我跟他应该是什么关系?”
  林然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些,微笑着摇头:“没有。”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嗯。”
  许忱刚要躺下,却又被拉住胳膊:“睡觉前吻我一下吧,师父。”
  哈?这种撒娇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你还是小孩子吗?”许忱无语地看他。
  “可以吗?”
  知道以这家伙固执又偏执的性格,不做的话绝对不会罢休,许忱还是凑过头亲了亲他的脸:“这回可以睡——唔……”
  漫长的一吻结束后,林然轻轻抚摸他的长发:“礼尚往来。”
  许忱郁闷地拿掉他的手,躺下:“睡觉!”
  “嗯。”林然伸手搂着他的腰,闭上眼睛。
  第二天清晨。
  任由林然帮他梳理着头发,许忱开口道:“昨天忘了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昨天一天你都去哪里了?”不会真的去杀人放火了吧?
  抓着头发的手顿了顿,继续动作:“去做任务了。”
  “什么任务?”
  林然帮他束好头发,答道:“这个师父就不用管了,不过是一些小事而已。”
  许忱转过头,神情意外的严肃:“林然,如果是很危险的事,你还是不要再参与比较好。”
  林然静静地回视了他片刻,伸手抚上他的后脑勺,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师父这是在担心我吗?我好高兴。”
  许忱撇开视线,小声道:“你别想太多,我只是以师父的身份提醒你一下而已。”
  刻意忽略掉许忱的话,林然吻了吻他的嘴角,微笑:“放心吧,我不会让师父担心的。”
  以前,因为没有牵挂,他是一点也无所谓那种出生入死的生活。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
  “笃笃!”
  “进来吧。”
  林然推门,走进屋子。
  东方柏放下手里的笔,抬头看他:“找我有事吗?”
  “我想退出七杀。”
  “我记得以前就提醒过你,一旦加入想退出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要怎样才可以,您直接提条件就行。”
  “因为林川?”
  林然沉默。
  “既然你不想再留下,我也不能强迫你,这样吧,三天后有一个任务……”
  ……
  林然从书房出来,正好遇见前来找东方柏的唐雪柒。
  “小然?真巧啊!你也来找尊上吗?”
  “嗯。”林然面无表情地朝她点了点头,打算绕开她继续往前走。
  “又去找小川吗?你们的关系真的不简单哦~”唐雪柒朝他露出暧昧的笑容。
  “你想多了。”林然皱眉道。
  “小然你知道吗?只要我提到小川的时候,你的表情就会变得很奇怪,好像怕被抢走骨头的小狗,那种防备的眼神……”唐雪柒捂嘴笑道。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