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荒星蛊医 作者:蓝小伞(上)

字体:[ ]

 
书名:荒星蛊医[星际]
作者:蓝小伞
文案
一场交通意外,让即将成年的蛊师夏冬一胎穿到了五千年后的爱尔妃星。
 
在这个机甲、飞船满天飞的星际年代,夏冬一本不想再做一个没有前途的蛊师,奈何人命面前,只得重操旧业,以蛊入医道。
 
结果一不小心,救下了自己的未来伴侣;又一不小心,拯救了全人类。
 
原来在星际年代,做蛊医也蛮有前途的嘛,XD
 
本文主角小受一只,CP:1vs1
 
内容标签:机甲 末世 种田文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冬一,斯特克·温尔 ┃ 配角:老奇,夏霏一,李洛洛,李潇俊 ┃ 其它:穿越时空,以蛊为医,种田文,未来军旅,虫族
==================
 
  ☆、“孤、贫、夭”之夭
 
  唐南靖是夏冬一高二的时候认识的插班生,明明是个富家子弟,偏偏搞了一个“洗吹剪”的头型,一进他们班,就引得了全班同学瞠目结舌的注目直视。
  唐南靖当时已经有二十岁了,当了三年的不良少年,被他爸费了不少时间、金钱才给搞回了学校,入了夏冬一所在的特快班。
  夏冬一本身不是个乖乖牌,但是对不良少年并不感冒。被安排在他邻桌的唐南靖却对他很感兴趣,上赶着勾搭、“调戏”。在知道夏冬一家境困难后,唐南靖掉头就去求他老爹唐老板给夏冬一做了资助。唐老板最后还给夏冬一的干爹,同时也是教授他制蛊的师父安排了工作。
  在唐南靖“矢志不渝”的亲近下,天性冷淡的夏冬一终于跟他熟了起来。
  也许真的是“近朱者赤”的关系,有了夏冬一这个尖子生做朋友,唐南靖慢慢学乖了,连成绩单上的分数都跟着“飞扬”了起来。临近毕业的时候,班主任甚至给了他一个“上不了本一,本二是绝对有把握”的预言,乐得唐老板三天三夜都合不拢嘴!
  班主任还真没忽悠唐老板,高考成绩下来,唐南靖竟然勉强考上了北.京一家知名度颇高的本一学府,专业虽然生冷了些,却是货真价实,没要唐老板花一毛钱托一点关系!
  这事让唐老板在朋友圈里狠狠地长了回脸。为此老人家还特意找到夏冬一,说会资助他上完整个大学,若是还要考研究生什么的,也尽管跟他开口,他绝无二话!
  这钱夏冬一没有收下。他一直谨记着干爹的话,知道一恩一惠都是要还的,而蛊师最怕的就是受人恩惠。这些年来他们父子受唐老板的恩情已经够多。实际上靠着干爹在唐氏企业做保安的薪资,他们父子的生活已能温饱,对于蛊师能够拥有这样的生活已经十分知足!
  因为考取的大学不同,高中毕业后,夏冬一和唐南靖慢慢地失去了联系,再相见时已经是大二的时候。
  夏冬一还记得那是劳动节前夕,夏冬一正赶着去找临时工的活儿,却在校门口被一脸萎靡,双眼深凹的唐南靖叫住了。
  唐南靖的样子让夏冬一大大地吃了一惊,更让他吃惊的是,唐南靖竟然沾了白粉,而且成了瘾。
  唐南靖这次来找夏冬一不是为了叙旧,也不是为了找人倾诉毒瘾发作的痛苦,而是将夏冬一拉进了KTV包厢里面。然后开了歌曲原声在《死了都要爱》的背景音乐中,唐南靖从皮甲里掏出一张卡塞到夏冬一的手上,说他知道夏冬一跟他干爹都是蛊师,只要夏冬一帮他给唐老板下蛊弄死老头,等他拿到了遗产立刻就在这张卡上打上十万块。
  唐南靖丧心病狂的要求让夏冬一震惊无比。他不知道唐南靖怎么知道自己是一个蛊师的,但是他很清楚唐老板对自己有恩,虽然世传蛊师性情乖戾、不顾伦常道德,事实上绝大部分蛊师也确实如此,但是夏冬一谨记干爹的教训,还不会为了区区十万块就将自己的良心卖了!
  所以夏冬一当场将那张银行卡还给了唐南靖作为拒绝,并且郑重地劝说他误入歧途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错再错,泥潭深陷时就是想后悔也不行了!
  唐南靖没有听进夏冬一苦口婆心的劝说。在银行卡被塞回来时,他的双眼就殷红了起来,像饥饿的野兽一样盯着夏冬一,让他这个蛊师都感到背后一阵深寒。
  好在,唐南靖的表情虽然扭曲得可怕,他却并没有为难夏冬一,而是发疯似的冲他吼了一声,叫他立刻滚出去!
