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法医穿越记事 作者:络缤(上)

字体:[ ]

 
    【文案】
    法医庄重不小心穿越了,阴差阳错成了流落在外的勋贵之子。
    做为乡下来的伪和尚、临时上岗的官二代,纨绔也不是那么好当哒。
    命中带柯南体质,日子过得那叫个水深火热
    还是重操旧业验尸破案,做个不太安静的美男子吧。
    ☆法医在古代的日子,不是纯正悬疑推理文,还夹杂宅斗、宫斗官场等,情节YY,狗血淋漓,1V1,傻白甜,主角智商比作者还低,其他人更堪忧。
    ☆防雷小贴士☆①历史架空YY文,大致参照宋朝,但差别还是挺大的,请勿硬套。
    ②本文法医知识均来自相关书籍,生搬硬套、形而上学、夸大其词。切勿以本文所述去断案,人命大于天,切记!
    ③大部分案件出自古籍和现实真实案例,不尽是悬疑推理类型文,主要显摆主角牛逼而已→_→。
    ④考据党慎入。尽力避免,但BUG肯定会存在。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宅斗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重,封焕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法医庄重不小心穿越了,阴差阳错成了流落在外的勋贵之子,做为乡下来的伪和尚,他觉得其实纨绔也不是那么好当。这世第一个朋友被杀促使他真正入世,并成了个官二代。利用专业知识和丰富的经验,以及永远不会平静的柯南体质,验尸破案,追查真凶,最终为朋友讨回公道,并收获了爱情事业友情。
    本文文风偏向种田,平实自然,虽是多为市井小民的恩怨情仇,因此离奇却又接地气。主角职业的特殊性,成为主角奋斗人生中的金手指。人物身份和时代背景上的反差也给读者带来不少惊喜和期待,使本文更加别具一格。
    ==================
 
