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养成 作者:胡黎

字体:[ ]

 
 
【易小年版】
易小年穿越了,在他还做着抱土豪大腿的梦时,他抱着一具尸体穿越了。
易小年实在是想不明白,穿越大神为什么要把他放到古代去。难道是希望他能统一中原拯救世界?
别开玩笑了好吗,他连中原的分界线在哪儿都不知道!
直到碰到莫习凛,易小年才明白,原来穿越大神不是要让他拯救世界,而是要让他拯救莫习凛。
【莫习凛版】
莫习凛以为自己的人生里只有黑暗和仇恨,直到碰到了易小年……
莫习凛:易小年,你想清楚了。一旦你答应,我绝对不会再放手,除非我死。
易小年:导演,这货画风不对啊!
原名《穿越之偏执狂的养成》,因为作者太渣,把偏执狂写偏了,为了不误导冲着偏执狂来的胖友们,改了个名。
-----------------------------------------------------
【使用说明书】
①本文架空 本文架空 本文架空
②文中对话偏白话
③本文关于医术的描写纯属虚构,某些地方可能有些夸张。
④受随遇而安,非弱受。
⑤受唯二的金手指:碰到一个神医师傅,碰到一个死心塌地爱他的攻。
⑥文中一个时辰=两小时;银子与铜钱的换算没有标准,懒作者自己设定的是一两银子=一千个铜钱=两百RMB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习凛,易小年 ┃ 配角:吴寻,杨姨,丁宴,柳冉等 ┃ 其它:BL,穿越架空,1V1,He
 
 
 
☆、穿越
 
?  “既然你画了押,那么他就是我们寻春楼的人了。从此以后,你和他再无半点关系。”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走得远远的,从此以后再也不见他。”
  “这样最好。玲儿,把钱给他。”
  “是,夫人。”
  一个扮相清秀的丫鬟走上来,给了男人几块碎银。
  男人接过碎银,感恩戴德地谢过夫人后,欢天喜地地捧着银子走了。
  易小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古时候卖人的戏码。父母因为没钱把儿女卖到大户人家做下人什么的,这样的戏码他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很多。
  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样的剧情里!
  “好了,天色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打发走了唯唯诺诺的男人,被叫做“夫人”的女人发话道。
  围成一圈的女子们行了个礼,打闹着散开了。
  夫人上下打量了易小年几眼,站起来对身后站着的壮汉招了招手:“阿山,你带他去后院把东西放下,然后让丁宴带他一晚上。”
  “是,夫人。”阿山目送夫人离去,走到易小年面前推了推他,“走吧,小兄弟,我先带你去把东西放了。”
  易小年被推了下才回过神来,把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肩上的包袱往上提了提,有些慌张地问道阿山:“大……大哥,这是哪儿?”
  “这是寻春楼。”
  “寻春楼?”易小年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就是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阿山见易小年面露疑惑,好心地解释道。
  那就是妓.院无疑了!易小年内心一阵恐慌。
  他明明在帮导师搬实验要用人体标本,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妓院?!!
  他这是在做梦吗?
  阿山没有给易小年多想的时间,带着他往后院走,一边走一边介绍:“走廊的那边是厨房,你饿了可以自己去拿吃的。我们的房间就是院子里这几间,其它房间已经有人住了,你只能住靠近后门的这一间了。”
  阿山说着,把易小年带到靠近后门的那间屋子:“这就是你的房间了,小是小了点,不过东西还是挺齐全的。这些东西是上一个龟公留下来的,都还可以用……”
  “龟公”两个字让易小年脚下一颤,差点被门槛绊倒。
  阿山及时扶住他,最后干脆一使力把他提了进去:“哎,看看你这一身骨头,太瘦了!你还是仔细着点自己的身体,龟公虽然不用做什么体力活,但还是很累的……”
  阿山的话易小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还沉浸在“龟公”两个字里没回过神来。
  虽然易小年没接触过真正的龟公,但也知道那不是正常男人会选择的职业。做龟公又苦又累不说,还会被人轻贱看不起。
  一想到以后他要COS龟公,易小年整个人都不好了,恨不得一头撞醒!
  “你先收拾一下东西,一会丁宴会来教你怎么做。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阿山说完就走了,留下易小年心如死灰。
  他一定是在做梦!
  拜托来个人叫醒他好吗?
  “你就是今天新来的小兄弟吗?”突然有人在背后问道。
  易小年回头,看到一个约四十岁的男人站在门口。
  那人身形单薄,背微微拱着,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我叫丁宴,”男人见易小年不说话,主动开口道,“我也是寻春楼的龟公,夫人让我带你一晚上。”
  “哦,我马上就好。”易小年把身上的包袱取下来,随手扔在床上。
  “你不用急,我可以等你。”
  虽然丁宴说了不用急,但易小年还是很快收拾好,跟着丁宴走了。
  寻春楼已经不复刚才的冷清,整个大堂灯火透明,热闹非凡。
  大堂里随处可见抱成一团调着情的男男女女,易小年跟在丁宴后面,恨不得自戳双目。
  谁说古人含蓄来着,像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调.情的事,他这个现代人都做不出来。
  有妓.女对丁宴喊道:“去给张大爷拿壶热酒来,今天,我可要好好的陪他喝一杯。”
  她的一句话不知道转了几个调,易小年被那声音肉麻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寻春楼的生意很好,这也就意味着龟公会很忙。易小年跟着丁宴楼上楼下地跑,好不容易等该走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该留的客人都洗洗办事了,他已经累得快虚脱了。
  “跟着转了一晚上你也累了吧?”丁宴手上端着一壶酒,边走边回头说道,“等把这壶酒给春艳姑娘送去就可以休息了。”
  易小年又累又饿,连话都不想说了。他跟在丁宴身后上了楼,只想快点完事。
  楼上有很多房间,都是寻春楼里的姑娘们的“闺房”。现在正是恩客们办事的时候,一声声暧昧的喘息从各个房里传出,把易小年羞了个满脸通红。
  丁宴见易小年脸红自己好像也受了影响,不好意思地说道:“没什么,慢慢地习惯了就好了。”
  易小年欲哭无泪,这样的习惯他一点也不想要!
  
