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美人画骨 作者:固天红(下)

字体:[ ]

 
 
  ☆、第51章 古代卷01
 
一场大雪淹没了□□的□□,园中残败的枯枝也折了几枝,被掩埋在雪下。
    阵阵咳嗽从冰冷的内室传来,少年端着个小巧的圆碗,上头盖着一叠竹条多编成的盖头,一阵药香缓缓飘出,热气消失在了寒天雪地里。他快步走过小径,厚靴在松软的积雪中留下一个个脚印。
    步进妇人的阁内,里头的炭火已经燃烧殆尽,他一身寒气却仍不敢再进一步,只弯着身子朝帘子里头的丫鬟说道:“小棠,我娘的药好了。”
    小棠正为妇人顺气,听了声音忙过来接过汤药。稚嫩的小丫鬟羞怯地瞥了一样少年,转将汤药递送到妇人身边。
    妇人仍咳得厉害,说话断断续续,“昭寒,你进来。”
    陆昭寒固执地没有进去,垂眸道:“儿子身上寒气太重,先站会吧。”
    “这屋里那还有什么热气,倒是外头风大,你身子还小,怎么受得了?”妇人推了推傻站着的小丫鬟,小棠便也随着附和道:“正是如此,况且公子站的久了也不见得暖些,反而身上更冷了。那点寒气也不算什么,打不了不近身,也好歹让妇人好好瞧瞧你!”
    帘外的人踌躇了片刻,这才拨帘进来。
    一进了里边,便能看到正半躺在床上的妇人。她年龄看起来竟然不大,约莫二十出头,生得娇美可人,病中带愁,正是柔弱如兔丝草一般的女人。妇人此时正有着孕事,腹间高高隆起,已有七个多月的身孕。
    旁边的小棠喂着她喝着药,妇人忍着苦涩将汤药几口咽下。
    缓过来,她一手轻柔地抚摸着肚子,一边慈爱地打量着陆昭寒,:“你总是早早为我熬药,怎么说也不愿意让小棠做?”
    陆昭寒的态度毕恭毕敬,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直视妇人,“儿子每日晨间都需要背书,正好为娘亲熬药。娘亲现在怀着胎儿,诸事不便,小棠可不能离开您。”
    妇人细眉微蹙,仍劝道:“我屋外头就有个小厨房,收拾出来尚且能用。你每日为我如此奔波劳累,反而让我对不住你。”
    少年面色一僵,妇人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说错了话。
    这孩子是林校尉两年前在难民堆里头捡回来的,许是有缘,林校尉收他为义子。起初妇人还一再反对,后来见这孩子确实乖巧,加上林校尉也是个固执的,才默认了这个儿子。
    如今林校尉为战事离开已近半年,妇人又体弱多病。多亏了这位养子为她张罗,又竟是个懂医的,这段时间的调养过来,她的身体竟好了不少,与养子也没太大的隔阂了。
    只是妇人原先的排斥或许过了些,少年因此虽说孝顺,两人却少了些亲近。
    妇人转而笑了笑,道:“我们还是别生分了吧,过来,坐这儿。”她指了指屋内一旁的椅子,“让娘亲问问你点事吧。”
    陆昭寒温顺地在屋里头坐下。妇人无非道道家常,虽说这家暂时由陆昭寒管事了,但她仍要每日问一遍才得放心。
    罢了,妇人喝了药开始犯困,便又问了几句陆昭寒的学业,这才转而休息。
    陆昭寒起身告辞,准备去书房开始今日的课程。
    离开妇人的房间,迎面就是一阵寒风。
    今年这场雪尤其的大。陆昭寒抬眼看了看一旁挂满红布条的干枯树枝,掩紧身上长长的披风,面无表情地离开。
    走了几步,陆昭寒突然回头,撞上小棠的视线,两人都是一顿。小棠反应过来,连忙关紧了门。
    细雪落在少年微挑的眉头上,他又当做未看到似的离开了。
    这个世界的支柱之一,正是妇人如今远在边境厮杀的丈夫,林煜。
    林煜此行将耗去五年光阴,妇人原本也将在漫漫的等待中年华老去,她本来体弱多病,不久就该香消玉损。
    只是陆昭寒在挽留她性命罢了。若是她能活下来,别说另一个支柱是个男人,就是京城贵女想进这个家门也得费些劲!
