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开着外挂去扯淡+番外 作者:薄荷鸟/呆萌鱼受(上)

字体:[ ]

书名:开着外挂去扯淡
作者:薄荷鸟
 
本文又名《被外挂反噬的主角》《到嘴的小受吃不着》
《我家小受不可能变不回人身》
肉身穿越,一无所能,送人头的节奏。
抱个大腿,大腿失效,只得重操旧业。
演技大法好,能屈能伸,
上可扮高深莫测的高人,下可演受压迫的小卒。
众人:这突然冒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猜呀,我只负责装装装,身份你们套。
某大腿:……他是我媳妇。
◆演技一流腹黑温油攻X武力值爆表纯情受 强强 互宠 轻松升级向
◆1V1,HE,主角攻
◆总而言之,这是个误以为毁了某只小攻清白的某受良心不安,一路相护,结果被伪白兔真灰狼的小攻给忽悠成了真正的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渚 ┃ 配角:怀喆 ┃ 其它
 
 
☆、求包养
 
?  “原始森林?”我靠!
  一个全身赤^裸的人挂在众多参天大树中。
  他深呼吸,定下心神往树底一看,顿时惊得满头冷汗。树底竟有只像鳄鱼却比鳄鱼大上两三倍的爬行动物冲他眼冒绿光、口水直流,这是什么物种!
  有这么只虎视眈眈的野兽,除非大白在这,否则他哪有存活率可言。
  真够衰的,洗着澡突然遇到地震,没死成却掉到这么个鬼地方!还连块遮挡布都没有,形象全无,身为一线影星实在无法忍受。
  罢了!先自救为妥,宫渚努力支起身体。
  他刚一动,野兽暴怒,举起尾巴冲着宫渚所在的古树来了个大扫尾,砰!古树大力一晃。
  宫渚吓了一跳,心有余悸地抱紧树枝,这野兽好大的力气。
  不等他缓过神,野兽再次利用自己坚硬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攻击古树。
  每撞击一次,宫渚就往下掉一截。我可不想等死!宫渚吃力地挪动身体往上爬。野兽见宫渚要跑,后退数步,猛得撞向古树。
  喀——嚓——
  阿咧!大树断成两截往地下倒。
  “啊——”
  话音落下,腰上突然多了一丝温暖,宫渚赶紧一把抓住,死不放手。
  “放手。”声音清脆悦耳。
  不放!
  宫渚下意识抱得更紧,他睁开眼,正好撞上一双上扬的单凤眼,乌黑的瞳孔水汪汪、湿漉漉得,悠悠荡荡像甘甜的山泉水干净清澈。
  纯粹!宫渚眼前一亮,他极喜欢这双眼睛。
  他视线慢移,一张白皙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正抿着嘴专注地看着前方。宫渚顺着少年的视线望去,正好对上野兽那双贪婪的眼睛。
  宫渚被盯得头皮一阵发麻,少年却不耐烦地直接将其推开,手一扬,一道如极光般的银白色光芒直击野兽,砰——嚣张的野兽瞬间被击飞数米,压倒大片树木。
  少年并没有因此放过这只野兽,他双指并拢,在空气中画了个圈,一掌拍去,圈中冲出大股气流再次直击野兽。
  野兽瞬间像炸尸般蹦得老高,发出痛苦的撕吼:“吼——”
  少年动作不停,拔配剑,一跃而起直冲野兽而去。野兽的吼叫戛然而止,从它的口中飞出一颗土黄色的小圆珠,紧接着砰得摔落在地。
  少年旋转身形捏住小圆珠,落到宫渚身旁。他挽了个剑花,收剑,清冷的脸上多了抹喜色,可是,眨眼间就化成一块寒冰。
  这不是他要的妖丹,少年略有所思地看着野兽的尸体。
  萧瑟的秋风将少年的乌黑长发扬起,白皙的脸上渡着一层光晕,整个人仿佛融在柔和的黄昏中。
  恍恍惚惚,不太真切。
  宫渚看呆了,他这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这是另一个世界。
  他的渺小,少年的强大,强烈的反差让他知道,没有能力,他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蝼蚁。
  “啊——啊——啊啾——”宫渚揉着鼻子,抿着冻得发紫的唇无意识地往身边唯一的温暖处靠了靠,还没感受到温度,突然一股气压袭来,他毫无防备地摔飞在地,屁^股上传来阵阵刺痛。
  “你是何人?以为引我至此便能取我性命?”少年冷漠地问,他的手搭在配剑上,一脸寒霜,只要杀了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停!别冲动!”宫渚看得心惊胆战,他保持理智,镇静地引导少年的思路,“我是个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你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怎么杀得了你。”
  说得有理,少年冷漠地注视着宫渚,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若不是这男人身上没有灵力波动他也不会救人,可是,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妖兽之气,正是这股妖兽之气才让他误以为一只3阶妖兽最起码有5阶以上。
  是否真是普通人?看来只能那样做了。
  少年快速走向宫渚,俯身,曲膝压大腿,扣手,抵额,动作一气呵成。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四目相对,呼吸交融,只要稍稍抬起头就能亲吻到对方的唇。
  被如此纯粹的眼睛专注地望着……宫渚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他缓缓抬头,在离近在咫尺的双唇只差零点零一毫米的时候,突然眼前一片空白,身体仿佛激起一波波电流。
  真憋屈!
  待恢复清明,少年已盘腿坐在他肚子上,一本正经地说:“你确实是个普通人。”