    小和尚自远方来    
    第01章 来人
    
    夏日炎炎,院子里的知了声声叫,高大繁密的梧桐树也挡不住滚滚热浪。
    尹悦菡身着轻薄的天水碧色素罗大袖衣,慵懒的躺在黄花梨贵妃椅上,三个小丫鬟同时伺候着,一个捶腿一个摇扇。另一个名为芍药的大丫鬟正翘着兰花指细心的拨着新鲜的荔枝,不仅把皮剥了还把里边的籽用银筷挑出来,然后递到尹悦菡的嘴边。
    尹悦菡樱桃嘴微启,把白嫩肥厚的荔枝肉咬入嘴里,甜鲜之味瞬间洋溢嘴中,眼睛不由微微眯起来,让原本就足够艳丽的脸庞更加生动。
    芍药手里利落,嘴上也没歇着,“姨娘,这陈紫荔枝最是珍贵,每年府里就拿到那么一两筐,大半啊都被侯爷赏到咱们院里了,夫人院里都没我们这一半多。”
    李妈妈从屋外走了进来,正好听到这话,一脸嘲讽道:“先不说侯爷最是宠爱咱们姨娘,谁让咱们梧桐苑里人多,份例自然比那边孤零零一个要多些。”
    话落,其他丫鬟都低低笑了起来,眼底毫不掩饰心底的轻蔑。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就算占着正室之位又如何,徒生笑料罢了。
    尹悦菡红嘴微微勾起,毫不掩饰对这些话很受用。梧桐苑里都是她的人,这些明显奉承她踩正室的话也不怕被人传出去,就算传出去也奈何不了她。
    正室夫人魏玉华一直无所出,而尹悦菡却育有两子一女,虽为妾却因肚子争气生生压了魏玉华一头。再加上魏家这些年日益衰落,而尹家却蒸蒸日上,还出了个诞下龙子的尹贤妃,尹悦菡如今的底气足足的。
    “你们这些小蹄子越发不像话了,惯会在别人伤口上撒盐,若是别人听了去,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尹悦菡轻斥道,可语气却是绵绵的,还隐隐带着笑意。
    芍药见此越发大胆,“奴婢们都是实话实说,就算是传了出去没脸的也不是我们。”
    李妈妈使了个眼色,小丫鬟们心领神会默默的退了下去,芍药则和上门在门口守着。
    李妈妈压低声音在尹悦菡耳边道:“姨娘,那小子还有两日便到京城了。”
    尹悦菡猛的睁开眼,一双美眸冷若寒潭,“莫要轻举妄动,那女人正等着我出手好抓我的错处呢。”
    “可若那小子真入了府认祖归宗,咱们更不好动手了。原本以为肃哥儿的爵位十拿九稳,哪晓得突然杀出这么个人来。”李妈妈懊恼道,她是尹悦菡的奶娘和亲信,只有主子好了她的日子才好过。
    尹悦菡蹙眉冷哼,“那女人就喜欢干这损人不利己之事,把那小子接回来又如何,这么大了还能跟她这继母一颗心?她把人接回来无疑承认自己只是个继室,在原配牌位面前她也得跟我一样行妾礼!”
    不过一息尹悦菡便将心中火气压下,“咱们且瞧着吧,已死的人怎的又活了?这其中必是与她魏玉华脱不了干系,她是借力还是引火上身还不好说呢。我们没必要这时候凑上去,让她渔翁得利。”
    李妈妈曲着背低着头十分恭敬,“是,还是姨娘想得通透。肃哥儿、峻哥儿还有凝姐儿都是侯爷从小看着长大的,情分必是不一般,岂是个半路不知哪来的乡下小子可比拟的。那小子在乡间多年多半粗鄙大字不识一个,侯爷又最是厌憎肚子空空蠢笨之人,未来如何尚未可知,咱们确实不应此时就乱了阵脚。”
    尹悦菡听了这话心里更是平复不少,“派人盯着点,莫要让那女人有机可乘。哼,引狼入室,我倒是要看看谁更头疼!”
    秋荣院。
    “夫人,您的气色怎变得这般差?”方妈妈看到憔悴不已的魏玉华,着实唬了一跳。
    大丫鬟画眉叹气,“这几日夫人晚上都无法安眠,东西也吃不下。”
    方妈妈叹气,“夫人,既然已经决定走这步棋,就莫要再胡思乱想。”
    魏玉华满脸愁苦,摸着自己的肚子,“若非我肚子不争气,否则又怎需忍受这些苦楚!”
    她明明知道这这么做是饮鸩止渴,却也不得不走,若她能诞下一儿半女,处境也不会如此窘迫。
    当今官家子嗣单薄,唯有太子以及尹贤妃所出的二皇子。太子一直体弱多病,可谓用药吊着命,并非储君首选。无奈官家之前唯有这一子,所以太子之位就落到了他头上。可现在尹贤妃也就是尹悦菡的嫡亲妹妹进诞下活泼健康的二皇子,不少人心底开始有了其他心思。
    尹家现在水涨船高,身为尹家嫡女的尹悦菡又如何甘心只是一个小妾。虽说律法规定不可扶妾为妻,但凡事都有例外,这样的先例不是没有。若魏玉华有孩子倒是不愁,他们魏家再衰败也不是任人欺辱的,可偏偏她一直无所出,若非侯爷念旧情,早就将她休了去。
    魏玉华明明贵为正室,却被一个妾室压得喘不过气来。若今后尹悦菡之子继承了爵位,她必是会被扫地出门。尤其这尹贤妃诞下龙子之后,魏玉华心里更是惴惴不安,无奈之下才想起来当年失踪的文渊候原配夫人所出之子。明知道这样也于事无补,那孩子已经十五岁很难与她同一条心,可只要能稍微压制住尹悦菡,她也乐意去做!
    话虽是这般说,魏玉华心中忐忑不已。当年之事若非她睁只眼闭只眼有故意隐瞒之意,也不会让那孩子流落在外十五年。若被那孩子得知只怕会恨她入骨,只怕狼没驱走又引来一只虎。