    林校尉家里过得十分寒碜,全靠这位夫人有点家底,京城有一两个铺子、远郊有出田地,才支撑起家里的费用及往来打点。
    林夫人很会做人,对于养子虽然有她的提防,但处事亦从不落人口实。陆昭寒的改姓林得她肯定,但教学上林夫人以陆昭寒所学还多,不适合学堂,便寻了位老先生教他些平常的。
    对于陆昭寒这样来说倒方便。学堂毕竟学习时间长,林夫人安排的时间却短,他正好有时间与另一位支柱接触。
    唐宁杰如今还是个郁郁不得志的穷酸书生,五年后他又成了皇宫内的御用画师,专为皇室令下作画。
    他与林煜结识却是在四年前,当时林煜未娶妻,他也不过少年。林煜曾救他一命,只是如今唐宁杰对林煜暗怀憧憬,林煜却有些淡忘当年腼腆的少年了。
    唐宁杰远住城西街,寻常从林家走到那儿恐怕要花个半个时辰。林家的马一类代步工具还得请示林夫人,也十分麻烦。
    为此,陆昭寒倒是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都是京城里有名的纨绔少爷。
    当中与陆昭寒私交最好的当付家的小公子——付永成。
    付永成为人义气,在一群纨绔中数得上最有势,对陆昭寒又最和气的。
    陆昭寒接过红马的缰绳,温和地抚摸着这匹温顺的母马。他抬头看着一旁马上的少年,展露笑意,“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付永成连连罢手,这位大少爷虽说做过不少讨人嫌的事,长得倒眉清目秀,笑起来还带着股憨气,瞧着像个脾气软绵的主。
    他见陆昭寒还在站在,便催促道:“你快骑试试,这匹马可温顺了。你要的,我可是挑了整整几天!”
    陆昭寒闻言便也不拒绝,借力踩上马具,微一使力,便稳稳当当地翻身上了马身。
    付永成见他动作利索,不由惊叹:“你真是第一次骑马?”
    陆昭寒浅笑着解释道:“家父在家时曾教导了几次,但真正骑着跑倒是第一次。”
    付永成道:“原来如此……你今后有了这马,以后出门可不必要总是请示你母亲了,我们还能常去远处游玩,在庄园过上几日!”
    陆昭寒却笑道:“请示母亲她也肯定会让我去的,免得家里担心。”
    付永成放弃地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啧啧称奇,“唉,我真是没见过比你还听家里话的了,就是王尚书家的那位傻小子还晓得偷偷溜去会姑娘呢!”
    陆昭寒不欲与他争辩,身下的红马踢了踢前蹄,他握紧了缰绳,侧了付永成一眼,“不说这些了,我们这便出发吧?”
    付永成看了眼身后的几位随从,坏笑一番,“不如我们这就比比看我们谁先到杏书楼?”
    陆昭寒看了眼眼前热闹的街市,摇头道:“这般不好,前面人太多……”
    话音未落,付永成的马鞭便狠狠挥动开了。
    他风风火火地扬鞭离开,话音飘散在空中,“小爷从来不管前面多少人!”
    后头的随从见自家少爷已然骑马离开,便一一跟随其后,俨然一阵狂风掠过。
    陆昭寒瞧着前方大胆肆意的少年,直至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才轻轻敲了马身,令它开始走动。
    少年一身绾红,脚下踩着银白毛靴,手牵缰绳,神态悠然地骑着马儿穿梭于闹市间。
    他仿佛郊外游玩的姿态,鬓角整洁,一双多情的眉目宛若时刻带着引人沉醉的深意。
    一只黛绿纸扇推开了窗棂,露出茶馆之上静坐的青年模样。
    青年眉目冷峻,看似无情无欲。他苍白的指尖握紧着扇柄,遥指了指那名红衣少年,“付永成后面的这位是谁?”
    他的随从看了看下头骑马而过的陆昭寒,尖细的声音回道:“回禀太子,这位倒是生面孔,大约是付公子近来在外头结识的吧。”
    纸扇轻轻敲了敲掌心,青年的目光游离在少年身上一会,对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他将纸扇闲置桌边,随从便会意地将窗再度合上。
 