  终于把事情都忙完了,易小年跟着丁宴去厨房吃了点残羹冷炙,总算又回到了他的房间。
  之前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房间在这一刻看起来格外亲切,易小年也不计较那床单干不干净了,直接扑上去抱着被子打了个滚。
  躺在床上,易小年乐观地对自己说:睡觉吧,等明天醒来一睁眼就能回到现代了!
  易小年再睁眼的时候天还没亮,他是被尿憋醒的。
  伸手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电灯的开关,易小年绝望地发现他还是在那个该死龟公房里。
  他终于开始相信,他是真的穿越了。
  虽然易小年平时也看穿越电视剧,而且看得很欢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放弃现代的一切穿越到这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来。
  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份,易小年除了知道他叫易小年、大概十五岁、被父亲卖到了妓.院之外再也不知道其他。
  但是就知道的这些信息也够让易小年郁闷了。
  作为一个龟公他有未来可言吗?就算是要穿越就不能让他穿越一个好一点的身世吗?!!
  想到游戏里那些删号重来的人,易小年突然很想自杀重穿一次。
  当然,易小年最后还是没有自杀,虽然他想过也许死了就能穿回去了的可能,但是在没有确定的把握之前他还是不要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的好。
  他自我安慰道,自己也算幸运了,穿越过来有吃有住不说,连工作都包办了。虽然龟公这个职业没什么前途,但至少比妓.女好多了。而且他表现好点,说不定还能被哪家达官贵人看上,带回去做个小厮什么的那也挺好的……
  挺好……挺好个屁啊!易小年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里有电灯电视吗?这里有电脑手机吗?这里有汽车飞机吗?
  特么的这里连个室内厕所都没有!!!
  易小年用力地拍了一下床板,愤恨地从床上爬起来。这地方果然是他的克星,他在现代从来不会起夜!
  小心翼翼地摸索到油灯,准备点火的时候易小年才想起他没打火石。
  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天,易小年简直想死。黑灯瞎火什么的最恐怖了!
  寻春楼的厕所在后院外面,要出去才能上。
  易小年打开后门,黑夜里的荒山仿佛一头吃人怪兽屹立在不远处。易小年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尿意战胜了惧意。他壮着胆子出了后门,几步跑到厕所旁,手忙脚乱地解开了裤腰带。
  寂静的夜晚声音被无限放大,易小年听着淅淅沥沥的落水声,只想快点尿完。
  但似乎老天都在和他作对,他越急尿就越多,老半天都没断。
  易小年顿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他就不做三好公民了,在院子里随便找个角落解决不就好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其实也就半分多钟,易小年终于尿完了。他低着头想系上裤腰带,却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
  “咔……咔……”
  身后的声音一点点接近,易小年吓得浑身颤抖。如果不是因为刚刚才排了体内的液体,他肯定会被吓得失禁。
  他一边安慰自己“说不定是别的起夜的人”一边僵硬着回过头,这一看却吓得他尖叫了起来——在他身后几米处竟然站了一个蓬头垢面的骨头架!
  “有鬼啊!”易小年惨叫一声,连裤腰带都顾不上系了,提着裤子跑了回去。?
 
☆、相遇
 
?  回到房里易小年立刻用被子捂住了头,浑身抖个不停。
  他从小到大什么都不怕,就怕黑怕鬼!虽然上了大学天天面对尸体之后好了一些,但骨子里他还是怕,怕得要命!
  “吱……”房门突然被推开了,易小年抖得更厉害了。他觉得一定是刚刚的鬼找过来了,他想要逃,却连探出头的勇气都没有。
  脚步声越来越近,易小年差点没哭出来。他想,如果他还能活着回到现代的话,他一定要把那些告诉他世上没鬼的人暴打一顿。
  “小兄弟,你怎么了?刚刚是你在叫吗?”
  “鬼”终于说话了,却不是易小年想象中的“还我命来”。
  易小年愣了一会,小心翼翼地从被窝里抬起头,发现阿山正拿着灯一脸担心地站在他床边。
  “有鬼!”易小年抛开被子,一把把阿山抱住,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
  阿山被易小年的反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手不自然地在易小年的背上拍了拍:“你肯定是看错了,这世上哪里有什么鬼。”
  “有,真的有!我都看到了!就在厕所那里,我上厕所的时候他就站在我后面!”易小年激动地大喊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