  做了两年的朋友,夏冬一很清楚唐南靖乖张的性格,知道不善言辞的自己根本劝说不了对方。所以他没有停留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包厢。
  一出包厢,夏冬一立即跑回了学校,给唐老板拨了电话,将唐南靖可能染了毒瘾这件事告诉了对方,并且委婉地表示了自己对唐南靖的担心,希望唐老板尽快采取措施给唐南靖戒毒。
  做完这些的夏冬一依旧内心惴惴不安,尤其是电话中唐老板无奈的叹息声,仿佛一下子年老了十几二十岁,听在他耳中刺耳无比。
  最后他决定违背刚刚过世一年的干爹的遗言,偷偷给唐南靖放个蛊,希望能将他身上的毒瘾去掉。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当天夜里自己偷偷旁跑去临近学校的荒山,寻找制蛊的毒虫,却在回来的马路上被一辆跑车径直撞上。然后他就上了天,又像一片不合时节的枯叶摔了下来,猛地摔落到地上,被这辆中午才载着自己去KTV的跑车碾压了过去。
  当时,离夏冬一十八岁生日,只差了一个半小时。只要熬过了这一个半小时,他就算过了蛊师“孤、贫、夭”三字结局之“夭”了!
  上辈子真是可惜呢!
  这辈子可要吸取教训,莫要重操旧业,再次陷入三字结局中啊!
  眼一闭又眼一睁便重生到五千年后,一个荒凉星球上的夏冬一,爬下床,喝了口水,望着天上猩红的两个月亮,不由得想起了上辈子的事,然后叹了口气。
  跟他睡一块的夏霏一听到声响,揉着惺忪的眼睛从棉被里探出了头,喊了“小弟”一声。夏冬一连忙应声,然后放下葫芦做成的水勺,跑回到床上,钻进了棉被。
  夏霏一却已经醒了,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瞧着自家小弟,然后咧开嘴,露出了缺了口的门牙,冲夏冬一笑了笑,神情还透着一点迷糊。
  爱尔妃行星因为处于星系的边缘,即便是夏冬一他们居住的赤道地带,也只有三个月气候算温暖,其他时候晚上睡觉都得裹着棉被。
  夏霏一将棉被往弟弟夏冬一身上拢了拢,然后笑着说道:“明天到了集市,我们可以将晒干的草药拿去出售。”她翻了个身,眨着眼睛看向屋顶,“到时候你掩护我换一把骨刀,这样我就可以去林子里打猎了!”
  “不!”夏冬一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明明我采摘的药草更多,骨刀应该是我的,而且我才是家里的男人!”
  “可我是姐姐!弟弟就得听姐姐的!”夏霏一转过脸来,瞪了夏冬一一眼,然后又“嘿嘿”地笑了起来。其实她和夏冬一是对双胞胎,她也就比夏冬一早出生了十分钟而已。但就是这十分钟注定了夏冬一这辈子都只能听她的“命令”,受她的“压迫”,只要想到这一点,就让她爽得不得了。
  夏冬一听到“嘿嘿”声,就知道夏霏一已经开启了“傻大姐”的模式,他偷偷翻了个白眼后转过身,用自己单薄细瘦的后背去对着夏霏一:“马上就要天亮了,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吧,不然每天要没力气走去集市了!”
  夏霏一闻言,立即“嗯”了一声,也转过身去,与弟弟背靠着背,没一会儿就熟睡了过去。
  因为夏妈妈身体不好,而夏霏一在厨事上缺了一窍,所以第二天,天蒙蒙亮,夏冬一就爬起床,像往常一样将饭菜准备好,然后才将夏妈妈、夏霏一叫醒。
  在饭桌上,夏霏一没有藏住话,将购买骨刀的计划说漏了嘴,结果如夏冬一所说,遭到了夏妈妈的否决。
  吃过早饭,夏妈妈牵出了家里最大的一笔财富——一只皮糙肉厚、身形却不大的逆耳兽(夏冬一私语:就是耳朵长得特别小的驴子,但是力气不大,肉质也不鲜美),在两姐弟的帮助下,给它套上了车辕,并将塞满药草的竹筐搁置在了上面。
  因为逆耳兽并不能担负太大的重量,夏冬一两姐弟将夏妈妈劝说上了辕车后,便跟着逆耳兽后面慢腾腾地走。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夏冬一同学上辈子的名讳叫夏端午,夏冬一是他重生后的名字
 