    “那小子如今已经快到京城,再想这些也无济于事,不如打起精神想想如何与他联手对付梧桐苑里的那位。”
    魏玉华眉头紧蹙,“那小子如今已经这般大了,我又愧对于他,他如何会乖乖听我的话。”
    方妈妈目光闪了闪,在魏玉华耳边嘀咕了几句,魏玉华顿时睁大眼失声惊呼,“这……这……”
    方妈妈摇了摇头,魏玉华赶紧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大夏天全身却在发冷。
    方妈妈连忙又道:“老奴办事夫人且放心,不会有纰漏的。”
    魏玉华心里乱成一团麻,在屋里来回行走久久不能平静。
    方妈妈见此,不由叹了一口气,“若夫人……”
    魏玉华抬手打断,恨恨道:“再糟糕又能糟糕到哪去,只要能压下尹悦菡的气焰,这些心思就没白费!”
    方妈妈顿时眉开眼笑,“夫人能想明白就好!夫人您就是太心软,否则也不会让你啊贱蹄子如此张狂。您现在对大少爷有恩,手里又有法宝,还怕他不乖乖听话?况且他要想在这府里立足只能依仗夫人您,他与那贱蹄子才是真正的死对头。”
    晚霞渲染,西边宛若一副图画,驰骋在官道上的几匹马和马车在一所驿站前停下。
    “大少爷,天色已晚我们今日先在这驿馆住下,明日再启程回京。”周同走到马车前,恭恭敬敬道。
    马车里探出一个的锃亮的大圆脑袋,随即敏捷的从车里跳了出来。一看面容让人眼前一亮,此人年纪不大约莫只有十四五岁,十分俊秀,顶着个光头显得一双眼睛更加明亮干净,站于风尘仆仆的人群中十分耀眼夺目。他理了理身上的衣裳,一脸认真道:“阿弥陀佛,还请周施主唤贫僧圆慧,以免错了彼此尴尬。”
    周同笑了笑不置可否,这样的话题一路上上演无数遍,可最后周同依然没有更改称呼,圆慧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费舌争辩。
    兴许是临近京城缘故,此处驿站比之前的都要好,虽不大可每一个物件都十分精致讲究。圆慧却并未表示出如之前一般独自一人进屋吃素,看到荤菜时还煞有其事的阿弥陀佛默默念经,一副悲悯模样。
    房门一关上,圆慧确定屋外没人,顿时整个脸都跨了下来,不停用光头砸着桌面,“好想吃肉好想吃肉好想吃肉!”
    发泄了一会,圆慧确切说应该是庄重认命的吃着馒头和素菜。饭菜味道还不错,对于饿过的庄重来说没有肉是痛苦了一点,可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方才只是哀悼一下装和尚没肉吃而已。
    庄重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怎么沾过肉腥,之前是没条件,现在是得装模作样。
    庄重吃完饭,又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抚摸着手腕上的佛珠链子,心情异常复杂,“圆觉,我们就要到京城了,不知道那里迎接我的会是什么。我一定会找到杀死你的真凶,不会让你白白冤死的。”庄重握紧拳头,一脸凝重。
    想起那个总是带着憨厚笑容的脸庞,庄重不自觉眼角湿润。圆觉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之前两人还商量着要一起还俗呢,还打算开一家小餐馆,每天吃肉吃到吐。可现在却只剩下他一个人,前途渺茫。
    庄重也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带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世界,还缩水了不少。那天市郊区一座山上有命案,庄重提着东西就过去了。原本晴空万里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然后一阵狂风吹过直接把他掀翻吹飞,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几日连续奔波,那马车的减震实在惨不忍睹,庄重全身腰酸背痛,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庄重正梦到他和圆觉试图去捉山鸡,却遇到了老虎,拼命的跑啊跑,就被猛烈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第02章 嗣昭王
    
    大半夜拍门的驿馆的驿夫,庄重一打开门就看到他一张恭敬而又抱歉的脸。
    “官人,大半夜叨扰了,还请官人赶紧收拾行囊,小的已经给您寻了另一套客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