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陈安/重生之占有欲+番外 作者:万灭之殇(下)

字体:[ ]

 
 
 
  
  当然了,坦白来讲,其实后面几次陆峰的技术明显好了一些,他也慢慢的有了那种怪异的感觉。
  而随着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讨厌陆峰的触碰,越来越容易沉溺在那种事情以后,他就越来越钻牛角尖,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长乐。
  加之当时除了陆峰以外没人敢跟他讲话,他也不和陆峰讲话,慢慢地就闷出心病来,再后面的事情也不用多讲了。
  ……
  ……
  陈安看电视都快看得睡着了,脑袋一歪又醒了过来,他现在虽然是三十多岁正处于一个男人的黄金时期,可内心还是那个有些厌倦了争斗习惯了养病的“老年人”,平时就是喜欢在家里待着。
  浴室的水声突然停了,陈安朝浴室微微掩着的门望了过去,陆峰刚才进浴室洗澡去了。
  “亲爱的,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电视里传来电影男主人公的声音,陈安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口秀节目已经结束了,这会儿正在放电影。
  刚刚从浴室出来的男演员有着魁梧健壮的身材,一条白色浴巾松松垮垮地挂在腰间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床上一个身穿半透明睡衣的女人正做妩媚状,染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朝男人一勾一勾的。
  这个时候浴室的门突然开了,陈安的目光从电视屏幕上转移到了从浴室出来的男人身上,他的瞳孔顿时放大了一圈。
  就跟电影里的男主人公一样,陆峰也是腰间缠着一块浴巾,结实的古铜色胸膛上有着漂亮的肌肉,没有伊万诺夫那头毛熊那么大,但是陪着陆峰整体却刚刚好。
  胸膛之下更有一块块让男人都嫉妒的腹肌,随着陆峰的走动和呼吸而微微鼓动,如同一只蓄力待发的猛兽,当看到猎物之后就会扑上去无情地撕咬侵略。
  陈安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起来,他妈的——这一个个的身材怎么都这么好。
  他低头朝自己微微敞开的睡衣所包裹的身体看了一眼,没时间晒日光浴的结果就是皮肤还是那么白,虽然有去健身房,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没办法保持天天去健身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结果就是没有特别漂亮的肌肉,身材还算匀称。
  “啊,宝贝——”
  电视里突然传出了的喊叫声一下子让气氛尴尬了起来,陈安发展这种他在床上看电视,对方在浴室里洗澡的情况,怎么那么巧的和电影里差不多。
  如果他现在换台或者关掉了电视,反而显得心虚可疑,可是让陆峰看到他居然在看这种火辣辣的电影,兔崽子不会以为他是在勾引他吧?
  他现在很累,没有勾引戏弄陆峰的兴趣。
  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的床突然凹陷了下去,陆峰已经走到床边并且在他旁边躺了下来,面无表情地和他一起看着画面火辣的电影。
  老狐狸总可以轻易地化解尴尬,陈安佯装随意地问道:“不打算找个女人?和我这种无聊的男人在一起,很无聊吧。”
  “想找女人的话,去其他房间。”
  陆峰的回答一下子呛到了陈安,简直让陈安很想一个拳头飞过去,这兔崽子居然把他看作是一个俗气的男人。
  拳头虽然没有飞出去,但是眼刀子陈安向来不吝啬,咻咻咻地几下全往陆峰身上戳过去:“你能容忍我找女人?”
  在被包养的情况下。
  “你想我找女人?”陆峰反问。
  明明应该是略显剑拔弩张的气氛,却硬生生地被电视里的成人电影给破坏了,陈安都不知道这该死的电视到了午夜居然会放这种活色生香的节目。
  屏幕里的壮男美女嘿咻得格外努力,各种让人脸红耳赤的声音不绝于耳,陆峰和陈安不约而同地没有敢去看屏幕,又不能看其他地方,就干脆面对面地看着。
  这种情况下,陈安清楚地看到陆峰疲惫的眼底闪过一丝的压抑,连脸颊都开始微微泛红,气息明显要粗重一些。
  一看就是,精气在身体里憋得很久很久,稍微一点儿诱饵就引得陆峰内心烦躁
  要问为什么陈安会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也经历过陆峰这个血气方刚的年纪,在长乐死后他没有再碰一个人,那自然的生理需求怎么解决?
  先忍着,忍不了再动手。
  在憋这方面,陈安的经验丰富。
  没想到陆峰不但从他身上学到了他教授的一切,连“憋功”也给学去了。
  “你多久没那个了?”出于老师对学生的关心,陈安脱口问道。
 