  他刚用自己的灵识探查了这个男人的全身经络,没有一丝灵力,也没修炼的迹象,是他误会了。
  这体位……宫渚看着少年开开合合的双唇,干咳一声:“咳,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呃……抱歉。”少年手忙脚乱地起身,耳根微红,清冷的脸上多了丝窘迫。
  宫渚爬起身,抬手想揉揉被摔得发疼的屁^股却反应过来自己此时不着片缕,手硬生生转了个弯,改搓手背,淡定地说:“风太大,有些冷。”
  话音一落,一件外袍飞来,从他脸上滑下,上面还带着丝丝体温。
  “穿上。”少年瞪了宫渚一眼,“赤^身^裸^体,成何体统。”说完,转过身,耳朵红得滴血,他刚刚竟然把一个全身赤^裸的人压、压在身下……
  古语有云男女授受不亲,不知在俗世中男男是否也是授受不亲,若是,那他岂不是害了一个普通人的清誉?不会要负责吧?
  倒是个良善之人,宫渚微微一笑,从善如流地将黑外袍穿上。
  “好了。”宫渚出声示意少年可以转过身来。
  少年回过头,呆了呆,衣料紧崩地贴着男人的身体,能清楚地看见男人身上的腹肌,这外袍何时变小了?
  少年头一次细细打量一个人。
  男人比他高出一个头,肌肉凹凸有致,配上到耳的碎发看起来特别精神,五官轮廓分明,嘴角上扬,眉眼微弯,温文儒雅的模样让他很舒服。
  “怎么?很奇怪吗?”宫渚微笑,没有丝毫窘迫。
  少年点头又摇头,他还是第一见有人头发这么短,虽然怪异,却不丑,但他没资格对一个陌生人指手划脚。
  想到之前的事,少年赶紧抬手指了个方向:“往这个方向一直走,便能出去。”说完,又皱着眉补充道:“你一个普通人,以后切莫逾越边境,自寻死路。”
  宫渚看着暗沉的天,再看少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沉默了。
  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如果能跟在少年身边一定能更快地适应这个世界,可是,他什么能力都没有。
  见宫渚犹豫不决的模样,少年心猛地提起,眼神飘忽,不会真要负责吧?不行,不行他只能独自一人,如果同是修行者倒可以用剑解决,可这个男人是个普通人,这该如何是好?
  思索了久,宫渚终于开了口:“我能不能成为你的同伴,以后与你一道同行?”
  少年皱紧双眉,一个普通人提出和一个修行者同行,果然是要他负责,男子对男子……这……他宁愿这是戏耍与他。
  “放心,我不是为了杀你。”宫渚误以为少年在顾忌这个。
  少年一愣,略想几秒便知道宫渚为何说这话,不禁又皱皱眉。
  修行者按妖兽之气来区分妖兽的等阶,他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全赖这个男人身上的妖兽之气没有丝毫血腥味,因为和其它妖兽身上的不同,所以他才察觉不出妖兽的等阶。
  至于为何这男人有没有血腥味的妖兽之气,与他何干?
  见少年一直沉默不答,宫渚双手一合,扬起讨好地笑容:“让我跟着吧,我会做饭,会洗衣,会暖床。”
  果然!少年浑身一震:“你、你这是要以身相许?”
  “那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负责。”宫渚一脸羞涩地说。
  少年耳根涨得通红,呆滞不动,这,这……
  这么单纯的男人怎么教出来的?宫渚笑眯了眼,朝之前少年指出的方向走,边走边说:“天快黑了,我们快走吧。”
  少年下意识地抬步跟在后面,好一会才后知后觉地说:“慢着,我还没同意。”
  “可我都是你的人了。”宫渚回头,一脸委屈。
  “那是你说的!”少年急忙打断,“而且我已经不用吃饭,衣服脏了便丢,我也没床给你暖。”
  宫渚嘴角抽了抽,脑筋快速转动,计上心头。
  他微咬着下唇,神情落寞:“说到底,你就是嫌弃我是个普通人不配和你呆在一起。”
  “不,不,不是,你我……”皆为男子啊!少年有些不知所措,对这种状况他不知道该当如何。
  宫渚见状,眼前一亮,眼中带着期盼,真挚无比地说:“我虽没能力,但我会努力变强不拖你后腿,我,我只是想呆在你身边……”
  铮——宫渚胸口处多了一把剑。
  剑的主人正一脸寒霜地瞪着他:“你速速离去,否则,我便杀了你。”声音冰冷而凶狠。
  宫渚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虽然眼神够凶,声音够狠,那耳朵可还是通红的,关键是,之前少年真正要杀他时神情冷漠,声音平静,哪像现在这么大动静。
  宫渚垂眸,勾起嘴角,苦涩而平静:“你杀吧,反正也不会有人要我。”
  好可怜……少年瞬间脱口而出:“罢了,同行便同行。”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懊恼地皱眉,快步绕过宫渚:“还不快走。”
  俗世中毁了清白真这么严重?少年暗叹,罢了,找个地方好好安置吧。
  宫渚立马跟上,笑得一脸灿烂:“对了,我叫宫渚,宫殿的宫,渚是水名……”宫渚用食指在空气中笔划着:“三点水,者,不是主人的主。”
  少年无意识地应了声,他不会笑,就算得到高阶妖丹也笑不出来,他不明白这个名叫宫渚的男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种笑容。
  对这副拒人千里的清冷模样宫渚也不在意,温和地问:“你呢?怎么称呼?”
  “怀喆。”少年脸色骤然一变,身体僵在原地,他怎么,怎么把真名给说出来,明明可以编个名字糊弄过去,不对,他为何要答?难不成,他真打算负责娶个男子不成!
  少年终于意识到,不知不觉中他被宫渚吃得死死的,不行,他只能一个人,一定要甩掉才行!
  “抱歉,我不应该问。”宫渚看得出这个名字对怀喆是一个禁忌。
  “与你无关。”怀喆恢复成以往的清冷,他向前带路,没走多远,突然大喝:“退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