  ☆、第52章 古代卷02
 
唐宁杰第一回见陆昭寒便是那年冬季。他本该介绍自己姓林,却说自己姓陆。
    寒梅风骨脱俗,白上雪三分,傲视寒风于无物。他端笔细细勾画,末了又觉得过于匠气,失了味道。
    “在这冰天雪地里作画,这人也不怕冻坏?”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唐宁杰的思绪。
    类似的话他也听过不知多少回,此时他只是轻巧地抬了抬眼,看向来人。
    说话的是个神情乖张的少年,张口说话还未抿上唇角。他却撞进另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里。
    俗话说美貌似酒,少年的眼睛便如那醉人的多情妩惑,年纪轻轻,却能窥见长成后的风华绝色。要论这长相,这人竟是他所见生得最精致入画的,手底的笔尖微颤,似乎也感应到主人技痒的情绪。
    大抵是他直愣愣的目光盯得太久了,少年神色不变,他身边的伙伴却不忙了。那位年纪稍大一些的少年抬步挡住了他的视线,唐宁杰回过神来,便见他眉毛拧成了一团,恶狠狠地道:“你瞧什么呢瞧!信不信小爷我挑了你这眼珠子?”他拍了拍身侧的佩剑。
    他说这话,配上恶狠狠的表情,颇有些威胁的意味。唐宁杰眉心紧了紧,不悦地道:“在下想看什么便看什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下看的人还未有所不满,公子未免过于替人操心了吧?”
    付永成冷笑一声,瞧着眼前傲气的青年,不屑地翻了个白眼,“穷酸儒生,还胆大于身,说话可真没个眼力劲!”他抽出轻巧的佩剑,用了点劲将唐宁杰手中的毛笔拍落雪中。剑尖戳到站如松柏的唐宁杰身上,见他不慌不躲,付永成反倒更加恼怒,“你可知道小爷是什么人?”
    唐宁杰冷哼,并不回答付永成的话。
    付永成胆大妄为,曾在京城里头碾死过人,脾气暴戾难当。他父亲乃兵部尚书,大兄长又是太子太博,提出付家的名头,无人敢多言。事后付家虽然也严厉训过他,甚至出行开始派人跟随看管,但陆昭寒看他身后随从的意思,对自家主子已经把剑架在别人脖子上竟是不以为意。
    “永成,算了吧。”陆昭寒出口阻止道:“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若是再惹祸,回去得多禁足几日了。”
    付永成倒不会为了这唐宁杰一句话就要他命,气愤是有,但拔剑不过吓唬他一番。陆昭寒给了个台阶,他便顺势而下,便要收剑。
    只是唐宁杰听闻陆昭寒这番话,理解却是另一个意思。
    将害了一条人命看得如此轻,这人也未必是个好物。他这时年轻还不懂掩盖心中想法,当即对陆昭寒的失望便表露了出来,叹息一声评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话落到陆昭寒耳边他像是没听到般,朝付永成招了招手,“我们已经迟到了,走吧!”
    两人不过赴宴中稍作停留,此时陆昭寒催促下付永成便冷冷瞥了唐宁杰一眼,两人便离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