  第三十二章 自觉点
 
  陈安这话一出来陆铮就愣了,一是没想到陈安会问他这种私密的事情,二是被陈安问到了一个很关键的地方。
  陆峰平时就是一个禁欲的人,在碰陈长安之前其他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没有碰过,在陈长安离开之后就更是没那个心思了。
  只是始终有最原始的需求,就算故意压着憋着也不会就此消失。
  有多久没有那个了?说实话,陆铮自己都记不清了。
  抓过遥控器把正在上演活色生香的电视关掉,“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也随之熄灭,陆峰只说了两个字:“睡觉。”拉过被子盖上闷头就睡觉。
  害羞个什么?
  陈安暗暗哼了哼,很快也钻进了被窝里闭上眼睛,只是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睡觉,这会儿旁边多出一个人来感觉实在是有些奇怪。
  陆峰还没有睡着,呼吸并不像人睡着以后那样的平稳绵长,急促不稳的呼吸透着些许急躁。
  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过了一会儿,陆峰一个翻身从正面向上躺着的姿势转变为侧躺背对陈安。
  一片黑暗里睡不着的陈安干脆睁开眼睛,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陆峰踹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传来     微小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孩子半夜睡不着在床上动来动去一样。
  “唔——”一个细微而不易察觉的闷哼就像是一块石头投进了平静的湖里,顿时荡起一波又一波延绵不绝的水纹来,惊得在树上休息的鸟儿一阵呼啦啦地乱飞。
  紧接着安静不再,只剩下丛林野兽的杂乱而躁动。
  陈安的脑袋里轰的一下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他突然意识到陆峰没有睡,那家伙正背着他躲在被子里那个啥。
  陆峰居然在那个啥,而且是在他的床上,他的旁边!
  “你在干嘛啊?”陈安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要真是憋不住的话就去浴室解决,在他的床上是怎么个回事?
  男人伸手就要去开灯,手指快要碰到开关按钮的时候身体突然一下子被陆峰给紧紧抱住了,就跟被点了穴位一样,陈安顿时感到一阵身体酥麻。
  “别动——”
  低沉沙哑的声音里透着浓烈的情感,即使在黑暗之宗看不到对方的眼睛,陈安也可以想象得到陆峰此时的双眼估计就和那丛林饥渴难耐的猛兽一样,凶狠暴戾,看到人就想扑上去好好饱餐一顿。
  过于压抑危险的声音让陈安怔住了,尽管陆峰从前软禁了他一年,但是在那一年里陆峰对他和平时没什么区别,总是低着个脑袋不敢看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在陈安的固有印象里,陆峰就是一个兔崽子。
  可现在这是兔崽子却突然变成了一头极为危险凶残的猛兽,双手压在他身上发出阵阵低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危险让陈安头一次感受到了陆峰的另一面。
  这让他想到那天在新加坡酒店的花园阳台上,陆峰差一点就掐死了他。
  不是陆峰懦弱无能,只是这个男人已经习惯在他面前放低姿态,一旦脱离了“老狐狸”的身份从普通人的身份去接近陆峰,陈安才能看到一个完完整整的陆铮。
  一个让他人惧怕敬畏的陆峰,一个性格内敛安静被称之为疯子的陆峰。
  陈安没有动,也可以说是太过于惊讶以至于愣住了,就任由陆铮单手抱着他的腰,脸颊紧紧贴着他的后背。
  耳边是年轻男人断断续续不平稳而又剧烈的呼吸声,床的轻微颤抖代表着某个动作,直到陆铮发出一声闷哼,有什么东西洒在了他的小腿上时,陈安在猛地清醒了过来。