  ☆、被驱逐的自由民
 
  翻过两座小山头,渡过一条十五六米宽的河流,再过一个小村庄,晌午时候,夏家母子三人抵达了附近最大的城镇“帕克”。
  帕克每个月都会组织两次集市,月初和月中各一次。
  在集市上,被夏妈妈紧紧盯着的夏霏一没能如愿换购到骨刀,倒是夏冬一用平时捡垃圾积攒的钱买了一把小铁楸,准备回去后开垦一片试验田,尝试自己种植药草。
  爱尔妃星球是一个未经开发的蛮荒星球,气候和环境都十分的恶劣,茂密的丛林里,九成以上的动植物都携带毒性。百年前星际联邦将其当作天然的囚牢,将大批的“背叛者”送到星球上借此作为惩罚。这批“背叛者”就在爱尔妃星球上扎了根,并繁衍开来。到夏冬一这里刚好是第四代。
  因为百年前祖先犯下的“原罪”,爱尔妃星球上的人民长久以来受到星际联邦的歧视,政治制约、经济裁决、科技封锁那都是家常便饭。
  星际联邦甚至不允许星际商人将农作物的种子贩卖到爱尔妃星,让这个荒蛮星球上的人只能用高价从商人那里购买粮食和蔬菜!
  被重重压迫的爱尔妃星人,只能向丛林中讨取生活,冒着生命危险到丛林里猎杀猛兽或搜寻毒草毒药,来换取生活所需!
  当然,也有像夏家这样自己种植草药或是蓄养家畜的。奇葩的是,这些在丛林里生长得无比“生猛”的动植物,天生跟人类相克。但凡人类经常活动的区域,这些动植物就会变得孱弱不堪。人工进行养殖的话,其付出的汗水和收获生物成果完全不成对比!
  去年,夏家爸爸靠着一个在商船上打工的朋友的关系,偷渡到了和爱尔妃同一个星系的主城行星云雾星,在那里谋得了一个端菜盘的工作。
  家里少了主要的劳动力,无论是身子柔弱的夏家妈妈,还是年幼的夏冬一姐弟,都不可能进山去狩猎,便只能在自家附近开垦一片地,种植些药草。
  好在,夏爸爸那位朋友阿东十分可靠,经常替远在云雾星的夏爸爸送口粮回来,夏家母子三人过的日子还算滋润。
  不过,夏冬一还是想尝试一下,看能不能种出和野生的一样药性的草药来。
  其实蛊术的根源来自巫术,和古中医本一脉相承。夏冬一上辈子跟着干爹学习蛊术就被其强迫着学习了很多中医知识,更是为了学习炼制蔓草蛊的手法,而学会了如何种植、采摘、晒制中草药。
  用这些法子来炮制爱尔妃星球土生土长的草药,竟然也能得到相同的效果。但是人工种植的药草的药性实在太差,就算有好的手法进行采摘、晒制,卖出的价格依旧低廉得很。
  这一点让夏冬一十分心疼辛苦的夏妈妈。上辈子他是一个孤儿,收养他的干爹也在他十七岁的时候就过世了,所以这一世能够有夏爸爸、夏妈妈还有夏霏一这样可爱亲近的家人,是他十分庆幸和珍惜的。
  在夏冬一购买了小铁楸后,夏妈妈领着姐弟两人进了一家小茶馆休息。说是茶馆,其实卖得最多的还是各种餐点,因为茶叶十分昂贵,茶水反而卖得不多。茶馆的大门口有一个巨大的铜壶,里面是烧开变凉的温水,店老板并不占这一点便宜,在店里消费过的客人都可以免费无限续杯这壶白开水。
  所以一进茶馆,夏霏一姐弟就拿了干净的木碗,跑去店门口排队盛水。
  刚好有三个壮汉,是一艘经常到爱尔妃星球收购草药的商船上的搬运工,夏冬一曾经多次见过三人到茶馆来吃面点。这三个壮汉就坐在紧靠铜壶的小桌上。夏冬一侧过脸来,看见这三个人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得好奇。然后就听见这三人议论星际联盟最大的敌人虫族已经越过了北方第二道防线,前方战事已经十分吃紧,偏偏他们的船长不怕死地还想去前线捞一笔外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