  “兔崽子!”就跟一个被点燃了的鞭炮似的,某只老狐狸恼羞成怒直接一脚就朝陆峰踹了过去,没有防备的陆峰被结结实实地踹了一脚。
  见陆铮没有摔下去,陈安又来第二脚,不过这一次有了经验的陆峰往旁边轻松避开,单手就抱住了男人踹过来的腿并且顺势压了下去,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顺畅自然,等陈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陆峰腿缠着腿,胸膛贴着胸膛,脸对脸地互相注视着。
  只是房间里一片昏暗,他能感到陆峰灼热的视线,却看不清对方眼里的神色。
  “滚下去!”陈安怒斥道。
  “……你是谁?”黑暗中传来陆峰的低鸣。
  一头受伤的凶悍野兽般,慑人的危险之中透着淡淡的脆弱,几不可闻的小小希冀。
  陆峰要比陈安想象中的更坚韧,更脆弱,更爱他。
  他对陆峰的小小戏弄看似微不足道,对陆峰来讲却是一个又一个压力巨大的挑战,大到可以压垮这个看似冷酷无情的年轻人。
  再坚硬的钢铁也会断裂,更何况是人?
  黑暗之中双手摸索着抚上了陆峰冰凉的脸颊,陈安用手指仔仔细细地抚过年轻人的眉眼、鼻梁和嘴唇,蓦地一笑,感叹道:“过去都没有好好注意过,一不留神你都长大了,长这么大了。”
  熟悉的语气,熟悉的感觉,在黑暗中看不到对方的面貌时这种熟悉感尤为强烈,强烈到陆峰忍不住去相信此刻在他身下的这个男人是他朝思暮想的男人。
  “你是谁……”又一次询问,少了一些凶悍和危险,多了更多的温柔和无法抑制的期盼。
  “陆铮,你不是说你很爱我吗,怎么看到我以后居然没有认出来?”
  真相越是在眼前,越是不敢去相信,只因为生怕他所期盼的真相不过是一个美好的谎言。
  越是在意,越是小心翼翼,越是胆小。
  不管在外面陆峰是个如何杀伐果断的男人,谁让他的弱点就是老狐狸呢?所有和老狐狸沾边的事情,陆峰都会失去控制,失去理智。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颤抖的手指轻轻抚上了陈安的脸颊,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问着他自己:是梦吗?还是他的幻想?
  这般的小心翼翼,这般的紧张胆怯,从前的陈长安很难去理解,但重生之后经历过一些事情以后,他已经能明白理智此时的心情。
  这孩子只是太在乎他了,他从前有多在乎长乐,陆峰就有多在乎他,甚至比他对长乐的感情还要浓烈深沉。
  “臭小子,我不是教过你遇到事情不要犹豫吗?有些机会,有些人,在你犹豫的时候可能就已经错过——”
  陈安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峰就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紧紧抱着他,如同一个被抛弃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他所爱的人,哭得肝肠寸断。
  紧紧的,死死的抱着,生怕稍微一松手,这个让他思念了一生的男人又会突然之间消失,犹如人鱼公主的童话一般,所有的一切化为泡沫消失在他眼前。
  因为失去过,所以才会更加珍惜,更加害怕再一次失去。
  陈安轻轻顺着陆峰的头发,他没想那么快就坦白自己的身份,只能说计划不如变化。
  就如同陆峰比他想象中的更爱他一样,陈安也比他自己想象中的,更在乎陆峰。
  ……
  ……
  隔天一早,安静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吼声。
  “该死的,凝固了!”
  十分钟以后,陈安半个身子靠在床头,一条腿踩在床上,一条腿搭在床边,陆铮半跪在地上帮陈安擦拭腿上已经凝固了的某些白色污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